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外之音
兔琦琦2019-11-04 14:042,788

  人们把湖南女孩称为辣妹子,而单云帆确实无愧于这一称号。凌云枫原本以为自己挺能吃辣的,却在看了单云帆那碗麻辣烫之后觉得一阵头皮发麻手脚冰凉。也许是早就习以为常,单云帆并不在意他的表情和神态,手法娴熟地将那碗熔岩似的麻辣烫搅拌了几下之后,开始狼吞虎咽。

  直到半碗麻辣烫下了肚,单云帆才发觉了凌云枫的异样:

  “你怎么了?为什么大张着嘴跟青蛙似的?”

  “你这一碗的辣椒,够我吃一周的……”

  “切,这算个毛!”单云帆毫不在意。

  “你可真能吃辣啊!”凌云枫心中的敬意油然而生,这才想起来动筷子。

  “你这话我听多了。我不像你们忍惯了,我从来都是想吃就吃,不怕上火起痘痘!”

  还真别说,单云帆这么能吃辣椒,她脸上的皮肤却细腻光滑,洁白如玉,堪比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

  “对了,凌工,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跟任剑刚共事的?”单云帆和凌云枫唠起了家常。

  “怎么不能共事啊?我俩配合得挺好的。”

  “可我感觉你们两个性格也差得太远了!”

  “啊?这是几个意思?”凌云枫大惑不解。

  单云帆停了下来,反倒有几分惊讶:

  “几个意思?你之前和任剑刚在一起没受什么气?”

  “受气?何出此言呐?”

  见状,单云帆突然笑了:

  “你知道我们产品经理们都怎么想吗?我们都纳闷呢,感觉你和他也不像一路人啊!”

  看着凌云枫依然满脸十万个为什么,单云帆干脆放下了筷子:

  “我来给你讲讲以前的故事吧。当然,我知道你也许有不同的看法,但我这可都是实实在在的真话。那还是在几年前,自从任剑刚升为规划总监以后,我们产品部的气氛就开始变得异常凝重起来。可能是因为我资历比较老,所以他对我还算客气,而对进公司不久的小胡就没这么友善了。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大概有好几个月吧,任剑刚天天赶着下班时把小胡叫到小会议室开涮说人家这不行那不对,搞得小胡最后丧失了所有的勇气和信心,认为自己不是阿斗转生就是晋惠帝再世。”

  难怪小胡看上去就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不但说话气短,就连那话音里都透露着明显的信心不足,感情是被虐惨了啊!

  “小胡现在已经好多啦!你是没见一年多前他那萎靡不振神情恍惚的样子。他之前都准备离职了,但后来不知为什么还是留下了……”

  凌云枫心里清楚是原华把他劝住的,但嘴上却什么都没说。毕竟,这是原华私下告诉它的。

  单云帆面色凝重地接着回忆道:

  “……就在你来的前一年,因为888位置不够,所以任剑刚就带着我、小胡和另几个人在小会议室里办公。也就是那段时间,我们小组的气氛压抑到了极致,那屋子简直就是活棺材,里面一个个活死人面目僵硬的对着电脑屏幕,不为工作就为了随时准备迎接任剑刚的袭击。毫不夸张地说,我那会每天都要拿出至少一半的心思来应对任剑刚,难受死本宝宝了,他奶奶的!”

  凌云枫不由地笑出声来:

  “不会吧。我没有这样的感觉,真没觉得。”

  单云帆叹了口气:

  “那也许是他后来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开始有所转变了吧?不过,他在此之前可不是那样的。我再拿小胡举个例子吧,有一次吃完午饭,小胡和几个同事在前面走,任剑刚和其他人在后面走。当时小胡无意回了一下头,虽然看到了任剑刚但隔着老远,他就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向前走着。就因为这点破事,任剑刚又把小胡尅了一顿说他没眼色,看到领导都不知道停下来等着一起走。你看看怎么还有这种人!”

