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苦楚
青衣半染2017-02-23 20:102,440

  李琰进了中堂,便看到了殷九梅、五爷、慕容德三人在里面说话,“六姐,你怎么来了,楼主叫我们什么事?”九梅本来就等了半天了,有点不耐烦,这会儿看到李琰来了,便起来道“我们还是先回去吧,路上和你说。”九梅说完,便抱拳对慕容德说道:“慕容前辈,我们就不多呆了,这就回了”话罢,四人分别向慕容德抱拳辞行,便出了镖局,四人四骑向开封城奔去。

  “六姐,急着叫我们回去到底什么事啊?”李琰问道。“我也不太清楚,今天早上你们刚走,三哥就从西岭山回来了,之后楼主就派我来叫你们,不过吧,三哥和楼主说话的时候,我无意间听了几句,好像是跟沐王府有些关系,好像还挺急的,具体是什么,你回去就知道了。”九梅回答道。

  “沐王府?沐王府能有什么事找我们,虽然沐王爷和楼主有些私交,但多年以来也就是有几封书信往来,和我们七杀楼也并没有太多瓜葛啊。”五爷接过话茬侧脸看着九梅说。九梅并没有理他,反而略带些笑意,对前面走着的李琰说,“老七,你和慕容姑娘怎么样了了啊?啥时候娶回七杀楼啊?”李琰最怕别人提起这件事,此时更是无言以对,不知道怎么说好,“六姐能不能别提这事,我根本不喜欢她。”说着便打马向前快速奔了出去。

  李琰一路朝开封狂奔,马蹄哒哒哒的快速响着,李琰的心里百感交集,马蹄砸在地上的每一步,都像是重重的砸在他心里。

  自从两年前他不得已答应了这门亲事之后,直到今天,每当他想起此事的时候,心里都无比的沉重。他觉得自己对不起慕容姑娘,更对不起他的薇儿,自他十七岁下山到现在的六年里,自己做的每一件事都不是自己想做的,他厌倦这个充满纷争,充满厮杀的江湖。他要的只是带着他的薇儿去一个谁也不认识他们的地方,一起快乐的生活,就像当年山谷里那片草地上的时光。

  可是,为了报答两位师父多年来对他的养育和教诲,他只能遵从师命下山。他本想在江湖上小有名气之后,回山复了师命,便带着她远走高飞。但他没想到的是,他却再也没有找到她,无奈只好下山,后来,阴差阳错的跟着三哥五哥进了七杀楼,又阴差阳错的当上了七堂主,也许是楼主认为自己在七个堂主里年龄最小,也许是自己确实有些本事,从哪以后楼主就格外看重他,为报知遇之恩,他又只好呆在了七杀楼。可谁又知道在他出手干净,解决别人性命的时候,心里又是多讨厌这无休无止的杀戮,在他表面有时沉重冷静有时谈笑风生的时候,心里又有多少说不出来的酸楚。

  就在两年前,也正是他刚做上堂主不久,楼主在没有和他商量的情况下,私自为他与慕容家定了亲,由于楼主对他有知遇之恩,又刚刚让他做了堂主,他无法驳了楼主的面子,只好作罢,便答应了下来,可他对慕容姑娘却从来不敢越雷池一步,现如今又收了子熙做徒弟,自己何时才能去找深深的埋在心里的那个人……。

  干冷的风在李琰的脸上吹过,他那英俊的面庞依然无比的沉重,只是眼角有一丝液体流过的痕迹……

  在李琰进入七杀楼里的时候,楼主正在大厅等他,“楼主叫我回来有何要事?”李琰上前施了一礼问道。林染鸿看了看李琰,觉得他脸色有些凝重便也猜出了几分缘由。林染鸿带李琰上了三楼,三堂主谷旭正坐在堂里,二人见面分别向对方施礼后,林染鸿便直奔主题。

  “前几天沐王府来信送到了西岭总坛,说是沐王爷在今年重阳赏菊大会中设了个比武擂台,邀请中原塞外各大门派,派青年才俊去参加,到时要以武会友,特别的是,沐王爷亲点我七杀楼要派你李琰去,本来也不是很急的大事,只是你身在开封,从谷旭接到信,再从四川跑到开封,路上已经耽误了多日,如今离重阳节以剩下二十几天了,开封离大理又何止千里之遥,所以你得立马动身,不能误此次大会,沐王府虽然只是与我有私交,但是其不论是在朝廷还是在江湖中的地位都是不可小觑,千万不可怠慢。”

  李琰听完楼主的一番话后,由于他并没有去过沐王府,便又问了几句有关沐王府的事情,以免到时不懂规矩有违礼数,林染鸿也一一作答一一嘱咐,话罢,林染鸿又让李琰带上李子熙同去,一是路途遥远,路上也有个照应,二是看子熙这两天在各长辈的指点下对武功悟性还不错,也叫他出去历练历练,说完,李琰领命就回了房间。

  李琰进了自己的小院里,子熙也刚刚回来不久,此时正在院里比划昨天学的招式,见到师父来了便迎了上去,“师父,你从楼主那里回来啦!”

  “快,收拾行装,你得跟我出趟远门。”李琰对子熙说完就向屋里走去,子熙边追到了屋里边问师父“我们去哪啊,很远吗?还要收拾行装。”

  “嗯嗯,云南沐王府,去参加赏菊大会,快点收拾收拾,我们马上出发,要在重阳节前赶到。”李琰边收拾自己手里的衣服边对熙儿说。

  二人收拾完行装,来到马棚选了两匹好马,便牵马出了七杀楼。刚走不远,正遇到刚从外面赶回来的于宁,于宁问他们刚回来又要去哪里,李琰粗略的解释了一下,师徒二人便一路出了开封,向南奔去……

  此时的周鸣庄里,周寒正盘腿坐在一间屋子的中间,此屋四周并没有一扇窗,一旁的小门紧关着,四周点着几十根蜡烛,周寒闭着眼睛,双手扶膝,纯白的薄衫上没有一丝其他杂色,挺拔的后背已被汗水浸透,依稀的看到那已变成了暗红色的肌肤,国字型又有些尖下巴的脸上也满是汗珠,抬头纹和眉毛此时已经拧在了一起,他面前的地上放着一本书,上面写着四个字“九冥毒功”。

  屋中一片寂静,并没有一丝风可以吹进来,可是烛火却不知为何被一阵阵的阴风吹的向后躲闪,此时坐在中间的周寒,双手紧抓着膝盖,两个臂膀也在厉害的抖动,前胸的衣衫也被汗水浸的如薄纱一般,突然,周寒放开了抓着膝盖的双手,快速的伸直胳膊,双掌立起,向前打去,只见这一掌,“嘭”的一声,前方离他有五步之远的一排烛台,连同烛台下面的桌子,瞬间四分五裂炸了开来,炸的漫天木屑火星四溅,周寒睁开了,眼珠已经从黑色变为淡红,脸和肌肤上的暗红色逐渐退了下来。他将双臂大开,手成掌,双臂划过头顶,双掌向下,指尖向对,从头顶划到胸前,同时一口内气从嘴里吐出。

  武功练罢,周寒拿起前面的书,站起身来,伸出手看了看自己的掌心,嘴角露出了阴险的笑……

继续阅读:沐王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杀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