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爱风尘
古月瑶秾2017-05-03 08:513,258

  “阿延,我让你去找毕海臣,没有让你教他谎称他们会结婚。”

  “结婚的事,是他自己说的。而且他也没有骗人,他说的是真的。”

  他一向沉得住气,这一回却惊讶地抬了头,眼中冷光闪了闪:“你说什么?”

  “我说他没有骗人,他们真的会结婚。毕海臣对外宣称,他跟青石集团的青漾小姐早在三年前就已解除了婚约,蓝泊儿从来不是第三者。等《咒鱼》杀青,他就会带蓝泊儿回海上城堡跟家里商量结婚事宜。所以你不用担心无法收场。”

  他静默良久,口中缓缓吐出一句话:“那就好。”

  夜空挂出一轮圆月,月光明亮皎洁,海中有憧憧月影。

  他的视线越过花园怔怔地看了蓝泊儿好一会儿,她默默地坐在卧室外的阳台上,红发披散肩头,清幽如兰,指上钻戒闪耀,仿佛天上星火。

  她好像察觉到他的视线,缓缓转过眸子瞧他,冷淡面孔蓦然浮现一丝笑意,乍看万般风情。虽然隔得远,但她眼中秘辛他接收得一清二楚,一时间胸腔里有什么东西狂跳不止。

  他慌乱地错开视线,觉得自己可能真是疯了。

  良久,有花瓣红唇贴在他耳畔,极轻的一声:“谢谢你,让我有机会嫁入豪门。”

  听到她声音的那一刻原本极是不安,但如今,她的声音响在耳畔,她的人近在咫尺,却有莫名的情愫溢满身体的每一个低处。她的手缓缓搭上他的肩,他的余光瞧见她细长的指甲上描画的几朵蔷薇花,如她一般风雅艳丽。

  “……我只不过是怕你毁了《咒鱼》,毁了先生的心血。”

  他做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却被我发现他垂于身侧的手轻颤不止。

  她闻言,笑意直至眼底,轻易玉步走到他面前,恰好看到他抿得紧紧的唇,还有无故苍白的脸色。

  “夫人在家吗?”

  他摇摇头,顿了一下,又点了点头。

  照我的聪明才智,我猜他大概是怕雪人不在家中她会做出离谱的事,就如她常说的那样,教他难以承受。

  她带着似笑非笑的神情调侃他:“究竟在家还是不在家?”

  “你问这个做什么?”

  她轻笑一声,看进他的眼睛:“我猜她不在家。”

  “有话就说。”

  “我没话说,但我有事要做。”她嘴角兀自漾出一贯迷人的微笑。在他疑惑的目光里稍稍踮起脚尖。

  我以为她这样做是为了和他四目相对。可我没有想到四目相对之后会是那样的结果。

  月光微暗,风声窸窣,她就那样倾身而去,毫无征兆地吻住他的唇。他瞪着自己同样迷人的大眼睛,恍惚半天,仍是一瞬不移地望住她。唇边温热温热的,仿似着了火。

  其实我有些懵懂,被一个美人主动亲吻明明是一件幸福非常的事,为何逐慰在她退开以后眸色中俱是沉痛,如同被人诓去万贯家财。而后便是张望四周,怕被人看见。

  “你很享受。”她嘴角挂着那样迷人的笑,偏头安静地瞧着他,面上得意,好似已是人生赢家。

  “你想怎样?”

  “纵使表面上清心寡欲,到底也是一个男人。”

  “你究竟想要怎样?”

  “我一直以为姐姐是输给了你的妻子,你的孩子,但我现在好似有些明白,她并没有输给别人,她是输给了你期盼的名利。”

  他露出懊恼神情:“请你离开!”

  她看着他,红唇缓缓勾起,仿佛夜色中有月光洒下来,被她眼中的寒芒击碎。她语声冷淡地说:“我并不是一个好人,余生我要做的,将是让你清楚地意识到我不是一个好人。我要你为我姐姐的死付出惨痛的代价。”

  看他的模样像是有什么话要说,可蓝泊儿没有给他机会,一甩袖摆便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其实她自始至终都分不清他是谁,自己是谁,却时时刻刻陷于欲望的深渊中不得救赎。她想他,想初初见他时的心动,想他对自己的好,想他濒临死亡边缘呼喊的那个名字……她爱他,爱得天崩地坼,可他却总那么恨她。他曾经恨她恨得要和她一起死去,她却在深海中维持他的呼吸,将车拖回海边。等到救护队将他救起,再一次选择以陌生人的姿态进入他的生活,选择重新侵略他的心。她可记得自己曾是深蓝王室最高贵的公主,万千宠爱于一身?她有权力将水族生灵诛杀,却唯独不舍伤他分毫,执意和他十指相扣、白首偕老。可怜可叹,千年不得。

