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气吞声
兔琦琦2019-11-04 14:041,707

  自从酸菜桶闭上那张酸鸟嘴之后,设计部那边就跟蒸发了似的再没了消息。

  一周过去了,“蓝星”的评测就跟走失了的小孩一样没了下文,而邮件里抄送的一大堆人各个跟吃了哑巴药似的,没一个人再提及此事。

  凌云枫懒得再跟他们废话,转而将精力投到了“手机精灵”的专利编写中。多亏了原华的支持与引荐,凌云枫灵感大发,一鼓作气写成了五篇专利方案。工作量之大让他一时间有点头晕脑胀内存告急,但依然痛并快乐着。

  原本,凌云枫打算就此解甲归田过一辈子这样的平静生活,直到小胡犹如天降神兵般出现在他面前:

  “凌工,你很忙吧?”

  没等他接话,小胡马上接着说道:

  “‘蓝星’马上要进入量产阶段了,再不做评测就没时间了。之前我跟原部长承诺的是上周初就开始……”

  凌云枫摇了摇脑袋,长叹一口气。其实就算小胡不提醒,他也知道这事肯定又出岔子了。

  “唉,我也不知道他们进行的如何了。我发个催办邮件问问吧。”

  生怕惹怒那位酸菜大爷,凌云枫小心翼翼地发了一封催问邮件。他琢磨着就算出现了最糟糕的情况,比方说蒋凯华那边根本就没有开工,他们是不是也该以这封催办邮件作为台阶,顺水推舟地开展工作了吧?

  事情再一次出乎了凌云枫的意料,回信不出一分钟就发了过来。只不过,这次发信的并非来自酸菜桶本尊,又是他的得力干将机器人:

  “凌工,当前的评测主要是为了快速发现问题并尽快修改,所以我们还是分工比较好。我们就按照以下方式来:第一,对于你之前带人评测过的东西,本次还由您来完成;第二,对于你之前没评测过的东西,本次由我们来完成。双方配合,可以共同提高项目完成效率和质量,多谢!”

  看完了邮件,凌云枫终于无语了。

  片刻,他一脸平静地走到原华身前,尽可能保持声调平稳:

  “原部长,那边的回信您也看了吧?我有一个想法,不知当说不当说。”

  “啊,说说看。”原华并没有抬头,眼睛依然紧盯在屏幕上。

  “原本再平常不过的一次评测竟然弄成这个鬼样,我承认我已经黔驴技穷山穷水尽了。因此,我打算把本次事件完完整整写出来,以汇报的形式发给霍董并抄送其他相关的副总裁。目的只有一个,我要让高层来亲自评评理!您看如何?”

  原华一听就站了起来,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不成,不成,你这个方法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我跟你说啊,老板们高高在上,他们不清楚下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想想,无论是产品部还是设计部,都是霍董的下属,对吧?那霍董愿意眼看着下面的人互掐吗?当然不愿意。你说的那些都有道理,但老板才未必会跟你想得一样。告诉你吧,他通常会这么看待下面的纷争,一个巴掌拍不响,既然有响声那就证明两边都有问题嘛!再说,这样的痞子在蓝海多了去了,你能挨个收拾得过来吗?肯定不行,对吧?所以咱言归正传,既然那小子非要分工,那咱们就忍让一下,分就分吧,反正也是给我们自己的手机做评测,你说呢?”

  其实凌云枫原本也没想着原华会同意,只是没想到他会反对得如此坚决。那么,既然作为老江湖的原华都这么说了,他还能说什么呢?

  凌云枫面带难色:

  “原部长,即便如此,一个评测非要分开做的话可能会带来问题。我们两边的思路和手段都不一样,所以各自的报告看上去也肯定不一样,若强行拼凑在一起多别扭啊,别人一看就是两家写的!”

  说老实话,与强行整合报告相比,凌云枫更担心酸菜桶又会拿他们的“快速调研”说三道四,引发更大的麻烦和揪扯。

  然而,原华对此并不以为然:

  “咳,要有别扭也是他自找的。我说,无论什么样的结果他都要接受,谁让他非要这么搞呢,你说是不是?”

  凌云枫没再说什么,一口气没叹出来,却全都咽回了肚子里。

  就这样,在酸菜桶的百般阻挠千般刁难和凌云枫的百般忍让千般妥协之下,“蓝星”的评测终于以一种别扭而又龌龊的形式展开了。在凌云枫的记忆中,这也是有史以来他遇到过的最恶心的合作,绝对没有之一。此外,一想到未来的评测都要以这种方式进行,凌云枫觉得自己家门口仿佛被掘出了一个巨大的粪坑,把他的整个世界都变成了一坨翔。

  在经历了越来越多的糟心事之后,凌云枫心中那片曾经湛蓝而神圣的海洋,似乎也离他越来越远,越来越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职场之上海面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职场之上海面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