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配猪俏媳妇
绿草香2017-03-26 05:202,587

  你帮帮忙吧,我把配猪的钱给你,你想法给猪配上。小媳妇央求我,样子很急切。

  这话说的让我有些不爽,把我当猪说了,“说啥呢,让我给猪配上?你拿我当猪哇,告诉你,我只能配人,你要是发情我指正能给你解决了。”我的痞性说。

  小媳妇知道说错了,有些不好意思,忙辩解。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小媳妇脸红了,样子很妩媚。

  这时候,到让我动心了。就痞性调侃道。“姐们,你要是真让偶家那啥一下,你猪的问题好像也能解决。” 我突然想到八奶说我的命根不行了,为何不和小媳妇试试,看到底行不行。

  小媳妇听后瞪了我一眼,转身去赶猪了。用行动拒绝了我的无理要求。可母猪已经和公猪接触上了。

  公猪被母猪独特的风、骚所吸引,嘴里泛起的白沫子一片一片地滑落,母猪也急不可耐地扭动。可他们却到不一起,母猪在外,公猪在里面,近在咫尺,却不能到一起,原因是它们之间隔着高高的木杖子。

  小媳妇想赶走母猪,可母猪嚎叫着就是不走。任凭妇女鞭子打棒子捶,小媳妇赶了一气儿又一气儿,就是赶不走。无奈的小媳妇又来到我跟前。“大哥,你看那猪多可怜,你就帮帮忙吧。”

  叫我大哥了,是臣服的前奏。

  我按了一下身下。“大姐,猪是可怜,可小弟弟更可怜啊! ”

  小媳妇这回没有害羞,而是定定地看我,下了决心地说:“那行,你先把猪解决了,然后我再帮你解决小弟的问题。”

  “那当然,那当然,猪不解决人的情绪也上不去。”我异常兴奋,这小娘子居然同意了, 朝猪圈奔过去。

  三舅家的猪圈没有门,都是用碗口粗的木棍绑的,要想让公猪出来,就得把围着的木桩拔出来。

  我跳上杖子,很快就拔下一根木头。

  除掉一根,公猪和母猪就能接吻了, 刚才还是凭嗅觉凭眼光,因为有杖子隔开,现在才有实质性的接触。两个猪兴奋的嗷嗷叫,不愿分开。要想扒开另一个木桩得先把猪赶开,可猪怎么也赶不走。

  小媳妇看在眼里就说:“大哥你快点整吧,你看猪都急成啥样了。”小媳妇也和母猪一样兴奋,脸红红的,样子着实勾人。有些急不可耐地催促,“你快点吧,这可真让人受不了啊!”不知道小媳妇是在说猪,还是说她自己,不过他红透的脸更加妩媚动人。

  我只好在猪嘴下又拔下一根。而两根还是不够猪出来或进去。再弄掉一根就能出来了,可这得捆绑木头的铁丝解开,不然木桩拔不出来的。我跳到地上来解铁丝, 用脚踹母猪,意思让母猪先躲开,可母猪理解错了,以为我要棒打鸳鸯。

  母猪非常懊恼,等我脚一落地,上来就是一口。这一口不偏不斜正咬在我的命根上。

  “哎呀!”一声惨叫。

  我一下跌倒在地上,然后我失声大叫,“大姐,快!快!不好了!我的那个,命根被猪咬掉了,快,救命啊!”

  小媳妇看了我一眼,冷笑一下,拍了花猪一下,走了。

  我昏过去了。

  还好,路过的人听到我的呼救,到屯子叫人,把我送到了镇医院,我捡回了一条命,医生还问我要被咬掉那节,说不过十二小时就能接上,我满眼是泪,掉下去那节在猪的肚子里,上那里去找。

  没人的时候,我看了一下,阴茎没了三分之一,龟头也没有了龟头的样子,看得我眼泪哗哗地流。我流泪的还有医生的话,以后我的命根不容易举起来了。

  呜呜——

  从医院里回来,我没有回家,直接就去东屯找那个小媳妇,这个责任她得负责,我给她办事儿,她的母猪吃了我的命根。玛德医药费,精神损失费,还有由此讨不到老婆的损失••••••

  我进屯一打听,屯里只有一个朱姓人家,我踹开了这家门,我受了这么大的伤害,我要讨回这个公平。

  可昏暗的屋里只有两个老人,在纳闷地看着我,“你找谁?”

  看只有两个老人,我口气柔和一些,问:“这是老朱家吗?”

  “是啊!”老头回答,样子有些温怒,可能是我用脚踹门让他恼火了。

  我想问你家养猪之类的话,好牵引出小媳妇,可我一眼看见墙上的相片,正是那天的小媳妇,就口气生硬地问,“这个人在那里?我想见她!”

  老头很讶异,老太太在一边说:“我老姑娘,六年前就死了,你找她干什么?你们认识啊?”

  啊!死了?我一下惊呆了,而且是六年前。出鬼了!明明半月前她赶猪过来的。

  六年?我倒吸一口凉气,难道她就是我六年前的神仙姐姐?

  不敢再问了,不敢想了,急忙撤出来,逃回了家。

  跟父母一说这事儿,父亲因为我的事儿回来了,父母都傻了,难道六年前那个小花猪真的杀错了?

  实际,小时候我是个淘气的小子,屯里的小孩除非不打架,打架就有我,不时就有母亲领孩子来找我父母来,这个时候,我知道刑罚来了,父亲阴沉着脸,厉声叫:“去,把棍子拿来!”

  叫我去拿棍子,每次打我都叫我自己去拿棍子,然后,我回来跪下,父亲便当着来找家长的面打我,直到家长来拉开才算完。

  也有家长不来拦着的,父亲就把我打出血,过后和母亲埋怨,“老张家这鸟真不是人揍,我把小千金打这样也不拦着。”听这话,我知道爸爸也不想往死里打我。

  母亲便唠叨:“还有你这么管孩子的,你没听老人说,淘小子出孩子吗!这么打孩子早晚会把孩子打废了。”母亲反对父亲这样打我,可又不敢来硬的,只是在父亲情绪缓冲时候说上几句,我心里美极了,我就是个淘小子,我会是个好孩子。这让我的淘气充满了期待。母亲是在变相地帮我,尽管我知道母亲说也白说。

  母亲的话助长了我的霸气,我第二天便找到老张家的孩子,比上回有过而无不及地揍了他一顿,打的他是叫苦连天,然后我还恐吓地,“你再去我家找,我下次就打瞎你的眼睛!”

  终于,我感到了灭顶之灾,因为一件事,我不敢回家了。

  我说的灭顶之灾不是我打了老张家的孩子,是我去了我家后边草甸边上的紫幽河。紫幽河之所以叫紫幽河,是因为河水是紫色的,据说,河里的鱼不能吃的,因为水里有毒,所以母亲总是嘱咐我不要到河里去洗澡。

  母亲越这么说越让我好奇,这天,我撺掇几个小伙伴就跑来紫幽河洗澡,准备一探究竟。因为要躲过大人的眼睛,所以我们钻了林子,可到了紫幽河边一看身后,几个小伙伴没了,我有些恼火,这些熊蛋包,都跑掉了,看我回去不收拾你们!

  虽然是白天,我恐惧不得了,以我的胆子,这还是第一次这么害怕,可我很快就镇定下来,放眼朝紫幽河望去。感觉紫幽河美极了,那有什么紫色,河水清澈见底,河底的河卵石清晰可见,还有一些绿绿的水草,随着河流轻柔地扭动腰肢,灰色的小鱼,逆水穿梭又顺水而去,好有情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阴真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阴真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