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百府对百府
萧大叔2017-05-23 12:434,411

  “在下,燎都城百府君流川万里见过青诗御统。”虽然嘴上说着拜见,可他连最基本的致礼动作都没有。依旧是高仰着脑袋,目光中带着轻视,盯着青诗子。

  这一举动引起青诗上下众人一阵不满,你流川万里再怎么藐视众人,对一城御统也应该尊重!

  “你怎么说话的!”

  “对我们青诗御统竟如此无礼!”

  各种愤愤不平的声音在座下四起,那流川万里却只是斜嘴一笑,目光还是直直锁住青诗子:“边陲小城的人真是没素质,本府在与青诗御统说话,轮得到尔等灰羽小雀插嘴?”

  “你小子找打是吧?”座中站起一人,是早上去御统家喊门的那位壮汉,青诗城的督门府尉。他是个性情直爽的人,直指流川万里,双眼怒瞪,做出要动手的样子。

  “无姓的看门犬也敢在此喧闹,真是可笑。”流川的目光始终未有移开,说的话却是狠毒。在桃源界,很多人都是没有姓的平民,所以没有姓的人一般都是没什么势力的。看来,他来青诗城之前已经做过了完善的调查。

  此刻的青诗子目光也是锁定着对方,他并不在意这些,似乎下面的喧闹声与他无关。他心里想得只有一件事,这个男人十分厉害,双眼里透露着精光,此时做出任何举动都有风险,一旦决策不当就可能被他抓住什么。

  那壮汉满脸涨红,自己是平民没错,完全靠着机遇和努力一步步走到今天,不料却被这流川万里在众人面前指出,忍无可忍,便当场临界,擒一柄纹花长刀大喊道:“哼!你这燎都的白脸小崽子,看你铁毅爷爷如何教训你!”

  在座的人都有些惊愕,他们没想到这铁毅会如此失态,却更没有想到,当铁毅飞身将至于流川身旁,却被流川万里身边那几个看似护卫的人直接拦截,刀枪斧钺只是一瞬间便架在了这壮汉的身上,使他完全动弹不得!铁毅也算是青诗城的厉害角色,不料此时竟显得有些狼狈,他额头的汗珠已经证明了处境。

  一旁的云白发见状本想发作,却被云尚明示意阻止。云尚明带着他标志性的微笑对铁毅说道:“铁毅你快退下,他人无理,我们青诗的人不能也跟着无理。”

  铁毅连忙应诺,解除临界。那几个护卫也将武器解除,回归原位站好。

  “流川百府不愧是燎都第一家族的人,出门竟跟随了赫赫有名的朱雀十二卫。”青诗子决定先从夸赞对方开始谈话,这一句话都不说憋的难受。

  “青诗御统哪里话,我这些小护卫,比起你青诗城隐山战君那不值一提。”没想到,一直轻蔑看人的流川万里居然对云白发有所赞扬,看来之前那场比试还是起了一定作用的。

  “流川百府过谦了,战君他那只是虚名罢了。闲话不多说,百府今日前来,可是为了这联盟一事?”

  “正是,御统想必也知如今北方各城被雪里统一。我家御统大人担心,他们会乘势进攻南方,已达到自己的野心。更有传闻北方已经聚集百万雄师,届时只怕这千年古都青诗城将毁于北方铁蹄之下。至此我家御统决定联合南方七十六城,同仇敌忾,一起对付入侵。”

  “这是好事啊,可说来惭愧,本御统上任十五年来从未管理政务。所以这商议联合一事,还得烦请流川百府与云百府详谈,他的决定自是我的决定。”青诗子知道,是时候搬出云尚明了。

  “本府早就听闻青诗城云家有双杰,武为云白发,文为云尚明。今日两位都在这小小的议事殿中,实属本府之幸运,只是这联合大事,不是御统亲自商议恐怕不妥。”流川万里的自称又改回了本府,虽说听起来没什么问题。只是这藐视之意再次流露出来,云白发轻哼一声便转过头去。倒是云尚明,仿佛并没有察觉这其中意味,依旧满面春风。

