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大结局2
小若了了2018-01-28 01:146,565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韩若子将酒都拿了出来,难得崇明和韩若子还有此等机会对饮畅谈,不论是阿蛮还是古丽月都还是比较开心的。

  纵然古丽月很是看不惯崇明,不过只要她家夫人喜欢,她有再多意见都没机会说出来,当然更开心的是韩若子,不论如何崇明总算是安定了,对于他来说,这比娶古丽月更让他开心了。

  崇明倒了碗酒,刚要端起来,阿蛮却夹了口菜递到嘴边,以前崇明总觉得有些婆妈,如今却觉得甘甜无比,崇明将碗端到阿蛮跟前:“不如你尝一口。”

  酒的味道很是刺鼻,阿蛮掩着鼻轻轻摇了摇头。

  不知为何崇明却突然想去韩若子成亲当日,当日以为阿蛮不愿与他太过亲近才躲开,原来是嫌酒太过于刺鼻。

  崇明放下酒碗看着阿蛮说道:“原来你不喜欢我喝酒。”

  自然不喜欢他喝酒,不过他和韩若子难得聚在一起,阿蛮可不想扫了他们的兴,于是摇头说道:“没有。”

  可崇明却没工夫理会阿蛮的解释,拉起阿蛮说道:“你既然不喜欢我喝酒,我便不喝了。“他说这话的时候一点也没顾忌,身边等着与他畅饮一番的韩若子。

  韩若子也是直摇头,这可真是见色忘友啊。

  阿蛮见状连忙摇头道:“你别这样,我没有这个意思。”

  崇明却爽朗的一笑:“此等良辰,与他饮酒岂不是太过于浪费。”说着便拉起阿蛮朝屋里走去。

  韩若子无趣的独饮了一碗说道:“真是个耙耳朵。”

  古丽月刚巧过来,正好听见,便问道:“什么是耙耳朵?”

  韩若子看着古丽月轻轻一笑:“没什么。”

  纵然韩若子没有说是什么,但古丽月大概也有些明白,于是问道:“你是吗?”

  韩若子摇头道:“不是。”回答的异常肯定。

  古丽月一拍桌子:“好,我喜欢。”在他眼中大男人就该是这样。

  韩若子朝古丽月一摆手:“坐下来休息休息。”古丽月便应声坐下。

  纵然是崇明非要拉着回了屋,但阿蛮多少还是有些内疚:“其实你不用如此,你们难得聚一聚,我不想扫你们的兴。”

  崇明将阿蛮揽在怀中:“我偏要如此。”此话像是命令,又像是撒娇,让阿蛮觉得有些好笑。

  晚间阿蛮和崇明躺在床上,崇明抚着阿蛮的手轻声说道:“你若是喜欢此处,我们便与他们比邻而居,长居于此如何?”

  阿蛮有些惊讶的看着崇明,很难以想象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可是你……”纵然是你不再报仇了,你还有你的妻子不是吗?她又当如何呢?

  崇明像是看出阿蛮的顾虑,于是问道:“你只管回答你喜不喜欢。”

  “我当然喜欢。”阿蛮的话几乎是脱口而出,这里有古丽月,有韩若子,我们一起多好啊。

  崇明紧紧的搂着阿蛮:“那就好。”没有什么比你喜欢更重要的不是吗?

  几日后吃午饭的时候,阿蛮看着念念说道:“念念过来……”不论是古丽月嫁给韩若子之前还是之后,念念还是一直由古丽月来照顾,阿蛮心里还是挺过意不去的,毕竟念念是杨家的孩子,自己也没有帮上什么忙。

  念念刚走到崇明身边,古丽月便替阿蛮先开口说道:“念念,叫爹爹。”

  “叔叔、”念念轻声的唤崇明叔叔。

  古丽月和阿蛮面色略微有些难堪,阿蛮怕崇明心里难过于是安慰道:“你别难过。”

  崇明却并不在意,还反问道:“我为什么要难过?”

  虽然他的语气轻巧,看不出是否真的不在意,但阿蛮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于是继续说道:“小孩子改口需要一段时间的,他跟你还不熟而已。”

  崇明知道阿蛮的意思,拍拍阿蛮的肩说道:“为什么要让他改口,他叫的没什么不妥啊。”

  还不等阿蛮说什么,韩若子便开口说道:“你不会真以为念念是崇明的儿子吧。”

  古丽月到时率先开口问道:“难道不是吗?”

