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宋联播来了
绿草香2017-03-27 08:302,421

  便冲了过去,到了近前,我愣住了,原来这个女的是李九局的大徒弟宋联播,这太让我意外了,是来帮我的,我第一时间确定,见我这个样子,她冰冷的脸噗嗤笑了,这是我一次半看到宋联播笑,一次是在电话里听到,闻其声未见其面,算半回,这回是一回,别说,这个冷美人笑更迷人。

  笑过,宋联播问,“你想干什么?”

  我尴尬地摸脑袋,太唐突了,把宋联播当成鬼了,嗫嚅地,我,我以为鬼来了!

  “有鬼象我这样子的吗? ”这那里是鬼,分明是个冷美人,只见宋联播穿着一身的牛仔服,显得精致秀气。她越过我,径直朝屋里走去,我只好在后面跟着。

  进屋落座,宋联播说:我跟师傅说了你的情况,师傅让我来帮你,因为是师傅上回没处理好,才导致你现在的境况,所以这回不收费用的。宋联播来已经让我意外,不收费更意外了,心想这个李九局还挺有人味。

  到了晚上,宋联播让我把母亲送走,主要是怕吓到他们,也是怕他们把鬼吓跑。

  然后,打开带来精致的兜子,她兜子里应该有不少装备,有白蜡,纯黑色的折叠雨伞,好用红舞鞋和蓝领带,当然也有我手里的黑狗血等几样,最精致的是一把青铜的短剑,剑柄和剑身一般长。

  我伸手去拿,想看看,却被宋联播“啪!”地打手一下,“这不能动,是我的配器!”更能整,还配器,这行业还真有意思,那就象警察的配枪一样了。

  “那我呢,是不是也应有个配器?”今夜要打鬼,我自然不能空手。

  “你就用你的桃木剑!我看了,这剑还有几分杀气。”宋联播没工夫搭理我,专注地布置屋里的状况,在窗口和漏风的地方撒些糯米,连棚顶洞都用纸糊上,纸上洒满了糯米,糯米是绊鬼和挡鬼的,门口没有撒,却撒下一层草灰,抚平,鬼要来过就会留下脚印,从脚印就能看到什么鬼了。

  天很快黑了,屋里的灯被关掉,只点了一只白蜡放在炕沿上。按着宋联播的吩咐,我背对着白蜡一米处,静坐在镜子前等女鬼出现,我的桃木剑放在屁股下。

  宋联播在里屋,门口已经撒了糯米,鬼进不去,她却能出来。

  等了好久,不见有鬼来,不过,屋里黑暗的气氛越来让紧张,原本屋里很暖和,可有冷风冷的我头皮阵阵发麻。

  可能是鬼要来了,我按照宋联播的指示,用拇指在左腿旁反复地画小人,这是招鬼的诀窍,我想着女鬼的样子,认真地画。

  有阴风从地上过来,很凉。突然,镜子里的烛火摇晃起来,我知道有情况了,便使劲地咳嗽两声,我这是在给宋联播送信号。

  紧接着,有个黑影出现在镜子里,影子轻飘飘地,象在试探什么,好象手还摸了我的头一下,我紧张极了,我努力镇定自己,可还是身不由己地紧张,手朝屁股下伸去。

  女鬼要干什么?

  “切——”好象看穿我的阵势似地,充满鄙视地切了一声,“伊郑千金,你摆开这阵仗是在等着对付我吗?”女鬼说话了,声音很尖,隐约能听得清。

  “不是的,我是在等你,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把我的命根给拿走?为什么?”我要问,并且声音很大,让宋联播能听到。

  黑影绕到我的前面,感到一阵冷风嗖嗖,好象还点了我的额头一下,“为什么,你不知道啊,你平白无故把我杀掉,还问我为什么。”

  “可是,姐姐,这是误会了,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想起你我就夜不能寐,这是误会呀,是爸爸记错日子了,才铸成大错!”说到这节,我有些哽咽,我是想,我最爱的人却成了我的断根仇人,特别的绝望。

  女鬼不知声了,烛火也不扭动了,镜子里的黑影变淡成一片灰蒙。

  难道是走了吗?

  我对着虚空说,“我来不是求你原谅的,是接受你惩罚的!如果你愿意,我愿意去死,跟你去当鬼。”我说的不是空话,已经没了命根,成了男不男女不女的监人,在人世还有什么意思,如果能和神仙姐姐在一起,那我愿意去死。

  黑暗中叹息了一声,黑影又出现在镜子中,“哎,你这么般虔诚,让我真下不去手,我原本要用七十度灰的方法虐你,可我——唉!这样,你愿意和我结阴婚吗?我保证把你命根给你还回去,让你做个男人!”

  还回来是什么意思,是把我的命根接上,还是再长出来,两种方法我都愿意,只要我能做回我的男人。

  我心里一阵激动,知道温柔似水的神仙姐姐心肠是软的,被我一说就感动了。我急忙说:“我愿意!我真的愿——”我第二个愿意还没说出来。

  “咣!”的一声,里屋门被宋联播一脚踹开,大喊了一声,“可恶的媚鬼,拿命来!”说着,把手里的黑狗血朝黑影泼来。

  一般勾引男人的都是魅鬼,吃了男人阳物的更是媚鬼了。

  黑影被烧灼地痛叫,“呀啊啊!你竟然算计我。”她是冲我说的,虽然看不到表情,但一定很狰狞,很愤怒。

  “啪!”地给了我一个耳光,打得我满脸火热,然后一团漆黑,朝宋联播扑去,蜡烛一下被风阴风带灭,屋里一下沉入黑暗中。

  只有外面的星光投射到屋里的一点亮光,屋里的鬼影和人影影影绰绰。

  两个打成一团,宋联播手里的青铜短剑,上突下刺,左挡右杀,手里的装狗血瓶也喷出来,都弄到我的脸上了,黏糊糊的。宋联播一边出招一边朝我叫:“伊郑千金,快,用桃木剑刺她菊花!”女鬼已经显出形状来,屁股正好对着我。

  这个还真是满是诱惑的方位。

  可我一时有些懵,桃木剑就在我屁股下,伸手就来,别说刺菊花,就是刺菊花下边的阴穴也不是不可能,可我不知道是刺还是不刺,女鬼答应我还我阳物的,我要是刺了不就得罪她了吗,那还还个屁阳,可我要是不刺不就看着宋联播被打败了吗,他一片诚心来帮我,我不能看她被打败!

  该怎么办啊?

  这可真煎熬到我了,以往我都头脑一热,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可现在我真的不敢热,我要做回男人啊,这是我活着的意义,可宋联播是来无偿帮我的,不能让她受伤害,怎么办?

  不行,两个谁也不能受伤害,我起身来,眼看女鬼被堵在了墙角,女鬼已经被狗血烧的百孔千疮,脸上已经看不到模样,都是黑色的洞,如果再中宋联播一剑,那定会呜呼哀哉。

  我挡住了宋联播,“大师姐,不要刺她了,鬼姐她答应为我还阳的,她不是坏鬼,都是误会惹的祸!”这一刻,我叫神仙姐姐鬼姐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阴真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阴真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