  “真不料,我兄弟二人名气竟有如此之大!居然连流川百府这等人物都有幸知晓。”一句谦辞,只是这当中所含意思,也是智者见智仁者见仁。

  “云百府哪里话,同为名门大家,若是都不相知。岂不显得本府孤陋寡闻了?”流川万里自然知道云尚明话中含义。

  “既知尚明我乃是青诗城百府君,又同为名门贵族,那青诗御统让我与流川百府共商联盟大事,有何不妥?”云尚明暗笑,这流川百里是他自己被说的话打脸了。

  “当然,既然青诗御统要求,便是无不妥之处。”流川万里吃瘪,他瞬间明白这个云尚明,是个硬茬。便也不敢乱说话了,但心中那股不甘之意却油然而生。

  “既然妥当,那就请烦请流川百府将联盟一事具体说来。”

  “北方统一之事,青诗地处交界应当有所知晓。雪里入侵南方,在我看来是迟早的事。而南方七十七城在千年前共属云度国,这联盟一事也不过是手足相连,再次合作。所以我家御统秉承大义,决定使南方各城消除隔阂,放下恩怨。一道抵御外敌,故发动此次联盟大事。而因为想到青诗城乃南方第二大城邦,历史悠久。又地处这南北交界之门户,若战争打响,青诗城首当其害。至此御统大人便派遣本府执此联盟锦卷来青诗城,希望青诗御统首先签署,以表联合决心。”

  “不错,燎都御统此举正合众意,我青诗自当支持。只是,我有一事不明,这各城邦即便联合也终究是散沙一盘,应该推举一位盟主来指挥三军带领各城才行。”

  “我家御统便是最佳人选,这联盟本就是他提出。加上燎都自古便是云度国都城,本府认为除他之外别无他选。”此时的流川万里,那股高傲之意再次显现出来。

  “哦?你家御统为盟主?可云某认为,我青诗御统才是绝佳人选。”云尚明依旧笑得温和,准确地说,他笑得更开心了。

  “青诗御统?云百府是在开玩笑吗?不是我取笑御统大人,只是你青诗御统上任十五年,却极少做到一个御统应该做的事情,就这样的御统出任盟主,恐怕难以服众。”流川万里在说这话时,丝毫没有流露出半点歉意。假如青诗子不是贵为御统,流川此时的眼神里就充满藐视之意了。但青诗子却毫不在意这些,他此时心里却在纳闷,为什么云尚明会将他推出来争这个盟主。只是此时燎都的人都在,他也不好意思跟云尚明唱调。

  “流川百府此言差矣,我青诗御统不爱管理政务是出了名的,可谓众人皆知。也是因为他这样的性格,没有野心,不为名利。才适合出任这盟主之位,才能为整个南方考虑。相反,燎都御统怕是做不到毫无私心,淡泊名利。”要说聪明人就是不一样,明明是一件坏事,却生生被云尚明拿来当做十分有利的理由。

  “你……这是强词夺理!一个不务正业的御统,怎么能带领好南方对抗北方!由他出任盟主,这南方七十七城只怕就是那摆在虎口的羊羔, 而最先被吃得就是这偌大的青诗城!”此时的流川万里明显有些情绪失控,也顾不得面子,直接数落起青诗子来。

  虽说青诗子的不务正业是全城皆知,但被别的城邦的人如此数落。青诗的诸位自然是不爽的,于是议事殿里有响起各种喧闹声。

  “安静,各位稍安勿躁。”青诗子实在是不好意思听自己下属们为自己开脱的词句,所以他不得不出声制止。大伙听御统大人这么说了不得不忍住怒火,闭嘴不言。

  云尚明见此却是会心一笑:“想必流川百府也是看到了,青诗御统并不是无能之辈。且不说当年的御统大人因何原因选择他接任这一城之主,掌管青诗城这方圆五千三百里地,二十五万军民。至少刚才燎都各位都是有目共睹,我青诗上下还没有谁不听从御统之言。”

  “就算你伶牙利嘴,可这联盟锦书终究是由我燎都的御统所发布。盟主自然是他,否则联盟不成立,这其中厉害关系云百府不会不知道吧?青诗城是第一个被攻下的城邦,到时候作为青诗的百府你会后悔的!”流川万里气势凌人,直逼云尚明。

