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御统青诗子
萧大叔2017-04-19 08:353,563

  “她可不是孩子,而是南方守护神兽——朱雀的后裔。”男子说这话时,平静如水,用那带着磁性的声音问道:“你们又是何人?来自哪座城邦?又怎么会在这荒无人烟的古老森林?”

  “我们是来自青诗城的。”依少倒是机智,青诗城是先祖萧健云的家乡,这样说,也没错。

  “青诗城?”男子微微一笑,继续问道“叫什么?”

  “本人萧依少,这些是我的弟弟妹妹。”不知为何,依少觉得面前这个面带笑容的男子,散发出温和的气息让人很是信任,但初次见面,不能暴露太多信息。

  男子笑得更亲切了,他思索了一会:“萧依少,莫非是青诗城的那个萧家?”

  “正是。”

  “那还真是,名门大家的人呢。”男子的话语里充满着一丝羡慕的感觉。

  依少暗笑,原来我萧家是这边的名门啊,哈哈,这下随便回去认个亲,岂不是在这边畅通无阻了?

  只是,美梦还没成真。却感觉到一股压力袭来。自己的身体竟被一个墨绿色的透明长方体结界罩住。再看风忆他们,也是如此。男子已经一身墨色长衫在身,原本温和的眼神变得犀利无比。他盯着为首的依少:“青诗城是有个萧家,可只存在于古籍之中了。两千多年前的一场大战,萧家上下全部战死……唯一幸存者‘紫雷战君’萧什么云也被遣往右念界作为交流使……”

  “是萧健云。”依少惊讶地发现,原来自己的先祖名字还流传于后世。

  “难道……”男子的神情动容了:“你是?那位英雄的后人?”

  “正是。”萧依少放下抱着的朱雀小女孩,释放出界意,黑紫色的盔甲覆盖在身上。挎在腰间的长剑与负在背上的巨剑上滚动着着紫色的雷电:“我这一身的界意,便是继承自他。”

  男子仔细地观察着依少,双眼像是要变成透视仪将他看穿。良久,才似乎确定了什么,一挥手去掉了笼罩着他们的透明结界,语气恢复温柔,自我介绍道:“本人是青诗城现任御统,青诗子。在此等候多时了。”

  “等候,多时?”依少等人听得一脸茫然。

  “是的,上代御统让位前曾一再嘱咐我,不久的将来会有五个来自右念界的客人,他们会给这个世界去除黑暗。没想到,我这一等,就是十五年啊。可却没想到今天路过此地,不仅见到了朱雀后裔,还见到了你们,真是天意啊。”青诗子感叹道。

  “十五年……”世华的眼中似乎掠过什么神情,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所以其实我们就是所谓的预言中的救世主?来这里打BOSS拯救世界?”风忆对这个事情实在不感兴趣,他觉得人生应该充满着未知,然后去探索,而不是就这样被预言所固定,走别人早已安排好的路线。

  “应该不是。”依少觉得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那首诗也只是一个巧合,或许,这里也是一个巧合,毕竟每个人的命运都是由自己决定的。

  “各位,既然已经到了。请随我回青诗城吧,否则你们来了,连个落脚地都没有。”青诗子做出邀请的动作。

  “也对,就算是旅游也要找个酒店入住嘛。”萧依少倒是很乐意:“四弟你拿行李,世华你就负责三妹吧。”

  “那你干嘛?”风忆问道,为啥要我们做苦力。

  依少指了指还在昏睡中的小朱雀:“这不刚捡了个小萝莉嘛。”

  “啧,也不怕她吃了你。”风忆的脸上一脸嫌弃。

  “他是个萝莉控。”平时不爱说话的世华也小声地对风忆吐槽了一句。

  下午的太阳异常毒辣,催生万物的光和热此时却一点一点吸取着依少的精力。他无奈地望了一眼自己背上正舒服睡着的小女孩,口水流湿了他的肩。他笑了,其实小朱雀的睡相倒是蛮可爱的嘛。

  “大哥~也背会我呗,我累死了。”风忆那特肉麻的声音飘然而至。听得众人一阵恶心,稀雨在路上就已经醒了,所以只有他背着几个行李包感觉很是辛苦。

  “去死!”依少现在真想一口唾沫就把他淹死,虽然他们的确走了很久的路程了,若不是有青诗子带路,或许自己要找到城邦,也不知道会走到什么时候,但对于四弟的请求,他却是无情地拒绝了。

  “小兄弟,不要着急,前面不远就是青诗城了。”青诗子一路都是十分轻松愉悦的表情,和众人交谈不少。

  但事实上,这句话一路上已经听他讲过几次了。风忆并不相信他说的,所以,就在太阳快要落山时,他们终于看见了目的地。那是一座巨大的城池,单单是护城河的宽度就需要用渡船来过。巍峨的城墙如山脉耸立在依少等人面前,正中的两扇巨大的城门宛如镶嵌在青色底座上的两片赤玉,闪烁着本不该在夜幕出现的反光。门上一块悬挂着的牌匾龙飞凤舞的雕刻着三个大字应该就是“青诗城”。城门内人声鼎沸,灯光将城中映照得如白昼一般明亮。

