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母鬼泪下训儿音
水月笙2017-05-03 16:102,063

  寝殿内火光四射,整个桃木剑像是烧的通红,带着杀气直冲冲的砍向长舌。

  只听得一声凄厉惨叫,何氏的半截舌头掉落在地。

  孙游岳乘机给陶弘景松绑,那二人各有所思的看着何氏痛苦的惨叫。

  “啊……”何氏脸色越发的惨白,凄惨的叫声,似是痛苦不堪。

  “师父,她不过也是可怜人,您想想办法。”陶弘景一时间动了恻隐之心,他没想到做鬼竟也这般凄凉。

  孙游岳担忧的看了陶弘景一眼,如此妇人之仁,日后能挑的起肩上的责任吗?一个索命的厉鬼都不忍收伏,更何况那些游魂野鬼呢。

  正当孙游岳要出言训斥便只觉一阵刺骨的阴风迎面而来,只见何氏披散着头发,双臂大开,半截舌头左右晃动。不消片刻,只觉白色的身影飘过,何氏的双手已经握紧了二人的喉咙。

  陶弘景一阵窒息感猛地席卷全身,脸色憋的铁青,双目越发的猩红,瞧着有几分恐怖。

  何氏的一张死气沉沉的脸猛然出现在孙游岳眼前,当下便吓的他闭紧了双眼,下山这么多年倒是头一次见这么恶心人的厉鬼。

  “师父……”陶弘景双手抓着何氏的手臂,可是无论他如何用力,那只死亡之手纹丝不动。

  孙游岳慢慢睁开眼睛,那何氏凸出的眼睛正恶狠狠的盯着他看,半截舌头还在淌着鲜血,只看了一眼,他又紧紧闭上了眼睛。

  “看造化吧。”孙游岳似是安慰着自己,他吃力的从怀中拿出一道符纸,符纸上画了奇怪的符号,他催动内里,将符纸扔了出去。

  符纸稳稳的落在萧铿的额间,便听得孙游岳断断续续的喊道:“天地混沌,道法自然,幽冥现身,天眼具开。”

  话音刚落,萧铿便迅速的睁开了眼睛。

  “救……命……”孙游岳气息微弱的喊道,他坚持不了多久了。

  萧铿见此骇人景象并无惧色,他以超脱常人的定力,观望着,而后说道:“娘亲,是你吗?”

  何氏听罢,手上的力道渐渐松了些,她面目憎恶,容颜丑陋,更重要的是她已经没有回头的机会了,还有见面的必要吗?

  “娘亲,收手吧,府中那么多冤魂还不够您泄愤吗?铿儿喜欢景哥哥,请您不要伤害他。”萧铿虽是稚嫩的声音,但那脸上洋装的成熟稳重还是让人心疼。

  何氏闻言,心中犹豫不决,双臂渐渐垂下,那双外凸的眼睛却是淌着清泪。

  孙游岳趁机将陶弘景拉走,桃木剑也在他的召唤下重新回到手中,孙游岳对这厉鬼可是不讲情面,拿起符咒,就要让何氏魂飞魄散,永不轮回。

  陶弘景见状,一个侧身便挡住了孙游岳,在他看来,所有的事情都事出有因,无论是人还是鬼。

  “师父,请您手下留情。”陶弘景也只是在可怜一个孩童,因为他知道没有母亲是怎样的荒凉和悲戚。

  何氏渐渐垂下手臂,只是她依旧背对着萧铿,她不想萧铿看见她这般丑陋,她宁愿她只活在萧铿的记忆中。

  “娘亲,孩儿能在见娘亲一面,此生足矣。景哥哥曾经给孩儿讲过《神仙传》,从那时起,孩儿便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相见,您手中冤孽几何,您自己心里清楚,孩儿不想让您的双手在多几条人命,阳间尚且知道杀人偿命,您这是何苦呢?”

  萧铿五尺的身子,仿佛的蕴藏了巨大的能量,言语虽短,可真情流露,浓烈的思念亡母,却又无能为力,所有的一切就只剩下了眼睁睁的看着母亲一步步的步入深渊。

  “回,回不去了,铿儿,为娘最后在叮嘱你一句,你要好好记住这些话,一定要时刻谨记。”何氏想要闭上眼睛,可那单薄的眼皮却怎么也合不上,突兀的眼珠子,虽然布满了血丝,可那一分澄澈许是她最后的救赎。

  “孩儿倾耳听之。”萧铿跪地,对着何氏的背影行礼说道。

  “天地风云多变,娘不盼你逐鹿天下,也不求你权倾一方,但你要堂堂正正做人,明明白白做事,顶天立地的走你的路,千万别折了你的腰杆子。以后,你若是想我,便在坟头栽上一株柳树,等绿柳成荫,你也该长大了。”何氏的眼泪越发的汹涌,她似乎要将她所剩无几的泪水全部流给萧铿。

  “铿儿,你一定要记得这些话。”说吧,何氏脸色忽的一变,她一甩衣袖,阴风乍起,吹落了萧铿额间的符纸。

  萧铿倒了下去,又闭紧了眼睛,他的嘴角还扬起了一抹微笑,大概他是梦见了什么好事儿。

  “咯咯,纵想回头,却已无路可回。这双鬼手,在多两条性命又何妨,只要索了你性命,魂飞魄散又有何惧。”何氏凶恶的盯着陶弘景,一切的缘由都是因为他,只要他死了,一切都会结束。

  何氏大喝一声,那半截舌头布满了蛛网似得黑色纹络,她发白的脸此刻亦是被黑色的线条侵蚀,夹着舌头的双唇间赫然长出了长长的獠牙,一双红肿的双目又外突了几分,阴森森的话语,便是从那一张一合的嘴里发出。

  “闪开。”孙游岳一把推开陶弘景,他举起桃木剑,嘴里念着口诀,迎上何氏凶残的獠牙。

  桃木剑挡在獠牙之前,剑芒微弱,如同火焰将熄,孙游岳一身的力量已然用尽,一股强大的气流袭来,竟叫他口吐鲜血,头晕眼花。

  “咯咯。”阴气沉沉的笑声从那含着舌头的嘴里发出,似乎下一刻就要致人死地。

  “吾奉无极老祖敕令,神兵火急如律令。”孙游岳大喊道,然而他功力已经用到了尽头,这句口诀,空有其表而已。

  陶弘景见此危急关头,奋不顾身的朝着何氏扑去,他企图用自己的肉身去搏孙游岳的一线生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鬼清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鬼清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