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厂长的悲哀 上
张云帆2017-10-12 09:413,369

  这个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这个故事是一个震撼人心的故事。正是因为它,才让我知道我们要孝敬父母,是他们给了我生命;也正是这个故事才让我知道,父亲和母亲的爱可以超越一切物质的代替。

  七八十年代的南京,已经有一些发达了,毕竟南京是民国的首都,再后来毛泽东同志在开国大典上宣布一个纲领,两个选举和五个决定的时候,才正式把北平,也就是我们众所周知的北京,改为首都。在我的心目中,南京这个地方是非常惨的,在小日本攻入南京的时候,在南京展开了一场恐怖的“南京大屠杀”,导致了我们三十万同胞遇难被杀害。所以说,南京这个地方也是神圣的。

  在这个时候,什么东西最稀罕,当然是粮票和油票了。每个厂里的同志,都在等待着这么一天,那一天就是发钱和粮票的时间。

  我叫周成勉,今年三十六岁,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普通人了,我和别人都一样,都是两个胳膊,两条腿。如果想让我成为哪吒那种三头六臂,估计到几万年以后也不可能实现。所以,有这闲工夫,还不如把厂里的水电修好呢!

  我在厂里不是一个闲人,但是我的职位的确比一般人要高。厂长比我高一级,那可想而知,是主任啊。

  好吧!这就是我的自我介绍,我不知道每一天活在世界上是为了什么?为了钱财,还是为了家人。不管为了什么,都一定要在厂里起带头作用,而这,正是我的唯一初衷。

  “成勉,你上去看看,刚刚厂里的人来这里修水表,修了半天愣是没修好,也不知道他们是干啥玩意儿的。连个水表都不会修,还能干啥。”厂长站在我旁边用那流利的东北话说着。

  厂长是东北人,老婆因为前几年的一场事故,逝世了。家里就剩下两岁的小女儿和厂长本人了。这个沉重的打击,让厂长有点承受不住。到底是什么事,还要让我和你慢慢道来。

  两年前,太阳照在了无垠的大地上,厂长在那个时候还只是一个纱厂的一个小员工,每天总是早出晚归的,从来不偷懒。领导一说往东走,他绝对不会往西走。领导说要资料,他就立马从乡里到市里去找人提取资料。为了让领导看的更直观,更明了,他就把主要的内容誊写到了一张纸上,以便于明天领导不用再左翻翻,又看看,半天憋不出来一个字。他宁愿用他自己的辛苦,来换取他人的便利。终于到了领导归来的时候,厂长拿着资料,规规矩矩的把资料郑重地交给了领导。那领导更是连连点头,夸他夸的都不能用词语……不对,就是连成语也不可以修饰领导赞美他的那种劲儿。

  经过了整整一年的努力,他终于奋斗到了厂长的职位。那个年代的爷爷奶奶都知道,在任何一个厂里,唯一高高在上的就是厂长。这厂长可不是整天坐在办公区里逍遥自在地听着收音机,也不是每天坐到办公室里睡觉、聊天、喝酒;倘若真是喝酒的话,这个厂长估计离“卷铺盖走人”不远了。

  厂长名字叫王树平,一九四九年生人,比我整整大十岁,个头不高,带个小眼镜,黑龙江哈尔滨人,因为父母的出生地是这里,所以就在这里居住了。为什么我迟迟不告诉你们他的个人姓名和简介,因为他是我特别尊敬的一个人,尊敬他的那种亲切,比对我亲爹还亲啊!我若是对他不尊重,不说别的,就我这个良心上,都过不去啊。废话又扯远了,还是继续说他的故事吧!

  王厂长在一次特殊会议上,遇见了一个叫王梅(其实就是厂长的媳妇)的女士。当时只顾着吃饭,哪里有时间去问候一个柔弱女子啊。

  过了一个月,王厂长在吃烩面时遇见了王梅,王厂长大老远就吆喝着:“王梅”

  王梅一扭头,看到了王厂长,对他笑了一下,随后就赶忙去找他了。

  “王厂长,你好。你原来喜欢吃烩面啊,这好像是河南的特产啊。”

  “嗯,我觉得这个味道挺好的。不是,你来这附近干啥啊?”

