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十三点2017-03-19 16:045,560

  风轻轻,叶飘飘,江水湖畔舟慢摇。

  倒是那前几日,才拜别了司马焯,查尽与莫思祁便动身前往江南,来到南湖之畔,上得一个轻舟,船家摇弄船桨,便泛舟往对岸划去。

  坐在船上,二人相依,好不甜蜜,查尽随即问道:“好久没来到浙江了,虽是将近冬天,却依然青山绿水,只是冷了些。”

  莫思祁不由问道:“看来你去过的地方还不少啊?”

  查尽微微一笑说道:“那是啊,我自小随着柳大人,他去哪儿我便也去哪儿,他到过余杭做过几年官,我便也在余杭待过几年。”

  莫思祁恍然,点了点头便又说道:“过了南湖,便是我迷蝶谷势力范围了,我爹爹为人喜欢静雅,一般周边都没什么人的,他更是布上三十六眼线,七十二陷阱,已防他人打扰,到时候你可要跟着我走,以免中了陷阱或者遇到眼线,到时候动起手来可就不好了。”

  查尽笑道:“你爹爹可也真是心思缜密,但是也不是被你跑出来了这么多次?”

  莫思祁不由笑道:“那是我爹爹故意的,他知道我在家憋得慌,便是故意让那些人纵使看到我了也不阻拦的,上一次出来我倒没有注意,只道是爹爹的布局中看不中用,这次我才发现爹爹的用意。”

  查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想来这个莫有声谷主却也疼惜女儿,但嘴上却硬得紧,表面看女儿这么闷得无聊,便也就对她逃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对了。”莫思祁说道,“见了我爹爹,你可千万别将你的身份告诉他,不然恐怕我爹爹会因为祖辈们的冤仇,反而不同意我俩在一起。”

  “那是自然。”查尽说道,“此事我定然是不会告知任何人的,只待到把我自己的身世查明,并且把《叹辞赋》下半部找到。”

  莫思祁自然点头同意,不多时,船便靠了岸,查尽给了船钱便径直走进一片树林,只见那树林树木高低不齐,好似是有人有意为之,明明快要冬天了,里面确实鲜花满地,争奇斗艳,莺声鸟语,蜂蝶飞舞,好似一个世外桃源,查尽不由叹道:“这简直是人间仙境啊。”

  而那莫思祁却毫不在意地说:“美是美,但是我都看了十七年了,早看腻了,而且别看它美,小心入的花丛中,再难寻出路。”

  查尽不由好奇地问道:“这话什么意思?”

  莫思祁笑着说道:“什么意思?你便走进去试试便知。”

  一听这话,查尽也有些好奇了,不由跑入花丛,只见这花丛高至腰身,而且从中还栽有矮树映衬,虽是矮树却也高出常人一头,查尽往里跑了些许,回头看去,嘴中说道:“这进来了又……”正当他回头,只见来时的路已然不见,而是花草树木遮挡,便不再见莫思祁的身影,不由一愣,“祁儿?祁儿?”四下张望,便只有眼前那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便只好循着小路找了过去。

  而莫思祁见查尽跑入花丛便没了踪影,不由担心道:“糟了,他不会跑远了吧?爹爹这个困人的迷蝶阵,纵使蜂蝶鸟雀进了,也认不得路出来啊,这下糟了。”想到此处,便要进去,忽闻一颗大松之上一声爆喝:“何人在此?”

  莫思祁闻言一惊,随即便见树上跃下一人,那人身材矮小长须至膝,目露精光,手持一柄钢叉,见到莫思祁,不由笑道:“祁儿,你回来了?”

  莫思祁眼见这个矮个子大叔,不由笑道:“钟叔叔!”

  那人名叫钟越,乃是迷蝶谷那三十六眼线之一,他见莫思祁回来不由笑道:“小丫头一跑又是几十天,可把谷主急坏了。”

  “先不说这个了。”莫思祁忙打断钟越说道,“我的朋友刚刚不小心进了迷蝶阵,好久都不见人影,怕是不知道怎么出来,怎么办?”

