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停尸房里的战斗
绿草香2017-03-28 05:042,507

  两个人对峙起来,可因为宋联播个子小一些,处在了劣势,死尸张开大口朝宋联播头咬来,宋联播就手往前支,身子往后仰头,情况非常危急。

  我在这里看的真切,死尸口水都淌到了宋联播的头上,口水象蜥蜴嘴里的粘条,恶臭让宋联播的头要炸了,她屏住呼吸用尽全力往后推死尸,脸色憋的涨红,眼看就要支持不住了,死尸的牙已经碰到宋联播的头发了,这一口要咬下去,她那美丽的额头就报废了。

  再往下就咬到脸了,要毁容的!我焦急万分。

  这可怎么办?我突然看见死尸站在我刚才拉下的床单上,便来了主意。爬过去使劲一拉床单,死尸脚失去了位置,一下摔倒在地上。

  宋联播虽然和跟着倒地,还纠缠在一起,可一下占了优势,手腕被抓着,手里铜剑用不上,就在一个空当,把手中的铜剑朝我扔来,并朝我喊:“伊郑千金——用剑刺他脚心,快!”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刺脚心,可能这家伙的弱点就在脚心吧!我也没多想,抓起铜剑朝死尸的脚心刺去。

  “滋!”脚心射出一股黑血。都喷到我的脸上了,一股恶臭打我的鼻子。

  之后,死尸一下瘫了,痉挛了几下,又回到了他死尸模样。

  宋联播也躺倒了,可脸上露出胜利的欢笑,在静静地看着我,我也看着她,还举了两指,做了胜利的手势,宋联播也还了我一个手势。

  我们胜利了。

  胜利过后,我觉得越来越冷,我扯过鬼姐给我的护士服,穿在身上,我看见不远处的宋联播忽地坐起来,冲我大叫,“不!不要穿那衣服!”

  我还纳闷,我都冷这个样子,怎么还不叫我穿衣服?可穿好护士服后,我身子被狠狠地撞了一下,人一下飘走了,我被鬼附体了。

  后期宋联播跟我说:你眼睛一下红了,剑眉紧蹙,煞气逼人,眉头被一团黑气罩着。

  我怒视着宋联播,伸手去拿铜剑,可铜剑象一块烧红的铁,抓到手我急忙扔掉,正好扔到宋联播面前,宋联播捡起了铜剑。

  没有应手的武器,这是不行的,我眉头一皱,上来一只脚踩住死尸的胳膊,手抓住死尸的手,反关节一掰,又一个三百六度的扭,把胳膊给扯下来,举着死尸的胳膊朝宋联播打去。

  宋联播左躲右躲,就是不能还手,因为她明白她要出手,伤到的是我,对鬼构不成威胁。于是,我进攻的更加肆无忌惮。死尸的胳膊几次打到宋联播的身上,疼得宋联播咧嘴皱眉。我发出得意的奸笑,还把死尸的胳膊调过来,用死尸的手去抓宋联播的脸。

  鬼姐的这一招真的狠毒,很快,宋联播就被我逼到墙角。

  被逼无奈,宋联播举起匕首,朝我的眼睛刺来,我不但没躲,还挺挺地迎上去,意思是在说,“你来扎呀,扎吧,扎下去你就赢了,我就会消失在黑暗中——”

  宋联播要崩溃了,手哆嗦了,还是撤回了匕首。

  突然,宋联播铜剑挡了一下死尸的胳膊,一下扑了上来,死死地抱住我,并把嘴对在我的嘴上。我有点懵,还没见到人鬼这么亲吻的,当宋联播把一个圆球吐到我嘴里时候,我叫了声不好,这一叫,圆球咕咚一下进到我的肚子里。

  吞下圆球,我立即心里澄明,我是伊郑千金吗,怎么和宋联播抱在一起了?

  看我有清醒,宋联播对着我叫,“快,快把这衣服脱下!”

  衣服怎么了?是刚才扎死尸脚心喷上了血点吗?我虽然有疑问,但我还是把衣服脱下来,扔到地上。

  怪事出现了,被扔到墙角的护士服突然站起来,变成了带我来的护士,一纵身,朝门外逃去。这让我彻底明白了怎么回事儿。

  宋联播很疲惫地拉这我,也从太平间撤出来,一边走一边说:“这个鬼能力还真不一般,你看你的珠链都断了,应该比那天有长进了。”我低头看了一下宋联播用朱砂画在我手腕的珠链,已经变成了血水,蹭的到处都是,令人奇怪。

  “刚才你穿的护士服是她的鬼皮,所以你才被她控制。”我头皮一阵阵发麻,原来我穿的是鬼皮!我很感激宋联播的吐给我肉球,要不说不上会惹什么烂子。

  今天打斗宋联播没占到一点便宜,到险些被死尸给破了相。这个经历,让宋联播刻骨铭心。

  我冷的牙齿都在打架,没法和宋联播说话。

  回到病房已经凌晨两点钟了,因为冷的不行,我急忙钻进被子里。

  可被子就是个被单,对于我的冷无济于事,宋联播见状又找了两个被单给我盖上,可我还是哆嗦成一团,或许是在太平间冻的,或许是吓的,两下加在一起,不哆嗦才怪呢!我自己祈祷,没有事儿,过一会儿就好了。

  宋联播在床前看了一会儿,突然脱鞋上床,钻到我的被窝里。刚才她去叫医生了,没叫来。

  这让我大吃一惊,“你你你,你想干什么?”我嘴瓢瓢了,说不完整话了。

  宋联播没有吱声,却用手臂回答了我,她紧紧抱着我,是来给我取暖的。

  可男女授受不亲就不说了,男女有别呀,我想说,但没说,宋联播的身子果真是热,不一会儿就透过病号衣,传递到我的身上了。我心里一阵暖流,实际这暖流比外边来的热更解渴。

  暖和了一些,我忙叫:“好了,你快离开吧,让别人看到不好。”

  “有什么不好,大伙都认为我们是一家的。”宋联播用眼睛摆了邻床一眼,来这几天,邻床的就是两口子,晚上两个人就挤一个床上,有时候用被子把头蒙上,两个人的猫腻在一拱一拱地中呈现了,现在两个人拥抱着睡的正酣呢!

  宋联播难道受了邻床的启发?

  “可是我们——”我欲言又止,不知道怎么来说了。

  “怎么,你想对我有非分之想吗!那你就使劲地想,想想就热了。”原来宋联播是这个意思,让我从内往外发热,我敢说,这个目的她真达到了,我心潮激荡。

  如果一个女人钻进一个男人的被窝,这里我暂且不说她是不是姑娘,那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你懂我懂,大家都懂。

  可她也挑战了我的底线,欺负我男人的那个断了是吧,我要是那个没断她还敢来投怀送抱吗!

  这让我好恼,我故意痞性地挑逗:“哎,冷美人,你钻到我被窝来,就不怕我强了你?”

  “我不怕,你有那真心,没有真货!”宋联播嗤笑地说。

  什么是真货,这无疑是公然的挑衅,太可恶了,太欺负人了,不带这么玩的,简直是侮辱了。

  我的话带有攻击性了:“你真以为我没有了那个,告诉你吧,我就被咬掉一小节,没用的咬掉了,有用的都在身上长着呢!”

  “啊!”宋联播惊讶了一下,松开了抱我的手。样子惊慌紧张了,我心里一阵得逞后的高兴,心里美滋滋,小样,跟我玩抱抱,你得付出代价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阴真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九阴真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