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裸裸的威胁
琼孩子2017-03-31 15:593,034

  轻叹一声之后,随手拿起口袋里的手机,熟练的找到熟悉的号码,快速的按下拨号键。待对方很快的接起,礼貌性的一声“喂”之后,花琼朵儿性感艳红的薄唇悠悠的吐了一口气,才道:“烨仁哥,我现在要回家休息。”

  “现在?”对方显然愣了一下,“你先自己回家吧,我把一些重要的文件签了就回去。还有,我的好朵儿妹妹,算哥哥拜托你了,回家之后尽量笑一笑,说话语气稍稍和缓点,别吓坏你嫂子了好不?”

  花琼烨仁最后近乎哀求的语气让花琼朵儿的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然后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的回答了个“好”字,就连忙收了电话。

  这足以让对边的花琼烨仁感恩戴德的心情愉悦不少,至于他这个冷冽犹如黑暗撒旦的妹子这次还是很给自己面子的,没有像以往冷冷的丢出“尽量”“试试”之类没安全保证性的回答,那简直是总感觉有一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时刻提心吊胆的生怕一个不小心的落下“喀嚓”的一声。

  不对劲,朵儿为什么这个时候回家?她不是在上课的吗?肯定有什么事,得马上回家。以花琼烨仁对妹子那么一丁点的了解,直觉就知道妹子肯定有什么事了,并且还是大事。

  其实花琼烨仁只是花琼集团的代理总裁,实际掌握大权的是花琼家族的二小姐,花琼朵儿。别看她只是个女流之辈,还只算得上是个女娃,她可是遗传了自己父亲的冷漠阴狠之气与母亲的腹黑娇媚之色,所以她当年仅以十六岁的年纪打败了无数反对她的呆板玩固的老东西,一举踏上花琼集团总裁的宝座,至今五年的时间就把花琼集团变成花琼王国,分布全世界。不得不让当年不服气的个个府首佩服,无话可说。父母也轻轻松松,开开心心的游玩世界去。而花琼烨仁当然也是对妹妹敬佩三分,潇洒的度过了二十三个春秋。

  要不是这次妹妹看中了个心仪的对象,努力的追求当中。才不得不接下这个重担天天坐在这里腰酸背痛的。可一想到自己这大概十年来都是妹妹坐在这里接济自己毫无怨言,自己的内心还是会涌出丝愧疚,为了妹妹的幸福拼了。

  对外界,花琼王国的幕后统治者是谁一直都是大家心中的一个谜,而花琼王国这五年来创造的神话又是大家口中炙热的话题。大家一直都认为肯定是花琼家族的大少爷花琼烨仁接任花琼王国的大权成为新一任的国王,可花琼烨仁却是潇洒的天天玩车,玩派对,还结了婚,悠闲的生活着。显然他不是花琼王国再创奇迹的主导者,这让花琼王国的神秘感更添一份浓厚的色彩,使得各个媒费尽心思的钻磨,如果能搞清楚花琼王国的统治者是谁,那可不仅是个国际新闻那么简单的事。

  当花琼烨仁坐进林肯加长专车准备回家,警觉性极高的司机就从反光镜中发现有偷跟的狗仔,偷跟技术很高明,只可惜遇到的是花琼朵儿训练出来的人。

  “少爷,坐好了,有些狗需要甩掉。”司机对着后座的花琼烨仁交待了声,便猛的发动车,用他高超的技术在中心一带的街上像风一样的速度成蛇形游走,不伤到任何一人一物。

  真不愧是妹妹的人,说话跟妹妹的一个语气,冷;做事也快、狠,雷厉风行。

  就在花琼烨仁快到家时,花琼朵儿早早的就回来了,她一结束电话就直接往家赶。莫小悠舒服的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当门铃响起她以为是老公回家了,连忙起身整理下自己就往外走去迎接亲爱的老公。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院子里去开门的佣人喊了句“二小姐回来了。”莫小悠本来喜笑颜开的脸瞬间僵化在那里,脚步也定格住了。

  花琼朵儿一进门看到的就是莫小悠这样的姿态,目光暗了暗。在擦过莫小悠身边时,才停了下来。

  莫小悠感觉花琼朵儿就停在自己的身边,惊的她呼吸都要停止了,生怕一个吐气不顺就会招来杀身之祸。

  好一会儿,就当莫小悠以为自己不被杀死也会自己断气死掉之际,耳边才传来那冷魅的声音,“嫂子,我累,先去睡。哥回来了再叫我。”说完就大步的离开了。

  待花琼朵儿一离开莫小悠就大口大口的呼气。吓死了,吓死了。嫂子?她是在叫自己吗?莫小悠惊鄂的望望四周,就自己一个人。这才后觉的发现刚刚花琼朵儿确实是叫了声自己嫂子。这个认知让她瞬间内心兴奋不已。

