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六章 聘礼,纤儿心事&外出酒家
雨清寒2017-05-06 23:225,279

  第五章

  “什么?胤王要给云英凌下聘?”老太太绷不住了:她才没注意“相府嫡女”四字,对于云家讲,云英凌是个累赘,真正应该是胤王妃的应该是……老太太皱着眉头看着角落里脸色变得不好看两姐妹。

  “母亲不用担心,胤王爷会等英凌笈第之时再娶她为正妃。”云柔故意把“正妃”咬的很紧。

  “聘礼礼单!”尖细嗓的太监喊着,“出自国库的极品夜明珠七颗,檀香木床一架……”

  每一件都让人羡慕不已,而云英凌,则甜甜地笑着。

  她记得幼儿园时他们就认识了,一直到18岁,同为警察世家的两家同意了两人的感情。虽然18岁并不大,但是思想较常人成熟的两人已经相定终身。记得司玄胤向她表白时说过“用自己所有珍宝做聘,娶你回家”,上辈子没拿到,这辈子拿走国库的东西也不错。

  云英凌听着,突然听到身旁云似锦惊叫:“流云绸三十匹?!大梁一年只能产不到五匹吧?”

  云英凌努力在原主的记忆里找到了有关流云绸的信息:流云绸,大梁国的国宝级衣料,和黎国流彩锦、兰国流光缎并称三大奇料,每年大概仅可以产五匹。旁的女子出嫁时有这样一种布料做手绢都已是万分荣幸了,宫中娘娘们都难能拿到四分之一匹。

  不错,司玄胤还是可以的,像上辈子一样,宜嫁。

  “流彩锦二十匹,流光缎二十匹……”

  这下轮到所有人吃惊了:邻国每年生产五匹国宝料子,四匹上贡。就光是流云绸还好说,一下子就是三件国宝,就是见多识广的瑞王也招架不住啊。

  云柔也惊呆了,她只知道司玄胤让她帮忙代聘,不知道这聘礼如此珍贵,怪不得圣上千叮咛万嘱咐地告诫自己千万要亲手给云英凌,不要落入云相那里。

  老太太反应极快,本能地就道:“来来来,雪落你出嫁时该风光咯!”

  云英凌嘴角挑起一丝不屑的笑:“祖母怕是忘了吧?司玄胤可是说了,这是英凌的个人聘礼。旁的人可是不能用的。”

  也不知司玄胤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反正老太太一听就面露惧色,不再多说,但这心里还是盘算着,如何让她认为有能力当上王妃的人名正言顺地拿到这聘礼。

  “还有,”送礼太监又开口了,“王爷说,王妃十三岁,已经订婚了,虽不适宜再住在相府,但是直接住在胤王府也不合适。所以,希望云相多照顾照顾胤王妃。”

  就是一向戴着严肃正经假面的云铭也不禁抽了抽嘴角:就是订婚了,云英凌也是应该住在相府的啊……这分明就是借口……

  “无妨,父亲和祖母‘特别照顾’我,我也会‘好好孝顺’他们的。”回答得一丝不苟落落大方,俨然一副孝女的样子,却让以前欺害过原主的人都不寒而栗。

  “好,好好。”瑞王和蔼地挥了挥手,让下人把那些全都价值不菲的聘礼搬到云英凌院子里去,又对脸色不太好的云家人道,“云相不必多礼,进去聊。”语气中含着威严。

  “父王,我先和阿凌告退了。”云纤儿拉着云英凌的手,又招呼另外两个女孩,“云雪落,云似锦,跟上!”

  云似锦很不服气地想要怼回去,却见云英凌看她的目光微带寒光,怔得不敢再说话了。

  “纤儿,好久没见了,让我猜猜,你是不是有心上人了?”一出大院,云英凌把云纤儿拉到一旁,一些小八卦。

  云英凌前世是警察,还是个样样都会、不分警种的女悍警,一眼就看出来云纤儿的不对劲儿。

  “没……没有……”云纤儿也是够羞涩的,但云英凌总感觉哪里不安。

  果真,“云文博。”

  在纠结了一小会儿之后,云纤儿扭扭捏捏地说出了这三个字。

  本想着阿凌是云文博的一个嫡妹,怎么着关系也是比较近的,再加上两人的关系,阿凌的下一句话就应该是“我帮你试探试探?”、“他是怎么想的?”、“纤儿你可以的……”之类的话……

  却没想到……

  没“纤儿你不能……”云英凌这句话几乎是下意识地冲口而出,说到一半又赶紧止住了话。云文博可不是什么善茬儿,人面兽心,表面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实际上没少欺负过原主呢。

  “怎么了?”云纤儿没有听清,偏了偏头。

  “没怎么,等他回来再说吧。”云英凌知道陷在初恋中的少女智商为零,也没再说什么。

  就这么走着,少女的八卦之魂开启了:“阿凌,你和胤王是怎么认识的?”

