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十三点2017-03-17 16:595,409

  空山留鸟夜悲鸣,只得他人思沉吟。

  想那大盗梅落花何等高手,出来行盗近十年,却从不曾失手,更不曾落得今日这个局面,先是被一个四六不懂的少年坏了行踪,又被一个黄口少年锁了手臂,料是逃到城外山林之中无人敢前来追拿,但是怎奈手与那名叫查尽的少年锁在一起,纵使内功深厚,也挣脱不得,拿了刚刚所持的长剑,纵使一划,也毫发无伤,不由得心急。

  而查尽被他这般使劲,搞得自己手臂酸疼,大喊道:“别扯了,疼死我了,你就不能轻点吗?”

  “轻个屁!”梅落花生气地说道,“我都将吃奶的劲儿都使了,就是弄不开。”

  查尽见梅落花终于停下,不由叹道:“这究竟是什么玩意儿啊,为什么这般都不见松动?”

  梅落花想了想后说道:“如果我估计得没错的话,这应该就是迷蝶谷的惊心索了。”

  “惊心索?”查尽好奇道。

  “所谓套索捆连环,神鬼也惊心。”梅落花说道,“这东西是我们祖师爷诗半神做的机关巧物,传给了迷蝶谷第一代谷主,是个机巧玩意儿,不得其法就难解开,不然除非你的内功真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但是要到这个地步,当今世上又有几人能达到?”

  “等下。”查尽寻思梅落花的言语,不由问道,“你说你们祖师爷传这个给迷蝶谷谷主?怎么听着这么矛盾呢?”

  梅落花想了一会儿,说道:“我也是听我师父说的,几百年前,祖师爷诗半神只是个连续不及地的书生,因为到了三十几还未曾考取功名,便心灰意冷,但这人也奇怪,也不见他怨天骂地,只是一味地念这些古人的诗词,但奇就奇怪,他居然从之中悟出了一套武功要诀,照他所想修炼以后,竟成了一代武学大家,当世竟然毫无敌手,因此文人没当成,却成了个天下第一高手。”

  查尽不由感叹:“这也能成?我自小也看了那么多古诗词,柳三变的歪词更是听得我都直冒酸水儿,我怎没他那好运?”

  “是啊。”梅落花也感叹,“祖师爷不想误打误撞成了个武功高手,那想想便也释然,毕竟老天的安排,谁知道呢,所以便开始行侠仗义做他的大侠。”

  查尽笑道:“这也不免是件好事!”

  梅落花点点头说道:“可不是?但是他独自行侠又不开宗立派难免觉得他百年之后,这套武功要是失传岂不可惜,所以,他当时捡了六个孤儿,收做徒弟,传了些他最早领悟出的一些武功给他们,待到自己百年后,便把自己所悟的精髓,《叹辞赋》传授给品行最好的弟子。”

  “《叹辞赋》,这是什么东西?听起来像一篇怨天尤人的赋篇。”查尽问道。

  “这是祖师爷晚年所悟毕生之武学精华,不过也确实是感慨。”梅落花说道,“不想功名利禄不可得,竟悟出无上武学,但是这武学悟出来便有些后悔了。”

  查尽奇道:“为什么?”

  梅花落说道:“还为什么?威力太大呗,要是有人学去作奸犯科,要想可能也没多少人能拿得住他,所以,经过观察,最终他把《叹辞赋》传给了自己的二弟子,但是这一举动反而引起了其他五个弟子的不满,等到诗半神驾鹤西去,他们便开始拉拢各自的江湖势力开始互相争斗,以至于各自创立了武学宗派,反倒是那个二弟子,厌倦世俗争斗,本来如果他学得《叹辞赋》纵使其他五人联手也未必是他对手,可他却只是将《叹辞赋》保管起来,自己躲入世间隐居,以至于这个《叹辞赋》也就此消失。”

  听到这儿,查尽不免也有些唏嘘:“搞了半天,这武功失传了啊,那你们难道就不知道那个二弟子叫什么名字吗?”

