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步千里
兔琦琦2019-11-04 14:042,268

  “云枫,设计部那边的评测什么时候有结果啊?这都过去一个半月了。”小胡急火火地又跑到凌云枫的身边。

  “我能怎么办呢?”凌云枫双手一摊。

  “他们非要分工,那我们也只能保证自己那部分,你也知道我们在两周前就发出了报告。”

  “唉,他们那边既不发报告也不组织评审,完全就不按规矩办事嘛。”

  小胡很有些沮丧:

  “其实,就算蒋凯华现在组织评审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因为时间已经来不及。不过,原部长说事情要有头有尾,评审还是要有的,因为就算现在来不及改,我们下个版本也有机会改嘛!”

  凌云枫心想这还用你说,难道我就不知道迭代完善吗?

  “小胡,不是我不催,关键是那家伙的态度。他怎么对我你也看到了,你想让我再被泼一身粪吗?”

  “唉,你说的也是,那家伙真的太过分了!”

  小胡无奈地点了点头,打算转身离开。

  “这样,”凌云枫想了想,又叫住了他:

  “要不咱们去找找老赵吧,他也许能帮上忙。”

  “好啊,现在去吗?”

  “现在。”

  在得知两人的来意后,账房先生虽然免不了一阵唠叨,但他还是伸出了友情之手:

  “啊?蒋凯华还没出报告啊?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不行啊!下周一就评审,我来安排人。唉,我说上次也真是的,你们怎么就搞成那样了嘛!”

  “搞成那样还不得问你家杜某人?”凌云枫冷冷地回应道。

  “你也别太在意,他就是那副脾气。咳,你知道的,他脾气好的时候你说什么都行,脾气上来的时候你说什么都不行……”

  听了老赵的话,凌云枫感觉自己的嘴几乎是没经过大脑就要开口了。然而,就在他爆发的一瞬间,一种莫名的疲惫突然再次向他袭来,顷刻之间化解了他所有的能量。

  结果,凌云枫张了张嘴,一个字都没吐出来。

  眨眼就到了评审当天,看到满满一屋子人,凌云枫打心底里感激老赵。除了相关研发人员,本次评审还出现了两位大神-邓昆和曲仁杰竟然双双现世,也不知道账房先生究竟使出了何种手段才把他们搬出来。

  然而,本次评审还是像历史上所有的评审一样,一点也不顺利。在磕磕绊绊刚刚进行到第二个问题时,麻烦就出现了。

  不用说,麻烦的制造者又是孙子熙。

  这家伙一如既往臭着一张蒙古脸,谁也不看,两手紧紧地握着手机眼睛一眨不眨紧盯着那几寸见方的小屏幕,也不知道那上面是不是正在播放黄色小短片。难怪有人说研发工程师的固执在蓝海很出名,而孙子熙的固执在研发又很出名。

  见孙子熙谁都不理,老赵先看不下去了:

  “唉,我说孙子熙,你倒是表个态啊!这个设计你要改改。”

  孙子熙岿然不动,就跟一块化石一样,这下大家都看不过去了:

  “孙工,快发表一下意见吧,别耽误大家时间了。”

  “就是,孙工,这里到底改还是不改。”

  在众人的催促中,孙子熙极不情愿地抬起头来,目露凶光:

  “你们如果都认为设计要改,那就改好了!还问我什么意见?我的意见就是不改,你们问我那就是不改!没什么好说的!”

  他的声音里充满了仇恨与愤怒,黝黑的脸开始变得扭曲甚至带了几分狰狞,以至于好几个人在看到他的脸色后迅速转移目光,生怕多看一眼也会被扭曲掉。

  作为堂堂设计部总监,老赵居然被自己的下属当众打脸,想必心里也窝火得要命,但他的表现却让人颇为意外:先是哼了一声,表示对于孙子熙的强烈不满,接着又发了几句牢骚算权作下了台阶,最后又往椅背上一靠,掏出手机不再说话了。

  凌云枫忍无可忍,半开玩笑地当众质问他道:

  “我说老赵,孙子熙还是不是你手下的人,你怎么连他都号令不动啊?”

  “嗨!这家伙太固执了,他根本就不听我的,你看我有什么办法!”

  账房先生双手一摊,就像自己的当铺被暴徒洗窃一空那样凄惨而无奈。大概这样的闹剧经常上演,因此大伙早就见怪不怪了,就如同躲避一只皮球一样,飞到谁的头上都无所谓,只要不砸中自己就是了。

  百年一遇的邓昆自始至终都在忙着回邮件,表情严肃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压根就没吭过气;曲仁杰特意坐在了邓昆的身边,斜靠在椅背上同样一言不发,从会议开始到结束都在揉搓着手串冥冥沉思,悠然自得一副老狐狸成精看破红尘的模样;“蓝星”的产品经理小胡的表现可圈可点,始终都在坚持不懈地与开发和设计争论抗衡着。然而,小胡的气势却显然亏人一头,因为他说话本来就气短,因此在与对方争执辩论时更是上气不接下气,甚至还因为情绪过于激动而出现了明显的颤抖,让人心中产生了一丝怜悯。

  两个小时之后,凌云枫渐渐开始感到厌烦,还夹杂着几分彷徨与苦恼。说真的,自从来了蓝海,在累计参加了不下50场这样的评审当中,凌云枫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名心理咨询师面对着千奇百怪的患者,在为他们解答疑难病症的同时也被迫承受了越来越多的负能量,以至于到了后来自己的思维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扭曲与畸变。渐渐的,凌云枫开始怀疑自己的原则和信仰,他开始扪心自问这样坚持是否还有意义,他开始变得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了。

  凌云枫想起网络上的一张搞笑图片,上面寥寥几笔一个大脑袋,两眼淫邪地瞪着,一脸坏笑,配图文字是:当我有一天变得淫荡了,请记住我曾经纯洁的目光。凌云枫觉得他也可以成为那个大脑袋,只要把文字改成“当我有一天变得痴呆了,请记住我曾经清醒过”就行了。

  然而,无论评审再怎么坎坷曲折虐心扯淡,至少有一点还让凌云枫微微感到欣慰,那就是酸菜桶本尊是从来都不参加的。

  每次一想到这个,凌云枫心里居然还会冒出一丁点儿的感恩与庆幸,这次也不例外。

  只不过,他高兴地还是太早了点。

  仅仅一天之后,凌云枫又因为一封邮件而招致一场飞来横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职场之上海面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职场之上海面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