猎杀(第一卷)
青衣半染2017-02-23 20:102,628

  “刷!刷!刷!”一道冷光,划过了三个纵身黑衣的喉咙,三人应声倒地,血却刚从伤口流出来。

  “保护二爷”从不远处传来一个粗犷的声音。声音由远而近,后面乌压压的跟着许多黑衣,一个黑衣大汉第一个冲到近前,“啊!!!头儿,咱们的人都死了!!!“看到林中横七竖八的尸体,大汉不免有些害怕,声音都有些颤了。此时其他人也来到了近前,领头的是一名身背双刀,身材高瘦的男子,月光照在他的脸色,他的脸越显苍白,此时他的眉毛已经拧成了一团。

  林中一片寂静,只有风吹落叶的唦唦声。月光照在刀剑上,反射出了冷冷的光,林间的小路上停着一辆马车,马车四周围的黑衣脚下却有一片尸体。高瘦男子用刀尖挑开了马车前面的帘子,看了一下,“哎!二爷到底还是没有躲过这一劫,快去回庄报告庄主,二爷已经死了。”“是”两个黑衣男子领命后,急忙向东边奔去。

  这一场月夜下的杀戮,在四天的时间里便传遍了整个江湖……

  “听说了没有,一个月前七杀楼对周玉下了诛杀令,李七少爷在前几天已经把周玉杀了!”酒楼里一桌人正在闲谈,

  一个公子模样的人说道。“真的假的啊?那可是周鸣庄的,周老二啊。”

  “骗你干嘛,我可不是信口胡说的,这可是我结拜兄弟亲口告诉我的,他就在周鸣庄里做门徒。”

  一个貌似书生的人将信将疑的追问道:“怎么可能啊,这才几天时间,周鸣庄可不是吃素的,周寒手下那么多人还保护不了自己的亲兄弟啊?”

  “哎,其实这也怪周寒自己,他怕兄弟在庄里不安全,就安排周玉去塞外,说先去舅舅那里躲躲,那是天魔窟的分舵,以为七杀楼不敢轻易去上门追杀,可谁成想,还没到玉门关,就被七少爷给追上了,直接杀死在了马车里呢”

  另一个听的津津有味的人也忍不住问上一句:“那周寒就没派人保护啊?”

  “怎么没有?足足派了二百多人呢,可惜就回来了不到一半,据说快如风崔喜带人去的,他连七少爷的面都没见到周老二就被解决了。还杀了他们五六十人,后来周庄主得到消息后大哭了三天呢,差点杀了崔喜。”另一个中年大汉接过话茬道:“周老二作恶多端确实该杀,这位李七少爷也着实厉害,这回啊,周鸣庄和七杀楼要结仇喽。”

  里面闲谈的正起劲儿,突然从外面进来一人,此人身穿雪白交襟锦缎长袍,上绣江崖海角,腰间扎着一条玉带,上挂蟠龙玉佩,玉佩中间刻着一个七字,黑发束起,以白玉冠固定,手提一把紫金纹龙纯钢宝剑,剑鞘通身青紫色,上有鎏金龙纹,行家一看便不是凡品,只见此人相貌是个青年模样,器宇不凡,白嫩面庞上略显清秀,轮廓棱角分明,身材修长高大又不粗狂,细长眼眸,锐利的眼神给人一种清冷的感觉。

  他进门便把宝剑放在桌子上,此时小二连忙跑过来,满脸堆笑的道:“请问客官要吃点啥?小店啥都有,什么水煮白鸭啊,红烧猪蹄啊,活烤鲤鱼啊……”“停停停,你这伙计,店不大,话不少,来两坛最好的酒,上2斤熟牛肉就行了。”“得嘞,两坛好酒二斤牛肉!”小二边喊边往回走。青年摇了摇头脸上浮出了丝丝笑意。

  刚才旁边那桌闲聊的一看有人进来,立马住了口,见青年穿着颇像江湖中人,便再也没说下去。不一会酒菜上齐,青年倒了一碗酒刚喝了一口,便听得房上有刷刷的声音,按理说这声音极轻一般人是听不到的,可对于武功到了一定境界的人来说就是不值得一提的事情了。

  青年突然说了一句:“五哥,是在考小弟的听力吗?还不下来,一会再叫人家把你当贼抓了见官!”