  “流川百府不必激动,我且问七古山脉为南北分界。如果北方军队入侵,应当从哪里进攻?”云尚明神色不变,依旧微笑问道。

  “七古山脉连绵万里,群峰层峦。地势复杂难以通行,若是北方大军入侵,自然是会从临水关进攻,直逼青诗城。”流川一时间没明白云尚明问这问题有何意义。

  “很好,这临水关是北方攻南的唯一路径,而此关自古便是青诗地界,如今守关的便是我青诗的战君,云白发。就是说,我青诗如今是守住门口的主力。如果我青诗城守卫不住,那么北方军队便可长驱直入,这南方剩下七十六城恐怕将无一幸免。”云尚明却纵观大局,指出要害所在:“如今我青诗城两万五千名将士要来阻挡北方号称的百万大军自然不大可能,毕竟青诗已经没有传说中的紫雷战君诞生了。即便有,那也只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因此,青诗城势必要借助其他城邦的势力。而南方所有城邦也势必要守住青诗,守住临水关,才可能在这场抗北之战中立于不败之地。所以,既然主导者是我青诗,那么青诗御统作为盟主是最合理不过的!”

  “云百府说的有理,只是如果我说我势必要为我家御统夺得这盟主之位呢?”

  “那么我作为百府也同样要为自家御统争夺这盟主,别以为我看不穿你的目的!一旦让燎都御统当得这盟主,那么南北战争一结束,我们其他各城邦就会尽入你燎都之手!”云尚明也不避讳,直接说出这一让在场包括青诗子在内的所有人震惊的话。

  “你这是危言耸听!我燎都绝无他意!”流川万里已经是后背冒汗,云尚明所说,他确实曾在燎都御统面前提过,利用抗战联盟之际,一举获得南方所有城市的军队指挥权,到时候抗战结束,南方也会被燎都统一。只是他没想到,云尚明竟能猜出他的用意,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布出来,他越发觉得云尚明终会成为可怕的对手。

  “既然如此,就当云某胡乱猜测。只是今日这联盟锦书,我青诗不能签署,还请流川百府另去别处。”云尚明下达逐客令,此时他的目的已经达成,不必再和流川万里在这浪费时间了。

  “既然青诗不识好歹,那我们就先行告退。只希望北方大军不要在青诗做出决定之前到来,否则你青诗城就会变成废墟!”流川万里一脸黑线,他也不想再在这青诗议事殿多待片刻。

  “这就不烦流川百府操心了,我青诗城守这临水关数千年都这么过来了,不会因为你一句话而失守的!”云尚明故意说大声点,气得流川万里脸色一阵苍白。

  等到燎都的人都走完了,青诗子才满脸惊讶地问道:“尚明你刚才那样说,就不怕流川万里视我们为敌人吗?”

  “他来时就没有当我们是盟友,不是盟友是敌人又有何区别。只是目前青诗城位置特殊,他也不敢拿我们怎么样。让他受点教训,以后好说话。不得不承认,流川万里是个能人,只可惜他心性高傲,野心过大。若真让燎都得势,只怕青诗乃至整个南方都不得安宁了。”云尚明依旧满脸笑容,丝毫看不到半点其他情绪波动。

  “青诗云百府,果然可怕。”青诗子酝酿了半天,只能想出这样一句话来。

  “御统大人,还得麻烦您这段时间亲自管理一下城务。”

  “你要去哪?”

  “出青诗做点事情,既然他燎都有所行动。作为第二大城,我青诗不能没有动静。这南方联盟,也是奠定以后局势的好机会。再者,北方雪里随时会整顿进攻,我也必须陪大哥去临水关看看布防问题。”

  “你不会是真想我当这盟主吧?”

  “没错,青诗亥御统所说的黑暗必定指的是战争。那么我们要做的就是尽早解决战争,才能和平。燎都不管是流川万里还是他们的御统野心都过大,短时间内必不能带来和平,我无法认可他,那么只能靠自己了。”

  “尚明你究竟在想什么啊?”青诗子有一种错觉,眼前的云尚明已经变得有一点陌生了,或许自己的思维已经跟不上他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随风而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随风而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