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里奚楚国放牛
兴川四友2017-04-06 14:402,653

  晋献公道:“大患,大患,照你这样说,牢里的那些人,都是大患,干脆都杀了得了。”

  里克道:“晋伯,此行不妥。若是将俘虏全部处死,后晋国与列国交兵,世人皆知被俘仍难逃一死,那时敢不以死相抗?此行于晋不利,望晋伯三思。”

  荀息道:“老臣的意思并非处死全部俘虏,而是处理百里奚一人。”

  晋献公道:“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好了好了,都别争了,就这么定了。按将军说的办。”

  荀息不悦。

  晋献公来到内廷,谓伯姬道:“明天你就要走了,此次仓促嫁往秦国,你要记住,到了秦国,你既是秦国国君的夫人,但你永远也都是晋国的公主。他日秦晋刀兵相见之时,你当如何?”

  伯姬道:“女儿当化干戈为玉帛,劝双方国君,止杀戮。”

  晋献公道:“好,好。这样,今晚哪里都别去了,咱们爷儿俩好好聊一聊。你这一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言罢落泪。

  当晚,献公派人备了不少嫁妆,不过只是些绸缎、农耕书简、女用之类的东西,并无财宝,满满装了八大车。

  骊姬当日听说伯姬要远嫁秦国的消息,一直寝食不安,内心焦虑。因为她知道,伯姬一旦成为秦国国君的夫人,日后自己的儿子奚齐即位,将面临第一个强敌。心中一狠,叫来梁五、关五,给予重宝,二五大喜,骊姬道:“伯姬与太子申生同是一党,申生已畏罪自杀,然伯姬尚生,这是晋伯最大的祸患,也是晋国最大的祸患。二位壮士为国效力,就在今晚,除掉伯姬,还有重赏。”

  梁五、关五道:“谢夫人。”

  梁五、关五来到伯姬寝宫,黑灯瞎火,悄然而入,不由分说,往床上猛刺。然后回来,于花苑挖坑,将凶器埋之。乃向骊姬报告,言已完成任务。骊姬大喜,又赐更多财物与二五。

  次日早,骊姬看见伯姬,回头就走,归,质问二五,二五直呼:“冤枉,见鬼。”后有人报与骊姬,昨晚伯姬于献公宫内未出,诉说离别之情整晚。骊姬深怒之。

  绛城大牢,百里奚与另一人被关于一室。那人抢光了百里奚身上的财物,兴奋得哇哇直叫。

  不时,但见一牢厨,捧一鼎热气腾腾的鸡汤而入,谓百里奚道:“老头,你走运了,我家老爷看你年纪大了,需要补补身子,所以特别关照你,给,喝吧。”言罢放于百里奚面前,然后走了出去。

  百里奚将鼎捧起,正要喝汤,但见那人一跃而上,抢过鸡汤,一饮而尽。

  那人饮完后,将鼎内舔得干干净净,一滴不剩,毕,冲百里奚直笑,然后躺下,呼呼大睡。

  百里奚一声不吭,坐到地上。

  适公子贽迎亲队伍已至,军士将虞国俘虏提出,百里奚也在其内,百里奚出时,那人已口吐白沫,已然没了呼吸。然百里奚却全然不知。

  伯姬上车,军士前后相护,中有嫁妆,后有陪嫁奴隶随之。晋国百姓皆列道观望。

  直至迎亲队伍出城,子贽巡视,见百里奚走得很慢,因不知不识百里奚,乃谓军士道:“那老头怎么这么慢,让他快点。”军士抽了一鞭子,百里奚受痛,走得快了些。一路上,子贽催了四五次让那老头快点,因而百里奚也挨了四五鞭子。至中途休息时,百里奚实在忍不住,出恭的空当,瞅了个机会,悄悄逃跑了,却没人在意。子贽虽将嫁妆散于沿途百姓,却没有散完,到秦国雍城后,还有四车。

  且言牢厨至荀府,荀息问道:“办妥了?”