  如此看来,难怪任剑刚从来没跟凌云枫提起在产品部的任何经历,怕是他觉着不太好说吧。

  人在职场,难免会有各种各样的压力和释放途径吧。

  不管别人如何评价,凌云枫知道任剑刚在巴西做得还是挺不错的。听陈默说,正因为有了敢打敢冲的任剑刚,蓝海才得以重新争回了巴西的千元手机市场。

  当然,这一切已经与凌云枫无关了。相比于任剑刚,他觉得跟着原华一定会大有奔头。

  整整一下午,凌云枫跟着原华面试了七八个前来应聘的年轻人,没想到场面上虽然热热闹闹,结果却颗粒无收。

  对于这样的结果,他觉得有些不甘:

  “原部长,我们的要求有这么高吗?这里面有人工作了四年多,之前在朗讯还带过团队,咱们就不能破格招收他吗?这些年轻人还是很有想法的,工作能力肯定也差不了,就因为四级没过,就因为不是211或985,这未免也太功利了吧?”

  “嗨,我也没办法啊!这几个人确实都不错,可他们达不到标准就是进不来。我可以实话告诉你,如果真能把公司招聘标准其中一项去掉,我这里少说能放进来一百个类似的,而且其中还有个别需要优先照顾,你懂吧!”

  我靠,他手里还有一百个这样的人,原华这是有着什么样的社会资源啊!凌云枫机械地点点头,没再说话。

  几个月来,凌云枫逐渐发觉,在蓝海打拼多年的原华关系网之广阔,手段之高明,城府之深厚绝对令普通人望其项背。

  然而,就好像单云帆对任剑刚不屑一样,也有人对原华表示了不屑,尽管表现得并不明显。每当凌云枫夸奖原华有多厉害时,老吕都会在一旁安安静静地聆听,最多淡淡一笑。

  长此以往,老吕的无动于衷引起了他的不满:

  “我说老吕,你是不是嫉妒了啊?”

  “嫉妒?我嫉妒谁啊?”

  “原华啊!”

  “哦。”

  “哎,我好像从没听到过你对他的评论,你不觉得他很有手腕吗?”

  “哦。”

  “你咋就这么没反应呢?等着哪天把你也吃掉,这样咱俩就在一起了。”

  “做梦。”老吕慢悠悠地回应道。

  “好,你就做梦吧。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已经有新归属了,哈哈!”

  “你想象力还蛮丰富的嘛!怎么扯到我身上了?”老吕也笑了:

  “手机公司和研发系统根本就是两个世界。首先,手机公司是块硬骨头,没多少肉,我才不去啃呢!其次,你说他还想吃我们?,只怕他自己都要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

  “这是我个人的猜测而已,无需当真。”老吕笑罢,突然又耐人寻味地说了一句话:

  “不过你就等着瞧好了,顶多也就几个月的功夫。”

  凌云枫满脑子雾水地回到了888,琢磨不透老吕的预测。他再抬头瞄一眼原华,人家还是像往常一样的活力二八嗨皮得很,怎么看都不像是要有麻烦的样子。

  下班时分,林爷背着个超大号书包,正要往走廊冲的时候突然被原华叫住了:

  “念青啊,你去哪?”

  “我?我…我去蓝海总部开会啊!”

  “什么开会啊?我说,你还是留下来改报告吧。”原华拍了拍办公位的挡板。

  “不行啊,今晚产品总监必须参加啊!”林爷试图狡辩。

  “狗屁的必须参加!你听他们瞎扯呢!你别去了,我明天就要给老板汇报!你留下来写报告吧!”原华音高语气都没变,那种坚定而不可抗拒的力量又流露了出来。

  林爷老老实实地折回到办公位将书包放下,脸上似笑非笑却也显得无奈至极。林爷就是这么一副慈祥可亲的面容,不是投胎时被锁定了微笑模式就是大脑短路,要不他为什么总是咧着嘴呵呵傻笑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职场之上海面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职场之上海面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