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宿命复
古月瑶秾2018-01-21 18:061,829

  我等在一楼,不多时门外缓缓步进一人,生的一张精致面庞,眼神似醉未醉。

  我仔细打量他,他发丝清爽,发梢飞翘,身着奢华礼服,张扬高调,像是刚赴过一场盛宴。看久了竟觉有些邪魅,这与当初的逐域太过不同。

  当初的逐域,魅而不邪。

  呵,当初的蓝柏玡衣,何尝不是娇而不妖?

  时光荏苒近千年,该变的、不该变的都渐渐变了。可我却一如从前。这样对我好不好,我不知道,但这样,我很不开心。

  “谢谢。”他将性感的唇勾起轻蔑的弧度,却非在笑,反而是一副雷打不动的冰霜脸。他从我手中接过手机,并不多说,便要转身走。

  我叫住他:“逐先生请留步。”

  他浅蹙眉心:“我不给人签名。”

  “我只想跟逐先生要一个答案。”

  “什么答案?”

  “《咒鱼》你接不接?”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就是《咒鱼》的编剧蓝魔,石邤应该跟你提过我吧。”

  “你提的那个条件我不接受。”

  “恕我直言,逐先生现今走过的这片土地是我的,说得更清楚一些,整个崇野小镇都是我的。我可以提供三亿的资金,拍摄期间崇野所有的场地设施优先供《咒鱼》剧组免费使用,另外,我私人再送你一栋大别墅——这周围的随你挑。我以为这样的条件,任何人都会接的,你说是吗?”

  “我跟他们不一样。”

  “在我眼中没有任何不同。”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石邤的工作室资金出了问题,你知道吗?”我淡然开口,“他之所以跟你力推我的剧本,就是想解燃眉之急。他带你入行,捧你上天,你不会忘恩负义吧。”

  “你到底是谁?”

  我笑得恣意:“一个有钱人而已。”

  “你想捧谁?”

  “我可以保证,她漂亮高贵,又是老戏骨,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童星?”

  “不,她是圈外人。”

  “叫什么名字?”

  “等你答应了,我会让她去见你。”

  “不必了,开工那天直接让她去剧组。”言罢优雅转身。

  我远远地对着他的背影说:“她年纪小,不通世故,逐先生请一定要包容她。”

  他没有回话,身影迅速没入夜色,悄无声息。

  天色渐暗,崇野迅速披了雨幕。

  玡衣,我以一场暴雨庆贺你的回归。这一世,我会帮你的。

  不得不说每次电闪雷鸣都出自我的手笔,我太爱这样的场景,教我忆起和野临逃亡的甜蜜岁月。我总拿这些对付深蓝海军。

  此刻,她着一袭红色斜肩连衣裙和黑色小外套,撑起绣着人鱼图案的白色雨伞,静静地走在滂沱大雨中。一尾鱼,美人鱼,走姿要多好看就有多好看,要多轻盈就有多轻盈。

  她低吟浅唱,缓步在淋漓雨幕之中,扬起千丝万缕。红发仿佛带来了一道强光,阻了彼此的去路。

  他和她,在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

  逐慰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伞上栩栩如生的人鱼,一颗心忽然平静不下来。

  “啪”的一声。手中的伞遽然滑落。

  冰冷的雨滴斜打在逐慰身上,从他绝美的脸庞顺着他光滑细腻的脖颈,流淌进他的衣里,他却像失去知觉似的,呆立原地。

  她闻声止步,垂下握着白色手机的纤长的手,施展袅袅的身段,婀娜转身。他听到自己局促的呼吸声,他看到她回眸,一点点地移来目光。

  她活着?

  她还活着。

  她回来了!

  他的脑海里有数千种声音在响。它们交织在一起,逼得他快要发疯。

  雨中,声色动人。

  “是,明天我会准时到的,非常感谢。”她轻笑一声,随即款款而去。

  他没有看见她的脸,光是错觉,就已经能让他窒息一阵。他提醒自己,她已经死了,死在四年前,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跑车驰骋在路上,刮雨器在玻璃前面不停来回。雨声和手机铃声交缠在一起,把逐慰从恍惚中拉回。若不是这条路笔直到头,恐怕他已死了不下千回。

  他和手机另一头的妻子雪人说着话,车正好缓缓驶出崇野小镇。

  小镇的界碑是美丽的人鱼雕像,很多人慕名而来。包括逐慰自己都见了无数次。只是这一次,他瞥见有一把白色的绣着人鱼的雨伞为它遮挡风雨。

  人鱼文化是崇野小镇最大的特色。几乎全部崇野小镇的居民都带有不少人鱼装饰的东西,例如项链,手链,上衣,裤子,抑或鞋子,大多都有人鱼的影子。

  为美人鱼献上一把雨伞,这大概是来来往往的人们都会做的事情。不管人鱼雕像管理方叫大家如何如何不要去遮挡人鱼雕像的美态,但还是有那么多的人发扬自己的善心。可不是所有人都有一副好心肠。

  从前在别处也有一座人鱼雕像,那尾人鱼也有个故事,故事里王子说要接她进宫,可是直到她变成雕像,那个虚伪的人都没出现。

  人心,其实是脆弱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咒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咒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