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兆
兔琦琦2019-11-04 14:042,605

  通常来说,在地震或海啸等自然灾害发生前夕,总会有一些反常的现象出现。自打十一月起,手机公司开始涌动着一种不安的气氛,似乎预示着什么大事即将发生。

  有意思的是,对于那些反常的征兆与变化,总会有那么一些生物因为感官异常敏锐而提前获悉。相应的,在手机公司内也开始出现了一些预言者并做出了各种判断和预测,而这些信息在经过坊间流传和加工之后又裂变成为各式各样的小道消息,再如同变种的感冒病毒一样迅速波及到公司的每一个犄角旮旯,一时间谣言四起,人心惶惶。

  眼见小道消息漫天飞舞淫雨霏霏,凌云枫也忍不住拉了猴子打听真相。猴子见他虚心求教态度诚恳,先是有几分神秘地点点头龇牙一笑,再把他拉到走廊拐角处,在确定周围环境安全可靠之后,才压着嗓门道出了天机:

  “手机公司今年转型力度太大,低端机砍得太多,所以销量下滑严重引起了高层的震怒。这不,高层又安排了一名副总裁来手机公司。据悉,此人可是蓝海的二号人物,无论是资历还是实权都在李向前之上!”

  “这人是谁呢?”

  “王海龙!他最有可能成为霍董的接班人。”

  “这么牛!?”

  凌云枫忽然高兴起来,如果两个副总都为手机公司撑腰的话,还怕有什么办不了的事吗?有了更大的老板作为靠山,还怕有什么工作推动不下去吗?

  一瞬间,凌云枫脑海里升起了各种各样美好的景象,工作上的困难都克服了、费用人力问题也解决了,嘴贱的酸菜桶也封盖了……凌云枫一阵莫名的激动,感觉地球的引力都无法阻止他了。

  见凌云枫飘飘然俨然要飞到天上,猴子连忙把他又拽回到了地面上:

  “咳,我说你也别高兴太早,事情也许未必如此。以我在蓝海15年的经验来看,这更有可能是一次权力的更迭。也就是说,李向前要被替掉啦!”

  什么,李向前要被替掉?猴子胡扯吧?

  如果说几秒钟之前,凌云枫还在享受着温和舒适的日光浴,那么现在就好像突然被吹来的一阵寒风冻得打个哆嗦。这不应该吧?上面不是说过给李向前四年的时间来整治手机公司吗?这还不到一年,怎么可能会换呢?至少得给两三年吧?

  嗯,猴子就爱瞎叨叨,肯定是在胡扯。凌云枫又宽下心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凌云枫刚刚安慰了自己,却被另一个的消息搅得心神不宁。况且,这个消息据称是被证实过的-研发园区大搬家终于迫在眉睫了。

  “哎,你听说了吗?新研发中心的空气不行,有人戴着口罩还头晕!”

  “真的假的?怎么能这样啊!”

  “当然是真的啦,洗衣机和空调那帮人不是已经搬过去了么?”

  “是啊,听说他们中午都没什么吃的,只有盒饭!”

  “啊?不是吧!”

  难怪凌云枫和陈默在园区内散步时,开始听到越来越多的议论声,无一例外充满了忧虑和不安。

  这也许就是命吧,如果用户体验组不解散,他就不会归到产品部;不归到产品部,他也用不着搬到研发来上班,更不用搬家了。事已至此,凌云枫只好把这种忧虑和恐惧深深地埋在心底,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说实在的,凌云枫此前从来没把办公环境看得多重要,对于装修异味或有害物也没任何概念。然而,他偏偏就在最近看了一连好几条由于装修污染而引发致命疾病的新闻。其中有一则就是某大学在三年前不顾人们的强烈反对,强迫学生搬进刚刚装修的宿舍,结果大量的学生不约而同出现了头晕脑胀恶心呕吐皮肤过敏月经不调等不良症状。

  如果环境得不到保障,只能自己保护自己了。从来不担心环境的凌云枫,这回真的担心起来。然而,眼看着传说中的搬家近在眼前,他却干着急一点办法都没有。

  根据目前已知的搬家时间计划,产品部被安排在了十二月的下旬。由此看来,等到他们一个月后再搬家时,想必那些有毒物质也应该消散得差不多了。再比比那些十月初就开拔到新研发园区的小白鼠们,凌云枫忽然感到了一阵欣慰与侥幸。

  是死是活,爱咋咋地吧。

  没想到凌云枫刚刚把心态放平,一向无求所谓的陈默反而担心得要命,令他原本平复的心境又激起了波澜,:

  “不带这么玩的吧!我还打算明年造人呢,生下个畸形儿可就没得玩了。不行,哥们儿得申请去南岛,反正我总和那边的工厂打交道,干脆调动到那边算了。”

  “我靠,你真是这样想的?”

  “肯定是真的啊,这还能有假?”

  凌云枫暗叫不好,看来此事真的非同小可,就连最没神经和触觉的陈默都在想退路了!

  他一着急,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陈默,这方法不妥,不妥。南岛那边尽是些车间工厂什么的,你要真去了那边,职业发展和上升空间限制太大。你想想看成天和一帮工人在一起,到最后你也顶多就是个段长,你去了就相当于提前锁定了自己的人生。”

  其实,凌云枫说这话一半是发自内心,另一半纯粹是想把兄弟留下来同年同月同日死。

  “咳,我就算申请了,还不知道能不能被批准呢!走一步看一步吧。”

  凌云枫和陈默就这样一边聊一边在园区内绕着圈子,但见那深灰色的围栏不知经历了多少年的风霜雨雪才落得如此锈迹斑斑。斑斑驳驳的漆皮掉光了的部分露出了不同程度的红色,从鲜红到深红,如同被化学武器侵袭过的皮肤表面一样脓肿溃烂,让人看一眼都会触目惊心。不仅如此,很多栏杆甚至已经出现了缺失或被神奇地腐蚀掉了大半,无论任何体型的生物都能找到让自己通过的漏洞。如此看来,正门的门卫也大可不必那么认真负责了。

  然而,一想到自己终将离开老研发中心,那枯燥单板满目苍夷的园区在凌云枫眼里竟然也变得和蔼可亲起来。当然,饱含了这种情感的人绝不仅仅只有他一个。凌云枫曾亲眼看到办公室角落的一名肥胖女人经常满面愁云,不知给谁打电话闲长吁短叹说想把一生都献给老研发中心,那语气听上去好像她即将离开的不是陈旧的老园区,而是夺目的凡尔赛宫殿。

  一阵萧瑟的寒风扫来,地上的枯叶混合着脱落的漆皮就像互相追逐着的小孩子一样,拉拉扯扯地随风而去,发出沙啦沙啦的响声。

  凌云枫下意识地打了个冷战,猛然又想起一件重要的任务来。

  经历了一个半月的努力之后,英国的N就要来阳城进行设计汇报了。鉴于手机的外观设计不能仅仅是几张炫酷的效果图,因此秦毅上周就行动了。在鹏城某个模厂里,他将与提前来的弗兰克一起吃住在厂里,全天候监督手机模型的制作。为了防止剧透,丹尼尔不但再三要求设计文档要严格保密,还指示弗兰克将手机模型压到了汇报的前一刻。

  凌云枫自然对N的设计充满了期待,期待着英国人能给自己带来寒冬里的一丝温暖,却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等来的竟会是一场噩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职场之上海面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职场之上海面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