  “有何用?”梅落花说道,“既然选择藏起来,也必然会改去姓名,让人无法寻得。”

  查尽想想叹道:“也是啊,不过这不也太可惜了,那然后呢?”

  “然后?”梅落花说道,“然后江湖上就又多出了五个门派呗,分别是我所学习武艺的落霞派,之前那个少年的迷蝶谷,还有就是白帝城、星垂门和幽笙坊了。”

  查尽听了后想了想,忽然笑道:“我明白了!”

  查尽这么一乍,不由得吓了梅落花一跳,随即皱眉骂道:“臭小子一惊一乍干嘛?”

  查尽笑道:“你们这几个门派的名称都是取自于诗词对吗?”

  梅落花摇摇头说道:“我没念过多少书,不知道,难道你发现什么了吗?”

  “哎呀!”查尽这才觉得有些优于这个大盗的自豪感,“你都说了,你是落霞派,你之前的轻功不是叫什么孤鹜纵吗?”梅落花点点头,查尽继续说道,“还有那个什么星驰剑、鸣鸾掌,对吗?”梅落花点点头,查尽笑着说道,“所谓落霞与孤鹜齐飞,还有俊采星驰雄州雾列,佩玉鸣鸾罢歌舞,哈哈,都是出自王勃的《滕王阁序》啊,看来你们祖师爷去门派名称,也不尽是瞎想的吗?”

  这一听梅落花也来了兴趣,问道:“那,那小子的呢?他们迷蝶谷又怎么说?”

  查尽想了一会儿,说道:“庄生晓梦迷蝴蝶,还有我想想,为有桥边拂面香,应该是,还有那个芳心向春尽,所得是沾衣,应该是了,那就是说……没错,李商隐,迷蝶谷的武功都是出自李商隐的诗句。”

  “那白帝城呢?星垂门呢?幽笙坊呢?”梅落花不由兴奋地问道。

  查尽叹了口气,用略带鄙夷的口气说道:“没读过书还那么兴奋,白帝城一听就是出自李白的诗句,那么星垂门的话我估计是出自杜甫的诗句,幽声……幽声……太多诗词里有幽声了,我也一时想不到。”

  梅落花想了想说道:“他们喜欢用红豆作为暗器,飞出击穴。”

  “红豆?”查尽恍然大悟,“原来不是声音的声,而是管弦之笙,那我知道了,他们所对应的应该就是诗佛王维了。”

  “哦,原来如此。”梅落花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穆地又问道,“那,他们都很有名吗?”

  此言一出,查尽也顿时语塞,心道好你个老小子,我费尽口舌给你说了那么多,你居然一个都不认识,不由有些无奈地说道:“还是先想想怎么解开这惊心索吧。”

  梅落花也就当听故事舒缓气氛,此时想到自己还被这遭瘟的锁链缠住,不由心生恼怒:“那该死的臭小子,还有你,要不是你突然扑上来,料我也不会中这该死的绳索,不然如此。”说到这儿,梅落花拿起长剑,对着查尽,“这事你有责任,不如我砍去你一臂,这样可能就能解脱。”

  查尽听闻后有些惊恐起来,忙叫喊道:“开什么玩笑,你怎么不砍你自己的?”

  “砍自己的多疼啊,不然这样,你不是要跟我学武功吗?我砍了你一臂,到时候把武功倾囊相授,怎么样?”

  “少了一臂,如常人不得,谈什么习武,谈什么报仇?”查尽慌忙辩解。

  “那这样,我帮你去杀包拯,怎么样?”梅落花说道。

  “那也不行!”查尽吼道,“自己的仇自己报,再说了,你怎么知道砍了我的手这绳索就能下来?要是还仅仅缚住那该如何是好?”