  牢厨道:“办妥了。”

  荀息喜之,赏了牢厨。

  数时,荀息至牢房视之,见狱卒抬出一人,上盖麻布。荀息言:“非吾不容卿,乃卿自不容耳。”掀开视之,大惊。

  荀息问牢厨:“怎么不是那个老头?”

  牢厨一摆手,道:“我也不知道,这家伙向来喜欢抢别人东西,估计是他将汤抢了去喝,自送了性命。”

  荀息无语,叹道:“百里奚,天意,天意。”本欲再派人前去刺杀,但已来不及,就此作罢。

  百里奚一路向南逃跑,一直逃到楚国的宛邑。适楚国兵士巡视,见他鬼鬼祟祟,于是将他抓了起来,送至郢都,献于楚成王,言之曰:“大王,我们抓到一个奸细。”

  楚成王道:“好,赏。”

  兵士领了赏,退而候命。

  楚成王道:“说,你叫什么名字,你是哪国的奸细,来我楚国干什么来了,说出来,饶你一命,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

  百里奚道:“大王饶命,大王饶命啊。我叫老奴,我是霍国人,我们霍国灭亡了,不得不逃亡,没想到,来到了楚国。”

  楚成王道:“嘿嘿,老奴?竟然还有叫这名字的。那你说,你以前,是干什么的,快说。”

  百里奚道:“我以前,是给人家牧牛的。”

  此时,楚国令尹(令尹,即楚人对宰相的称谓)斗子文进言曰:“启奏大王,我楚国宛邑正需一名牧牛人,可派其前去牧牛。”

  楚成王道:“对对对,令尹大人说得对,就听令尹大人的,我们楚国呢,对待逃亡之人,向来仁慈,老奴,你就去宛邑放牛吧。一天管你三顿饭,那牛要是放得好了,还会有赏,还会有赏。”

  于是传候命兵士,将百里奚押至宛邑放牛。

  此时,楚大夫屈完一直沉默不语。

  散会后,斗子文谓屈完道:“屈大夫有何心事?”

  屈完道:“回令尹大人,看到这位老奴,似曾在哪里见过,只是记不清了。”

  斗子文道:“屈大夫为国操劳,事务众多,偶尔一两件事些许忘记,亦是常情,不必挂心。”

  屈完道:“与令尹大人相比,难为什一。”

  二人客套了一番,各自回府。

  百里奚被楚国兵士押至宛邑牧牛场,这儿有不少牧牛人。

  兵士谓牧倌道:“这是新来的牧牛人,他叫老奴,交给你了。”

  牧倌连声称谢,取了碎银给兵士,兵士乃去。

  牧场有三十多个放牛人,大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头。牧倌指着其中一圈牛谓百里奚道:“老奴啊,这一圈二十头牛,就归你了。”百里奚连声应之。

  过了几天,百里奚放的牛,个个精神,比其他人放的牛看起来壮实多了。牧倌又指着几圈牛谓百里奚道:“你是牧牛的行家里手,这几圈牛,也归你了。”百里奚也不推辞,应之。

  再后来,牧倌干脆将所有的牛都交给了百里奚去牧,其它的人每天都吃喝玩乐睡,百里奚只当不知。

  牧牛人群中有人言:“这老头不错,真是个放牛的人才。要是早来就好了,我们得省多少心啊。”

  不久,楚国扩建郢都,需要大量人手。兵士至宛邑征民夫,路过牧牛场,见只有百里奚一人在放牛,其他人都闲得慌,于是除了百里奚外,征走了所有牧牛人,其中包括牧倌,然后,兵士中的什长重新派了自己的一个亲戚,担任牧倌。

  牧倌与众牧牛人望着百里奚,一言不发,似乎明白了什么道理。后来这些牧牛人在扩建郢都的过程中,大部分累死在城下。

  新牧倌上任,帮着百里奚一起牧牛。

  适时,百里奚回牧场,谓新牧倌道:“大事不好。”

  新牧倌道:“老奴,你别吓我,何事不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之穆公称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秦之穆公称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