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两重心
古月瑶秾2017-05-24 22:592,916

  这一夜逐慰做了一个梦,梦里蓝泊儿成了人鱼。她伏在一只巨大的蚌上,蓝眸清丽无伦,高高在上如神一般。她身下是一只楔形深蓝色的蚌,散发着珍珠般的光泽,覆有白色透明晶体。他仔细瞧了瞧,原是六出雪花。奇了怪了,这深海如何下雪?纵使是天下雪,何以能存深海,久久不化?

  我不懂这个梦的含义,但我认出来了。那只蚌分明就是禁海花的前身——海中月。

  沈延基为了拯救深陷泥潭的逐慰和蓝泊儿,自曝恢复单身,且正在积极追求一个圈外的姑娘。对此,雪雩表示了极大的愤怒。她一向不是个沉着冷静的姑娘,对于自尊看得非常重。她认为沈延基是当众打了她的脸面,便顾不得体面,在片场来了个大闹天宫。这场风波虽然也被有意者送上了热搜,但终究敌不过所谓的人生赢家逐慰背弃豪门千金来得引人注目。或许是这个社会太压抑,所以人民到处寻找发泄口,一方面宽容,一方面严苛。

  蓝泊儿原本就不是善茬,在事件发酵后的第二天,她又亲手送出了短短五秒的亲吻视频,再次将事件推上顶峰。

  “那丫头绝对是疯了。”

  沈延基在我卧房中急得直跳脚,我看着心烦,便对他说:“是我,我也会那样做。”

  “为什么?”

  “你看不出她是故意的吗?”

  “大家都知道她是故意的啊。”

  “我替你假设一下。假如蓝泊儿与逐慰是真,那么她就是在向雪人挑衅,逼逐慰表态;假如蓝泊儿与逐慰是假,那么,她大概是要令逐慰跌下神坛,至于雪人如何想,根本不重要。不过你要提醒她,雪人一直在看心理医生。”

  我一直想要看到这个从容淡定的女子发了狂的模样,我以为这几日便可以见到,没想到她只是安静地穿过星巴克的大厅来到蓝泊儿身处的角落,优雅落座。蓝泊儿正趴在桌面上,用指尖敲着玻璃鱼缸逗弄里面的小鱼,一瞬不移,面上也没什么情绪。

  雪人眼中尽是淡漠:“你是来复仇的。”她一直都知道,蓝泊儿是来复仇的。只不过她并不害怕。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再深的怨毒都可以化解,更何况只是间接害死了她的姐姐,更何况她姐姐是作茧自缚。只是这个千金小姐从未想过好端端的复仇计划竟然变成了夺夫大戏。

  当蓝泊儿用娇憨柔软的声音说出尖锐的话语时,她错愕不已。

  蓝泊儿就坐在她身前,眉目如画,媚眼如丝:“好极了,既然你将我查得一清二楚,那我就不让你看假面目了。我姐姐喜欢的人,我也喜欢了。她没带走的,我要了。”

  雪人一时呆若木鸡。

  她仍是趴着,黛眉挑起,唇边戏谑:“你未听清吗?我可以再说一遍。”

  雪人眼中凌厉一闪而过:“蓝泊儿,你自甘下贱也别妄想染指逐慰一根指头,他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你的?四年前不是已然分了一半给别人了吗?”

  “可是她死了。”

  纤细指尖敲着玻璃璧发出清脆的声响,她说::“是啊,她死了。她不够狠心,她原本可以让他陪葬的。”

  “她只配自己死!”

  “或许吧。所以她孤孤单单地走了。”

  “你姐姐之死,与任何人无关,一切都是是她自己造孽结出的恶果。”

  “可是她真的往生了。这个责任,一定要有人来担。”

  “如何担?刚才你说你也喜欢了,既然喜欢了,就不会让他来担。你不要他担,难不成要我担吗?”她回得镇静无匹,好像已经战胜。

  “你放心,我不会要你的命。我只是要一个逐慰而已。”

  “你姐姐得不到,你也一样。”

  她突然扬唇:“你看过流传的逐氏野史吧。情感起时,避无可避。逐氏先祖逐域为了一个女子,可以不做人君,可以舍弃性命,可以推发妻去幽都。逐氏一脉,出了许多情痴。逐慰作为逐氏后裔,身体里流淌着逐氏的血,自然不会例外。”

  “你……”

  “这个时代啊,不喜欢都可以抢,更何况喜欢了呢。”

  “你莫要太嚣张了!”她死死地盯着蓝泊儿的雪颜,似若要将其撕裂。

  “我嚣张惯了。”

  “蓝泊儿!”