  “好大……”众人惊叹道。

  “毕竟,青诗城是当今数一数二的大城邦,居民数量超过了二十五万。”青诗子的语气了,充满着自豪感。

  依少正想感叹一句,却突然听见身后传来的哭声,心中不由得一紧,后背渗出丝丝凉汗。回头看时,只见一只大口扑来,再次咬住他的肩膀,那孩子的牙齿像火焰般灼热,依少不由得一惊。腾起的界意震开了小朱雀。

  女孩翻了个跟斗,吃痛大哭起来,淡红色的眼泪如绝了堤的大坝,在她无暇的脸庞泻下。

  “哎!这···”依少最看不得女孩哭了,尤其是小孩子。虽说这是一只凶悍的神兽,但毕竟现在她还是像个八九岁的孩子模样。他一时慌了手脚。“别···别哭啊。”

  朱雀依旧坐在那里,嚎啕大哭。

  “会不会是饿了?”青诗子看着小朱雀,猜测道。

  “我看像。”风忆赞同地点点头:“老大,这是你捡回来的,你得负责。”

  依少呆呆地站在那里,一时间慌了神,饿了?难道要吃我?心中不由得一紧,后背渗出丝丝凉汗。就在这时只见一只大口扑来,咬住他的手臂。又是火烧般的疼痛,但似乎咬合力并不大,连皮肤也咬不破。

  “这,痛啊!松口。”依少又想用界意震开这吊在手上的女孩。那小朱雀见状,眨巴眨巴着粉红色的眸子流露出祈求的神色望着手臂的主人,那双还带着泪水的眼睛仿佛在说,别震开我,就让我咬会吧。

  依少心中一软,竟忍不住摸摸女孩火红的头顶,柔声道:“好啦,让你咬会吧。虽然有点痛,不过比起你用火球炸我那会好多了。”

  小朱雀一听,双眼弯成了月牙状。满心欢喜地说道:“你真好,我要吃了你!”

  “哎,你原来会说话啊。”依少心中一喜,等等、重点不是这个······她刚刚说什么?吃?合着还是要吃自己啊······本来红润的脸色一下变成了黑色。

  “……”那朱雀见一见说话便会松开了嘴,她立马咬上去,不再言语。

  “她是本是神兽后裔,可你们的出现使她提前渡化,当时我不出现阻止,她的愤怒所降下的天火恐怕会燃烧整个森林。但也正因为如此,她再也无法成长成真正的神兽了。”青诗子将责任完美地推卸给了依少他们,用无比惋惜的语气说道。

  “可是现在,我该怎么办?”依少忍着疼痛,指着咬着他手臂不放的小朱雀。

  “试试给她为喂点食物吧。”青诗子友善地提醒:“我家就在离南城门不远处。”

  “那走吧,城主家一定很阔气。”欣稀雨已经能够幻想出华丽的宫殿和满桌的美味了。这个美梦在到达那简陋的小庭院时被打破了,用竹子围成的篱笆里,一栋木质的两层楼建筑坐落在院中。

  “作为这么大城邦的御统,就住在这种地方?”风忆也是怀着期待,却看到了失望,语气中明显的不相信。

  “毕竟,我家没什么钱的,可买不起大宅院。”青诗子尴尬地笑了一声:“虽然不大,但够各位休憩了。”

  依少则开始担心起自己的生命安全,毕竟此时他身边还有一饥饿的女孩咬着他,若是没吃饱,怕是自己就变成了烤肉了。

  直到大家坐在餐桌前吃着御统大人盛情款待的大餐时,随着小朱雀的一个娇嫩的饱嗝声打破了这个担心。看来小朱雀对食物的需求已经满足了。依少摸摸她火红的头顶,用手巾轻轻拭去小朱雀嘴角的油。

  “看来暂时是不要吃我了,”依少开玩笑得说道,“吃饱了休息吧。”

  “嗯,你就留着以后吃吧。”小朱雀摸摸自己撑得鼓鼓的肚皮,她虽然记不起身为野兽时候的事情了,但她认为,刚才吃得食物比过去的食物好吃多了。

  “叫哥哥!别老是你啊你的。”依少自动忽略了关于自己身为食物的问题,开始调教起自己捡回来的小萝莉了。

  “嗯……是不是叫哥哥的话,你会变得跟刚才的食物一样美味?”小朱雀眨巴着大眼睛,呆萌地问道。

  “是的哦,叫哥哥。”明显有欺骗小孩的嫌疑。

  “哥哥!”小朱雀开心地笑了。

  “啧,这怎么看都是一个怪蜀黍吧。”风忆凑过去,指着依少。

  “二哥,你好像多了竞争对手了哎。”稀雨啃着一块烤肉,含糊地说道。

  世华无语地瞟了一眼,然后继续低头吃自己的晚餐。完全不理会三妹的话题。

  青诗子则坐在一旁满脸笑容,端着竹筒喝着清茶,默默关注着这群年轻的晚辈,不由得再次想起了,青诗亥御统临终前所告诉他的:当世界的黑暗吞没山河时,会有人从那个世界带来曙光,传说不要被遗忘。

  不要遗忘的传说吗?青诗亥御统,您在天之灵可以安心了。如今您预言中的人已经到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随风而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随风而来的记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