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离开
大蛮2018-09-21 02:042,214

  “我走了,你们都给我老实点!”声音远远传来,人影却已经消失在头顶。

  白猿们的欢呼声已经听不见了,穷奇却仍旧环着云游的腰。

  “可以松手了吗,穷奇大爷?”云游侧头,露出十分调皮的表情。穷奇却搂的更紧了,“好不容易来见你一面,还不准我多搂一会儿?”

  云游只好自己掰开他厚重温热的手掌,“我可没答应过要嫁给你。”

  说这话时,穷奇注意到了云游变得冷漠的表情,立刻松开了手。虽然这个女人平时很温和,但穷奇追求了她这么多年怎么会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并行飞回了京城,并没有比鬼歌他们慢多少。在城外没什么人的地方两人降落,改为步行,穷奇虽然不喜欢走路,可跟着云游,他不走也得走。

  云游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效仿人类的样子生活。学他们经营店铺,学他们使用交通工具,学他们建造楼阁。

  因为喜欢,就想要学习他们的一切。

  可是……

  云游一边思索,步伐不经意慢了许多。

  “想什么呢妹子?难不成在考虑我俩的事儿?”穷奇一边开玩笑一边搓搓下把,露出痴痴的笑。

  云游看都没看他一眼,一句话也不说,默默往前走。

  穷奇自讨了个没趣,撇撇嘴,像个不成熟的孩子。

  京城永远是最繁华的地方,有皇室在此,各路商人像被召集来一般,络绎不绝。穿过形形色色的人群,两人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云游酒家,刚准备抬脚进门,云游忽然停顿,身后跟着的穷奇险些撞在她身上。

  云游退出几步,往旁边一看,想不到几日不见,旁边被查封的龙升酒楼就换了老板。

  这次倒不和她抢生意了,直接开了一家酔望乡青楼!

  婀娜多姿的姑娘们手摇折扇香肩半裸,在门口站成两排,对门前过往的男人们甩着香帕,一边用发嗲的声音唤着“大爷来玩啊~”

  云游只觉得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寒意袭人。

  穷奇注意到她的目光坐在,呵呵笑了两声,“哟,看起来不错啊,妞挺漂亮。”

  云游白了他一眼,不怀好气的转身进店,顺便在穷奇叫上狠狠踩了一脚。

  穷奇吃痛,脸上表情抽搐,硬是强忍着没叫出声。

  回到楼上房间,坐着发了会呆,穷奇被她关在门外,又不好意思推门进去。燕祺和小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傻傻的旁观了一会,被穷奇呵斥一声,继续回去招呼客人。

  转念便想,我那句话惹她生气了?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老板娘下楼来,“小七小八,收拾东西。”

  楼下三人同时长长的诶了一声,表示不解。小八根本不知道老板娘这样说的意思,但燕祺跟老板娘久了,知道她说收拾东西的意思就是,要离开这里了。

  可是为什么?走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

  于是目光转向穷奇,“穷奇大爷,老板娘受啥刺激了?”

  穷奇耸耸肩,“可能是在山上淋雨浇坏了吧。”

  无奈,燕祺只好带着小八开始打包行李。

  东西收拾好时,已经是傍晚了。燕祺问是否过了夜再出发,云游想了想,决定立刻就走。

  街上行人逐渐稀少,云游酒家周围却没有了往日的安宁。旁边青楼刚刚开张,还在优惠期,灯红酒绿莺歌燕舞,好不欢腾。云游看了看那三层高的楼阁,若是天上有人,看到地上这一景想必也定会觉得星光般闪亮。

  “云掌柜,刚回来怎么又要走啊?”还不等他们锁上后面,旁边小巷子里传来声响,走出俩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正是鬼歌和厉捕头。

  “还打算到你那坐一坐呢,怎么,要去哪?”说话的是厉捕头,不似鬼歌那般严厉,是个十分亲和的人。“听说案子被鬼捕头解决了,我还特意带了酒来庆祝呢。”

  厉捕头晃晃手上拎的酒壶,隔着盖子都能隐约嗅到酒香。

  云游看了看厉捕头,又看了看鬼歌,有些尴尬,不知道如何开口。厉捕头皱起八字眉,看向鬼歌,“你欺负她了?”

  鬼歌一惊,立刻狠狠摇头。他没有戴斗笠,一张带着刀疤的脸本就有几分凶狠,这一摇头,看着竟有些萌萌的。

  燕祺也顺便在一旁搭腔,“就是啊老板娘,说走就要走,你这也太突然了。”

  “我还打算在你这过年呢。”穷奇一手插在怀中,一手抚着下巴点头。

  老板娘看了看他们,心里也有许多矛盾,“那就先进来吧。”

  店里的桌椅整齐收在桌子下面,似乎并没有要带走的意思。反倒是厨房,除了灶台和柴火,都装在燕祺背着的大袋子中。

  燕祺只好费力把刚收拾好的东西再一一摆回去,生火,做菜。一些酱香的肉简单热了一下,让小八切好装盘,给外面四个人先端过去。

  老板娘不在的这几天,燕祺教导有方,小八不但能准确记住桌号上菜,还能帮忙切菜装盘,虽然刀工不怎样。

  一块漂亮的酱猪肘,在小八刀下几乎粉碎。

  老板娘嘴角抽抽,忍了。

  厉捕头把带来的就分别到给其他人,盖子掀开,瞬间满室飘香。这酒是他自己酿的,沉了许多年,轻易不会拿给外人喝的。

  这会儿他和鬼歌一块来也不为别的,就是想感谢云游和穷奇的相助之恩。

  穷奇不拘小节,仰头一口饮尽杯中酒,又烈又甘,喉中顿时灼烧起来,一直延续到胃中。

  “好酒!”穷奇怒赞,又要了一杯。

  等燕祺炒了几盘小菜,也和小八一起上桌,喝喝酒吃吃菜聊聊天,你敬我我敬你的,不一会儿就有些醉了。

  除了穷奇和没怎么喝酒的云游之外都不胜酒力,小八喝了一杯就直接趴下了,鬼歌看起来很是镇定,脑子里也开始嗡嗡叫了。

  他看着云游离座准备上楼,鬼使神差的,自己也跟了上去。穷奇则抱着云游家的酒坛子,继续和厉捕头干杯。

  “我听鬼捕头说,你和云掌柜,身份似乎有些不同?”厉捕头问的小心翼翼,他只听闻这两个人很厉害,究竟是多厉害,什么脾气,他并不清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游此间不留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游此间不留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