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世事风云易变幻
水月笙2017-03-28 11:302,178

  乱红飞去,时光悄然,岁寒朝暮,春去春来,五六的光景将陶弘景雕琢的聪明伶俐,异于常人,四五六岁便用荻干作笔在灰中学字,一笔一划,颇有大家风范。

  陶弘景自幼聪惠,十岁左右,不知从哪里得了一本《神仙传》,自此便一发不可收受的迷上了山中神仙,年岁渐长,他志在修身养性,每言仰视青云白日,不以为远。

  已是弱冠之年,陶贞宝取了表字通明于弘景。

  公元479年,刘宋政权覆灭,南齐门阀替之换之。

  陶贞宝唤来弘景于书房详谈。

  “天下四分五裂,英雄辈出,萧道成手握兵权,独揽朝政多年,他的狼子野心终于实现了。”陶贞宝心思沉重,想不到他竟也做了亡国之奴。

  “爹,风云无测,更何况人心呢,刘宋气数已尽,萧道成也是顺应天命而已,更何况他也没对刘宋官臣赶尽杀绝。”陶弘景眉目清秀,一份淡然出尘的气质像是将他高高举起,不识人间烟火之味。

  陶贞宝像是发现了什么,他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儿子,这份气度,到有几分看破尘世之意,能怀以平常之心面对朝代更替,这胸怀之广,可不是一般人能有拥有的。

  “爹爹,那萧道成和你也算同朝为官多载,他篡了刘宋,只要您闭口不言,这杀身之祸怎么也落不到您身上。”陶弘景凝眸说道,修长的手指拨弄着茶杯,稍后又侃侃而谈。

  “风云变幻,自该驻足观望,没有那实力,便静静的看着就是,天下也是轮回,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只是苦了百姓,苦了社稷,纵有满腔热血,然国何在?又该壮志何方?”陶弘景痛惜万分,自古乱世出英雄,哪个不愿意在史册上留下浓墨一笔,纵是他志在山林,也有颗报国之心呐。

  “既然南齐已经执政,为父自当尽心尽力,都是为百姓谋福祉,谁做皇帝又有什么分别。”

  “父亲看的通透,孩儿受教了。”

  言罢,陶弘景低眉摆弄着茶杯,他与父亲终究还是有了隔阂,今日是他多言了。

  陶贞宝三年前娶了妾室,那妾室表里不一,时常趁着陶贞宝不在家中,对着陶夫人耀武扬威,尖酸刻薄之像让陶弘景都瞠目结舌。

  后来,陶夫人被妾室气的一病不起,几个月后便撒手人寰,陶弘景便和妾室吵了起来,那妾室泪眼汪汪,连连叫冤。

  陶弘景不忍父亲陷入两难之境,便率先认错,自此便和父亲不经意的疏远起来,他削发为誓,一生之中绝不纳妾。

  陶贞宝见儿子心不在焉,也不忍在多说几句,原本就是他理亏在先。

  “若是闲来无事,多去你母亲那里走动走动。”陶贞宝叹息之声只能藏于心中,他何尝不想家和事兴啊。

  陶弘景一听,气上心头,母亲尸骨未寒,父亲便将妾室扶正,如此行为,置他于何地?置母亲颜面于何处?

  “景儿母亲亡故三载,是父亲糊涂还是景儿无知。”

  陶贞宝脸色铁青,却又不知如何发作。

  “罢了,罢了,你不认,为父也不强求,下去忙你事儿去吧。”

  陶贞宝看着儿子离去背影,略显几分萧索,难道真的是他做错了?

  忙忙碌碌,转眼一年已经过去了。

  因弘景博通经史,学识渊博,陶贞宝便从中牵线让旁人引荐弘景做皇十六子的侍读。

  萧铿生三岁丧母,如今已是七岁孩提,虽清秀敏悟,但稚气未消,却也是腹有诗书,学问超出常人一等。只是他母妃早死,又受了宫里的奴才的欺侮,便求了皇帝搬出宫里,在丹阳建了府邸,是唯一一个在宫外居住的皇子。

  陶弘景为了起居方便,于是收拾了行装,直接住进了萧铿的府邸。

  萧铿第一次见到陶弘景之时,便哭闹起来,伺候的仆人那是好话说尽,想了数十种法子也没辙。

  陶弘景倒是第一次见这般怪事,他又不是凶神恶煞之人,怎叫这孩提这般害怕。

  陶弘景抿嘴轻笑,眉眼像是开遍了山花,君子之笑,赏心悦目。

  “十六皇子为何怕弘景?”

  萧铿哭啼道:“母妃都饿瘦了。”

  萧弘景一愣,依旧笑言道:“饿了就去吃饭。”

  萧铿忽的收了哭声,他如墨的眼眸起了亮光,原来还是有人懂他的。

  “景哥哥跟着铿儿走。”萧铿上前走去,拉着陶弘景就进了书房。

  陶弘景虽是疑惑,但也默不作声的跟着萧铿。

  萧铿拉着萧弘景进了书房之后,差退了仆人,他瘦小的身子站在木凳之上,吃力的在书柜之顶拿出了一块红布包裹的东西。

  陶弘景伸手扶着萧铿下了凳子,目露惊疑,眉间打着繁琐的结,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只见萧铿将红布拿开,里面包着的乃是一方灵牌,上书亡母何氏之位。

  萧弘景大惊失色,愣是将他吓退了几步。小小幼童,能有如此心性,其孝心可见一斑。

  “娘亲说她瘦了,铿儿要给娘送饭吃。”

  陶弘景目光停滞,所思所想,他还是不得其解。

  “景哥哥,你说铿儿如何给母妃送饭?”萧铿一脸委屈,双眸中却惊艳似是浮出点点希冀。

  陶弘景不言,传闻皇十六子乃是何氏所生,三岁丧母,到了能辨识的年岁,问宫人其母所在,侍奉左右之人皆告知早亡。因思慕亡母便以蔬食自悲,可怜孩提不识母颜,常祈请幽冥殿王,求一梦见。大致六岁,萧铿忽梦见一女人,云是其母,便悲泣向左右而言,说容貌衣服事,皆如平生,闻者莫不歔欷。

  “景哥哥?”萧铿见陶弘景不言,当下有些心慌,这才小心问道。

  陶弘景回过神来,见此孩提,心绪难宁,这份孝心足以感天动地,他定要帮帮这个思母成疯的孩子,他将萧铿抱了起来,置书桌之上,与之平视而言:“过些时日弘景再过来找铿儿,铿儿在这几日一定要好好守着她,记得晚上睡觉也要抱着她。”

  陶弘景说完便离开了府邸,他偷藏的一些书,是时候重见天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鬼清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鬼清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