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风波起
古月瑶秾2018-01-22 00:063,568

  转眼又过8个世纪。

  1981年某个夏夜,电视台举办“中华公主”选美,报名处设在市区商贸大厦顶楼,负一楼至顶贴满了“中华公主”的宣传海报。

  去年秋末冬初,青馥着一袭水绿色晚装问鼎“中华公主”冠军,仪态万方,无人可比。更别提她正与身为神州上市公司主席的逐歆交往,备受大批传媒追访。一年后她与逐歆成婚,空运而来的鲜花铺满了大宅的各条小径,她穿着长长的拖地婚纱现身。城中人头攒动,争相一睹最美新娘芳容。那场面至今让人记忆犹新。所以总有姑娘盼望借助“中华公主”一夜成名,嫁入豪门。

  蓝川伊报名参加“中华公主”那天,着一袭蓝衣白裙。她眉目如画,肤白如雪,长发摇曳在胸前,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着微弱的红芒,把在场所有的姑娘都比了下去。远远看去,就像个洋娃娃。

  这一世,她是蓝川伊。

  本是神州上市公司主席的秘书,分内事处理得井井有条,天下事都与她无关,却因为生得沉鱼落雁而被推上风口浪尖,跌入“中华公主”的洪流中。

  她和他纠缠了一千年,一千年内爱得滴水不漏,只要是逐域后裔,都逃不出她的手掌心。只是这一世,看见逐歆的一瞬间有些怔忡。

  他的妻子青馥整日与他形影不离,有段时间她甚至连跟他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青馥家道中落,一朝重飞枝头便享福不尽,十指不沾阳春水,连累身为神州上市公司主席的逐歆顿顿外卖。她只好应了一句老土的古话,洗手作羹汤。

  明明是场办公室送汤的戏,主角是逐慰和蓝泊儿,但不知怎的,一眨眼变成了一场吻戏,男主角都换了。

  起初是沈延基说要帮助蓝泊儿快速进入角色,先试一下戏,石邤原也是认可的,只是他没想到事情会失控。

  所有人面面相觑,一时间片场寂静无两。雪雩回来得晚,却恰好看到这一幕。而萧落天刚准备收工,无意中经过,为了兄弟情只好拼命地拉住雪雩,希望她冷静一些。

  “谁准你的吻戏!谁给你加的吻戏!沈延基你混蛋!”骂的是沈延基,人却要往蓝泊儿身上扑。雪雩这姑娘,活得还是蛮清楚的。

  逐慰静静地站在一旁,眼中情绪极尽复杂。石邤却差点疯了,可他也不敢上前劝架。

  各种纠结缠斗之际,从某处飞来一个瓷碗直往蓝泊儿额上砸。我看见血水模糊了她的眼睛,她虚晃一下像是随时都会倒下去似的。她抓着沈延基的手臂,脸色惨白。

  阿音!

  逐慰差一点就唤出她的名字,可这名字到了嘴边,却愣是没有喊出声来。也许是旧情难以忘怀,他怔怔地盯着蓝泊儿被沈延基打横抱起飞奔而出,就像当初看见蓝音色浑身是血没入深海。

  他闭了一下眼,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想起。

  他在阁楼等了我一夜,我直到天亮才缓缓而归。我瞧见他,很不高兴:“何时开始我的阁楼成了别人可以随意进出的公共场所?”

  “我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请你带她走。”

  我斜睨着他:“这才几天,你就受不了了。怎么?看见她就想起另一个人了吗?”

  “她已经影响了我的生活和工作。”

  “逐先生,事情不可能永远按照你希望的那样给你一个你能接受的过程和结果。有时候你感到快乐,那是因为你在走运。现在你不高兴了,是因为你要倒霉了。”

  “你到底是谁?”

  我露出孩童一样天真的微笑,垂眸低声说:“相信因果吗?种善因,得善果,你受的都是你过去做的。”

  “如果你不肯带她走,我会亲自动手。”

  “像从前一样吗?”他放狠话,我只好戳穿他。

  “你说什么?”

  “从前,并不遥远。”

  我从《夙世笔记》中看到他旧时的记忆。我知道那天逐慰驾着跑车坠入禁海。车内,还有蓝音色。

  警察说跑车被打捞上来的时候,车里只有逐慰一个人,并没有什么女人。更奇怪的是车浮在浅海,差几就飘上了沙滩。这在科学上是说不通的。

  一时之间,逐慰的新闻成为举国上下茶余饭后的谈资。直到一个权威心理医生宣布逐慰压力过大,精神失常,出现了幻觉。人们想不通为什么逐慰这样的巨星也会遭遇恼人的压力,而且没有人愿意相信一向专情、勤奋的逐慰会惹上婚外情这样的烂俗事。于是逐慰成了一个传奇。

  因为精神失常成了传奇,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古怪。

  我和逐慰心里都很清楚,他的生命之中,确实出现过一个名叫蓝音色的姑娘,她喊他名字的时候,像极了无礼喊叫路人,一连说很多个“慰”字。

  当时红点再一次从石盘上消失。

  我知道只须再过四年,她凝聚好灵力,一切又会重演。

  四年,那样快。而我终于找到你了,玡衣。

  “逐先生,四年前发生什么事你我都很清楚。我说过,我并不想令你身败名裂,也无意威胁你……”

  他急了,打断我的话:“你到底是谁?到底是她的谁?”

