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十三点2017-03-17 17:035,390

  夕阳留余晖,正是风起时。

  查尽明白了这层意思之后,心中无不是滋味,便说道:“说实在的,江湖事江湖了这句话我也听过,但是还有一句话啊,冤冤相报何时了。”

  那少女听了以后也忽然一愣,紧接着便是一声叹息:“其实你这话也没错,就拿我们五个门派来说,为了一个可能都已消失在长河中的《叹辞赋》,互相争斗,竟也过了几百年了,今日白帝城杀了幽笙坊的人,那明日幽声坊的人定会找白帝城的人报仇,而与此同时他们可能又跟其他门派结怨,有江湖规,自然不用担心官府横加一手,但是这便是没了尽头。”

  查尽听闻这少女原来也深知其意,不免也心生好感,所谓旁观者清,但她身在事中,却也看得透彻,不免叫人佩服,不由问道:“那你想必也有不少仇敌吧?”

  听闻此话,那少女却哑然一笑,笑容中,透露着些许的庆幸之色:“教我这些道理的是我爹爹,他才是深明大理的人,从他那一代开始,就少与其他几个门派往来,是非也逐渐减少,以至于现在完全就是两头不顾的存在,自然,仇家也基本没有。”

  查尽听闻不免佩服:“那令尊确实高人啊,但他对那《叹辞赋》就当真不感兴趣吗?”

  那少女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我爹爹的想法,他总是独来独往,所以我在谷中待得无趣,方才跑出来见见这世道。”

  查尽听闻不免好奇:“你说你这是第一次出谷?”

  那少女点点头:“爹爹虽然孤僻,对我却好得紧,每天派谷中弟子把我看得死死得,所以我心中憋闷,找了一天我爹爹外出闲游,便把那些弟子都点了穴,偷偷跑了出来。”

  查尽听了不免苦笑,心道这可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忽然间又想到什么,忙问道:“对了!”

  话音未落,只听得那少女也开口说了句:“对了!”只道是异口同声,二人不由一愣,查尽对那少女好感生起,也不似之前那般厌恶,且已得知人家乃女儿之身,便也谦让道:“姑娘你先说。”

  那少女也不客气,便说道:“说起点穴,为何那人点不住你?”

  查尽听闻不明所以,便反问道:“点穴究竟是何意?”

  那少女见查尽确实不知,便叹了口气,简略解释道:“所谓人身有三百六十五处穴位,你可知道?”

  查尽点点头说道:“少时略读过点医书,也略微知晓一些。”

  那少女继续说道:“既然知道些便好解释,每个穴位的功能,只要对应相应穴位,只需在指尖催动些许内力,点入穴位,便可产生高于针灸之法的作用。”见查尽若有所思,便知他应当是还是理解的,便继续说道,“江湖中人,一般为防万一,不会先下杀手,而是点对方穴道,以定住其身,当然一般这些都是趁人不备之时所为,若对方早有防备运功抵御,那真气入不得对方穴位,自然也无用,但你毫无内功,也不曾躲闪,为何刚才那严加宝点你穴位,你却依然行动自如?”

  查尽想了想,自己好似也不明所以,便说道:“好似是如此,先前捉拿那梅落花之时,他好似也用指尖点我后背,我只觉一阵酸麻,也并未被定身。”

  那少女想了想,说道:“先前我被那贼人点了穴位,而忽然穴道被解,我也一直奇怪缘由,思前想后唯有一点想不明白。”

  “什么不明白?”查尽忙问道。

  那少女若有所思地说道:“我只觉你当时被打得口吐鲜血,有少许鲜血落入我口,随即入我腹中,便是那时穴道自解,所以我想,你的血才是让你无法被定身的原因。”

  “我的血?”查尽有些奇怪,“血跟穴位有什么关系?”

