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十三点2017-03-24 15:485,525

  迷途不知何处去,辗转都是一路人。

  查尽正赶到困惑不解之时,眼见着忽然出现的萧俊,不由也心道:“他这是瞎走找不着路绕回来了?”

  想到此处也不由得多问,这阵法精巧,却也不知走着走着会去哪儿,既然碰上,人家又建议同行,不想也便同意了,随即又开始独自琢磨这迷蝶阵的奥妙之处,想着想着,不由又听那萧俊问道:“查兄,可有什么头绪?”

  查尽正当心烦,听着他说却也不好意思不答,便随口说道:“早前我估计得这个阵法是按照周易演化而成的六十四卦所布,故而按照这个方法行走,但之前我的硬闯也是证明,虽然我考虑的方向是对的,但是这个阵法看来也不仅仅是六十四卦那么简单。”

  听到这儿,萧俊也若有所思,他虽为辽人,但是自幼随自己的父亲周游天下,更是对中原文化情有独钟,已然饱读了中原诗书,学识更是不亚于查尽,听闻此言,稍加思索便说道:“我们这便是从震位出,那么反之是否可以理解需要从巽位入?”

  听他这么一问,查尽明白此人对于卦象方位也是了解的,便随即补充道:“但是这个阵法没过一个时辰便是一变,我估摸着是按照由南向西变换。”

  “所以你这是走了坎位?”萧俊闻言随即问道,见查尽不由点了点头,便说道,“那既然如此,按照这个变化,不如试试下一条路再选择顺延一个卦位?”

  查尽闻言不由一想,随即问道:“萧兄的意思是往艮位走?但若如此八个方位下来,不是便是一圈绕罢又会回到原点?”

  萧俊不由摇头说道:“不然,这路并非直线,而是曲曲折折,我们往里走了半天也不知是朝何方向,故而我觉的不如试试一个接一个地走,会不会反而靠近那终点?”

  查尽闻言一想也是,每每一入那路,若不抬头辨明方位,便是也不知这路是曲是直,萧俊应该也胡乱走了一通,必然有所察觉,随即便点头称道:“那我们便试上一试。”

  随即二人皆是向着艮位走去,随后又向着坤位走去,走了七次,抬头依稀还能见到之前莫有声发射信号时残留天际的一道烟痕,显然二人确实相较于之前已经靠近了些许,不由觉得应该不错,便又走了一段,起先又走两个还是确实越发靠近,但是接下来不由发现居然开始方向偏离而且越走越远,查尽忙止住萧俊说道:“等等,不对啊。”

  萧俊闻言止住了脚步,也抬头看去,那烟痕几乎已然看不见,但是至少此时还是能为他们辨别一下方位,确实他们又开始远离了终点,不由急道:“看来也不是那么简单啊。”

  查尽也是同意,但是不由又开始寻思:“但总有一个规律才是,不妨我们再试试?”

  萧俊也不得要领,便也同意,二人随即又走了数次,却是越来越远,眼见一个时辰便要过去,不由心急起来,而此时远处烟痕消散,而不巧不知何时来的云层,竟将那骄阳遮挡得严实,便再难分清方向。

  那萧俊不由急了起来,说道:“查兄,咱这好似依然又入了怪圈,凭空瞎绕了?”

  查尽也挠头叹息:“究竟哪儿出了问题?”想到此处,不由想到,“地支?难道这便与地支有关?”

  萧俊听得真切,不由问道:“查兄莫非又有头绪?不妨一说,我们好快些辨明。”

  查尽问也却开始心生疑惑,对于这人他其实并无好感,且不说第一场比试之时那虚伪的言辞,更是在第二场比试之后神情略显不服,虽然他可以隐藏却又转瞬即逝,查尽却看在眼里,不由对他如此迫切地态度感到些许异样。