  钟越一听也是有些为难,说道:“这迷蝶阵合周天六十四卦象,有六十四种走法,而且随着时辰不断变化,又横跨数里,若一走失,纵使知道走法也不一定能找得到啊。”

  莫思祁不由心中焦急:“我就是知道才叫钟叔叔你想想办法的,若他在原地等还好,要是他一直乱跑,就不知道何时能找到了。”

  钟越听了也尤为着急,但细细想来,便又说道:“对了,要不这样,你先回去拜见一下谷主,我这便召集三十六眼线一同进去寻找。”

  “不,我跟你们一起去找。”莫思祁说道。

  钟越却有些为难,说道:“祁儿乖啊,谷主心中挂念你得紧,而且谷中来了客人,你爹爹正在接待,你既然回来,便也要去拜见,都是你爹的好友,不去拜见也失了礼数,你放心,我让三十六个兄弟一同去找,保证今天定把他找到带来你眼前。”

  “那,那好吧。”莫思祁只好应允,便又问道,“爹爹的朋友?什么朋友啊?”

  “都是爹爹当年游历天下时认识的,都是些与他志同道合的朋友,当年我随你爹爹游历天下,也见过一些,都是些能人雅仕。”钟越说道。

  莫思祁想了想便也点了点头,说道:“好吧,那钟叔叔千万记得帮我把他找来。”

  钟越笑着点了点头,忽而又问道:“对了,你那朋友长什么样啊?”

  莫思祁想了想说:“男的,大约二十不到,身高嘛六尺左右吧,面庞挺清秀,还有,他身后背着一把浦云剑。”

  “浦云剑?”钟越闻言不由一愣,“他是落霞派的弟子?但不对啊,落霞派几年前不是已经没了吗?”

  “哎呀不是。”莫思祁忙说道,“这是别人赠予他的,算了不多解释了,但这些特点够明显了吧?”

  钟越无奈点头说道:“够了够了,天下间也就那么一把浦云剑,我年轻的时候也见过,这特征明显,便也好认。”

  莫思祁想了想,又说道:“你们见到他,便要好生相待哦,千万不要与他冲突,不然啊,可有你们受的。”

  那钟越不由笑道:“哦哟,你这话说的,想必他必定是个武功高手了?”

  “那是自然。”莫思祁有些骄傲地笑道,随后便对钟越说道,“那我便去了,也希望我穿过迷蝶阵的时候能发现他,不过应该可能性很低,但如果我发现的话,到了谷中,我就以烟火为信,你们便也不用再找了。”

  说罢便别了那钟越,入了那迷蝶阵,虽然她心中所想便是希望自己运气好,就此遇到,但是却也没多大希望,按照步点走了一阵便出了迷蝶阵,也没见一个人影,心中不免有些失落,但既然回谷,便先前往正厅。

  走了些许,只听得古琴声阵阵,悠扬悦耳,此起彼伏,竟是有至少三把以上的的古琴共同合奏,轻柔曼妙,竟引来燕雀驻足,莫思祁也不敢打扰,便靠了过去,只见得正厅之中,左右坐着六七个人,正中间则是一个留有短须,一身灰色古袍的中年人,便是那谷主莫有声,旁边坐着的人皆是奇装异服,有三个人正与莫有声一同抚琴而弹,四人合作无间,竟凑出了仙乐般的悦耳。

  莫思祁听得也有些痴了,竟忘了所有事情,思绪随着琴声一同飘荡,许久,转轴拨弦曲终鸟散,四人对视而笑,众人无不鼓掌称绝,莫思祁也不由鼓起掌来,只见得那莫有声耳根一动,便听出这鼓掌间竟多一人之声从门外传来,便是嘴角一挑,对门外说道:“臭丫头,跑出去野了那么多天,回来了却还在门外偷听?”