  韩若子有些无奈的说道:“若是他真有这么个儿子,你觉得他还至于被人下药吗?”说完便看着阿蛮,这话好似是问阿蛮的。

  这个问题到是阿蛮所忽略的,阿蛮看着崇明,像是等他回答,崇明端起桌上的茶杯对韩若子说道:“还是你了解我,即便是茶水,也碰一个吧。”

  晚饭过后,听崇明一一说道才知,原来是他大哥的儿子,阿蛮觉得心有愧疚:“对不起。”

  崇明轻轻从后面揽着阿蛮:“说什么对不起啊。”这话像是责备。

  阿蛮想了片刻说道:“我一直以为念念是你的儿子,真是对不起。”

  崇明轻声一笑,这也不怪阿蛮吧,只怪念念长得和他太像了,不过当然只能怪他和他大哥长得太过于相像吧:“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

  片刻过后凑在阿蛮耳边轻声说道:“你如果觉得真的对不起我,不如给我生个儿子。”

  不知为何阿蛮听后身体却一僵,崇明明显察觉的阿蛮的变化,将阿蛮转过来询问道:“你不愿意。”

  阿蛮摇摇头道:“我是怕……”

  崇明突然觉得有些好笑,阿蛮总这样神经兮兮的:“怕什么?”

  阿蛮抬起头认真的问道:“如果是女儿你会不会不喜欢啊。”

  不知为何崇明听后却酸酸的:“对不起,这些年是我太过于苛责与你了。”

  阿蛮摇头道:“并非如此。”

  崇明疑惑的看着阿蛮。

  阿蛮轻声说道:“你可记得当日我们去姚城的途中,路过月老庙的时候遇见的那位算命的老先生。”

  “自然记得。”想想当日他说的话居然都应验了,如今想来心里还有些发毛。

  阿蛮接着说道:“他当日说的都应验了,他曾说我是花下结子的命,命里必须先有女儿再有儿子,所以……我怕……”

  原来是这个原因,他还以为是什么呢,崇明笑着说道:“我的傻阿蛮,看来这些年我真是对你太过苛责了,不论是男是女我都喜欢的,我没那么重男轻女。”

  想到那个老者的话,崇明也深有感悟,记得他曾说过,他迟早会把掛金送过去的,看来过些时日,是该去一趟了。

  不知是他真这么想,还是刻意安慰,但对阿蛮都很受用:“谢谢。”

  崇明将阿蛮一把抱起:“若是我当爹了,应该谢你才是。”

  一晃秋天都过去了,不知不觉都在这里住了三个多月了,今日院中突然来了个人,到时把崇明吓了一跳。

  “哥哥,这是我的更贴。”

  这里的人成亲,总要拿着双方的更贴上山拜庙,求信道人解说,看八字是否相合才能成婚的。

  崇明看着院中的小姑娘,不是当日送韩若子鸡蛋的小姑娘吗,再看看小丫头手里的更贴,这次是真摊上事了,原本当日是是调戏一下小姑娘,没成想人家还当真了。

  正在崇明为难之际,韩若子接过更贴看了看说道:“哎,你们八字不太合适啊。”

  小姑娘听后面容有些难堪,韩若子拍拍小丫头的肩说道:“你娘怕是也不知道吧。”

  小姑娘不说话,倒像是默认了。

  韩若子将更贴还给小姑娘说道:“你拿回去吧,婚姻大事岂是儿戏,必须要父母做主才是,再说了你们的八字也不太合适,若是你娘知道了……”接下来的话没有说完,留给小姑娘自己体会。

  崇明走到小姑娘身边说道:“小丫头既然我们八字不合,不如我认你做个妹妹得了。”

  “怎么回事啊。”阿蛮不知何时走了过来。

  小姑娘看着阿蛮问道:“你是?”

  崇明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位是我娘子,你嫂子子。”

  娘子,小姑娘气的将更贴一扔:“骗子。”哪里是什么八字不合嘛,分明是有妻子了;不论是有了妻子还调戏自己,还是忘了和自己的约定又娶别人的,总之太过分了。

  崇明见小姑娘气急了,也有些无奈。

  韩若子见阿蛮来了,自是不愿多掺和,他们的事,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的好。

  阿蛮也不用想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崇明爱调戏姑娘也不是最近才开始的,刚认识他哪会,自己和古丽月不是都被他调戏了,这也是古丽月为什么看不惯崇明的原因,不过阿蛮也明白他也就耍耍嘴皮子,自然也不想跟他过多计较。

  见阿蛮不之声的走掉了,崇明还以为惹到阿蛮了,连忙道歉。

  阿蛮却轻轻一笑:“没事。”这么些年了,知道他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的。

  虽然阿蛮笑着说没事,但崇明却不认为是真的没事,于是解释道:“我只是跟她开个玩笑,没成想她当真了。”

  阿蛮点点头:“我都知道的。”

  阿蛮如此善解人意,他却不敢真的信,于是说道:“我发誓,以后我再也不调戏小姑娘了。”

  看他发誓发的这么认真,阿蛮觉得有些好笑:“好。”

  见阿蛮回答的如此轻快,似是不信,于是说道:“我认真的。”