  而那萧俊自知确实着急,不由说道:“查兄莫要见怪,主要我父亲其实却也希望能与莫谷主结亲,只是在下上局败得如此惨,父亲更觉有失他颜面,便希望我能在此局胜出,纵使不胜也不能落得最后,故而为了父亲,我也只能求得你相助,虽也不失为一种无耻之举,但是毕竟你与那莫谷主的千金关系匪浅,必然告知与你些许门道,不过查兄放心,昨日我父亲态度已然明确,却早已无结亲之念,只是碍于颜面,不得不如此而已。”

  查尽见他说的诚恳,又想到确实昨天这萧俊的父亲萧成也婉言拒绝过莫有声,便也就将信将疑地说道:“实不相瞒,祁儿也只是告诉我这迷蝶阵含天干、地支以及六十四卦,缺一不可,天干我已算的与时间有关,只是我们此次出来之时已然得知第一般方位,便幸运可以不用去算那天干之数,而那地支,我却怎么也想不明白。”

  萧俊听闻那查尽说到此处,不由心中寻思,不由说道:“莫不是这行走顺序虽然按八个卦位顺序,却是以地支数为一轮,十二轮一周,接下来便是要从新开始计算?”

  查尽闻言也点头称道:“此言有理,但是我们走了这么多圈,也不知多少次了,这可如何是好?”

  萧俊闻言不由微微一笑,说道:“是六十一次,算上查兄之前走的一次便是六十二次。”

  查尽闻言心中不由感叹,好个心思细密的人,竟然一直数着这择路的步数,随即便也没有多言,只是说道:“八方和十二地支数,那边是七十二次一周,我们便再走十次,估计会直接绕回原点。”

  萧俊闻言也是同意,随即二人便又走了十次,果然回到了那起始之处,也不多作耽搁,便又按照那个顺序走去,而又走了十二次,便从新又从坎位入,便又是十二次,而此时,太阳也适宜地露出了些许,查尽随即抬头望去,不由大喜:“这太阳已然偏西,终点位处西南,我们这便对了。”

  眼见着确实对了,萧俊也不由欣喜,忙对查尽拜谢道:“查兄果然心思敏锐,在下佩服。”

  而查尽也不多言,便随即说道:“何须客气,尽快走出便是。”说罢便要往前走,却听身后那萧俊好似万分急切地叫喊道:“查兄且慢!”

  查尽听闻他如此急切,以为有何变故,不由转头看去,只见一刹那,便觉眼前一阵白色粉末一闪而过,双眼便被迷住,睁不开来,心中也顿时一怔,不等他想,只听耳边好似轻声传来:“对不住了。”只觉胸口一闷,身子不由地向后飞去,跌倒在地,又听闻一阵跑动之声传来,随即便逐渐远去,心中随即一惊:“这虚伪小人,我竟真找了他的道。”而就在此时,互听林中沙沙声作响,不觉心中大惊,暗道:“麻烦了,一个时辰过了,阵法又动了,我不知被他踢进了哪一个方位,现在便真不知地处何方了。”

  而那萧俊偷袭了查尽以后,便跑入了坎位,心中却也难以平静,依稀记得他父亲对自己临行所说:“你若要胜只得一个机会,便是你自己获胜,让那叫查尽的小子最末,切记,仅此一个机会而已。”

  想到此处不由有些叹息,心中好似有些自责,但转念即逝:“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心中这么想着便也好受些了,而此时却也见得阵法变动,心中明白已然又起了变化,随即也便顺延一个卦位,从那坤位进入,走了些许,不由也发现并未有错,照着太阳的方位,自己定然离终点越来越近,便继续前行。

  而那查尽受了一脚也倒是没什么大碍,只是碍于眼睛被被迷,不由只得想办法擦拭,擦了许久方觉眼前逐渐又清晰起来,心中不由暗道:“想来这也不是石灰之类,当是面粉,看来他也并非太过阴毒。”但是此时此刻,自己又身在何出,四处看去不由乱了神,不过既然无意入了那条路,便要再折返已是不可能了,便只好顺延走了下去,又来到一处空地,眼前不由一惊,只见那片空地竟然出奇地大,而中间竟立着一个坟墓,出于好奇,便绕到墓前看那墓碑,而见到墓碑上的字时,心中不由大骇。