  众人闻之一愣,莫思祁也知道自己已经被父亲察觉,便探头出去,正与莫有声四目相对,便随即一笑,走进厅内,对莫有声施礼道:“爹。”

  众人幡然大悟,这便是莫有声的女儿莫思祁,只见一个异域打扮的人对莫有声说道:“原来是莫兄的千金,果然生得可爱美丽。”

  只听莫有声说道:“赏兄过誉了,我这女儿生性顽劣,常常有家不回,去外面玩闹。”

  又见一辽人打扮的人说道:“莫兄言重了,令千金生性好动,不也如莫兄当年一般?”

  只听那莫有声闻言哈哈大笑,说道:“萧兄啊萧兄,你这一语可是说得小弟毫无还口之力啊,哈哈哈哈……”见他一笑,众人无不大笑,只听那莫有声继续说道,“祁儿,来见过你爹的好友。”只见他手摊开比向之前那位赏兄以及身边一儒雅的年轻人,说道:“这是赏月明赏兄以及他的公子赏溪风。”只见二人随即施礼,莫思祁也急忙还礼,只听莫有声又比向那个辽人说道:“这是萧成萧兄以及他的公子萧俊。”三人再施礼,而又指着还有几位说道:“这是南海的静心道人,这是陆远兄,这位是韩晓兄以及储遂进储兄。”

  莫思祁一一施礼后便再拜道:“莫思祁见过各位叔叔,各位世兄。”

  只听那静心道人说道:“令爱乖巧可爱,实乃尽得莫兄遗传呐。”这静心道人与那萧成和赏月明便是和莫有声弹琴之人,坐的都比较近。

  莫思祁拜过了众人便又说道:“那爹爹,女儿先行告退了,你们先聊,我就不打扰了。”说罢便要离去,只听莫有声忽然制止道:“刚回来一柱香的时间都待不住吗?”

  莫思祁转身说道:“我与一朋友一起回来拜见爹爹,但是他不小心进了迷蝶谷至今没出来,不知其究竟如何,但毕竟回来便先来拜了爹爹和众位叔伯,如今还急着去寻他呢。”

  莫有声听闻不由一愣:“朋友,什么朋友?你出门一趟竟还带了朋友回来都不先与爹说一声,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那爹爹这些朋友不也是在外认识的吗?不也带到谷里来了吗?”莫思祁毫不示弱地说道。

  “荒谬!”莫有声不由大怒道,“这些都是爹数十年交情的朋友,你那朋友不知何来历,便往谷中带,能与爹一样吗?”

  “我怎么不知道了?他……”莫思祁也有些怒急,便险些要把查尽身份脱口而出,还好及时止住,随即转口道,“我与他在外面共患难过,彼此早已信任无间。”

  “你……”莫有声在中好友面前被女儿这么顶撞自然有些失面子,不由更为恼怒,又要骂道,便听身边一声音说道:“莫叔叔请听小侄一言。”

  众人闻言看去,只见得是那名叫赏溪风的男子,只见他一身西夏人的服饰,姿态儒雅温和,莫有声便没开口,只道是让他尽管言语,他见莫有声默许,自己的父亲也没阻拦,便说道:“令千金喜好结交朋友,与莫叔叔以及家父及各位叔伯一样乃是豪情之士,如令千金所言,那人乃与她一同患难之交,便更是难得,足以见二人乃诚意之交,定不是江湖上那些不三不四的小人。”

  莫思祁听得这话,心中稍许宽慰,心想自己爹还不如一个外邦年轻人懂得说话,不由看了他一眼,只见那人也正看向自己,便稍稍点头示意表示感谢,而见那人却腼腆一笑,竟不敢与自己再多对视。

  莫有声见赏溪风帮莫思祁说话,便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便叹了口气道:“进了迷蝶阵,哪是那么好找的?这样,我安排些弟子帮你去找吧。”

  “不用了。”莫思祁语气之中还是有些赌气地说道,“我已经让钟叔叔和他的兄弟们都进去找了。”

  “什么?”莫有声闻言不由大怒,“你让三十六眼线帮你去找人?那要是此时有贼人进来,他们无法及时禀报,那该如何是好?”