  阿蛮点点头:“我都知道,我们经历了这么多我都知道的。”

  确认阿蛮是真的没生气之后,崇明爽朗的一笑:“我的好阿蛮。”

  看着他笑的那么灿烂,像是春日里的阳光一样,忍不住赞叹道:“你笑的真好看。”

  崇明看着阿蛮认真的说道:“是吗?那我以后只对你一个人笑。”

  阿蛮轻声道:“好。”这句阿蛮明显当他是开玩笑的,谁知他却是当真的,而且比谁都当真。

  次日阿蛮刚起床,古丽月便端着茶水进来:“夫人喝口水润润喉吧。”

  阿蛮结果古丽月的茶杯说道:“古丽月你不用这样客气的。”

  崇明到是蛮不客气的走过来问道:“哎,古丽月有没有我的啊。”

  古丽月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一看他这被人伺候惯了的样子就来气,真是要委屈死她家夫人了。

  崇明到倒是眼尖,端起另一杯水说道:“谢谢古丽月哦。”

  古丽月自然不想理会他,便让阿蛮赶紧收拾去吃饭。

  崇明喝了口觉得很是不对,于是问道:“这是什么茶啊?”怎么有种花香啊。

  阿蛮很是奇怪的看着崇明:“什么茶啊,分明是白水啊。”

  崇明哪过阿蛮的茶杯,里面的确是白开水,再看看自己的水微微泛黄,闻起来有股清香,分明不是水啊,居然被算计了。

  当然就在崇明跑了一上午厕所之后,答案已经不言而明了,不是桃花水又是什么,真是近朱者赤,这八成是韩若子支的招吧。

  中午的时候崇明坐在石凳上,有气无力的说道:“好你个韩若子,不看着你媳妇,还怂恿你媳妇对我下暗手,太过分了。”

  韩若子一脸无辜的说道:“这可不是我支的招,自然也怨不得我,还不是你到处招惹人家小姑娘,才让古丽月看你不爽的。”

  “哟,这么快就向着你媳妇了,你信不信,我把你家的药材都给你烧了!”

  这话说的够狠,不过韩若子倒是没当回事,知道他只是开玩笑而已。

  见韩若子根本没把自己说的当回事,闷声的说道:“我真给你烧了!”

  韩若子头也不抬,冷不丁的说道:“你试试,我把你的酒都给你抖搂出去。”

  崇明这次真是碰了一鼻子灰:“好,你够狠。”说话间正看着不远处阿蛮站在那里。

  韩若子觉察出崇明的不对劲,于是朝着他的目光看去,却见阿蛮低着头朝屋里走去,在看看崇明看向自己,韩若子一脸无辜的样子,好像是再说:不关我的事。

  哎哟,不会真生气了吧,崇明赶紧找阿蛮道歉去。

  阿蛮停了片刻认真的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管你太多了。”

  崇明立刻摇摇头:“没有。”

  阿蛮轻声说道:“其实有些事你没必要非顺着我的意思,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没有非要管着你的意思。”酒自然也是想喝就喝,不用这样藏着掖着。

  崇明却搂着阿蛮撒起娇来:“可是我就想让你管着我。”

  当然此事也怨不得崇明,只是宋玉接手酒庄后,自己酿的酒送过来几坛酒,因为不好推辞就收下了,但是答应了阿蛮不喝酒了,便一直在哪里隔着。

  当然阿蛮本就不会怪他,得知事情的原委之后,更是觉得崇明有时候太顺着自己了。

  虽然这里的冬天不冷,但是他们住的地方正是风口处,冬日里还是挺冷的。

  阿蛮自来怕冷,崇明真是有种搬离韩若子家的冲动,不过阿蛮喜欢,他更喜欢,但是看着阿蛮早早的裹上了厚重的棉衣,还是心有不舍。

  “这么冷,怎么不回屋里待着去!”这话里透着浓浓的责备之意,但是说话间,便将自己的披风披在阿蛮身上。

  阿蛮转过头来说道:“以前在草原的时候一直喜欢眺望远方……”

  崇明走到阿蛮身边轻声说道:“你想家了?”

  “嗯……”自然想家,也不知道父汗怎么样了。

  崇明自然也明白,草原她是再也回不去了。

  阿蛮轻轻的往崇明身上一靠,轻声说道:“明天是我阿妈的忌日。”

  崇明轻轻将阿蛮揽在怀里:“明日我陪你一起守忌日。”

  “谢谢!”这些是她从不敢奢望的,有一天有一个人会像她一样为她的阿妈守忌。

  崇明挽起阿蛮的手:“走吧,回去吧。”

  阿蛮点点头,原本想将他的披风还给他,可是他却非不要,阿蛮只好托着厚重的披风跟他一起走回去。

  披风太过于厚重,阿蛮喘着粗气说道:“过几日,我陪你一起为你的母亲守忌。”