  “血,乃精气,自然之息也,若武功修炼到一定境界,确实可以控制血液流向,用血液之精气冲撞穴位以至于解开穴道。”少女说道此处,不由怒视查尽,“莫不是你这小子深藏不露,实乃内功大成者?”

  查尽见那少女说翻脸便翻脸,不由慌忙辩解:“哪儿的话,若我真当如此,想刚才那情况,纵使再藏也不至于被伤至此,再者,我有强横内功的话也自是能自解穴道,何故血液落入你口,便可为你解穴?”

  少女听查尽这么一说心想也是,但转念一想,忽然惊奇道:“我听爹爹说过,当年诗半神无意间将几种罕见草药融合,所煎出之汤药若喝下,便能舒筋活血,更有意思的是,自要喝了那药,若周身穴位受外力催动,便会自然冲撞穴位以抵御,相传诗半神祖师也正是有着无法被人点穴定身的奇功,莫不是你喝过这种草药?”

  查尽一听更是惊讶,挠挠后脑却也想不出来:“自我记事以后,便无有喝此等药的记忆,除非幼年襁褓中时,爹娘曾给我喝过。”

  “你爹娘?”少女问道,“莫不成他们也是江湖中人?并且知道那草药的药方?”

  听闻此言,查尽却无不失落,轻声说道:“这我就不得而知,我自幼家遭变故,爹娘双双去了。”但转念一想,便有些好奇,“如果真是我爹娘所为,那他们便可能不是一般百姓是吗?”

  听闻此话,少女也摇头说道:“这就不得而知了,况且这也只是我的猜测而已,不能因此乱加以判断。”

  查尽心想也确实如此,自己幼年成孤,柳永将其养大,告知其父母是一户普通商贩,并无多言,看来只得等有机会回到东京再问问柳永,而见其表情失落,少女心知查尽这是回忆经历不胜忧伤,便转口问道:“方才你想问我什么?”

  被少女打断,查尽回过神来,略微转过头去,擦拭一下已在眼眶的泪水,换作笑脸对那少女说道:“我只想说,我们相识也整一天了,我还不知道姑娘芳名。”

  少女微微一笑,说道:“你有时机警,有时怎愣地痴呆,我爹叫莫有声,我当然也姓莫。”此言一出查尽心中当时略感无言,心道我自是知道你姓莫,但我问芳名,你却借机嘲弄我,看来无论怎地这都只是个玩闹的丫头,但又不好反驳,便点点头,少女见他如此这般,便又笑道,“小字思祁,那你呢,我好像也不知道你的名字。”

  查尽抬头看着夕阳,此时得夕阳已经近乎完全没入山头,只留得一丝余晖,他看着这终将落尽的光芒,凄然一笑,说道:“查尽!尽头的尽。”

  莫思祁嘴中念叨着查尽的名字,忽然见查尽缓缓起身,忙说道:“你干嘛?”

  查尽边起身便咬牙忍痛,嘴里却慢慢吐出几个字:“赶路。”

  “躺下!”莫思祁命令道,“你以为自己有金刚之躯吗?”见那查尽不以为意,便上前一把将其按倒在地,说道,“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查尽被这么一按,刚起一般的身子颓然又倒了下去,不觉疼得哀嚎一声,大吼道:“你!为何非要与我过不去?”

  莫思祁听闻他这么质问,不由心中好不开心,但细细想来,便又叹道:“难道知道如此混乱纷扰的江湖,你还想涉足此道吗?”

  不知怎的,查尽好似顿时理解了莫思祁的所谓,是啊,江湖纷纷扰扰,一声叹罢又一声,多愁善感不绝期,知道这是个无尽深渊,为何又要往里面跳呢?但如果不往里面跳,又如何能让包拯还他一个公道?此时查尽心中所想只有来硬的,不顾前路有多少阻碍,都不能拦住他那无尽的苦楚,所以他便又想要起身,嘴中念叨:“如果这是个地狱,那我也只能踏入,这就是我的决心,摆脱姑娘不要再阻拦。”

  莫思祁还想上前阻拦,但是见查尽手脚颤抖,分明是疼痛难忍,却还是执意要起身,不由得不忍阻拦,想了一想便叹罢:“我当天下间除我那固执的爹爹意外,再无如此执拗之人,却不想还真有如此有过之无不及之人,你且等着。”说罢便起身,向远处走去。

  查尽抬头问道:“你去哪儿?”