  “我们?很久很久以前……嗯,算是缘分吧。”这是何等的幸运?两世做人,都遇到了他。感觉到了云纤儿要止不住的话头,连忙转移话题,“对了,我在外走动也不多,司玄……嗯,胤王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云纤儿的小眼睛亮了,吧唧吧唧地开始说:“胤王啊,特别特别的冷,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嗯,高冷,和上辈子一样……就对我温柔o(^o^)o。

  “嗯……京城的女孩都爱粘着他,幸好他不是沾花惹草的那种人。”

  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这可不大好,情敌多啊……

  “对了!他的最大的特点就是戴着一张精致的面具,这几乎就是他的标签,除了他,没人敢戴。”

  这还真是他的风格……

  “没有人看到过他的真面目……嗯……应该说是很少有人看过吧。阿凌,你看到过吗?”

  “嗯……”我看到过……

  “哇塞!阿凌我没听错吧?!胤王爷!他居然真的让你看他的脸?”云纤儿大惊小怪的,让后面的云家两女为之鄙夷。

  “人的脸长出来不就是给别人看得嘛?”再说,司玄胤长得那么好看,当然要多看看了。

  “据说胤王他十五岁之前是不戴面具的,长得倒也是眉清目秀,不过后来为什么戴上面具呢,我就不知道了。”云纤儿鼓起腮帮子,挠挠头,样子很是可爱。“而且,从那以后,看到他脸的人好像都被挖了双眼呢!”

  云英凌失笑,这谣言,也是真够玄乎的:“快到正午了,出去吃个饭,如何?”

  听到这话,后面早就没有逛花园兴致的云似锦跳了出来:“好呀,我们赶快出去吧!”

  云纤儿原本有些萌萌的脸上换上了不屑的笑:“云似锦,记住你的位置。”

  云英凌嘴角微抽,纤儿的脸,变化好大。心里闪过一丝快意——原主你的气,有人给你争回来了!