  想当初自己和烨仁从恋爱到结婚,她这个小姑可从没正眼看过自己。哎,谁叫自己确实连个女人都称不上呢,自己不仅迷糊还有时候简直跟白痴没两样,也难怪这个独立风行的小姑不认同自己了。还好还有个好老公疼自己,莫小悠觉得嫁给花琼烨仁是老天给她最大的恩惠了。虽然时不时的被小姑给吓个半死。莫小悠依旧被那一句“嫂子”乐滋滋的飘飘然,整个人趴躺在沙发上傻笑,电视里播放的影片男女主角的对白,一个字都没听进耳朵里。

  当然,就连花琼烨仁的车开进来,人已经来到她的面前也混然不知。花琼烨仁看到老婆处于这种白痴状态,就知道一般的清醒方法是无用的,就决定直接试用他常用的,俯下身立即含住老婆那娇嫩的唇瓣,吮吸。

  直到反应迟顿的老婆突然瞪圆了双眸,花琼烨仁才满意的勾了勾嘴角,可他并没有急着退开而是被那双无辜的眼神一下搅乱了心池,更加的想要更多。

  “闭眼。”这下莫小悠反而突然变灵敏了许多,听到花琼烨仁的话马上闭上了眼。

  于是这对老夫妻双双陷入沙发里,开始在这人来人往的大厅里上演激情的吻戏。

  “咳咳……咳咳……”突兀的咳嗽声适时的打断了激情中的两人,当他们抬头顺着声音来源望去。顿时双双吓的不轻,花琼烨仁还很狼狈的从沙发上滚了下去。

  花琼朵儿静静的站立在那儿,冷冷看着这对在她的眼里称之为糟糕的一对夫妻。

  “朵儿。”还是花琼烨仁较为淡定,从地上爬到沙发上再次坐好,边替老婆整理刚被自己弄乱的衣裳边调解尴尬气氛的喊了声妹妹。

  而莫小悠则早已无地自容的把整颗脑袋往自己的老公怀里钻。好像这样做刚才发生的事就跟自己无关了。花琼烨仁象征性的拍拍她的背表示安慰。

  花琼朵儿并没有表示出什么不满,只是盯着他们看了很久之后走到沙发的另一边坐下。

  莫小悠从老公的怀里偷偷的眯看了眼花琼朵儿,发现她洗了澡,换下了她换下了白天在外穿的淑女公主裙而换上了连自己都从没见她穿过的衣服。

  那是一件非常性感的裙子,及脚踝。全空露背式,前面V字领下到很低,深深的**展示她迷人的身材。这件衣服穿在花琼朵儿的身上,简直是给她打韵出另一番风味,性感,冷妖,加上及腰修长的秀发随意的散落在四周,那简直就是一朵撒旦玫瑰,神秘的诱惑。

  花琼烨仁也注意到了妹妹现在的装扮和往常的不同,正当疑惑之际就听到妹妹在打电话,更是不可思议起来,他不知道妹妹到底是在做什么了,难道这一切自己根本就不了解,或是他根本这不了解这个妹妹?

  “喂,靳哲野。”花琼朵儿这次是用她标准的花琼二小姐的口音给靳哲野打电话,语气是冷冽的。

  花琼烨仁和莫小悠都知道,以往在靳哲野的面前或是只给靳哲野打电话都是另一个淑女型娇小女人心态的花琼朵儿,因为靳哲野是她心中唯一爱的那个人。花琼朵儿自从爱上靳哲野以来就一直游走于这两种天然差异的性格之间,犹刃自如。他们还曾一度捶心肝的嫉妒着那个靳哲野,只有他才能有得到花琼朵儿温柔的对待。

  可是现在又是什么状况?明明是熟悉的号码却听到陌生的声音,让靳哲野一下子还真没反应过来。移开手机再次确实号码的确是白微微的,可那声音却不是,差距很大。

  “你是?”靳哲野还是有些疑惑。

  “我不是白微微,我是花朵儿。”

  “花朵儿?”靳哲野的双眸眯了眯,一道阴冷的光迸发出来,似乎发觉了些什么。

  “你来景德园的别墅,我在这里等你,有事。”花琼朵儿迅速的说完就收了电话,然后随手把手机往一边丢去。起身去酒柜拿出红酒,坐回到原位,开始细细的品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妈咪爹地在泡你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妈咪爹地在泡你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