  只见莫思祁走到身后林子中,查尽随即看去,却见林子树干之上,拴着一批乌黑骏马,正悠闲啃食着青草,莫思祁将其从树上解下,随着她的牵引,便来到了查尽的身旁。

  查尽看得不由好奇:“哪儿来的马?”

  莫思祁说道:“刚你晕厥,恰有一伙商户经过,我知你要再走怕是不能,便向他们讨买了这匹马,给你作代步只用。”

  查尽有些惊讶地看着这匹马又看看莫思祁,心中不由骇然,她虽性子顽劣,心地却是极好,原来早已明白我的执念,已然帮我准备了马匹,正当心中略带欣喜又有些感激地看着莫思祁之时,她的面色不知怎么地,有些泛红,怒嗔道:“看什么看,要不要?”

  查尽顿时回过神来,不由有些尴尬,支吾片刻,才开口说道:“我,我不会骑马。”

  听到这一句话后,莫思祁不由觉得好笑,取笑道:“还道是多么铮铮铁骨的汉子,居然连马都不会骑。”此话查尽自是无出反驳,有些尴尬撇过头去,莫思祁看他这样不由好笑,走到他身边,将其慢慢扶起,说道,“我扶你上马,等下我坐马前,你坐马后。”查尽微微点头,身上剧痛难耐,但查尽自觉若再扭捏不免再被她耻笑,便咬牙忍着剧痛,翻身上马,而见他坐到马上,莫思祁开口说道:“坐稳了。”不等查尽回答,她便轻轻一跃,使一个彩凤舞,翩然落到马上,勒紧缰绳,轻轻一夹马腹,轻声驱使:“驾。”黑马顿时明白其意,便向着缰绳所扯动之方向扭身,这一扭却差点将查尽抖了下来,只见他身躯晃动,眼看就要摔下,忽觉身前莫思祁扭身将他拉住,怒斥道:“抓紧我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查尽顿时想到她毕竟是个女儿家,这手便是要往哪儿摆放是好?而莫思祁却未曾想如此之多,背对查尽,将手往后伸去,抓住查尽双手,将他手往自己腰上一环,说道:“坐稳了哈。驾!”此声响亮,随着缰绳放松,马便跑了出去,查尽起先还有些不好意思,手只是轻轻搭在莫思祁腰上,但这马儿忽然狂奔,不由身躯晃动,便赶紧勒紧她腰,身子也顺势紧靠在莫思祁后背,不由只觉一阵清香扑来,香而不重,雅而不俗的气息让这少年有些心头荡漾,只道是自小虽随这柳永出入烟花场所,却也不曾与女子有如此亲近,奈何生平头一遭也。

  天色已黑,天际已然升起一轮狡黠明月,而在这月光之下的山林之中,一少女,身骑一匹神骏黑马,驮着一名少年,在月下策马狂奔。

  其实也没过多少时辰,二人便看到一个僻壤小村,村子不过十几户人,却是泥墙草顶,好生简陋,尚可见屋中传来炊烟,想此时也是吃饭之时,莫思祁说道:“看来就是这儿了。”

  查尽却还沉浸在这人生首次的柔香之中,方才回神:“啊?哦,就,就是这儿吗?”

  莫思祁点了点头,便驱马前行,步入村子,只见里面不是老弱妇孺便是残疾乞儿,于是乎,便下马,见一矮墙内坐着一老妇,正借着屋里的烛光缝补草鞋,便开口问道:“老妈妈您好,请问梅落花先生所住何处?”

