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回笼
兔琦琦2019-11-04 14:041,849

  凌云枫暗暗佩服原华的手段。他说话算话,熊欣真的又回到了产品部。

  这位曾经的部长一边清理着自己满是尘土的办公位,一边应对着周围好几名同事的嘘寒问暖,就好像刚刚离开刘翔的葛天被记者包围起来一样。

  “熊部长……”猴子先凑上前去,嬉皮笑脸道。

  “熊工就行了。”熊欣打断了他的问话。

  “哦,熊工,你还记得我们这些苦工吧,哈哈!”

  “哪能不记得自己家人呢,哈哈!”熊欣虽然也跟着大家一起打着哈哈,但脸上的笑意却若隐若现。

  “哈哈,熊工又在开玩笑了……”

  待围观问候的群众们渐渐散开之后,凌云枫才走上前去:

  “熊哥,后续儿童机的事情你还跟进吗?”

  “不跟了,儿童机已经退市了,我也就是做做收尾工作。噢,你也过来了吗?在哪里坐?”

  凌云枫指了指角落那张朴实无华的桌子,接着又问道:

  “那么儿童手机部怎么样了呢?”

  “撤消了。”熊欣轻微地笑了一下。

  “你不是有几个人吗?”凌云枫看了看随他一同回来的那个小伙子,在旁边站着似乎有点不知所措。若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是叫做陈俊彦,在蓝海总部时经常为熊欣跑前跑后。

  “他们已经不归我管了,我现在只管我自己。”

  凌云枫感怀地点点头,叹了口气:真没想到,还有比他摔得更惨的!自己好歹还保留了人力和预算,算是保住了身上最后一块遮羞布,而熊欣才短短几周就被撸得连背心裤衩都没了!回想过去几个月,熊欣从一名普普通通的产品经理一脚跨入中层领导的行列,风头多么强劲!而谁又能想到今天呢?

  熊欣像是看出了什么似的,话语中带着几分倔强:

  “没啥,东山再起就是了。兄弟你也好好干!”

  熊欣捧起了盛满废纸的垃圾桶走了。望着他的背影,凌云枫不由地又想起了原华曾经说过的那句话,当时还以为他就是随口吹嘘一下罢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成了现实。

  看来,这里面有太多的东西值得自己探索和学习,原华真不简单呐!凌云枫在心底里愈加佩服起来。

  临近下班时,凌云枫刚准备收摊走人,突然有人在他肩上拍了一下:

  “原部长找你,小会议室。”

  “哦,谢谢!”凌云枫望着那人的背影,只知道他也是同一部门的,却从来不曾打过交道。

  现在已经5:59了,原华这个时候能有什么事呢?凌云枫拿着本子推开小会议室的门,秦毅正好从里面走了出来,估计也是刚刚“被沟通”过的。

  凌云枫将门带上,来到原华的身旁坐下。此时,原华正翘着二郎腿把玩着蓝海最新的“蓝星”样机。

  “原部长,您找我?”

  “噢,来了?坐!”原华将手机放下,那一脸淡淡的微笑让人完全猜不透他的心思。

  “云枫,跟你说件事啊。”

  “请讲。”凌云枫打开笔记本,心想原华难得开门见山。

  果然,原华一开口又把话头绕了回去:

  “咳,还是先说说你最近的工作吧,都还顺利吧?”

  “总体还行,多亏了您的支持!”凌云枫这话倒还是比较真心的。

  “那就好,那就好!以你的专业性,你这一块工作我觉得靠谱!”原华满意地点点头:

  “我叫你来主要是想跟你说这么一件事,咱这一块工作的名头你想过了么,叫个啥名字好啊?”原华歪着脑袋,语气恳切的不得了。

  怎么又要改名?凌云枫没想到原华还真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一时语塞道:

  “啊…嗯,就叫产品体验设计?”

  “不行,最好不要出现‘体验’两个字。我跟你说啊,杜英才那小子一直揪住‘体验’这俩字不放,总是跟他上面的老板郭凯吵吵说咱重名了。你说咱们哪有那时间和他争这破玩意儿啊?你这名头里不出现那两个字不就得了。”

  原华这么一说,着实让他有些无奈:

  “那…我得再想想。”

  “我给你个建议,你看看如何:需求规划。怎么样?原华用一种期望的眼神看着凌云枫。

  “需求规划?”这两个词组合在一起怎么那么别扭?凌云枫坚定地摇了摇头。

  原华坐直了身子:

  “那这样吧,你再想想好吧?”

  “行,原部长,劳您费心了,我再好好想想吧。”

  从会议室出来,凌云枫寻思着今天的沟通有点意思。原华怎么老是纠结这个名头呢?就好像那明明是一碗刀削面,非要改名叫做韭菜炒鸡蛋,这又有什么意义呢?另外,这个郭凯究竟何许人也,干倒了用户体验组不算,还要把他凌云枫赶尽杀绝不成?

  凌云枫走出八号楼,发现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虽然大街上的路灯已经亮起,但这点光亮也就勉勉强强让他看得清路面而已。

  要想让道路变得更加宽敞明亮,仅靠这点光源和能量显然是不够的。看来,他还得想办法去寻找新的光源和温暖。

  可是,要到哪里去找呢?谁能靠得住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职场之上海面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职场之上海面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