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十三点2017-03-31 14:515,552

  一语点醒便决心,细心琢磨成大就。

  二人在谷中练了半个月有余,便是进步飞速,但是却要是想要创造一些属于自己的武功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纵使有心,却无灵感便也成空,就好似那诗仙李白,心中没有所谓的触景,便也生不出情,没有情可言,便也没有诗写出来了,练武更是如此,练得再好也未必是一个创造武学的高手。

  这十几天,查尽与司马焯时常对练,莫思祁也偶尔加入他们一起修炼,而莫有声见三人如此刻苦,便也时而磨练他们,而这一日,忽然得到一弟子传信,只道是有人送来一分书信给莫有声。

  只见莫有声闻言接过信一看,只见上面红蜡黑印,不由低吟一声:“幽笙坊?”

  莫思祁在他一旁,不由问道:“幽笙坊?他们忽然间送来这信所谓何意?”

  莫有声当然也不明其意,但似乎心中若有所思,便打开信来看去,只见心中只写有数个字:“十八年之约将近,还望前来履行承诺。步雨。”看到此处,不由脸色微变。

  莫思祁见父亲神情大变,便也探头看去,看到信上内容,不由好奇问道:“爹爹,信上说的是什么意思啊?你与幽笙坊有什么约定?”

  见莫思祁有些好奇,莫有声便恢复到之前那种平静的神情,说道:“这便没什么,只是当年与一故人的约定罢了。”

  莫思祁看父亲的面色便知他是强作镇定,但心中也明白父亲定是不愿多说,便也没再问,而是称要练功而去找查尽去了,见到查尽,便将事情告诉了查尽以及司马焯,查尽闻言不由说道:“既然是十八年,那便是你出生之前的事情了,应该是岳父大人以前与别人的约定,这便不关我们的事,你也就别瞎操心了。”

  莫思祁听查尽这么说,便觉得也有些道理,便没再去想,同三人再练起功来,而到了晚饭之时,却不见父亲前来,门中管事的弟子告知是莫谷主有事便不来吃饭了,让他们自己吃,听到这话莫思祁不由心中升起一些担忧,随即便也没有吃饭,便出了厅堂,查尽见莫思祁忽然跑走,心中顿时也起了不祥的预感,随即也跟了出去。

  莫思祁从书房找到练功房也不见自己父亲,问了门中弟子,便道是从下午开始,莫有声便在谷中祠堂一直待着,随即便又去祠堂寻自己的父亲。

  当来到祠堂前时,便看到莫有声对着牌位就这么静静地站着,莫思祁刚想上前,便见查尽一把将她拦住,轻声说道:“先别出声,我们偷偷靠近,听听你爹倒地因何事那么惆怅。”莫思祁也对自己父亲为何突然如此很是好奇,便同意了查尽的话,与他一同轻声靠近祠堂,偷眼望去,却见莫有声只是站在一个牌位之前,不住叹息,再仔细看去,便是自己母亲的牌位,不由更是好奇,站立许久也不听莫有声说话,莫思祁便没了耐心,心想着还不如直接进去问个明白,可刚准备出声询问自己父亲,便听到莫有声说道:“嫣儿。”这便是莫思祁母亲的闺名,只听莫有声继续说道,“我知道,你这一生嫁给我便是没让你过得好日子,但如今见到祁儿长大,而且也有得了一个放心的郎君,我也就安心了,当年出于无奈下了那个诺言,便是早知今日会到来,我这便要来陪你了,不知道你是否还在等我?”

  此言一出,莫思祁以及查尽不由大惊失色,莫有声的言下之意便是要寻死,随即莫思祁便不再躲于门后了,而是忽然冲了出去,冲着莫有声喊道:“爹!你要干嘛?”

  莫有声也被莫思祁这突如其来的一声高呼给吓了一跳,只见他身子一颤,随即转身,便见到莫思祁以及查尽二人,不由脸色大变,随即转而为怒,喝道:“胡闹!列祖列宗面前,竟然躲在门后偷瞧,还在此大声呼喊!”