  那老妇人余光一瞥二人,便又低下头不语,二人觉得奇怪,又问一声还不见理睬,便道是这老妇年老耳背,听不清自己所问,便又走几步,却看到还有几名孩童在外玩耍,便几步上前,问道:“你们知道梅落花住哪儿吗?”

  那几个孩童愣神看着他们,又互相看看,有个个子娇小的孩童看看身后,却又听一个年岁稍长点的孩童说道:“不知道。”但那小的孩童所为尽收查尽眼底,便对莫思祁说道:“看那孩童神态,分明知道,却为何不以实相告。”

  莫思祁也觉有理,便拉着那个孩童问道:“你说,你是不是知道?”

  那个较小的孩童被这么一拉,却有些怯懦,但还是摇摇头,莫思祁说道:“别怕,我们不是坏人,是来找他帮忙的,能不能告诉我们他在哪儿?”

  未等孩童开头,直接不远处传来一妇女的呵斥声:“你们干什么?”随即便见一村妇快步上前,一把夺回孩童,抱在怀里,说道,“这么大个人,欺负一个小孩子。”

  这被无故误解,莫思祁也甚是生气,随即说道:“我何曾欺负他?我只是问他寻个人而已。”

  “寻什么人?一个孩子哪里知道那么多?”那妇人抱紧孩子,说道,“我们这儿都是老幼,你们一定找错地方了。”

  莫思祁也有些不解,而在马背上的查尽说道:“那请问,此处是否是梅花村?”

  老妇说道:“是又怎么样?”

  “梅大哥说,他就住在这离东京百里郊外的梅花村,这应该错不了啊?”查尽说道。

  而那妇人说道:“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跟你说了我们这里男人都出去找生计了,没有人。”

  “您怎么有知道我们找的是个男人?”查尽听闻此话忽然开口,莫思祁也笑着说道:“大姐莫要怕,我们当真不是坏人,来找梅大哥确实有事。”

  而那妇人眼看被他们拆穿谎言,却也撒起泼来,将嗓门扯得老高,说道:“说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们这些人怎地如此混赖?”

  而此时也有不少村民走了出来,尽是些老者,他们听到妇女叫骂尽些出来,纷纷指责查尽与莫思祁,正当二人无可奈何之际,不远处一雄壮之声传来:“放心,他们是我的朋友,不是官府的官差。”

  众人一听,朝那声音看去,竟是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那身影走近前来,不是那梅落花还是谁呢?众人见此情形,一个老汉说道:“梅大侠,这真是你的朋友?”

  梅落花点点头说道:“正式我前些日子在东京交的朋友,何伯放心便是,你们也都快些进屋,早些休息。”话已至此,众人方才安心,便纷纷散了,只留得梅落花和那查尽与莫思祁站在原地,梅落花这才笑道:“想不到你们还真找来了。”

  查尽笑道:“我说过,我不会放弃的。”此时终于找到梅落花,心中担子放下,查尽顿觉气虚体乏,声音也渐小,见那查尽这般神情,梅落花也有些奇怪,便问道:“小子你怎么伤成这样?”便又对着那莫思祁问道,“是你把他伤成这样的?”

  那莫思祁无故又被误会,不由觉得生气,但又很是无奈,便说道:“若我出手,他还有名留到见着你吗?”

  梅落花想想也是,不由笑道:“也对也对,凭他的能耐,在你手中好似逗那蝼蚁一般,那究竟是什么原因?”

  莫思祁刚想开口,只听已经趴在马背上的查尽说道:“你们有心情聊天,不如给我弄些吃的,我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又受了伤,再不给我弄些吃的,我怕我也撑不过今晚了。”

  二人想想也是,便赶紧先将查尽从马背上扶下,梅落花说道:“那就去我的家中吧,就是前面那间房子。”说罢便引二人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