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
青衣半染2017-02-23 20:172,177

  慕容德见五爷看向他,也心领神会,便下得马来,朝吕名扬抱拳道:“吕寨主,老朽就是风信镖局的镖头慕容德,早就听说吕寨主武艺高强,今日一见果然气度不凡。”吕名扬赶紧回礼道:“哪里哪里,多年来我山寨为给贵镖局添了不少的麻烦,还请慕容老镖头见谅,只是此次劫镖杀人之事确实与我寨无关。”慕容德看了看旁边的五爷,又对吕名扬道:“吕寨主之话,分析的非常在理,老朽相信此事不是你山寨所为,只是现在尚未查出元凶,可否请寨主回寨询问一下令妹和令弟,是否知道此事的原委。”

  吕名扬略微思量了一番,便对慕容德五爷一行人道:“这样吧,各位如若不嫌弃,还请与我回寨一絮,到时一起来问我二妹三弟是否知道此事,此事不光是贵镖局的事情,现如今也关系到我山寨在江湖中的声誉,我愿意帮助各位查清此事。”

  听完吕名扬的话,慕容德,九梅二人都看向了五爷,五爷点了点头,三人便在吕名扬的带领下沿着小路向前行进。

  峰丛间的小路蜿蜒曲折,岔路繁多,若是不熟悉地形的人进来,根本不知道那条路可以出去。吕名扬领着五爷一行人绕山过岩走了半个时辰,终于来到了水火寨。

  只见离山寨不远的最前面,立着一个高三丈宽两丈的木质牌坊,上书四个金黄大字“水火大寨”

  五爷一行人过了牌坊,再向前走,便见到了一座小城,小城成半圆形,西南北三面均是险峻的峭壁,只有东面是一堵城墙,城墙是由石头和泥土铸成,又高又厚,城墙的两边紧接着峭壁,中间有一个高两丈宽两丈的城门,城墙上有几个拿着长枪的喽啰在站岗。吕名扬打马来到城下,向城上的喽啰做了个手势,片刻之后便开了城门。

  五爷一行人在吕名扬的带领下进到了城里,城中间有一条八九丈宽的大路,路面由大石铺垫,直通山寨最后面的大殿,大路两边均为房屋,其中人员往来,甚是安逸,给人一种世外桃园的感觉,在右边房屋的后面传来一阵阵的吼声,想必是山寨的人在集体操练武功。吕名扬将慕容德,五爷,九梅三人引入大殿,其余的镖局随从也分别有人招待。

  分宾主落座,吕名扬便朝殿内站岗的侍卫吩咐到:“你去把二寨主和三寨主叫来,我有事情问他们。”侍卫回答了一声“是”便走出了大殿。不一会儿,从大殿门口进来了二人,左边是一女子,此女子看上去二十岁出头,上身穿红色紧身交襟彩薇衣,下着纯黑裹胫裤,一双高筒黑色朝靴下绣有几朵紫色薇花,高高的发髻上束着一条攒花发带,面若水中之秋月,容如晓春之繁花,双眉淡扫,目若秋波。笑时视而含情,怒时冰肌清丽,清秀的眉宇间略带几分冷艳。女子右侧是一十五六岁的男孩,一身白色敞襟劲装,脚穿黑色短筒薄靴,银冠束发,两鬓搭肩。一双水灵的大眼睛里有着天真的目光。二人正是吕名扬口中的二寨主顾薇三寨主王羽。

  顾薇和王羽走到殿内,分别向吕名扬施了礼后,吕名扬便向他二人一一介绍了五爷等三人。此时,只见顾薇走到了五爷面前,抱拳施了一礼道:“刚刚峰林之中多有得罪,还望褚堂主见谅。”“哈哈,无妨,都是误会,我是个直爽的人,如今都是朋友,没有什么见不见谅的,以后你们也别堂主堂主的叫着了,听着怪难受的,我年龄比你们兄妹三人都大些,就叫我褚兄吧,要是不介意也可以叫我五哥。”五爷是个吃软不吃硬的直脾气,如今看对方自己上来道歉,他便不知如何是好,一个劲儿的套近乎。五爷正嘴里说的起劲,突然看到在一旁的殷九梅白了他一眼,心里一颤顿时蔫儿了下来。

  几人在殿中寒暄了片刻,便谈起了正事,顾薇和王羽也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起了劫镖那天的遭遇。

  话罢,吕名扬站起身来朝坐在一旁的慕容德抱拳致歉道:“慕容老镖头,我为那天我二妹射杀你镖局镖师一事,表示歉意,实在是不该啊。”慕容德回道:“吕寨主不用如此,你是山寨,我镖局,两方本就是天生的对头,多年以来常有摩擦,有几个死伤的也在情理之中,如今最重要的是找出杀人灭口又嫁祸你们的元凶。”

  九梅接过话茬道:“我看这元凶就是塞外天魔窟的常家,根据王羽的描述,与他打斗之人就常丰安的女儿常娆儿,前两年我在玉门关执行任务的时候见过她一次,和王羽说的模样穿着基本符合。”“嗯,我在接这趟镖的时候,也听派去拿定金的人回来说过,此女极为妖艳,甚是古怪啊!”慕容德边捋着胡子边说道。这时吕名扬好奇的问:“这常饶儿,我到是认识,也有过数面之缘,不过她杀了人为什么要嫁祸给我水火寨呢?虽同在大漠,但我等也是中原人士,只是如今在这山寨中安身,与他们常家向来没有半点瓜葛啊。”

  五爷抬头看了看天花板,略有所思的说:“其实很简单,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件事其实不是针对你们两家的,而是针对我七杀楼来的,他们知道七杀楼和风信镖局多年交好,如果镖局出事,七杀楼肯定会出头,他们杀了所有的人,已经是个死局,而且你水火寨的位置又没人知道在哪,所以他们断定你我是见不到面的,时间一长误会就会加深,到时候他们就等着看你我双方火并了,其最终目的就是借你水火寨之手削弱七杀楼的实力,好坐收渔翁之利”

  几人在大殿讨论了小半天的时间,转眼见便到了黄昏,沙漠里白天和夜里的温差很大,白天炎热无比,夜里却气温很低,五爷他们便在吕飞扬的盛情款待之后,回到了山寨给他们安排的房间休息,打算明天一早上路好赶紧返回开封,将事情的真相禀报给林染鸿。

  顾薇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经过今天在风沙中的一场打斗,又从峰林到山寨来回奔波了两次,觉得身子有些疲乏,便打发丫鬟去烧水,自己准备沐浴。

继续阅读:回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杀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