  莫思祁才不管父亲的责骂,而是厉声问道:“爹,您说要去找我娘是什么意思?”

  莫有声其实也料到莫思祁如此激动便是听到了自己说话,便也没有回答,而是对着莫思祁斥责道:“这便是我与你娘的事情,与你何干?”

  “你与我娘的事情与我无关?”莫思祁闻言便觉得有些生气,便说道,“我便是你们的孩子,怎能说与我无关?”

  莫有声闻言不觉大怒,却看身后查尽呆站在那儿,面色有些尴尬却又透着担忧,不由对着查尽说道:“尽儿,你也跟她胡闹,还不带她给列祖列宗磕头赔罪,赶紧回去!”

  查尽闻言便很为难,这莫思祁也是脾气不小,如今自己也听到了莫有声刚才所言,也知此事重大,但是碍于身份不好询问,但是此事他们若不管,便是牵扯到莫有声性命之事,随即却也站立不动,莫有声见查尽闻言不动,便想自顾离去,而莫思祁则挡在祠堂门口,随即继续问道:“你便不说清楚,我今日便站在这儿!”

  莫有声闻言更是大怒,一看莫思祁的神情当真认真,又看了看不知所措的查尽,便猛地一把拉开莫思祁,随即说道:“要站便站,我也不拦你!”说罢便扬长而去。

  莫思祁听闻此话,便当真站在那儿不动,查尽却是很是为难,只见此时莫思祁泪水早已滑落,不由安慰道:“你先别哭,你爹定有他的苦衷。”

  “有什么苦衷?”莫思祁边哭边说,“我娘早早便去了,只留有我和我爹,如今知道他性命悠关,我却什么都不知道,若他真有不测,你叫我以后怎么办?”

  查尽闻言也很是头疼,随即说道:“不然我再去问问岳父?”见莫思祁没有同意也没有不同意,查尽更是手足无措,无奈之下,也只好抱着一试的态度,离开祠堂,前去莫有声的书房。

  刚近书房,便听到书房中莫有声说道:“如果是尽儿你一个人的话,便进来吧。”

  查尽闻言便觉得似乎莫有声当真有重要之事,便随即进屋,而莫有声见他进门,便叹了口气问道:“她当真就在那儿站着了?”

  查尽便说道:“您也知道她的脾气,如果不告诉她缘由,她便会不依不饶的。”

  莫有声便又是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这便也明白这个道理,也知道她如此,你也必然会来相劝。”莫有声想了想,好似有什么决定了一般,随即说道:“你便答应我一件事情,我可以把事情告知于你。”

  查尽闻言,便知此时非同小可,但如果此时便答应,便是更为不妥,毕竟究竟何事都不得而知,不由说道:“岳父大人,这个小婿恐怕……”

  “你若不答应,便是她在那儿站断了腿,我也不会管!”莫有声见查尽如此说,便立即说道。

  查尽闻言不由得心中大惊,不想此时竟然是如此为难,但是他却也暗自决定,若果此事尚有余地,便纵使不告知莫思祁也行,若此事当真不可挽回,便是先要问清楚缘由,再做定夺,想到此处,便不由点头说道:“我便答应了便是。”

  莫有声听闻此话,却用一种疑惑的神情看着查尽,便说道:“你可要当真,敢对天发誓吗?若违背誓言,便是终生不能为你父亲洗刷冤屈。”

  查尽闻言,不由大惊,心道,我这发誓了,便不可挽回,莫谷主当真是下了狠心了,这便如何是好?

