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一别多年应无恙
水月笙2017-05-03 16:112,043

  月隐于云,又是一个漆黑的夜晚,邪魅鬼祟,总是喜欢出没在没有月华的地方,一方明月,到底窥探了世间多少秘闻。

  寝殿内,生机全无,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阴曹地府,一只脚还在苦苦贪恋对人世间的渴望,那何氏怒目大吼,声音诡异曲折,直教陶弘景双手捂耳,痛苦的跪在地上,直不起身来。

  孙游岳被强力步步紧逼,陶弘景跪地抱头痛喊,生与死仅是片刻之间。

  一曲哀鸿不知从哪里传来,那细碎声音既空灵又悠扬,旋律既悲伤又荡气回肠。

  陶弘景不在头痛欲裂,他红着眼睛,看见一位身材修长,面容英俊的男子从远处而来,那分从从容不迫的气度,还残存在那步步生莲的脚印之中。

  男子玄衣紧裹,手持紫竹短笛,器宇轩昂,英姿勃发。

  “大胆何氏,你枉顾阴司律法,擅自游荡阳间,解了一身的怨念化为厉鬼,本官奉鬼帝之命,特来拿你归案。”

  何氏一个哆嗦,便让孙游岳逃了她的掌控,她自知,这场游戏是该结束了。

  孙游岳几步便走到陶弘景身边,他扶起陶弘景,打算看看这幽冥的鬼差是如何捉拿鬼怪的。

  “何氏,鬼帝闻尔所为,震怒不已,你最好能给鬼帝一个交代。跟我走吧。”

  “师父,那人是便是范无救吗?”陶弘景压低了声音,他倒是奇怪,今夜这眼睛怎会如此亮堂,竟然还能看见幽冥的鬼差。

  “那都是世间人的一种寄托,为师也不知他叫什么,总之他是幽冥的鬼差就行了。”

  何氏愣愣的看着黑衣男子,没想到幽冥的鬼差这么快就找来了,她真的是前后无路,进退两难,若是跟鬼差回去,三魂七魄将受尽烈火之苦,生生世世将永远被禁锢在痛苦之中。

  “哈哈,无救大人,这趟您恐怕要空手交差了。”话音未落,只听得黑衣男子仓惶喊道。

  “不要。”

  他还是没有拦住何氏聚气自焚,那一屡屡青烟放佛是坟头点燃的供香,三魂七魄化为袅袅青烟,飘散在黑夜之中。正所谓烟消云散,尘埃落定,乱魂飞去,精魄化无,她存在的一切痕迹都将变成烟云,往事的风渐渐吹散她犯下的罪恶,女本柔弱,为母则刚,她是为了儿子才化身厉鬼,亦或是为了其他去触法杀人,这其中的因由也只能慢慢参透了。

  陶弘景神情落寞,刚刚还煞气逼人,凶恶无比的厉鬼怎么就瞬间魂飞魄散了呢?做人难,做鬼也不容易啊,本以为一死百了就可以高枕无忧,却不曾想到阴间的惩戒也同阳间一样,罪无可恕,罪无可逃。

  “尊驾如何称呼?”孙岳游拱手问道。

  “无救。”男子冷冷说道,眉间似是小山重叠,他低沉了声音,有些闷闷不乐。

  陶弘景看了孙岳游一眼,似乎是有些责怪。

  “小道师从陆修静……”孙岳游还未说完,便听得无救说道。

  “他是谁?”无救指着陶弘景,神情严肃的问道。

  孙岳游虽是好奇,但也恭恭敬敬的道明了陶弘景的来历,只是他有意识的隐藏了他师父的事儿。

  无救眉宇舒展,低落的心情似有好转,他凝眸看向那位衣衫不整,但面容俊秀的陶弘景时,心中难免感慨一番,一别多年,他还是风采依旧。

  “无常,好久不见,别来无恙。”他多想说出这句话,可是他不能。

  无救默不作声,那二人也是各有所思,黑夜更显寂寥,吹风树叶的声音,竟然显得分外刺耳。良久之后,只见无救伸出右手,瞬间手上燃起了纯白色的火焰,白色光芒柔和的摇曳着,不消片刻,光芒褪去,一只通体晶透,洁白无瑕的短笛赫然躺在无救的右掌之上。

  “给你。”无救将短笛递给陶弘景,他不需要说的太多。

  “为什么?”陶弘景将目光凝聚在无救身上,他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样的熟悉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在他心里只剩下这三个字。

  “给你的你便拿着。”

  “为什么?”

  “因为是我给的。”无救说完便离开了,他留给了陶弘景一个背影,正如当年无常留给他了一个背影。

  “傻小子,你看。”孙岳游惊呼的指着陶弘景的腰间处,那里正是别了根白玉短笛。

  陶弘景将笛子那起仔细端详,冰凉的触感像是在烈日之下的一股清泉,又像是在阴森寒冷的冰窖之中的一抹暖流,千万触感,都抵不上心中那一股莫名的熟悉,除此之外,那笛子上刻满了开在黄泉路上的彼岸花,看见这些花,他似乎又看见了奈何桥头那个决然而去的背影,眼睛湿润的像是浸了春雨,一种淡淡的忧愁徘徊在他心头久久不能散去。

  “师父,今晚便在这里凑活一下吧。”陶弘景收起短笛,若还有机会见面,在将这短笛还给他,不属于他的东西,他绝不留下。

  “唉,真是狼狈啊,为师下山这么多年真是头一回撞见如此棘手的厉鬼,若非无救大人来的及时,今晚小命就得交代在这里了。”孙岳游唉声叹气,是他道行太浅收伏不了何氏吗?但他可是师父最得意的弟子。

  “师父,不说那么多了,若是没有您,无救来了也没用。”陶弘景字字诚恳皆是肺腑之言,他能够死里逃生已是万幸,孙岳游于他有再生之恩。

  “算你小子有点良心。”孙岳游乐呵呵的说道,一脸的络腮胡子都欢喜的左右摇摆,他这个徒儿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寝殿内凌乱不堪,桌椅板凳倒了一地,唯独一处干净整洁的地方便是萧铿睡的那张床了。孙岳游和陶弘景将殿内稍作整理,便随意的躺在椅子上沉沉睡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鬼清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鬼清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