  只见墓碑上刻着八个大字,写道:挚友查氏公伯之墓。

  八个大字苍劲有力,却是字字刻在心头,查公伯,这不是自己父亲的名字吗?查尽见状不由得大惊,但是面对此墓,也不能施礼,无论如何,便先跪下磕头,三个掷地有声的响头磕罢,便抬起头来,看着那墓碑,不由愣愣出神:“为何?这里有我父亲的坟墓,难不成莫谷主竟认得我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爹娘的骨灰坛我不是在家好好地安放着吗?那这个坟墓又是怎么一回事?”

  想到此处,查尽竟茫然起来,眼泪随即留下,便伸手抚摸着墓碑,忽然间,墓的一侧,竟然打开了一道石门,查尽随之一愣,再看去,那墓竟然是个空的,不,与其说是空的,倒不如说是一个地下室,墓门中有节节台阶,直通地下,不由分说,查尽便钻入这墓穴,一看究竟。

  下得墓穴,便是一阵漆黑,查尽也不由得多想,随即便拿出那信号火折,对着那墓穴之中便是一扯,一道火光喷涌,便瞬间照亮了整个墓室,只见墓室字画满是,正前却有一个牌位,上面放着烛台香案,但那信号火光随即便消失,墓室又暗了下来,幸得看到那烛台的位置,查尽便急忙摸索向前,在那烛台前摸到了引火火折,便点亮了蜡烛,而光芒刚起,便眼见眼前一块牌位,那便依然与那墓碑上所书的牌位一般:挚友查氏公伯之灵位。

  查尽眼见此牌位不由后退几步,忙又跪倒三拜,再起身张望,只见四周满是字画,不由拿起观瞧,每一幅无不妙笔丹青,既有名家的字画,也有署名查公伯的字画,还不妨有署名莫有声、静心道人乃至柳永的字画,不由想起那天静心道人谈及那好友之时,却有四人,其中一人从他口中得知便已然故去,原来他所说的便是自己的父亲,不由眼泪又夺眶而出。

  看来这是莫有声为自己父亲建的一个衣冠冢的坟墓,以此告慰自己的好友,看着这四处的字画,不由也略微明白,看来自己父亲生前也却是个诗画双绝的优雅墨客,细细观来,却见那灵位之后却是一副画轴,想来奇怪,这有如此多的画轴,尽都此处摆放,为何独此一画轴安放于此,不由心生好奇,拿出此画展开看去,竟是一副山水画卷,画中山清水秀,风景优雅,却好似与那之前遇到醉侠狂生的地方不禁相似,再见那画一旁,便当是自己父亲妙笔所书的一首诗,查尽不由念道:“尽巧得守数百年,不知纷乱几世间。羡煞莫君潇洒处,亦慕道兄悠似仙。留得痴醉山水穷,传递芳心托依恋。临别相赠此中道,但求再见亦有缘。”

  查尽读完这首律诗,似乎是能稍许明白一些些,自己父亲本身就厌倦所谓的守护《叹辞赋》的职责,羡慕莫有声不被命运束缚的洒脱以及静心道人跳脱世俗的悠闲,也觉得这应该就是他们最后一次离别时自己父亲写来赠与莫有声的,因为上面写的“天圣六年·秋”便是最好的印证,因为父亲是天圣七年春去世的,那便也没过多少时日。

  查尽一直想要探明父亲的真相,看来莫有声必然知晓内情也说不定,而这几句诗前四句和后两句也都明确意思,但是这五六两句“留得痴醉山水穷,传递芳心托依恋”是什么意思?其中定有蹊跷,随即便卷了画轴,将其带在身上,便出了那墓穴,对着墓碑又是三拜。

  但是随之而来的依然是那个棘手的问题,现在他在哪个方位?他该怎么走?既然是过了一个时辰,起始的位置定是艮位不错了,那不如便试试从头开始,想到地处,他便又对着墓碑说道:“爹,孩儿走了。”