  “纤儿妹妹不要这么说,好歹也是一家人。”某朵白莲花适时地发挥作用。那语气,似是在啧怪小妹的无理取闹。

  “哦?本县主正说着话,什么时候容得下一个庶女来插嘴?是不是觉得自己母亲成了大夫人,自己就是嫡女了?”云纤儿嘲讽的功力实在是一绝,连云英凌都要忍不住鼓掌。

  “云县主,姐姐只是想提醒你,作为一个‘云家人’的本分。”刻意把云家人咬得很重,分明是在戳云纤儿的痛处。

  云英凌挑挑眉:敢欺负我云英凌的人?真是……

  活得有够不耐烦的啊!

  ~~~我是极其简朴、非常简朴的分界线↖(^ω^)↗~~~

  第六章

  “是啊……”云英凌嘴角扬起一抹微笑,向一脸委屈的云纤儿递了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缓缓道,“大姐姐也要守住云家的本分呢,作为一个云家‘庶女’,这么对县主说话可是不对的。”同样的,没有强调云雪落现在的身份,只是狠狠地揭开了她心里的伤疤。

  云雪落眼里闪过一丝不可置信——这还是那个性子淡淡的、任人宰割的云英凌?

  随即恢复原状:不管她是谁,绝对不能让她嫁入王府!即使是作为一个倍受冷落的王妃!

  只是云雪落忘了,既然司玄胤愿意下聘礼,那肯定是动了真情了,把云英凌捧在手心里宠爱还来不及,又怎会让云雪落去算计她?

  “妹、妹妹,不是说要去外面逛逛么?走吧。”云雪落很好地掩盖了自己的那份恶毒心思,仍旧装作一副傻白莲的样子。

  云英凌心中犯恶,也懒得理她,拉起云纤儿的手:“纤儿,走吧,不然一会儿到了饭点,人多得像挤地铁似的。”

  “饭点?挤地铁?阿凌那是什么?”云纤儿撅撅嘴,一脸懵。

  云英凌知道自己失言,讪讪地笑了笑,眉眼弯弯:“没什么,就是怕一会儿人多,太拥挤。”

  “那又如何?我们可是相府小姐,到哪里别人不都是恭恭敬敬地待着我们?”也许是平日趾高气昂惯了,这会儿半天插不上话,云似锦终于忍不住说了句欠扁的话。但是,偏偏她还是云文博最为疼爱的妹妹,虽然不是与云雪落似的同父同母,但还是最喜欢这个妹子。所以,云似锦才如此有恃无恐地欺负云英凌。不过,作为未来可能会嫁给云文博当媳妇的云纤儿,肯定是不可以招惹她的。

  见云纤儿不语,云英凌也明白她的意思,只是唇角微扬,挑起一抹邪笑——欺负我云英凌的人?这笔账,本姑娘记下了。

  不同于上次悄悄摸摸地出府,这一次云英凌可是大摇大摆、坐着马车出去的。

  还是和上次一样的妆容,只不过把脂粉擦得更浓了些,几乎看不出原来水嫩精纯的皮肤,和精致宛如天仙雕琢的五官。

  简单的易容,或者是说不能叫做易容:平常人还是可以认出她自己的,只不过没有惊艳罢了。就像是天天看镜子照自己的云英凌,第一次看到这个世界的自己一样的。

  开出了相府,饶是云雪落、云纤儿这样经常坐轿子的千金大小姐,也按耐不住独坐“幽篁”里的寂寞无趣,纷纷表示想要下车步行。

  云英凌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的,像她这样步行惯了的人,坐轿子什么的,最讨厌了。

  一行四人就这样慢慢悠悠地溜达了半天,终于在醉仙楼找了个地方落座。

  看起来是随意,但云英凌心里可是打着小盘算:要是有机会可以看到司玄胤就好了,也是好久不见了。

  店铺小二一看四人这衣着打扮就不像是普通人,特别是看到云似锦和云雪落时眼前一亮:“相府大小姐二小姐和县主哟!稀客稀客。不知这一位是?”

  狐疑地打量了一番云英凌,见她衣着打扮较为简单,不禁起了讽刺之意:“想来是某位不知名的小姐吧。”

  云似锦一听,简直甜到了心坎里去了,不由得介绍了一句:“这是我三妹妹,平常不怎地出门,今日带她出来走走。”

  小二也是一个懂得察言观色的人,听了这话,也明白这云英凌不是个富贵的主——当然,这也是建立在小二没有看到今早贴上的有关于“胤王妃”的公告的基础上。他要是早知道面前这个少女就是未来女主人的话,怎么可能再这么对她?

  “各位,雅座留了一间,请上楼吧。”小二一脸讨好的笑容浮在面上。

  四人缓缓上楼,走至一间雅座门前时,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三个人的声音。

  “大哥,你说,四弟这次给相府的女子下聘礼,会不会是想拉拢相府的势力?”

  云英凌脚步一滞:四弟?司玄胤排行老四……相府……

  “应该不是吧?他这个人顶多就算个摄政王的样子,不是真心想要这江山。您说呢?太子殿下?”

  太子?云英凌记得太子算六个皇子中的老大,但是嘛因为他是太子,所以不再按排名算大小。不然,其他皇子的名次都会降低一名。这也是这个架空王朝很古怪的规定之一。

  太子,也是未来司玄胤路上的障碍呢。现在皇上其实只是拿他当个给司玄胤清扫政敌的对象,但是嘛,他可是也曾经“不小心”让司玄胤落水呢。不过,在那之后,“司玄胤”就再也没糟他的暗算,因此真的要谢谢他呢!

  “本宫倒是觉得,老四他这是个迷惑我们的计策。天下谁不知道胤王爷不近女色,凡是近身三米以内的,都被他一巴掌呼出三十米?咱们这个小弟妹可能未来没有好日子过了。”

  至于吗?司玄胤你够了!还不让别人近身三米,原来才是一米滴好不好?当了王爷就这么嚣张,以后会给别人留下话柄的……

  “我觉得如果真是像我猜想的那样,那么老四也不一定能如愿。毕竟老五也要娶相府中的一女作妃子。如果是那个什么什么锦的话还好,只是侧妃而已,若是另两个嫡女,那可就真的不能如他愿了。”一阵笑声传来。

  嗯,这么听来在里面的人一个是大皇子,一个是太子,还有一个是……?

  “妹妹,你在干嘛?快跟上。”云雪落扯开一个很假的笑——但却偏偏还让别人认为这个姑娘很友爱姊妹。

  “没什么,突然觉得这雅座隔音效果不好罢了。”云英凌当然不知道,她可以听到这话,是因为自己的耳力太逆天,与前世比起更胜一筹。

  “这样啊……”云纤儿眼睛一亮,“反正我们也不说私密的事,不如就坐大堂吧。”

  “这恐怕……”云雪落话说到一半,便被人插了嘴:“姑娘们是没有位置了吗?若不嫌弃,就和本……和我们坐一起吧。”门开了,里面是个眉目俊朗的男子。

  云英凌默默打量了他一番:没有自己蓝盆友好看。(。・ω・。)ノ♡

  “原来是三殿下奇王,失敬失敬。”云似锦一看这漂亮的容貌,瞬间端起小姐的礼仪来。毕竟,要是傍上这尊小佛,未来也是有不少好处的。

  云英凌心中一凛:是老三司玄奇,玄胤的死对头呀。

  凤眸一转,云英凌嘴角轻扬,牵出一抹微笑。一袭白衣裹着她玲珑的身段,配上这纯净的笑,显得云英凌宛若天仙般圣洁,散发着净洁的气质。

  早在刚刚听到三人谈话的时候,她就已经悄悄把面上的脂粉抹去,等的就是这几个皇子中的一个出来,邀她们进去。

  显然,她成功了。

  去了俗世凡物的掩盖,更显得她眉如远山青黛,面如珠盘锦玉。虽然同先前的五官没什么两样,但配上如玉的白皙皮肤,如同天仙雕琢一般貌美。

  不仅奇王,连屋内的两人都忍不住盯着云英凌看。

  云英凌也不像平常的小家碧玉般羞涩,就这么大大方方让他们看,倒是平生了一股子大家风范。

  ~~~我是分界线↖(^ω^)↗~~~

  【作者的话】(。ò ∀ ó。)最近是在手机上写的,所以通融一下,本小作者决定在第五章的基础上添加第六章。不用担心,到时候也会把第六章单列出一章来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悍警狂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