  逐氏男子从不吝惜爱情。他们把爱全部都给她,可却总给不了她最需要的。他们有妻子,有孩子,他们以为她只要有他们的爱就会幸福,可他们不清楚,一旦她得不到全部,他们就会死去,在冰天雪地里为自己的后裔让出血路。他们同样爱她,可现实却不容许。于是只能回家,抱着妻子和孩子,一遍遍地说着爱,说着为什么最初遇见的不是她。可他们不清楚,正是因为她次次都姗姗迟来,他们才能生生世世与她邂逅。当一切谜底揭晓,当彼此沦为仇敌,他们不依不饶,却不知道她的追讨,是命运使然,不光是争强好胜。

  这一夜,我写完《咒鱼》的结局篇,已是三更天。我浸在浅滩,因是深夜,整片沙滩杳无人迹。我屈膝坐了起来,掬一抔沙土,凉凉的,咸咸的。

  我耳力极好,人未到我身前我已发现了他。我看着他的身影在月光下渐行渐近。

  “又是你。”

  他的声音是难得的平静淡然:“刚刚收工,觉得无聊,就来这里看看能不能遇到你。”

  “你想干什么?”

  他居高临下看着我:“石老头说你要是再交不出第三世的剧本……”

  “我已经写好了。”

  他注意到我手中的《夙世笔记》,俯下身轻易夺了过去。

  书册恰是最后一页,他迅速瞄了一眼:“神来之笔!谁会知道《咒鱼》是这样的结局!电视剧主创居然变成剧中主人公的来世!逐歆和蓝川伊轮回再生,成为逐慰和蓝泊儿。他们因《咒鱼》结缘,相知相爱。你怎么想到的?”

  我严肃道:“这没什么了不起的。”

  他察觉书册厚度,讶然翻到封面,兀然睁大了眼:“《夙世笔记》!我说你疯了你还不信,写剧本都写出这种东西来了。”

  “还我。”我冷声吩咐。

  他讪讪地将《夙世笔记》递了过来。我抱着它,如同抱着最珍贵的东西。

  “这个故事不像是你写的。”他缓缓蹲下身,视线与我齐平。

  我微微偏头看他:“难道是你写的?”我将《夙世笔记》揣进袖中起身离开。

  “喂!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楚兮。”我淡淡答他。

  他匆忙起身来追,双脚踢起无数水花,不知怎么飞溅了我一脸,凌乱水声定在身后。我一时没有防备,眼睛疼得厉害,目光模糊,只知道身体被慢慢地转过来。

  “我有礼物要给你。你怎么了?”

  我抬起手捂住眼睛,没能看清他的样子:“眼睛疼。”

  “我送你去医院。”

  “我不要去医院。”

  “有病当然要去医院啊。”

  “送我回家,我要回家。”我抓住他一只手臂,试图缓慢前行。

  “不行,你必须去医院。”

  我压抑着极大的怒气,抓起他的手一口咬了下去,也看不到他的脸色有什么不对,只听到他惨叫一声,使劲地甩我紧握不放的手。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生气,反正每次看见他就觉得很烦心。

  “行,你不用去医院了,我去!我去打狂犬疫苗。”

  “你说谁是狗。”我狠狠抬脚踢他。他好像有所准备,我模糊地看见他一下子跳了开去,动作灵敏。我自己反倒没站稳,噗通一声跌进水里。他立即噤声,迅速来扶我。

  这个人很奇怪。当我在一个小时后用浴巾擦着金发走到客厅,却发现他仍在沙发上端坐。生的唇红齿白,年纪也轻,黑发映着墨瞳,漾着令人目眩的笑意,看起来嘴甜人蜜。

  我冷冰冰问他:“你怎么还不走?”

  他表情尴尬,但嘴巴却一点也不尴尬,露出一口贝齿,笑着说:“距离我开工只有两个小时了欸,我可不可以在这里过夜?”

  “出门右转两公里就是蓝泊儿的家,你可以去她那里过夜。”

  “她家我是死也不敢过夜了,万一又被记者逮到,可就不是对剧本几个字可以说清的了。毕竟那一招用过了。”

  “你有完没完?”

  “看来我不是很受欢迎。”

  “你终于意识到了,可喜可贺。”

  “楚兮……”

  我正想骂他,他却说:“你的眼睛还好吗?真的不需要去医院?”

  “若不是你们这群人不爱护水域,我也不必遭这种罪。”

  “啊?”

  “我……我说我身体虚弱,十分敏感,接触到脏东西都会有很强烈的反应。眼睛又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所以……”

  “喔。”

  “算了,你想怎样就怎样吧,别打扰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咒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咒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