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腾来折腾去
兔琦琦2019-11-04 14:042,339

  “所有的产品经理都留下!单云帆、林念青、张烨、猴子、小胡还有那谁谁谁都留下加班!咱们把昨天的报告按照新的思路再改一遍,明天一早我要赶着给老板们汇报呢!”

  原华的吼声在888的上空回荡,越是下班时分出现的概率就越高。

  与原华的激昂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应声寥寥无几,几声此起彼伏的长叹格外动听。

  直言口快的单云帆第一个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他奶奶的,怎么又改啊?这一个狗屁报告反反复复改了四五回!领导到底想干什么啊?”

  “你别管老板怎么想,人家不比你站得高看得远?你专心做事就是了!思路要活套一些。这回修改的时候大家要注意,要强调线上如何销售。”

  单云帆鼻子哼了一声,不吭气了。

  “哎,原部长,我能不能回家写啊?我孩子刚满月,我回家还能帮我媳妇一把,也不耽误写报告。”还是猴子脑子转得快。

  “不行!你昨天就早走了,你当我不知道啊?写完了不算完事,我们还要一起坐下来审核呢!”原华虽然还是一副笑脸,声音听上去却硬实得很。

  猴子不吭气了,低下了脑袋,那脸黑的就好像别人抄了他家的水帘洞。

  只有林爷咧开干涸的嘴唇嘿嘿笑了几声,一副身经百战早已麻木不仁的样子。

  唯一例外的是熊欣。也不知道修成了什么护身大法,反正他通常不在倒霉的人群内,而是一下班就不见了踪影。听猴子私下透露,熊欣父亲的身体不太好,有事没事都得往医院送。

  “日啊,我就奇怪为啥我爸身体那么好呢?”猴子一句怨言暴露出他绝不是个吃素的主儿。

  再过几分钟就要下班了,凌云枫打算喝口水就开溜。谁想到刚一进水房,他就和一个人迎面撞个满怀。眼见此人一个趔趄就要摔倒,凌云枫急忙伸手扶住:

  “抱歉,抱歉,你还好吧?”

  “没事,没事。”他摆摆手,抬起头冲凌云枫一笑。

  凌云枫这才发现被撞的人是张烨,但仔细一看又好像有些不对。久经沙场能征善战的张烨怎么变成这样了?他的脸面因为气色不佳而明显青黑,浓重的黑眼圈包裹着带着血色的眼睛,就好像一名没有卸妆的幽灵演员,整个人更是软绵绵的就像一根勉强直立的面条。

  “你这是怎么了?身体还好吧?”凌云枫万分诧异,骨质酥松也不至于到这种程度吧?

  “还好,就是头有些疼。”

  “要是不舒服就请个假早点回家休息吧?”

  “唉,走不了,晚上还要一起评审汇报呢!”张烨唉声叹气:

  “我们最近就在没白天没黑夜地修改报告或整理表格,同一份报告经常改得面目全非。一开始我们还以为改两三次就没问题了,所以就在同一份文档上反复修改。谁想才过了几天,领导突然又要求改回原先的思路,我们又吭哧吭哧改回去。结果没过两天,又要改了……所以后来我们都学聪明了:每改一回就存成一个文档,记上修改时间和编号专门放在一个文件夹里,说不定哪天就用上了。现在,我们每一份汇报文档少则有五六个备份,多则十几二十个。我来蓝海也就几个月,几千个文档还算少的了,像林爷他的电脑里估计有十万份了……”

  看到张烨无可奈何的样子,凌云枫也不由地叹了口气。作为产品经理的一个缩影,张烨的核心日常事务可以用三个词来浓缩概括:写报告、改报告和听报告。令张烨郁闷的是,最近公司业绩差也就罢了,结果还赶上公司的一把手更迭。这一更迭就导致了思路全变,就好像死了的还要挖出来鞭尸警示一样,以前成型的东西都要揪出来重新审判整改,片刻不得安宁。

  随着张烨说话时的嘴巴一张一合,一股股带着腥味的口臭直冲凌云枫的鼻腔,那种味道明显是由于上火、心烦外加便秘而引发的。

  凌云枫下意识地侧了侧脸,避免与这股气流发生正面冲突:

  “再坚持坚持,撑过这段时期应该就好了吧?”

  张烨摇了摇头:

  “唉,估计不会。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来了。我之前是在上海一家公司,专门给华翔、星兴等大公司做配套产品和服务的。那时我也是产品经理,经常有机会和各种供应商、厂家和技术公司接触。另外,我们还会经常组织研发、设计、硬件等部门的人坐在一起,搞各种头脑风暴和研讨会。”

  “咱这边不是也有吗,虽然少了点。”

  “岂止是少了点,是根本就没有!产品经理各个都是光杆司令,既没有自己的团队,也没有足够的掌控权。”

  凌云枫感同身受地点点头,很是无语。

  “其实我们在这边的角色太尴尬,说白了跟打杂的没两样,每天求爷爷告奶奶推动这个、跟进那个的。唉,关键是研发那边根本不受我们控制,人家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干脆把我们晾到一边,就算他们心情好的时候愿意干也无法保证最后的结果,不是这做不到就是那做不到,反正给你举一大堆的理由来。就比如手机的全金属机身吧,业内一年前就有了,而我们的研发就是做不出来,不解决实际问题,反倒是理由一堆一堆的…我都不想说什么了。”

  张烨话音刚落,一个洪亮辽阔的女高音在后面接起了话头:

  “可不是嘛!我昨天去研发硬件那边,看到徐景福和几个人正在拆iPhone6。他们一边拆一边不停赞叹说‘苹果真能做出来啊!’‘太厉害了!’‘Niubility!’结果你们猜咋的,他们拆完后装不回去了!”

  凌云枫和张烨回头一看,单云帆也拿着杯子接热水来了。看到两人站在门口没动,她毫不客气地把手一挥:

  “让开,让我进去!他奶奶的,两个大老爷们发牢骚还堵着个门!”

  凌云枫和张烨赶紧闪出空当,像两个门卫似的恭迎单云帆进殿。

  就在她从两人之间跨入水房的一瞬间,凌云枫发觉她的身材还真是好,前凸后翘的,难怪有人说单云帆是一朵花,可惜开错了地方。

  “凌工,听说你之前一直和任剑刚在一起,是吗?”

  单云帆一边接水,一边头也不回地甩出一句。

  “啊?哦,是啊,怎么了?”

  “那你也真够倒霉的,不过恭喜你逃离火海来产品部了。”

  “啊?什么意思?”

  凌云枫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职场之上海面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职场之上海面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