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抹平的创伤
兔琦琦2019-11-04 14:042,620

  事情还得从五个月前说起。当任剑刚还在手机公司时,他就告诉过凌云枫如果能在2015年底完成15个核心应用的评测,那么用户体验组可算是硕果累累业绩辉煌。如今,任剑刚虽然走了,但这个目标却近在眼前了:林小楠已经带人完成了计划内的最后一次评测,剩下的只需交给设计部,由蒋凯华再组织各研发人员进行一次评审即可。

  眼看目标就要达成了,凌云枫心里着实有点小激动。

  遗憾的是,评测报告在发给蒋凯华之后又没了音信,迄今已过去了两周的时间。

  其实,设计部对于凌云枫不理不睬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自从任剑刚告别之后,这种情况就愈发严重,搞得凌云枫还经常替他们设想各种各样的借口,比如工作繁忙、没看到邮件或忘记回复等等等等来安慰自己。时间一长,凌云枫觉得自己也真特么下贱,为了求人家办事,就跟粘在客人身上的乞丐一样喋喋不休死乞白赖,无非就是为了能得到五毛钱的恩赐罢了,真是厚颜无耻丧尽了颜面。

  这样真的好吗?一而再再而三,次次如此,凌云枫终于觉醒了。

  他暗暗下定了决心,从明年开始就要打破流程,自己做评测自己组织评审,省得两边都为难还折寿!

  不过话说回来,2015年也就剩最后几天了,设计部再怎么不情不愿,他们好歹也该遵照流程把这几天对付过去吧?再说,评测报告发给他们一个多月了,蒋凯华下面那一堆人就是甩手不干也得给个回复吧,要不让他凌云枫的脸往哪里搁呢?

  于是,凌云枫又给蒋凯华发了一次催办邮件,虽然开门见山但十分客气。与此同时,他也像以往一样预测了对方将会以什么样的借口来搪塞。

  果不其然,蒋凯华随后便回信说,此前“蓝星”的报告编写耗尽了他们所有的人力,因此这事要过几天再说。

  总算是给个台阶下了,凌云枫觉得自己这张脸好歹算是保住了。他舒了一口气,立刻回信表示感谢与理解。

  一个小时不到,横祸飞来了。

  当凌云枫发现了一封来自杜英才的邮件时,他立刻有了不祥的预感,再点开一看,彻底懵逼了:

  ***

  “凌云枫,你这么有时间,就不能自己组织评审?为何偏偏要发一个这样的邮件?原本是打个电话就能说清楚的事,你干嘛要抄送这么多领导,意欲何为?你这是什么工作习气!?”

  凌云枫先是揉了揉眼,确保他没有看错,接着又看了好几遍,任由心中那千万头草泥马奔腾呼啸浩浩荡荡。这真是何等的我操啊!怎么这年头连流氓也不按套路出牌了?评测的评审邮件哪一次没抄送领导?再说,蒋凯华的邮件他就没看到吗?他难道大脑在炼钢吗?邮件抄送了那么多领导,一声不吭,难道就这么怕酸菜桶吗?

  酸菜桶的这次挑衅不亚于一个燃烧的煤油球,将凌云枫体内满满的负能量煮沸,一个面目可憎的小恶魔占据了他的整个大脑,还不停地刺激唆使道:

  “凌云枫,你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把他干掉!”

  凌云枫恶向胆边生,拳头越捏越紧,连丁点空气都挤不进去。

  其实自从来到了蓝海以后,他就感觉到一股一股的负能量源源不断地涌入体内。在短短半年的积累之后,凌云枫逐渐感到体内的负能量已经在向一个临界点逼近了,还不断向外泄露辐射,导致包括无辜的亲友、同事甚至某些素未平生的路人都因此而遭了秧。就在前些时,他将一名迎面而过的路人狠狠推了一把,就因为被那人的雨伞挂了一下;每晚下班回家后,凌云枫又会打开LOL发泄,稍有不顺就会火山喷发勃然大怒,键盘被砸得咣咣直响,每一次操作上的失误都会让他恼怒狂暴,还数次冒出了一拳击穿屏幕的冲动。有时,当这些都不够解气时,凌云枫还会将耳机和耳麦插到了电脑上,恶狠狠地咒骂或诅咒所有胆敢向他抛掷脏话的玩家。

  凌云枫面色青黑一动不动,仿佛皮下塞满了硫磺和硝石一点就爆。经过龙珊珊好半天的安抚,他才勉强吐露了事情的前后经过。

  末了,凌云枫不忘恨恨地补上一句:

  “哪怕是豁出自己的性命把他废了,我觉得也非常值得!为民除害!”

  龙珊珊先是沉默了几秒钟,接着轻轻甩了一下秀发,以一种异常柔和甜美的声音劝道:

  “云枫,我知道你受苦了,但对付小人可别真去动手。打个比方,一个坏蛋在泥坑里冲你指手画脚百般辱骂,而你耐不住性子非要跟他比个高低,那你也只好跳进去跟他扑腾最终搞得自己一身泥哦。我看过一条微信,讲得就是我们生活中有一种垃圾人,你只能敬而远之。再说,你也没有能力将社会中每一个坏蛋亲手击毙,也没有时间去改造每一个人渣。所以嘛,只要不耽误影响自己的正常工作生活,你就先回避忍让哦。”

  “你说得不错,我倒是想回避,可他影响到我的正常工作了啊!”

  凌云枫的负能量稍微释放了一些,但依然在心中勾勒着狠揍酸菜桶的画面。

  “那你尝试回避和忽略了么?”

  “我……没有。”

  “那就对了嘛。云枫,我知道你心气很高,但你要知道暂时的回避不代表做一辈子缩头乌龟,而是静观事态暂缓休养哦。一条路走不通,那就试试还有没有其他路可走,总不能因为一个坏蛋就把你前进的道路堵死吧?你可不要像红楼梦里的晴雯一样哦,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见凌云枫情不自禁地连连点头,龙珊珊一手托着腮帮子,另一只手做了一个优雅的手势,最后直直地指向他的胸口:

  “云枫,避免让坏蛋乱了自己的方寸,最有效的办法还是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我认为一个人无缘无故总是病怏怏的,那么原因并不一定在于他真的得了什么疾病,而在于这个人有一颗吸引病痛的脆弱内心,你觉得呢?未来的道路还很长,难保还会遇到类似的角色。”

  在龙珊珊一次次的安慰和劝导下,凌云枫体里原本张牙舞爪的心魔渐渐隐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宁静与祥和。

  是啊!就算真的把酸菜桶打翻在地拆成碎片,自己就算是实现了应有的价值吗?任剑刚也说过这样的人在蓝海多了去,既然无法改变环境,那么为何不尝试着改变自己呢?面对着那张温柔可人的脸,凌云枫在充满了感恩的同时也有一丝深深的遗憾:为什么叶思雨就不会对他这样说呢?为什么竟然还会有比叶思雨更了解他的女孩呢?

  这就是所谓的红颜知己么?

  一时间,凌云枫甚至觉得老天对他还是很公平的,在祭出一大坛千年酿制酸菜的同时,又给了他一只香远益清的花朵。仿佛天上掉下来的一样,龙珊珊就这样突然出现在了凌云枫的面前,又一点一点占据了他的内心。

  只不过,龙珊珊最后说的那一句话令他印象深刻,甚至有几分诧异。若不是亲耳听到,凌云枫实在无法相信这话居然出自一个看似柔弱妩媚的女孩之口:

  “人在做天在看,多行不义必自毙,我相信一定会有人把这个坏蛋做掉的,你等着看好戏就是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职场之上海面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职场之上海面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