  见查尽犹豫不决,莫有声随即说道:“不敢发,便也算了。”

  听得这话,查尽也不由得好似有些无奈,毕竟这个誓言要是发了,万一真是什么要紧大事,知而不告诉莫思祁,他便是此生心中难安,而违背誓言,便是会成一个不孝之人,这该如何抉择?想了半天也没个头绪,便也就只好拜别了莫有声,随即说道:“既然如此,我定不能拿自己父亲作为赌注,小婿这便告退,还是回去全权祁儿吧。”

  见他当真要走,莫有声不由得又拦住了他,说道:“慢着!”查尽闻言顿时一愣,心道这就是是何要紧事,让莫有声如此果断之人也摇摆不定,随即便也驻足没走,只听莫有声说道:“我看你对于查找你父亲真相之事确实坚决,本来你也想尽快回东京的,只是被诸事耽搁,这也大半个月了,如此你朋友的伤也好了,你们的武功都有不少精进,这便赶紧去吧。”

  查尽闻言不由一愣,这很明显莫有声便是在逐他们走啊,而且便是要把他以及莫思祁都支开,虽不知倒地发生了什么,但也猜得出这事非同小可,不然他也不会含糊不说,并且让他们离去,随即便赶紧说道:“岳父大人,您这究竟发生何事?您这分明是要支开我们,而究竟所谓何事,请您告诉我吧。”

  莫有声见查尽如此说来,不由得唉声叹气,但是随即又对他很是恳求地说道:“尽儿,你便是个好孩子,能把祁儿托付给你我确实放心,但是这毕竟是我们上一辈人的恩怨,而你应该做的便也不是来关心我们这一辈人的事,记住你的目的,便是洗刷你父亲的冤屈,而我,也当是拜托你,带我女儿离开。”

  听得这话,查尽心中不由泛起酸楚,这莫有声虽然表面对女儿管教严厉,但心中不由得分外关心她,这叫他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随即说道:“岳父大人,我这便也是请求您,祁儿自幼失去母亲,所依赖的也只有您,如今知道您性命危险,便决计不会弃你不顾的,您这要我此时带她离开,便是要我做不仁不义之事啊。”

  听闻查尽如此说来,莫有声忽然言辞犀利道:“你若不愿意,便就此别过,从此便也再不要见祁儿了,反正你们还未正式成亲,我便断了你们这门婚事,你便出谷去吧!”

  查尽不想莫有声居然语气转变如此之快,却又如此强硬,不由得心中犯难,想了许久,忽而好似想到一条计策,便只好说道:“既然如此,我便去劝劝祁儿吧。”

  听闻查尽终于服软,莫有声心中便好似大石落地,不觉说道:“你一定要好生待祁儿,我便把她交给你了。”

  查尽越听越觉得这便是如同在交代后事一般,心中不胜酸楚,而今两难之际,只好做此决定,随即便拜过莫有声,出了书房,转而来到祠堂之中,便见满脸泪痕的莫思祁看着他来,边用一种分外可怜的眼神望着他,好似有无限苦楚想要告知一般。

  见了莫思祁这个表情,查尽也不由得心生怜悯,随即便说道:“对不起,我便也问不出来。”见莫思祁闻言便又要哭,查尽忙又安慰道,“这样,你先别哭,我有一计。”

  莫思祁却还是流下了眼泪,虽然听到了查尽好似有办法,却泪水止不住往下涌出,查尽忙帮她擦拭,只听莫思祁问道:“什么方法?”

  查尽帮她擦干了眼泪,见得莫思祁双眼红肿如同两个杏核一般,不由心生不忍,随即四下张望了一番,见附近好似没人,便依然觉得不保险,便对着莫思祁耳语了一番,莫思祁闻言不由有些惊愕,但是又好似不太放心,随即问道:“这个方法可行吗?”

  查尽说道:“岳父心意已决,我们便是如何也劝不动问不出的,如今之计,只能如此。”见莫思祁好似依然不放心,查尽便说道,“我这便是希望你能信我,这却也是我唯一能想到的方法了。”

  听查尽这么说,莫思祁只有点头说道:“那好吧,既然如此,也只能这样了。”

  查尽见莫思祁终于同意,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于是便领她拜了迷蝶谷的列祖列宗,临走却打眼望去祠堂中莫思祁母亲的牌位,只见上面写着“迷蝶谷第十代谷主夫人徐氏之灵位”,便心道:“岳母大人放心,小婿定尽力保护祁儿以及岳父大人性命安全。”

