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番外
小若了了2018-01-16 23:532,175

  阿蛮和崇明一起故地重游的,来到了姚城,今年倒是恰逢庙会。

  街上人来人往,摆的各种小摊,很是热闹,崇明一直站在阿蛮身边替阿蛮开路。

  不久便到了那个月老庙前,哪位白发的老者,依旧摆摊算卦,崇明刚刚近身,那老者便说道:“将手伸将过来……”

  崇明倒是听话,乖乖的将手伸了过去。

  那老者只是草草摸了一下,捋着胡子笑道:“年轻人,多年不见,是觉得欠了我老朽的卦金,睡得不安吧。”

  崇明一听,便打趣道:“你这个坏老头,感情我这几年老失眠是你搞得鬼。”

  阿蛮连忙扯着他的衣衫道:“不可以这么跟老先生说话。”

  崇明撇撇嘴一脸委屈的坐到一旁不再说话,那老者一听阿蛮的声音便道:“夫人的声音老朽记得清楚,想这天下只此一位啊!”

  他的话还是这么的精准,阿蛮本想将手神过去的,那老者却微微一笑道:“夫人的缘分已然明了,千金百日内便会降生,无需再摸骨了。”

  崇明打量着老头道:“你这老头,是不是装瞎啊!”居然连阿蛮有孕了也知道。

  阿蛮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怎么还是这么爱乱说话。

  崇明便只好将卦金奉上,拉着阿蛮起身离去,只听那老者在身后笑道:“缘本不易,情却长存,能结连理,实乃情之所归。”

  崇明撇撇嘴道:“这老头总是神神叨叨的。”

  “不可以叫人家老头子的,”阿蛮一旁提醒道。

  “是夫人,”崇明低着头应和着,一副夫人说什么都对的语气和表情,挽着阿蛮离去了。

  眼看着阿蛮临产的日子临近了,今日家中来了一位稀客,让阿蛮和韩若子皆是一愣。

  “师父……”

  “义父……”

  阿蛮和韩若子相继一看,原来韩若子的师父,就是阿蛮的养父。

  许久未见,韩若子连忙让古丽月招待师父,并千叮万嘱的要师父留下来。

  阿蛮如今似是比以前能说了许多,义父很是开心的说道:“现在听你这般言语,也不枉我这个糟老头教你说话,当时真怕你变成哑巴。”

  阿蛮微微一怔,看着他,觉得他当时真的是良苦用心。

  尤其是从韩若子口中,听说义母的事情后。

  原来当时义母刚刚生产不久,抱着孩子在街上行走,却突然被慕容邢的亲弟弟慕容泰拦了下来,硬生生的将怀中不足一岁的婴儿夺过来,喂了狗,后来义母就伤心的上吊了,此事告到慕容邢跟前,慕容邢非但不为义父做主,居然还痛打了义父,并夸奖慕容泰如此有趣的事情,不教教他。

  后来义父就终日颓废,不再行医,终日饮酒度日,韩若子和师兄整日苦劝,可义父却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阿蛮终于有些明白韩若子,难怪韩若子那么讨厌慕容邢,那么渴望杨逸云收复燕国,如今杨逸云做到了,也算是完成了韩若子的心愿。

  义父看着阿蛮眼含热泪的说道:“也多亏了你,不然我还是个老酒鬼。”

  阿蛮一阵心酸,好心疼义父:“谢谢你养育我,”若非如此,怕是早已死在寒冷的街道上了。

  韩若子奉上一杯酒道:“师父,能再见到你很开心,想来当日您是把阿蛮当做自己的女儿了吧。”

  义父也只是微微一笑,满饮了一杯,他似是很久没喝酒了,看着都馋。

  崇明见他们认亲都认完了,这才上前道谢:“谢谢你老头,若不是你,我拿来这么好的媳妇和朋友。”

  最后他们硬生生的将义父留了下来,只是韩若子的家中房屋有限,如今韩若子的孩子已经出生了,而阿蛮也快要临产了,这房子也确实不够住。

  崇明便在韩若子的房子边上,又建了一处房子,只是结构嘛,要比韩若子好很多,至少他的有院子有门,不像韩若子家,就一个篱笆院,冬天冷的阿蛮根本就适应不了。

  今日家中突然来了一个特别的客人,阿蛮一见来人,便自己进了屋里,留崇明和曦月在哪聊。

  曦月将崇明的家产账簿都送了过来:“这个还给你。”

  崇明有些疑惑的看着她,并未接过:“这个我已经不需要了。”

  纵有家产无数,可是比起阿蛮来,又算得了什么,如今他有阿蛮,有女儿,还有韩若子,何等幸福,不想和她在有所瓜葛了。

  曦月却微微一笑:“你虽然不需要了,可我也不需要了。”

  崇明微微一怔:“你做到了?”

  “没错!”谁也没有想到当日她在阿蛮房中,发现了一方绣帕,何等熟悉的绣工啊,于是她借着绣帕找到了一品居,联系到了杨逸云的宠妃郑姬,若是没有郑姬的帮忙,怕是刺杀杨逸云终是无望,可如今她做到了,她成功的杀死了杨逸云。

  不得不说郑家真是养了两个好女儿,一个为她搞定了燕国,一个为她搞定了南辰,两国都是乱臣贼子,皆该剿灭,如今燕国已灭。

  她现在正在挑唆杨逸云的大臣谋反,相信假以时日南辰便会覆灭,她不需要再刺杀杨逸云,所以不需要大量的钱财了,当初她需要钱财,崇明需要人马,说是合作,其实她早已对崇明有所眷恋,或许是崇明奉旨剿灭前朝余孽开始。

  她第一次见他,就喜欢上了,可是他们是敌对关系,可是后来护国公蒙难,又使他们站在了同一阵线,她以为机会来了,却不想崇明却对报仇没有兴趣,终日颓废,好不容易才和他成亲,却不想又来了个阿蛮。

  可见他们终是无缘,而此刻屋里的婴孩正在哭泣,崇明连告别的招呼都没打,便跑了进去,听着她们夫妻二人相谈甚欢,才发现自己何止是外人,简直离他们太远了。

  只是她一直想不明白自己究竟哪里不如阿蛮,或许这个问题她一辈子都不会想明白。

  可是崇明的仇恨她替他报了,如今他可以安心的和他爱的人在一起生活了,不用再顾忌逆反的身份了,从不甘心爱是一种成全,可是她无能为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拂手描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拂手描红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