  梅落花笑道:“没事没事,手断了总有腐朽的一天,待到你的皮肉腐烂化骨,自然而然便会下来,对不住了,要怪就怪把你我束缚住的那个臭小子吧。”

  见到梅落花举起长剑当真要砍,查尽心想:“完了完了,这回真栽在这个贼汉手里了,若知如此,我宁可无用一辈子,也不能白白折了这一条手臂啊。”

  正想着如何是好,忽闻远处稀疏有声,查尽已尽是惶恐自然不觉,但是提着长剑的梅落花却未曾看下,而是微微一笑,只见身后人影闪动,一袭白衣映入眼帘,还未站稳,那人便开口说道“先前听闻你言语,还当你是个铮铮铁汉,没曾想为了脱身宁可断一手无缚鸡之力之人一臂。”

  查尽这才注意到来人,竟是那翩翩白衣少年,不由一愣,而梅落花不由笑道:“那你堂堂迷蝶谷之英雄,又何故来而不露,躲在暗处看我俩好戏,不出手救这个所谓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

  查尽听闻此话方才明白,原来是这少年早已来到林中,只是躲于暗处偷瞧二人,怕是查尽不说要断其手臂以挣脱,便也不会就此露面,想到此处心中好不气恼,开口骂道:“你这小子,我与你并不相识,白天于市集夺我座椅打伤与我,现在又弄这劳什子的绳索,还不帮我解开!”

  那少年一听这话不由笑了:“我当时哪里冒出来的倒霉蛋,原来是你这愣头小子,怎么着?还想揍我不成?”

  查尽一听心中恼火,刚想叫骂,又心想如果此时与他再多争吵,惹他生气,不予我解开绳子,虽说刚刚梅落花是故作要断自己手臂而引他现身,只怕到时真急起来,确实会要砍他一条手臂下来,想到这儿便陪笑道:“哪儿的话,我是有眼不识泰山,不是您是位武功高强的侠义之士,我刚刚有所冒犯,还请见谅。”

  “这话倒也中听。”那少年说道,“但是好不容易可以制住这怪盗梅落花,就叫我这么帮你们解开,不免也有所不值。”

  一听这话,查尽顿时又急了:“但我是无辜的啊,你不帮他解开便是,让我好先脱缰出来。”

  “不行!”少年斩钉截铁地说道,“这家伙武功忒地厉害,我怕还不及再把绳索收紧,他便已乘机挣脱,凭我的武功,便想再拿他也是不得。”

  查尽有些恼怒,但此话在理,但是此番终究不是解决之法,不由看向梅落花,而梅落花则是一脸怒容:“你这小子我且问你,我与你有何愁怨?”

  那少年自顾摇头:“没有。”

  “那为何你非要与我过不去?”梅落花问道。

  那少年笑道:“我不是说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梅落花听后冷然一笑,说道:“何为不平?那些大官大富之人欺压百姓,草菅人命你不管,我只是那他们所得之不义之财救济百姓,此为不平!”

  “但你毕竟为偷到之为。”那少年说道。

  梅落花笑道:“偷盗,我偷的乃是不义之财,而那些偷人善心偷人信赖之无耻之徒才叫偷盗,你只为此小道而舍大义,目光短浅,非君子之见!”

  听得这一席不卑不亢之言,白衣少年略有所思,说道:“你言之也不无道理,但倘若今天放你,也不免落个帮凶之责,不然这样,你允我一件事,倘若答应,我便帮你解开。”

  梅花落一听有门,便说道:“只要不违背良心,做什么都可以,你说吧。”

  少年又想了想,说道:“做什么我还没想好,这样,若是他日我有难,再来找你,到时你务必信守诺言。”

  梅落花说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说了,只要不违背良心道义,任何事都可以。”

  少年点了点头,又看了查尽一眼:“还有你呢,你需要答应我三事情。”

  查尽心道这小子得寸进尺,有了梅落花一句承诺,还要来跟他讨要条件,而且还是三件,岂不无耻,我一普通百姓,叫我吟诗作对还行,如何打架比斗?还是他要我跪下磕头亦或是自扇耳光?那岂不是更辱没我,想了想好汉不吃眼前亏,先这么答应着,以后天南地北,还未必能再碰到呢,想罢便也学着梅落花说道:“我也一样,只要不违背良心道义个人屈辱,我便答应你。”

  少年捂嘴一笑,这一笑却好似妩媚,后又正定说道:“你还怕我羞辱你不成?在我手中,你还不够丢脸?”