  随即便又来到莫有声书房,告知自己哄得莫思祁相信这只是莫有声对于妻子的思念有感而发罢了,也告知她自己明日便要启程去往东京,她也同意了,闻言莫有声也没有多少高兴,确是对着查尽拱手拜谢,查尽便慌忙回礼,只道是尽了自己为人子女的绵薄之力罢了。

  回到房中,查尽便去了司马焯的房间,告知他如今时候差不多了,他们也是时候告辞了,明日便启程去东京,先把自己父亲的死因查明,再想办法去为他们二人洗刷冤屈,司马焯顿时便也同意。

  第二日,查尽与莫思祁以及司马焯三人收拾了行囊,便要离去,临行前摆脱莫有声再带着自己去了自己父亲的坟前,便下跪拜道:“爹爹,孩儿这便走了,此次回去,定要查出你的死因,必然为你洗刷冤屈。”随后便与莫思祁三叩头拜别自己父亲。

  莫有声将他们三个一路送到渡口,临行依然不住嘱托查尽道:“定要照顾好祁儿。”

  查尽闻言也不由说道:“小婿必然竭尽所能,保得祁儿安全。”

  莫思祁却更是依依不舍,不由扑入莫有声的怀中,好似有些哭腔说道:“爹爹,女儿此去,希望到时候能够平安再见。”

  莫有声闻言不由也心中有些悲凉,却是不能哭出来,而是说道:“傻孩子,当然能再见了。”

  迷蝶谷本身在渡口就安放几条小船以供出入,一番道别之后,三人便上了小船,南湖冬日水凄凄,挥别家人泪盈盈,心中再难以平复,只求安康伴终老。

  三人也知道对岸南湖帮的施礼可能一直在搜寻司马焯,便让划船的弟子往边上郊外划船而去,不多时便来到对岸的郊外,随即谢过了那个弟子,三人便离去了。

  走了不远,便见一个郊外驿站,查尽上前要了些茶水,并且买了三匹马用以代步,而此时司马焯便抱着歉意说道:“现在我有诸多不便,也辛苦二人与我抄小路了。”

  而查尽这随即一阵尴尬地说道:“我却要向司马兄致歉。”

  司马焯闻言不由一愣,便问道:“查兄何出此言?”

  查尽说道:“因为我们这要去的便不是东京,而是幽笙坊。”

  司马焯闻言不由一愣,随即问道:“幽笙坊?这是何故?”

  查尽此时才将事情前因说出,便依然向司马焯致歉道:“我只道是岳父如此这般执拗,便也没了办法,既然信上要他去幽笙坊,他这将我们支开,必然也会随即动身前往,我只好将计就计,先以此唯有,动身离开,便先去那幽笙坊,一来可以打听到事情真相,二来也能在岳父到时,助他一臂之力,只是怕他起疑心,所以昨日一直未曾告知,还请见谅。”

  司马焯便不是什么不通情理的人,闻言便忙说道:“哪儿的话,莫谷主也算于我有恩,如今忽地出此事,我便也当尽点绵薄之力。”说到这儿不由又担心起来,说道,“只是,幽笙坊与星垂门速来有交集,此时怕是也知道你我二人身份,到时可能会有诸多不便啊。”

  查尽见司马焯此番神情,莫思祁好似也方才想起这回事,不由得也担心起来,便笑着说道:“你我便稍稍改头换面一些,再换个名字便是,他们又没见过我们本人,而且我们两个现在学了别的武功,届时别露了破绽便是。”说到这儿见二人好似还是有些担忧,查尽不由说道,“岳父的性命比较重要,作为晚辈,我也觉得当冒此险,只是连累了司马兄了。”

  “这哪儿的话?”司马焯闻言不由有些不乐意,“我说了,此事我自是义不容辞的,莫要再说连累之话了,那便是小瞧了我了。”

  查尽闻言不由感动,也知此友并非白交,随即以茶代酒,与莫思祁一同敬了司马焯一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诗叹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