  “她?你连她的名字都不敢提吗?”

  “告诉我!”

  “你瞧,我和她有几分相像?”

  “你……”

  “她管我叫堂姐,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们经历的所有,我都知道。她的死,我不怪你,也不打算对你做什么。可是……”我弯唇而笑,眼睛都眯了起来,“可是蓝泊儿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我要她过得快乐。只要她觉得快乐,我什么都可以为她做。”

  “她那个模样,根本不需要你为她做什么。”

  “那又如何?”我冷眼瞧着他,“你应该怕的不是她的真面目,而是她会知道她姐姐是怎么死的。”

  他静静地看着我,眼中掠过一道光,内心或许纠结缠斗。

  “因为父母离异,泊儿自小长居海外,对我没什么印象,我也不曾找过她,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跟她说些对你不利的事。你最好也当从未见过我。”我笑了一下,“她年前回到国内才发现家中遭了横祸,姐姐失踪,父亲郁郁而终,心态变化做人古怪也很正常。”

  “古怪?你看低她了。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她在这个圈子逗留,将来……”

  这一回轮到我打断他的话:“我知道她不对劲,所以我要庇护她。我不但要庇护她,我还要尽我所能让她高兴。她想进演艺圈,我就给她开部戏;她喜欢旧时的故事,我就写给她演;她觉得你好看,我就请你演男一号。至于别人怎么对她,我自有我的办法处理。但若你敢出手伤她分毫,我定让你寝食难安。”

  “蓝小姐……”

  我嫣然一笑:“最后说一句,管好你的妻妹,否则我将动用我所有的资源让你们好看。”

  他走出阁楼的时候整个人十分颓丧,不过他很快接到了萧落天的电话。萧落天告诉他,毕海臣已着手安排律师对雪雩故意伤人行为的提告。雪人为了雪雩不被官司缠身,亲自去了医院探望蓝泊儿。他满脸的颓丧瞬间转化成焦急和恐惧。

  此时此刻的蓝泊儿却是好心情,由毕海臣陪着被包围在病房一簇簇的野蔷薇花中。

  “喜欢吗?”他似笑非笑。

  这种表情,堪是最美,如溢光琼瑶,透着一股华丽清俊。

  他神姿天纵,儒雅文质,蓝柏玡衣一直记得。所以每次轮回她都能轻易在人海中寻到他,从不怀疑认错了人。而他,终究是个痴情种,转世后也起这样一个名字——海臣。海的臣子,纡尊降贵于她裙下,为她丧魂失魄。一如千年以前,为情执着,为她执着,至死不悔。

  她,说着一介平民有劳将军挂念,款步退开,似是要退出他的生命。

  然而她一步步地后退,却换来他一步步地紧逼。她只好利用他进入王宫见心爱之人。她在他的眼皮底下扑入王子怀中……

  这么多年,她仍感到歉疚,所以只能在真相揭开之前尽力弥补,给他留一些将来能用来安慰自己的回忆。

  “你又乱花钱。”虽然怪他,但面上是掩不住的甜蜜。

  他唇边噙了一丝笑:“你喜欢就好。”

  “你总是这样,会给人笑的。”

  他一双浓眉微微挑了起来,英俊清雅的一张脸,深邃眼瞳上下端详她:“让所有人都看见,就不会有人来跟我争了。”

  她只是笑,笑得很甜蜜,就跟真的一样。

  过了一会儿,她试图开解他:“Hayson,其实我只是擦破点皮,真的没什么的,你别把我想得太不济,你要是不信,我现在就可以回剧组!”

  “我明白你的意思。”

  她想了想:“真的吗?你真的明白吗?”

  他柔声道:“我知道你好心,所以我只是吓唬吓唬他们。我不想你总是平白受伤害,也许经过这一回,你在剧组就能平平安安了。”

  “你可不许骗我。”

  他满是笑意想要向她保证,门却被轻轻敲响了。

  蓝泊儿将所有的目光倾注在雪人的容颜之上,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也许是急性子,雪人还未开口,她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悠,抢先一步说:“夫人是为了起诉的事情来的吗?”她又一次笑得迷惑人心。

  “Hayson答应我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所以现在什么事都没有了。”

  她这样说,雪人其实有些震惊。但一看她苍白的面容和真诚的笑靥,乖巧得就像笼中白兔,便鬼使神差地相信了她,觉得她和她的孪生姐姐不一样。

  她或许跟我不一样,但纵使轮回千年,她终究还是她,丝毫未变。

  幸运的是,雪人并未完全信任面前这个天真可爱的蓝泊儿。

  她看不透,真心看不透。自打降生在四大家族开始,就没遭遇过瓶颈,唯一的一次,还是蓝音色。她心内难受,不禁忆起当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咒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咒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