  “这不是我闲的没事干,就出来转一圈,一会儿还要去工作呢?唉,厂里给的钱少的可怜人啊。”

  “哦,你出来转转。确实是,厂里有的时候太闷了。整天都和纱布打交道,晚上做梦脑子里都是纱布。”

  王梅和王厂长两个人都笑了,这个时候认为他们身边已经不是一个场景了,我觉得王厂长认为他附近都是花花草草。

  也许正是这么一次亲切的对话,才让两个人的关系更上一层楼。

  王厂长啊,王厂长。你今天能走到厂长这个位置,靠的还是你自己,如果当年你没有努力的去奋斗,可能现在这个厂长的位置就拱手让给他人了。真的给了一个不三不四的痞子,现在这个厂就算是垃圾场,估计也没有人会去捡破烂。

  这个纱厂,每天都有一群人仓皇失措的东跑西跑,他们心中想着一句老话:今天工作不积极,明天积极找工作。

  天

  地

  都被那劳动的汗水所感染了。

  那劳动的汗水正是迎接二十一世纪最好的证明,也就是这么一滴滴汗水,才建起了这个中华人民共和国,才造就了二十一世纪的繁华与繁荣。

  两个月以后,王厂长和王梅举行了婚礼,厂里的大大小小,老老少少都去光临这次婚礼,包括我的家人,朋友,同事……我们共同来见证这美好的瞬间。这个瞬间包含的不仅仅是爱情,更多的是友情和亲情。

  在婚礼举行的门外,我老远就看到了我那尊敬的厂长,即使离得很远,我也照样可以看见他那魁梧的身材,不禁感慨万千。没想到久经沙场的王厂长,穿上西服竟然从四十岁返老还童到了二十岁,这西服的魅力比粗布麻衣强太多了。

  王厂长正在迎接陆陆续续的来宾,我正在离他二十米的路口静静地看着他,他努力奋斗了十几年才迎来了这么多祝贺的掌声。这掌声是用他的汗水一滴滴换来的。掌声也许只有几秒钟,这几秒钟,要奋斗多少年啊!只有给人掌声,才是对这个人最高尊重。

  厂长兴许是看到我了,在饭店门口高举着双手,还向我说着:“成勉,快过来啊,你这还准备让我亲自去迎接你啊?干啥玩意儿这是?”

  我听见厂长告诉我的名字让我过去,我赶忙从原地跑了回去,这速度,几乎就是百米冲刺。

  “厂长好,恭喜你,新婚大吉。祝你和嫂子百年好合,相亲相爱一辈子。给,哥们儿我没啥能送给你的,给你一个红包,里面是我省吃省喝攒了半年的工资,没多少钱,也就是四十多块。这不,里面还有二十斤的粮票。厂长,您见笑。”

  “成勉,这干啥玩意儿这是,你这东西还得回家照顾你爹妈呢!好家伙,家里面还有两个弟弟没工作呢!这我要你的东西干啥?都是自家兄弟,咱俩关系还这么好,给东西可见外了。”

  王梅也开口了:“对啊对啊,成勉,你大哥说的没错,你来了就是给我们最好的礼物。刚刚你大哥还问我:成勉来了没,成年来了没。再说了,家里面还有弟弟和父母要养呢!你就听嫂子一句话,这钱和粮票你拿回去。今天你和这沙场的弟兄们喝酒喝个尽兴,就是给嫂子和哥的最好的礼物和好兆头。”

  我一时有些羞愧,总觉得别人不是给钱就是给票,我如果什么都不拿,进去大家伙不是要看我的笑话吗?何必让自己这么尴尬呢?再说了,厂长平日待我那么好,还给我提拔成了主任,我怎么能什么都不给他呢?天理不容。

  “厂长,这真的不行,你如果认兄弟,就把这个红包拿走,如果你今天执意不拿,我就生气了。”

  厂长无奈了,直接拿走了我的红包。我看到他把红包拿走之后,我就高兴地进到饭店中了。

  厂长对着媳妇说:“媳妇儿啊,这周成勉可不是一个无赖啊,他没有忘记我对他的好啊!他是个有良心的好人啊。向我们厂里去年有个人,他叫……对,他叫林文,我们平日都叫他“二蛋”,我对他也不薄啊,一有好吃的就给他,结果这货让我差点从厂里滚。这周成勉心善,将来一定会有好的报应的。”

  “对啊,树平,这钱无论如何都要还给成勉,他一定会有所成就的。”

  我进到了饭店里,大家都起立了,说着:周主任好,周主任辛苦了。

  我乐呵呵的看着他们:“不是,这话我咋听的这么别扭呢?哦对,这是毛主席对同志们说的话。我告诉你们,今年是一九八九年,毛主席已经逝世了,现在小平同志已经改革开放了。你们那老一套怎么又开始了。你们生活在南京,怎么那种思想和北京一样。”

  同志们捧着肚子大笑道,我也情不自禁的和他们一起笑。在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同志们每天干活的身影,是一道优美的线条。时刻记住一句话:劳动人民最光荣。

  我一句话都不说了,只是沉默的低下头,玩着桌子上的桌布,看着桌子上摆的花朵,那花朵也是挺漂亮的,几乎没有任何杂质,玫瑰的颜色太艳丽了,几乎可以闪瞎你的慧眼。

  啊,终于又等了一个小时,厂长上到了台上。马上就要开始结婚仪式了,我相信此时此刻的厂长,难免会有一些紧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只为寻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只为寻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