  “感谢您如此正经地唤我的名字,我会当作鼓励,向‘逐夫人’这个称谓进发。”她离开桌面瞅了瞅手表,“我给你的时间够多了,逐夫人。我想,你应该多准备准备,以便将来接受成为弃妇的事实。要是到时候疯掉,可就难看了。”说着起身离去。

  她愣住,望着那梦幻般的倩影,突然觉得自己已陷入一个危险的游戏。而这个游戏,她却不是主宰。

  她从来不敢无视蓝泊儿的无双姿容。说无双,只怕不对。因为这姿容,和蓝音色一模一样。既然一模一样,何谈无双?

  当天下午,石邤的工作室推送了蓝泊儿演唱的单曲《说谎》,短短几小时内点击破百万,歌曲原本凄怨哀伤,却被好事网友改编,嘲笑蓝泊儿的卑劣品性,歌词改编如下:男人真难,被女人强迫做饭,为女人挥霍买单。一不小心遭遇小三,才是真正的劫难。人鱼人鱼,你那是什么信仰,把他弄得狼狈不堪。说不定妻离子散,还可能家破人亡。遇上你他会不安,吻着你他会情乱,为了你他陷入情网。人鱼人鱼,你可不可以慈悲收场,卸下你清纯的伪装?别逼人说出答案,向世界宣告你的浪荡。人鱼,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忘记,他的胡言乱语?没有你他可以呼吸。别再炫耀你的美丽,别再像只狐狸。人鱼,请别说谎,别装模作样。我们只是不讲。回你的故乡……

  关于这些,石邤没有一星半点的不高兴,反倒窃喜。他不找当事人追究事情原委,他只要看着网上对《咒鱼》的关注度蒸蒸日上就已十分开怀。

  他凑近蓝泊儿,小声问她:“除了唱歌,你还会什么?”

  她掰着指头数自己的十八般武艺:“我会油画,会弹七弦琴,会古典舞,狂草我也会,先生想见识一下吗?”

  “那就你会的都来一遍吧。”

  “……”她呆呆地望着他,“你是认真的吗?”

  “当然!你知道吗?你现在已经很火了,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你更火!”

  “你不介意我被众人唾骂?”

  “这个圈子谁没被人骂过。这几天我帮你弄几个通告,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别顾虑逐慰,我替你撑腰。这样,今晚我们先来个唯美的古典舞视频,拍摄完了以后再放出去看看效果。”

  雪人没有在蓝泊儿那里讨到好处,逐慰则来我这里兴师问罪。要不怎说百年修得共枕眠,这俩夫妻的套路是一样一样的。

  “你说她年纪小,不通世故,请我一定要包容她,她就是这样‘不通世故’的?她就是这样需要别人包容的?”

  “怎么?搞不定了?”

  “你自己的妹妹,你自己解决。”

  “若你和蓝音色有结果,她也会是你的妹妹。”

  “是不是我走错一步,从此以后的每一个日子你们都会揪住我的伤疤不放?我已经付出代价了。”

  我悠然说道:“还不够。”

  他冷厉的眉目漫出异样神色,定定地立在我面前。

  “虽然不够,但你现今的模样,我已知足了。”我在他的目光下娓娓道来,“若是从前,只怕你早已动用万般手段颠覆她所做的一切,将她打至谷底。可我等了几天,你却没有那样做。是因为蓝音色吗?你心中仍有她。”

  “过去的事,我不希望任何人再提起。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内你必须将这件事圆满地解决,否则……”

  “三天有些不合适吧,”我轻轻笑一下,“何不再炒热些,我再出手给你们一个完美的结局。”

  “你有办法?”

  “自然有。你先不要管舆论,在剧组好好拍戏,一周以后我让你笑出声来。”

  “最好是这样。”

  我看着他阴鸷的眉目,突然觉得很陌生。这不是我印象中的逐域,逐氏男子从来不会戾气满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咒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咒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