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清明雨露见幽冥
水月笙2017-03-27 12:022,131

  陶弘景自萧铿府邸回来已经三日了,这三日他闭门不出,将藏起的《河图》、《洛书》拿出来仔细研读,就是《周易》和《洪范》也细看了三五遍,这才窥探得阴阳五行术数之法。

  《神仙传》中有记载“于是幽冥异域,人鬼殊途。今西蜀青城山,有鬼市并天师誓鬼碑石天地石,日月存焉。”

  陶弘景捧着一本《神仙传》反复的揣摩这句话,眉间堆砌的小山似有千万之重。

  “莫非要去西蜀一趟?”陶弘景自言自语道。

  “不可,西蜀不通人烟,地势奇险,虽古道纵横,但也难以攀至顶峰,更别说去找什么鬼市?”

  陶弘景扶额凝眉,这该如何是好?

  正是一筹莫展之际,他忽的想起了清明节。

  再过几日便是清明,民间素有传说,这日地府幽冥的鬼魂会返阳食供,若是能寻个法子令何氏鬼魂现身,这也算圆了萧铿的一个心愿。

  陶弘景对那些神魔鬼怪兴致颇高,所看之书也多而杂,他不知从哪本书中看的一个能瞧见幽冥之人的法子。

  “清明之露,以杨柳封之,三日避光,而后涂于眼中,即见幽冥。”

  陶弘景匆忙吩咐仆人收集露水,时间不多不少,清明那日,恰好可以用上。

  陶弘景稍作收拾,神仪明秀,朗目清眉,姿态洒脱不羁,一身白衣便出了陶府,朝着萧铿的府邸走去。

  萧铿听闻管家来报,一路小跑的迎了上去,漆黑晶亮的双目一直盯着陶弘景看,这几日他可是坐卧不安,经常性的站在门口等着陶弘景。

  “景哥哥快随来。”萧铿稚嫩的手掌拉起陶弘景就要去寝殿,可被不知趣儿的管家给拦住了。

  “祖宗唉,请陶先生来是给您伴读的,您这样率性而为,叫老奴如何给宫里交代啊。”那管家也委实不易,管着偌大的府邸,还要伺候着主子,这时间一长难免有些心力交瘁。

  萧铿恶狠狠瞪了一眼管家,那警告之意不言而喻,细看之下竟让人遍体生寒,毛骨悚立,管家见状,吓的面色铁青,惊恐片刻之后,行礼告退。

  这暴戾的情绪来去无影,眨眼间萧铿的双眸之中又盈满了纯粹的希冀。

  “景哥哥, 不用理会旁人,我们去寝殿说事。”

  二人一前一后的进了寝殿。

  陶弘景只觉,阳气不足,阴气有余,整间屋子灰暗阴冷,虽有缕缕阳光照进,但那背阴的角落却是无限萧索,让人后背一寒。

  “景哥哥,你过来看。”萧铿指着案牍上的灵位,笑盈盈的对着陶弘景说。

  陶弘景面色忽的煞白,一张清秀俊俏的脸上露出了罕见的惊恐,那灵牌上的墨何时变成了朱红色,是他记忆出了错,这几日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儿。

  且说这鬼神怪力,若是不曾着迷,他还能坦然相对,偏巧他对此事痴迷成名,顿时只觉心底一阵阴寒直冲天灵盖,此灵牌墨色变红色,怕是有什么鬼怪作乱。

  “铿儿,这几日你可守着灵牌不曾离开?”陶弘景收起一脸骇色,原本就是要见识见识幽冥之人,如此他还怕什么呢?

  “铿儿不曾离开半步。”

  “那就是说,这红色不是有人故意为之了。”陶弘景暗暗思忖着,左右不过三日时间,他等着就是。

  陶弘景走了过去,拿起案牍上的红布将灵牌遮挡起来,他眼睑微垂,收了心思,而后对着萧铿说道:“铿儿可是想见母妃?”

  萧铿瘦小的身形一顿,面色略显慌乱,一双明眸,不安定的来回转动着。

  陶弘景仔细的观察着萧铿的举动,那双曾经纯粹的眸子时而澄澈,时而混沌,言而总之,萧铿的那对眸子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瞧景哥哥问的什么话,铿儿这般孝顺,自然是想见母妃,景哥哥这几日便留在这里,陪着铿儿好好同你母妃说说话。”

  萧铿面色一喜,感激似的看着陶弘景。

  陶弘景同萧铿坐着闲聊,大致都是陶弘景在讲《神仙传》里面的奇闻异事,那萧铿不过七八孩童,倒也认真听着,时不时的还出言问上几句。

  约莫一个时辰,陶弘景便回了偏殿休息。

  陶弘景说是去休息,实则沏了壶茶,陷入深思之中。

  他既是信深山仙人,那山林恶鬼也是存在。方才他故意讲起《神仙传》,就是要看看萧铿的反应,一个七岁孩提,有如此猎奇心思,实属情理之中,那么萧铿一闪而过的惊慌是因为什么?

  人主于昼,鬼行于夜,阴阳分别,各有司存,违者正一有法,必加诛戮。

  清明午夜,陶弘景独自在偏殿中涂抹了“露水”,只是一滴便只觉双眼灼烫难忍,刺痛不绝。

  他紧闭的眼睛里缓缓地流出了红色的眼泪,妖艳的猩红色,仿佛是来自开满黄泉路上的彼岸花,这些死亡之花一朵朵的开在他的双眼之上,一张俊秀的脸此刻狰狞异常,他用力的捂着双眼,似乎是要将它揉碎,来自双目的疼痛居然让他的双耳变得尤为机敏。

  猩红色依旧从那双眸中不断溢出,阴森诡暗的夜空陆续传来一声声的女人哀怨的啼哭。

  陶弘景依旧捂着双眼,只是此刻他正在全神贯注的听着那诡异声音的源头,此刻眼眸的疼痛似乎也散去了不少。

  “来人。”陶弘景大喊道。

  许久,未见仆人过来,他一狠心,自己摸黑出了偏殿,细碎的步子摸索着朝着萧铿的寝殿走去。

  高悬的皓月不知何时已经隐匿在流云之后,空中除了稀稀散散的星光之外别无光亮,清冷的午夜,不时有阴风吹过,似是千万只冰冷的手在轻轻抚摸。

  陶弘景依旧闭着眼睛,但他嘴里却不断的念着九个字。

  “临兵斗者,皆数组前行。”

  他记得葛洪的《抱朴子内篇·登涉》曾记载“临兵斗者,皆数组前行。凡九字,常当密祝之,无所不辟。要道不烦,此之谓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鬼清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鬼清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