  崇明停在那里片刻:“不……”

  阿蛮禁不住有些失望,抬头看着他,却听他轻声说道:“我们一起去祭拜她。”

  阿蛮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去祭拜他的母亲。

  崇明轻轻抚摸阿蛮的脸:“你不愿意。”

  他的手很温热,阿蛮微微一颤,摇摇头:“不,我跟你一起去。”

  他家人的坟墓全都迁移出燕阳城,唯独只有他的母亲他没有动,也许是因为知道他的母亲不能与他的父亲合葬,所以想让他们下辈子不再有瓜葛吧。

  当然在他们拜祭了母亲之后,顺道去看望了宋玉,翠儿已经有身孕了,真是替他们高兴,当然宋玉见到崇明带着阿蛮来,自然更是替崇明高兴,前半辈子跟着崇明,可以说崇明的事比他自己的都重要。

  燕国大败,杨逸云收复了燕国,从此南辰的版图上,又多出了燕国那些城池,不论他的为人如何,至少他是个好皇帝。

  崇明莫名的有些惆怅,不知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阿蛮虽然不知他心中所想,想着也许他在担心曦月吧。

  几日后,崇明的马车朝着古桐街走去,越来越近,阿蛮的心就越来越心慌,原来他还是在意的。

  逃避了这么久终究是要面对的。

  阿蛮原本要跟着崇明一起下马车的,但是崇明却让阿蛮独自在车里等候。

  原本以为他会很久,但是很快崇明便从大门里走了出来。

  “这么快?”阿蛮不安分的心,终于停顿了下来。

  崇明却调侃道:“怎么你想我一直待在此处?” 说话间曦月也走了出来。

  阿蛮本不愿下马车,但见她出来,便下车打了个招呼。

  崇明朝曦月告别后,坐上了马车走了很久之后,阿蛮轻声道:“崇明……”

  崇明见她有话要说便停了马车,与阿蛮一起下来走走:“你刚才想说什么?”

  阿蛮轻声说道:“其实曦月和我们一起,我是不会介意的。”

  崇明轻轻一笑,将阿蛮揽在怀中:“真的不介意?”

  阿蛮点点头,其实是介意的吧,只是不想他为难罢了。

  崇明托起阿蛮的下巴认真的说道:“好,那你发誓你真的不介意,如果你心里有一点点介意的话,就让我崇明死无葬身之地。”

  阿蛮立刻摇摇头道:“不不不……”这样的话,断断不敢乱说。

  崇明见状后,却笑的无比灿烂,丝毫没有看见阿蛮已经眼含热泪了,不过等他发现后,却无比认真的说道:“既然你心里有我,介意我和别人在一起,我又岂能负你呢。”

  这话让阿蛮听着心里无比的愧疚:“我不想你为难,我一定会努力跟她搞好关系的。”

  崇明轻轻摇头道:“不用,我与她之间不是你想的那样。”

  阿蛮很是疑惑的看着崇明,崇明轻轻凑在阿蛮耳边说道:“我与她从来都是交易,只有名分没有夫妻之实。”

  没有夫妻之实,阿蛮瞬间觉得她所有的思路,好似在这一瞬间都打乱了,不知该从何梳理。

  “怎么了?”原本以为阿蛮会感动好久,却见阿蛮很久不说话。

  阿蛮抬起头轻声说道:“那……那一夜你是故意的?”话说的太轻了吧,好似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崇明却故作迷糊的问道:“什么?”

  阿蛮有些娇羞的说道:“你听到了。”

  他自然是听到了,自然也知道阿蛮是问那也他被下药的事,于是坏笑一声道:“是啊,故意的。”

  阿蛮却有些生气的将头转过一边, 崇明却将阿蛮抱得紧紧的:“我好开心,我的阿蛮又回来了。”

  又是那个刚认识的时候的阿蛮了,会生气的阿蛮,而不是只一味的忍着了。

  阿蛮却丝毫不理会他说的话,而是掰开他的手说道:“你讨厌了。”这样的事居然是骗她的。

  崇明却坏坏的一笑:“不如我再去讨些药来,今日我救你,就当扯平了如何?”

  阿蛮听后更是生气,气的在他脚上剁了一脚。

  崇明见阿蛮真生气了,于是自我挖苦道:“我可是把我的身家财产都给别人了,如今孤家寡人了,你要是再不要我,我可真要睡大街上了。”

  其实也没什么好生气的不是吗。

  见阿蛮朝自己走过来,于是拉着阿蛮说道:“几日后就是寒食节,我们一起去祭拜父亲好吗?”

  阿蛮点点头之际又有些犹豫:“你父亲会不会不肯原谅我?”

  崇明调皮的说道:“不会,你不仅救了他孙子,肚子里还怀着他孙子呢,他不敢不原谅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拂手描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拂手描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