  “哈哈哈!岂敢岂敢!我哪敢考你七弟的听力啊,五哥这两下子你还不是了如指掌啊。”一个嗓门极大的声音从房梁上传来,不一会随着声音从门外走进了一个大汉,这大汉,五大三粗,圆脸浓眉,络腮胡须,发髻高扎,上以红布条固定,上身穿裸袖短衫,臂膀通红,一条黑色锦缎裤下,踏着一双黑色薄底靴,后背一把玉柄金背大刀。

  “五哥快来,小弟酒菜都要好了,就等你来了。”大汉非常爽快说:“哈哈,还是七弟懂你五哥,知道你五哥爱喝酒,哈哈。”大汉边说边坐了下来,端起碗就喝了起来。“五哥,你干嘛来了,楼主又派你任务了?”“我的任务啊,就是把你平平安安的接回七杀楼。”大汉边喝边说。“哎呀,我又不是小孩子,还派人接我,走时不是说了吗,十天之内肯定回去,这才第七天,你们着什么急啊?”大汉停下手中的酒碗白了青年一眼。随即说道:“这还不是楼主不放心啊,这次你杀的可是周鸣庄庄主周寒的亲弟弟周玉,不是以往的小门派,又是庄主的至亲,他们人多势重,你一天不回到七杀楼,楼主就一天不放心,我也是不放心啊,所以自告奋勇的出来接应你,好早点回开封啊。”话刚说到这,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吵吵闹闹的声音,两人听罢有些好奇便放下酒杯出了酒楼,打算看个究竟。

  “臭小子,你还敢跑,我看你还跑不?今天叫你知道大爷的厉害”一个富家公子在五六个佣人的簇拥下,反扣着一个十四五岁孩子的手腕,嘴里边骂边使劲拧这孩子的胳膊。

  这孩子被反扣着,周围来看热闹的人都窃窃私语,“哎呀,真可怜,这么小的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他了,这样打,”

  “你知道什么啊,他爹欠人家钱还不起,就把他卖给人家做家奴了,后来他爹病死了,他偷了人家的钱埋了他爹。”“不错还是个孝子,可惜啊是个穷命啊。”

  此时,在打骂声中突然有人喊了一句,“干什么呢?住手”人群顿时分了开,从人群外围走进了两个人,正是酒楼里喝酒的那二人,喊话的便是七杀楼聚仁堂的堂主褚合良,人称褚五爷,旁边的青年便是猎杀周鸣庄老二的李琰李七少爷。褚五爷来到近前二话不说,朝打人的公子就是一掌,“啊,噗!”公子哥大叫一声被打了出去,口吐鲜血。

  “五哥,你出手又重了。”李琰用无奈的语气淡淡的说,此时五六个家丁看到主人被打便要一拥而上,但又畏惧面前的大汉迟迟没人敢动手,正在僵持之时,李琰按住了褚五爷的肩膀,对刚刚爬起来捂着胸口的公子道:“这位公子,敢问你为何打这孩子?”

  “他家欠我钱,他爹把他卖给了我,结果他偷了我二两银子跑了出来!”公子哥捂着胸口有气无力的说。李琰又伸手扶起了趴在地上的孩子,孩子虽然被打,但眼泪一直在眼里打转,强咬牙没有流出来。“他说的可是实情?”

  “是”孩子回答道。

  “好,像个男子汉,敢做敢当,那么你为什么偷银子?”李琰问道。“我爹病死了,我没钱埋他”孩子答道。

  李琰摸了摸孩子的头,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说道:“好个孝子,你的银子我替你还了。”说着,便从怀里拿出两个元宝,扔在了地下,对公子哥说:“这二十两应该够了吧。”说罢,二话没说,二人拉着那孩子往酒楼走去。

继续阅读:阴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杀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