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
青衣半染2017-02-23 20:102,469

  李琰师徒回到房间,刚准备吃饭,便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子熙开门一看却是沈亦云。

  沈亦云进得屋来,向李琰抱拳行礼道:“多谢李兄今日出手相救,要不然我还真是左右为难啊,我兄妹二人已在我房间里备了薄酒,就等着你们师徒过去,以表我等感激之情了!”

  李琰听得此话,连忙抱拳道:“你们不用如此的,那天晚上沈公子坦诚相待,还答应帮我找人,我心里感激的很,小事一桩而已,不值一提啊。”

  “李兄你就别推辞了,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你我也算朋友了吧,再推辞就见外了,我三妹还等着呢!”亦云拉起李琰的胳膊说道。

  李琰见沈亦云这么说了,也确实没法推辞了,只好带着徒弟随亦云来到了他的房间。

  推门一进,只见得屋中摆在一桌酒席,沈亦梦站在桌子旁边,李琰上眼看去,亦梦今天并不是一身男装,而是换了一身女儿装,淡白色衣裙,淡雅处多了几分出尘气质,略施粉黛,点点朱唇,头发随意的挽了一个松松的髻,斜插一只淡紫色簪花。

  李琰刚看到的时候愣了一下,差点没认出来,亦梦朝他轻轻的作了个揖。他才刚反省过来。

  还礼后四人入坐,便开始聊天闲谈,话语间很是投机,但亦云在妹妹看李琰的眼色里,似乎看到了些许男女之间的情愫,暗想到:“难道亦梦真的喜欢李琰?李琰这人到是不错,但他心里一直有着一人,而且这么多年都不曾淡忘,妹妹还小,有些事情还看不透,如此下去不是个办法啊”,想罢,边聊天边琢磨,突然心生一计。

  闲聊片刻之后,沈亦云便站起来道:“李兄,你我性情相投,今日 你又对我二人有恩,如若不弃,我等三人义结金兰如何?”

  李琰听得此话,暗想“他既然提出结义,我便也无法拒绝,罢了,这二人倒是真心不错,对我也坦诚相待。”想罢,连忙起身抱拳说道:“这是说的哪里话,承蒙沈公子看的起我,那我等三人便就在这沐王府义结金兰。”亦梦听了哥哥拉上自己与李琰结义,本是不太高兴,但如今话已说出,李琰也答应了,碍于面子只好作罢。

  话罢,三人便来到了院里,此时天已经放晴,下午的那场大雨并没有下起来,一轮残月又挂在了空中,照着这诺大的沐王府。由于没有檀香可焚祭,李琰便叫子熙拿来了三盏蜡烛,并排放在院中,三人跪在地下对着明月念起了誓词:

  “盖闻室满琴书,乐知心之交集;把臂言欢,声气相通,青年握手,雷陈之高谊共钦;白水旌心,管鲍之芳尘宜步。停云落月,隔河山而不爽斯盟,旧雨春风,历岁月而各坚其志。毋以名利相倾轧,毋以才德而骄矜。我等三人,义结金兰,在今日既神明对誓,辉生草木,愿他年当休戚相关。谨序。”

  念完誓词,三人对着明月,拜了八拜,李琰今年二十三岁长沈亦云两岁,自然是大哥,沈亦云排老二,亦梦便不用多说今年才十九岁。

  三人拜完,相视一笑,沈亦云一手拉着一个,便又回了屋里。

  淳于鹤来到沐王府已经第五天,在他从江西来之前,左使大人便交给他了一个任务,让他在擂台之上重伤李琰,可李琰昨日下午才被迫上台,之后又因为天气原因第二次比武草草收场,今天已经时至中午,明天便是他最后的机会,此时他正在站在窗前想着心事,突然一只白鸽飞到了近前,他伸手抓住白鸽,取下鸽子腿上的纸条,朝院里四处看了一下,见没人旁人,匆匆的打开了纸条。

  只见纸条上写着十六个字“计划有出入,务必趁比武之机,斩杀李琰。”淳于鹤看完后,紧紧的将纸条攥在了手里,眉毛也拧成了一团。

  此时在江西的一个深山中万籁俱寂,空无一人,树木茂盛的山谷里云雾笼罩,隐约的能看到一个偌大的宫殿,矗立在山壁之下。大殿的四周,古树参天,红墙黄瓦,甚是高大。大殿门前站着两排侍卫,手持长枪,身着黑衣,一动不动宛如一尊尊雕像。

  突然,从大殿的深处传来“啪”的一声,一个装满茶水的杯子,被左使石英才摔的粉碎。“常风这个废物,这点事都办不好,我天魔窟留着他还有何用。”

  跪在地上一个侍卫,此时被吓的瑟瑟发抖,不知道左使大人的愤怒会不会殃及到自己,忍不住偷偷的看了看左使大人的脸色,只见左使石英才外穿一身褐色水云直襟长衫,内着锦领绸缎衣,消瘦的脸上有几道微微的皱纹,高高的颧骨,两撇墨色相间的胡须,努着略微下垂的眉毛,头戴一顶红色方顶硬壳巾帽,此时正坐在大殿中央的宝座上气的咬牙切齿。

  侍卫偷看了一眼后,迅速的又低下了头颅,旁边的右使姬晓灵用手指挽着自己的头发,用阴柔的声音缓缓的道:“哎呦!我的左使大人,你吓死小妹了,用得着发这么大的火吗?事情已经这样,你还能杀了常风不成?”

  石英才,瞅了瞅姬晓灵,一拍宝座的扶手:“我说你能不能别一天天阴阳怪气的?我好好的计划就被常风那小子一时疏忽给搞砸了,要是教主知道了我借他的名义调动常丰安,还弄到现在这个局面,还不是骂我无能?我能不气吗?”

  “你那是什么破计划啊?就算常风杀了于宁没有留下漏网之鱼,你以为你就能剪除褚合良和殷九梅了?我看啊这个漏网之鱼倒是帮了咱们的忙,要是七杀楼没有得到于宁死了的消息,并且不紧急召回褚合良和殷九梅的话,此时死的可就不是那风信镖局的慕容老头喽!”姬晓灵不紧不慢的说。

  石英才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你是说常丰安他们打不过褚合良他们?要说单打独斗的话常丰安以一敌三是不可能打的过,可他手下那么多人,要是一起上阵,区区七杀楼的两个堂主再加上风信镖局的那一帮乌合之众怎么可能杀不了?”

  姬晓灵,望了一下坐在上面的石英才,噗嗤一笑,说道:“我的左使大人,你以为常丰安会出动全力吗?那个老东西会算计的很啊,我敢说,要是褚合良和殷九梅当时没走的话,他根本就不会出手,叫手下的人装腔作势一番糊弄糊弄你就完了,然后再报一个损失惨重!”

  石英才听了此话,肺都要气炸了,骂道:“这个老匹夫,留在了塞外,还真拿自己当分舵主了,我早晚宰了他。”姬晓灵放下了手里摆弄的头发,对石英才说:“好了,你就别气了,现在当务之急是叫淳于鹤在擂台上解决掉李琰。”说完,回身朝着脚下跪着的侍卫道:“今天早上给淳于鹤的信发出去了吗?”侍卫像是害怕到了极端,用颤抖的声音道:“发……发出去了。”

  “好了,你去吧。”侍卫听到右使叫自己离开,急忙退了下去。

继续阅读:鏖战淳于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杀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