  查尽一听此话便没了言语,少年见他这么反应,便也不再打去,便说道:“好,你的承诺我也且记下。”说罢,右手一摊,只见那惊心索径自解开,回到他手中,梅落花得了自由,甚是欣喜,便一拱手道:“多谢兄弟,与你诺言我必然谨记,如有需要帮助,可来百里外梅花村找我,就此告辞。”

  说罢转身要走,查尽忽然焦急迎上,挡在梅落花面前,说道:“哎哎哎,你这就要走啊?”

  梅落花说道:“不走还留在这儿干嘛?”

  “你忘了?你刚刚已经答应教我武功啦!”查尽急道。

  梅落花说道:“刚刚我说断你一臂,再教你武功,如今你手臂完好,我何以需兑现承诺?”

  查尽一听这话不由恼了,叫骂道:“你这厮,这不是混赖吗?”

  梅花落笑道:“我哪儿有混赖?刚刚言语明确,如今你肢体健全,我又如何需要应得承诺。”说罢便又想要走,只见查尽上前一步拦在他身前,梅花落怒道,“你这小儿,好不皮懒,速速走开,不然别怪我无情。”

  查尽此时眼光坚定,站定不动,梅花落看着有些恼火,索性不与他计较,一把将查尽推了个跟头,自己纵身跃将出去,顷刻消失不见。

  查尽倒在地上,想到好不容易可有机会得习武功机会,就此错过,不免恼火,恼火之余,不由单拳怒捶地面,溅起星星泥土,散在周身,而忽闻身后一声音传来:“哎,人都走了,你气也没用啊。”一听便知是那少年,查尽也不予理会,只是坐起身子,满腔愤慨,而那少年见他不理自己,也不恼怒,竟几步绕到他身前,蹲下身子,问道:“你为何如此执拗?非要学功夫呢?”

  “弑父之仇,安可不报?”短短几字,铿锵有力,那少年听闻此话不禁笑道:“那你拜我为师啊,我教你啊。”

  “你?”查尽抬头看了看少年,那少年眼中竟还有些期许之色,但查尽此时心有不甘,想了想后便说道:“你武功没他好。”

  “你!”那少年听后大怒,“你不想想,我才多少年纪,他多少年纪,功力自然有差,落霞派、迷蝶谷本无实质高低,若我到他这年岁,必然也不输他。”

  查尽缓缓起身看了那少年一眼,随即说道:“至少,比起你来,他更令人钦佩。”那少年听到这话后不免有些恼怒,刚想质问,只见查尽已然转身向林子另一头走去,那少年忙喊道:“喂!喂!你去哪儿?”

  查尽头也不回地走着,随口回答道:“前面一百公里,梅花村。”

  那少年在身后喊道:“人家都不收你了,你干嘛还要去找他?”

  查尽已然走远,但显然也听到了,便回答道:“他便是不收我,但我就这么放弃了不免也太过轻易,不再去搏一下怎么知道呢?”

  声音随着他越走越远而小起来,那少年不免有些恼怒,想这家伙这么地无理,但是又觉得他这执拗之劲甚是有趣,便也跟了上去,查尽见她跟上便问道:“你跟过来干嘛?”

  那少年自顾自走着,说道:“我也要去梅花村,不行吗?”

  查尽说道:“你去那儿做什么?”

  “你管得着吗?”那少年回答道,听他这么说,查尽也不做多说,便自顾自走着,那少年也不同他说话,二人就走在这黑夜的丛林之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