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
萧大叔2017-05-12 23:352,282

  大哥的房间永远是那么整洁,就算是过了好几天了。

  一尘不染,这个词是最恰当的。

  没有一丝脏污的房间,要说有的,也只能是那些被主人精心保护在茶杯里的深褐色茶渍。

  我端起那些紫色的看似粗糙却又细腻的茶壶,里面均匀地贴附在内壁的茶渍显得与茶壶的色调相得益彰。

  这是精华散去的茶叶留给酝酿它的茶壶的思念。

  这是大哥说的。

  “你在干什么呢?小健云?”背后传来大哥温柔的声音。

  “帮大哥洗茶壶呢!”一脸骄傲的我托起那洗地岑亮的茶壶回应,“大哥真懒,看里面的脏东西都那么厚了,也不洗干净。”

  大哥的脸上闪烁过一丝怒意,我第一次看到。不由得吓住了。

  然后,一只温软而宽大的手掌透过了我的发丝,抚摸着我的头顶。“小健云,这些不是脏东西哦。这些是精华散去的茶叶留给酝酿它的茶壶的思念呢,不能洗掉。不然茶壶会伤心的。”

  “为什么会伤心啊。”

  “因为···要是哪天哥哥要离开了你,哥哥留给你的东西被别人拿走了,你会伤心吗?”

  “会!”我肯定地回答,“而且我还会想办法抢回来!”

  “这就是了啊。茶叶也会伤心的。”

  大哥的确是这么说的,那时候······

  而现在,我就是那些茶叶。

  双手仿佛失去了力量一般,微微地颤抖。我放下茶壶,若是不小心打破了,大哥会生气的吧。

  南方的雨季很烦,经历了几天暴雨的洗礼,空气显得有些湿润。很容易便润了眼珠。

  练武场我也几天没去了,那根黝黑的戒棍静静地躺在台桩上。光滑的表面上偶尔滴下几滴纯净的雨水。如果是平时,他便会在父亲的手中挥舞起来,抽打偷懒的我。

  这几天来,我依旧在这样偷懒,但它却却没有再动过了。仔细想想,我是反感父亲的。他和这根黑色的不知道什么材质做的戒棍剥夺了我的童年,还那么严厉。但现在父亲走了,不知所踪了。甚至是被诅咒永远的消失了。我才醒悟,其实,父亲还是爱我的,只是习惯了战争罢了。

  “其实我也是讨厌战争的,没有人会去喜欢上战争。因为战争会剥夺其他人的生命,直到有一天自己的生命也被剥夺。死神眷顾着每一个人。”父亲坐在在台阶上对我说道,“但我有时候也是身不由己的。我习惯了战争,却一直反感着战争。我不愿意任何生命在我面前消失或是在我面前流逝的。”

  “那为什么那么出色,在我看来你一直在战斗。”我歪着小脑袋,不解地问。

  “那是因为……”父亲顿了顿,深邃的眼看着我,流露出一丝我没明白的感情,似乎是温暖的。“在这个世道,我们必须用战争来换取短暂的和平,来保卫自己爱的事物。”

  “但是……我终究会老去,会死去。所以啊,你要有保护自己的能力。”父亲挪动了一下屁股,“那种力量不是用于战争,而是用于保护自我。”

  是啊,我记起来了。父亲是这么跟我说过的,我这些年来却忘记了。父亲是爱着我的,只是方式不同。那流露出的情感就是所谓的父爱吧?如果早点明白的话,或许便不会和父亲之间有隔阂吧。

  这次,父亲回来一定要给他一个惊喜。

  父亲最希望的是我有能力,看到我的临界,拿起属于自己的界武。

  虽然一直以来说自己是讨厌临界的。其实不然,我是害怕。害怕自己没有那种能力,不能临界。这样碌碌无为的我,想要拥有超于常人的力量,几率很小吧?不成功会丢萧家的脸吧?

  不过,这次我想要成功。我要在父亲回来前准备好这个惊喜。

  引界者是住在城西南的郊区,步行还是要许久的。

  去那里必定会路过神韵湖,湖水依旧平静如镜。又像是一块色泽光鲜的碧玉,镶在山谷之间。傍边是艾斯利普森林,绿水晶般的森林。一块水晶,一块美玉。在这里构成了一个美丽的画。

  恍惚中,我想起那晚碰见的女孩。

  那可是个美丽的女孩,玉般温润,水晶般纯洁。名字也很美,我伫足沉思,心中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温暖,甚至灼热。

  灼烧般……此刻的确是灼烧全身一般的痛苦,引界者默默地在空中划出代表五行的界阵,然后,我的身躯便被紫光笼罩了。

  “可能会很痛苦,但你必须忍住。”这位大名鼎鼎的引界者,本来应该是想象中那样的白发老者,可站在这的确实是一位俊俏的男人。不过三十过几的年纪。

  他很爱笑,看到我时笑得很欢。嘴里说着什么‘千年难遇啊’,‘万中无一啊’之类的莫名奇妙的话。

  “临界会使你再次成长,当代表上古之神赐予的力量注入你身躯时,你会经历涅槃般的重生。”

  “开始吧。“我闭上眼,这个引界者真啰嗦。

  “阴阳,化生万物。万物归之五行。五行曰:‘木火土金水’,借万物之力,遵苍天之旨,代大地之意,伟大界意苏醒。”

  冗长的仪式,听觉开始失散。只能模糊地看见他家伙上翘的嘴角和张合。随之便感觉着自己的五脏六腑开始炸裂,皮肉扭曲······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只是神智很清醒。

  在炼狱阎罗王油锅中一般的感觉,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但阎罗王的油锅也不过如此吧?

  上天是公平的,要想获得。便要失去,我深信着这句古话。只是,这种与生俱来便赐予的能力。失去了什么不得而知,但代价是的的确确承受了。

  看见那柄近人长流转着雷电的宽刃巨剑和修长的身躯上披覆的紫黑色铠甲。我知道,临界成功了。

  一脸笑意的引界者用一种较为惊异的眼神望着我,虽然刚见到我时也是这样。但这一次的惊异与刚开始的不同,这次是带一丝恐惧的惊异。

  “给你一个忠告,逢事不要冲动。三思而后行,你有毁灭性的力量。”

  这是那个年轻的长者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再后来便没有见过他了、

  我听到这句话时,大脑仿佛出现了一团麻线。无法理清,这莫名奇妙的忠告,只得胡乱应声。

  终于临界了,父亲,大哥!你们快来看看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随风而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随风而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