  说罢便按照艮位进,开始走,不多时,便觉方位不差,走了许久,便已感觉出口在即,便加快速度,他心中明白,可能那萧俊早已出去,便不由希望自己千万不要落得赏溪风之后,不然的话便有可能形成都是四分的局面,随即便加快脚步,途中阵法又是一变,查尽吗,明白定又是过了一个时辰,便顺延了一个卦位往下走去,但越走越觉得不对,之前还能依稀透过树林看到迷蝶谷的庭院正厅,但是走着走着却觉越来越远,不由心中大惊:“难道是走错了?这个方法竟然是错的?”

  想到此处不免也着急起来,心中暗自思忖倒地哪里出了问题,而与此同时,那萧俊也是遇到同样问题,他早早便靠近了终点,却也是越走越远,不觉心生疑惑,当是自己错了,便放慢速度,一一对照顺序走着,但还是越走越远,不由也百思不得其解。

  而查尽此时也愣在原地,心中揣测,不免想到:“天干数、地支数、六十四,八卦位,还有什么呢?六十四演至八卦,八卦自四象来,四象自两仪,两仪?”想到此处,查尽不由好似恍然大悟,“没错,无论是四还是八还是六十四甚至更多,都无外乎阴阳两仪,那边是正反之极,不是一直顺十二地支一轮,而是顺一轮,反一轮才是。”

  想到此处,便反着那卦象开始行走,又正着行走,不多时,又靠近了那终点,此次便没有太多兴奋,便更是小心前行,又过片刻,便觉得眼前豁然开朗,亭台楼阁尽收眼底,更让人心安的便是眼前的莫有声等人,以及那个正兴奋呼喊自己名字向自己奔来的少女。心头顿时一暖,也不顾他人眼光,将莫思祁抱在怀中。

  而见那莫有声的表情,虽有些不快自己女儿如此不顾身份,却也欣慰查尽如此聪慧,这次真破了自己引以为傲的迷蝶阵,而静心道人则依然向他微笑,而萧成则哀叹一口气,赏月明倒是还好,则是无奈摇头。

  兴奋过后,查尽也随即平静心神,便来到莫有声跟前,说道:“莫谷主。”

  此时莫有声也不再掩饰自己对着少年的赞叹,不由说道:“你当真了不起,此次竟然当真破了我的迷蝶阵。”查尽闻言不语,只是微笑说道:“莫谷主言重了。”

  莫思祁闻言有些不高兴了,轻轻一拍查尽,不由说道:“还莫谷主?”

  查尽随即反应过来,不由说道:“拜见岳父大人。”

  莫有声听闻则不动声色,随即说道:“查尽连胜两场,萧、赏两位贤侄便也不用再比。”随即拿出手中信号火折,对天发出信号,不多时,只见远处两个信号发出,又过不到半个时辰,只见两名眼线将萧俊与赏溪风带出,其中一人便是那个叫做钟越的眼线,那两人出来之后见得查尽站在人群之中,便也知大势已去,便也不由叹息,而萧俊做了卑劣之事,不由不敢直视查尽,却听得钟越说道:“禀报谷主,方才我于暗中盯着,却见一事。”

  萧俊闻言才想起莫有声说过,三十六眼线一直在暗中盯着以防作弊,看来自己所做必然都被他们看见,不由慌乱起来,查尽却忽然开口说道:“前辈是想说刚刚在下误入林中墓地之事是吗?在下这就向莫谷主陪失礼之罪。”

  钟越因为见萧俊耍诈,便一直紧盯他,并未看见查尽后来进到墓穴,只当是此人大度,不愿当面叫人难堪,便也没了话语,却心中暗喜莫思祁看来是找了个人品极佳的夫君。

  萧俊见查尽竟不计较,却更是羞愧难耐,见此情形莫有声便让他们去了,随即说道:“查贤侄胜得两局,便也无需多言,他便是莫某的乘龙快婿了。”

  众人也确没有意见,都纷纷恭喜,萧成与赏月明也只好纷纷恭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