  “不是还有七十二个陷阱吗?”莫思祁嘟嘴说道,“再说了,恐怕他们连一个迷蝶阵都过不去吧。”

  “你还敢说!”莫有声真的有些怒了,忽而脱口而出道,“看来,帮你快些找个婆家好约束你是对的。”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莫思祁不由一愣,忙问道:“你,你说什么?什么找婆家?”

  莫有声才自知说漏,不由转念一想,反正本来就是为了此事,现在告知也无妨,便开口说道:“我与这几位好友早就定过娃娃亲,道是要事生得男女,便叫你们结尾夫妇,但是静心道人出家人自然无子嗣,其余几位的后人也都已经成家,这边只剩下赏兄以及萧兄的公子并未婚配,所以这便来是要为你选一个如意郎君。”

  “什么?”莫思祁闻言不由大惊,不想此次他们来不是来评诗论曲的,竟然是为了自己婚事,可自己这次回来为的却也是自己的婚事,但自己心中早有所属,便是那还困在迷蝶阵中的查尽,想到此处便说道,“你怎么能不经过我同意就胡乱给我婚配他人?”

  “混账!”莫有声真的有些怒了,说道,“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有需不需要经过你同意的道理?”

  莫思祁闻言也是大怒,说道:“那我告诉你,我便是有了意中之人,这两人我便是谁也不会嫁,要嫁只嫁那人。”

  莫有声闻言大怒:“你越来越放肆了?你有意中人,他是谁?你竟敢不经过我同意与他人私定终身?”随即转念一想,说道,“莫不是就是那困于迷蝶阵之中的人?”

  “是又如何?”莫思祁说道。

  “你!”莫有声已然站起身,指着莫思祁怒道。

  见那剑拔弩张父女相对之势,赏月明忙说道:“莫兄莫要动怒,想令千金也是聪明灵巧之人,那人能得令千金的芳心,必然有他过人之处。”

  而听那萧成也说道:“是啊,令千金心已有所属,只道是我和赏兄二人无缘与莫兄结亲而已。”

  “哎呀,两位兄弟可莫要这么说。”莫有声忙说道,“我这女儿出门才多少天,不知从何认识的男子,花言巧语骗得她心,她自小就未出过谷,便是对那世间百态、人心险恶毫不知情,若是被他人所蒙骗,不是白白毁了她一生吗?”

  这话也是有道理,大家都没见到查尽,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自然不敢妄下定论,只听那静心道人说道:“无量天尊,大家先不要动怒,不如先把那困于迷蝶阵中的少年解救出来,我们当面而论,便知其为人如何,才可下定论。”

  “没错。”莫思祁听到众位叔伯为她开解心中也是开心,只想自己父亲这么固执,怎么能交到这么多心胸豁达的人,“这可关系到女儿后半生的幸福,你见都没见便要否定人家,便没有道理。”

  莫有声本来被他们说了几句也平复下来,而那莫思祁却又言语相激,不由又气上心头,说道:“你又知道什么是幸福了?你才多少年纪?”

  莫思祁闻言便也又怒了起来,说道:“我不知道何为幸福?但我娘却是知道,她一生不得幸福,你可又知道?”

  莫有声闻言大惊,不由怒道:“你又胡说八道,你又知你娘什么?”

  莫思祁忽而眼中含泪,说道:“我从小就觉得娘没多少笑容,结果郁郁而终,她临死跟我说过一句话我却如今才明白。”

  “什,什么话?”莫有声也闻言一愣,他也不知有此事。

  莫思祁眼含热泪,说道:“她临终前,看着我说,‘思祁、莫思祁,莫要思念祁,却心中终有祁’,随后便故去了。”莫有声闻言不觉一愣,而听莫思祁继续说道,“以前我不明白,现在却有些明白了,我娘名中更无祁字,那你说,你所思的这个祁又是谁?”

  莫有声闻言愣在当场,些许不说话,却突然听得花丛中声响,闻声看去,却见那迷蝶阵中跌撞出来一个少年,见得众人不由一愣,而他看到众人也是一愣,又看到莫思祁便是一喜,笑道:“祁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