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陈年旧事
绿草香2017-03-26 10:202,406

  我抑制不住自己,脱了衣服下到河里,河水根本不深,连腿弯都没没,母亲担心被淹着那是多此一举。

  河水很温热,正适合洗澡,我就在水里扑腾起来。

  顺着河水往上游走的时候,突然看见上游,有个女子也在洗澡,女子身子好白啊,因为水很浅,所以,女子的身子大半露在外头,身上披着一块粉色的薄纱,完全不妨碍视线,因为是侧身,我只看半个身子,可这半个身子就把我给看呆了。

  洁白如玉的肌肤,滚动着晶莹的水珠,女子轻柔子把胳膊抬起,去脑后解头发,这个姿势也太美了,特别是那高出去的部分,让我身子一下子有了燥热灼痛的感觉。

  那时候我才十二岁, 懂那么一丁点,可还是被女性的气息所撩拨。

  为了不给发现,我伏在一蹲草塔后,把身子隐蔽在水里。

  突然,女子身上的薄纱掉下来,而且顺流而下,朝我这里流来,还一下搭到我伏在的草塔上,接着,女子起身朝这里走来了。

  这可要糟,被发现偷窥,可是很难堪的事儿,可惜水就这么深,再也不能往下潜了。

  这可怎么办?我来了倔劲,愿意啥啥,眼睛一瞪就过去了,可我抬起头,是瞪眼睛了,可我差点没昏过去,因为女子就站在我面前。

  女子长发及腰,大眼明媚,俏笑的小嘴如含苞的花蕾一样,外侧嘴角有一颗美人痣,这个美人痣更让女子美轮美奂,更美轮美奂是女子是身子,美玉一样光润,白里透红,让人有醉生梦死的冲动。

  我站起来,想要逃跑,可脚怎么也挪不动,因为女子太美了,更关键是,我半裸身,她也半裸着,她很高,我很矮。

  两个人站在水里,不是很污,而是很和谐。

  我知道,偷看人洗澡,是个极其见不得人的事儿,我想象被女子打一个耳光的情景,然后,再狼狈地逃走,反正也要打耳光的,索性我就朝女子身体使劲地看去。

  这是个可耻的行为,本应受到打击,可我等了半天,不但没有来打击我,而且轻声说:“来,给我搓搓背吧!”声音这般的好听,如夜莺鸣柳一样婉转甜润,让人心酥酥地醉。

  是叫我吗?是叫我,我没有听错,女子蹲下身来,把下身隐藏在水里,把薄纱搭在脖子上,然后和头发一起揽到胸前,把光滑的背示给我。

  这可真是天大的美差哎,我急忙点头,过来给女子撩水,然后轻轻轻轻地搓,我不敢用力,生怕用力把肉皮给搓破了,因为这皮肤粉嫩的如乳脂一般。

  女子轻声地问:“你是伊郑千金吗?”

  竟然知道我的名字!“嗯!”我急忙回答,我有些羞于出口,我很烦自己的名字带个千金两个字,千金是女孩,女孩才叫千金。

  因为父亲姓伊,母亲姓郑,因为这个名字,我反抗过几次,父亲却说,你懂个屁,这名字出贵地方就是千金两个字。

  “嘻嘻,千金,你千金我千叠,我们好配哦,那好,来给我搓背吧!”女子声音很轻,但我还是听见了,我高兴的要飘起来了,美女让我来给搓背!

  急忙说我愿意!这样的美差谁会不愿意呢!

  更大的惊喜在后面,“手好温柔啊,好好舒服,你要是给搓两回,我就给你当媳妇!”女子的声很小,说的羞羞涩涩,可我完全听到了。

  应该不是逗我小孩玩,再说,我已经十二了,好象不是小孩了。

  我欣喜若狂,神仙一样的美女要给我当媳妇,我幸福死了,心里美的无边无际了,于是,我下手更温柔,更专情。搓了一会儿,我不敢搓了,这肉皮也太细嫩了,我就这么轻柔地搓,还把肉皮给搓红了,竟然红出清晰一个字,“回”。

  突然,岸上有个男人凶狠地大叫:“玛德,谁家熊孩子?作死不是!”

  女子也一惊,推了我一把说:“快跑!” 并把她的手链套到我的手上,“拿着,不要让别人知道!”

  我随即朝岸上跑去,男子跨过河,朝我追来。这家伙好快,我不敢往家跑,直接朝树林起跑去,树林里能藏起来的。

  果真躲过了恶男的追捕,可我害怕了,这要是去找家,我还不得挨揍吗,这回要严重了,不是小孩子之间的打架,而是偷看女子洗澡,是太丢人的事儿,让家人人抬不起头的。

  不敢回家,在外边躲了一宿,没有饭吃,饿的受不了,第二天还是决定回去,爸爸怎么也不能把自己打死的,咬牙就挺过去了。但我把神仙姐姐的手链埋在了歪脖树下,这个要是让父亲知道,那是死定了。

  神仙姐姐说不让别人知道,这个我能做到。

  可回到家里,爸爸不但没打自己,还对自己反常地好起来。在吃饭的时候,爸爸意外地把肉夹到我碗里来。然后,定定地看我吃,让我好不得劲。

  吃完饭,爸爸出门去了。临走,还摸我头一下,充满了关爱。

  看爸爸走,我就问母亲,“妈,我爸怎么地了,有点不象我爸了,还摸我头一下!”我这么说,实际心里老感动,老幸福了。

  母亲却哭了,“千金啊,你爸去给你找先生去了,昨天来个道士,说你命不久矣,你被一个女鬼给盯上了,呜呜呜——这可怎么办啊!”母亲扯住我的手,哭的好伤心,我感到母亲的手在颤抖。

  母亲的话,让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在紫幽河洗澡的那个是女鬼?这让我害怕了,心跳的不行,但我嘴硬,“妈,别听什么老道瞎说,那有什么女鬼!”同时我心里在想,那么美的一个人怎么会是鬼呢!

  看出我不信,妈妈哭是更厉害了,说:“我也不信,可人家知道你的生辰八字,你出生时辰连你爸都不知道,可来的人知道。还知道生你时候,黑狗把门,说你活到现在,已经是万幸了。”

  虽然我嘴硬,但我感到事情真的很严重,心里还是感到了万分恐惧,头皮一奓一奓,祈祷爸爸能找来看病的先生,把这事儿摆平。

  父亲一走四天,母亲寸步不离我,不让出去玩,我就在家呆着,好象出去就被抓走一样,可象我这样的淘气包,被圈四五天,那该是多难受!

  第五天傍晚的时候,爸爸领着一个中年人回来了。中年人一身蓝布褂,清清爽爽,一尘不染的样子,仙风道骨。中年人看到我,脸色严肃起来,审视了我半天,摇摇头。

  爸爸小心地问:“怎么样?”

  中年人摇摇头,表情不堪,“这孩子已经被厉鬼锁住,本命灯都要灭了,唉!前世的姻缘,不好办啊!拆散姻缘折寿,拆散阴缘更折寿。”中年人说着用火机在我肩头打着,好象在点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阴真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阴真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