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断人肠
古月瑶秾2017-05-03 22:162,671

  我是被一惊一乍的沈延基摇醒的。他抓着我的手臂拼命摇晃我,试图令我以最快的速度苏醒。我的确如他所愿,我甚至眼疾手快地推了他一把,让他直接从床边跌到了门后。

  “楚兮!”他一脸委屈。

  “再敢对我动手动脚,我杀了你。”

  “泊儿又搞事了!”

  “她搞的事还少吗?”

  “她搞到逐慰头上了!”

  我眼中怒火化作唇边冷笑,嗓音里满是嘲讽:“她不搞逐慰,难道搞你啊?”

  “她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吻了逐慰,还拍了照片,现在照片都传到大洋彼岸了!”

  “你怎么知道照片是她自己拍的?”

  “她自己的微博发出来的东西,还能是别人代劳?而且那条微博一个字都没有留,看着就像是在宣誓主权,网友说他们那样子不像是剧照,分析得头头是道,转发超过十万条了!”

  我飞快地思考了一下,伸手在缎被之下摸索《夙世笔记》,却是如何都找不到。回眸看到沈延基,登时怒气冲天。

  “沈延基,你把我的《夙世笔记》弄哪里去了?”

  “我看了一夜啊。”

  我咬牙切齿:“你看了一夜!”

  “你写的实在是太长太长了!我原本以为《咒鱼》的三世情缘已经够长了,没想到你竟痴迷到写了整整三十世!从海上结下的情缘到陆上的一见情终,苦而不得,你写了整整一千年。最让我不能接受的是里面居然还有你的名字。是不是你们剧作家都喜欢自我代入啊?”

  我端详着他,很是意外:“你能看懂?”

  “这是汉字啊,我为什么看不懂?我又不是文盲。”

  “那你告诉我,笔记的结局是什么?”

  “你先告诉我,在北极夙王野临用北极光和他互通消息的人是谁?”

  他这样问,我倒是想起了一些事。

  那时我因中了相约小箭身染剧毒,因野临用修为帮我压制住,我才得以存活。我记得那一日我藏身冰层下,图谋吓野临一跳,看他窘迫的模样,却见他用北极光与他人互通消息。

  他冷冷地说:“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

  来人反问他:“有什么值得我拿命交换?”

  “我愿许你佳人有约。”

  “最难割舍是痴心,夙王,聪明如此,痴心如此,佩服,佩服之至。”

  “彼此彼此。”

  当时我并不知道对方是谁,也不清楚野临许的什么,我只相信,不论野临做了什么,都是为了我好。

  我在沈延基的帮助下得知我遗漏的对话,说在这些之前。

  野临说:“以命易命,的确是这个世上最公平的交易。更何况你认为有些东西,比你的性命更重要。”

  那声音说,“其实你可以用夙月神笔改写那位公主的命运。”

  “太迟了。”

  以命易命,说的是两条命,但事实上却不止两条。这些我后来才知道。

  我一直不知道他背着我做了多少事,但我清楚,他认为这个世上最好玩的,是人类。于是,有了轮回。

  爱情的轮回,跟生命的轮回相似。记忆断灭,灵魂死亡,那从天而降,随孽而来的缘和分,周而复始,负心的人儿可能是你,可能是我,也可能是丑陋的阿修罗。

  那些口口声声不相信爱情的人,其实是被爱情伤了。他们并非不相信爱情,他们是痛恨命运,痛恨命运不能温柔相待,令他们受尽千般伤。

  当初我太天真,低估了你。我以为只要擦去你嘴角的血渍,只要我不放手,结局就不是悲剧。我固执地以为只要我把战甲送给你,你就能敌过千军万马。但原来,你穿着战甲再刀枪不入,也是会为我卸下的。若不是我,你这浪子不会束手就擒。我亦不会身受重伤,要你舍身相救。

  缘是如此。不管幻化出多少错,也无可奈何,只能在蹉跎岁月中看记忆漫灭斑驳。虽然千年前在北极冰川刻下的字已阑珊错落,可是野临,千年过后我依然想念你。你,千万千万要等我,等我偿还你赠与的一切。

  “喂!楚兮,你在想什么?”

  他抬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我才回过神来。我痴痴地看着他:“故事的结局是什么?”

  “结局?结局不就是逐慰和蓝泊儿在海边初见吗?”

  “不是的,后面应该还有的。”

  他从一旁捧来《夙世笔记》翻到末页,喃喃自语:“没有啊,结局就是这个啊。这不是你昨晚写的吗?”

  我内心纠结缠斗,一方面不明白为何时间情节错乱的《夙世笔记》沈延基却能轻易看懂始末,另一方面更不明白为何沈延基只能看到逐慰和蓝泊儿初初相见那一幕。他以为那是结局,其实不是的。

  我一直一直坐在床上冥想,好不容易找到点头绪,却被沈延基一句无法用汉字描述的惊叹扯回现实,忘得干干净净。

  我很火大:“你干什么呀?吵到我了!”

  “网友都骂疯了,说泊儿是在挑衅逐慰的妻子雪人,媒体说她是演艺圈内恬不知耻第一人。还有很多人说她疯了,好好的第一豪门不进,偏要当后妈。”他说话的模样就好像是自己被骂一样。

  “关我什么事!”

  “她不是你堂妹吗?那就关你的事啊。”

  “她每天搞那么多事,我若事事都管,我还能有自己的生活吗?”

  “可是她是你的堂妹啊。我跟你说,现在事情很大条,要是发酵下去,别说嫁入第一豪门,娱乐圈都容不下她!”

  我心不在焉答他:“她那样做自然有她的原因。你实在想帮她,就去问问逐慰前因后果,在我这里瞎叫唤是没有用的。”

  他看着我沉默不语,半晌,绽出一丝笑容。我或许是病了,所以才会觉得他的笑容好看得刺眼。

  他说:“楚兮,你真是处变不惊。”

  “退下!”我又忍不住发飙。

  他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倾身而来在我额上轻轻一点。我愣了一下,只觉额上温热如血。待缓过心神,他已然消失不见。只剩左手攥着的《夙世笔记》,还有右手掌心躺着的方形礼盒。我打开来看,是一条精致的锁骨链,小卡片上说,我的锁骨很漂亮。

  我看到这句话,心中不快。或许是高高在上惯了,从未有人轻浮待我,更不会直言我某个部位十分好看。可是我却记住了他,记住了他的名字,记住了他的眉眼。

  当天,雪人收到风直接从欧洲飞了回来,到崇野之时已是黑夜。车直接驶入大门,一刻都没停留。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不出什么情绪。

  逐慰静静地立在一棵花树下,树影斑驳,我未能看清他手中攥着的东西,只在圆月照耀下闪着微弱的光,我想大概是钻石一类的物件。

  雪人的身子缓慢地靠过去,将头抵在他肩上,语声轻轻的:“即使所有人都不信你,我也是信你的。”

  他身形一顿,微皱了眉头:“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选的啊。我既然选了你,和你组成了家庭,不论你遭遇了什么,我们都要一起承担。我和小陆都会支持你。”却有一丝冷淡笑意缠绕进黑眸之中,似真还假。

  我一直盯着她,她在逐慰身侧假寐,直至午夜之时。她一个人来到花园里,站在逐慰站过的花树下,慢慢地蹲在地上,眸中除了弥漫开的水雾,还有细不可看的怨毒。它从眼中肆无忌惮溢出,浸入白皙脸庞,浸入空旷夜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咒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咒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