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鬼捕头”
大蛮2018-09-21 02:042,258

  “老板娘,我看这些事,准是龙升酒楼里的那只娘炮干的!”

  老板娘伸出食指抵在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水落石出之前,不要给任何事妄下定论。”

  燕祺立刻点头,像啄食的小鸟一般,“我懂了!我懂了!”

  老板娘被他的啥样子逗笑了,“你懂什么啊,别再乱来给我添堵就行了。”

  老板娘自己也知道,燕祺这小子一根筋,思考事情不会拐弯,所有有些计划还是和他明说了好。毕竟燕祺虽然想不出这么复杂的东西,但交代给他的事,他绝对会全力做好。

  何况,他跟了自己这么多年,老板娘知道,燕祺是个脑子死嘴也死的家伙。不让他说的话他绝对不会说出去,所以哪怕笨一点,也比那些不懂得闭嘴的人强。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燕祺厨艺好,能揽下店里不少粗活累活。

  要是能再有个帮手就好了,等店里恢复了往日的兴隆,他们也不至于忙手忙脚。

  事成与否,就要看这一次的赌注了。

  话说这老板娘前脚刚被捕快带走,后脚龙升酒楼便大张旗鼓,直接弄了个七折酬宾。龙升那两点眉毛都笑得堆在了一起,眼睛眯成细长的弧线,几乎睁不开了。

  许多顾客闻讯登门,倒不是因为和龙升多熟悉而来庆贺,主要还是为了蹭个折扣。

  这龙升酒楼自开业以来就没这么大方过,平时连个零头都不愿意抹,新老顾客都一致对待,该多少钱就收多少钱。虽说这点比不上旁边的云游酒家,但看在食物还算可口精致的份上,也就鲜少有人计较这些了。

  今天算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龙升老板竟然主动打折,脸上都笑开了花,不少往日不太敢进门的顾客都忍不住进店品尝了一番。

  龙升酒楼在京城算是比较高档的食馆了,菜价快贵上了天,可偏偏就有人喜欢贵的,尤其是一些达官富商纨绔子弟。

  一桌酒席下来上百两银子,普通百姓也着实吃不起。

  一些老顾客也来图个乐呵,点了几样招牌小菜,要了几坛好酒,一顿饭下来和往常开销也差不多少,不知龙升这个扣门老板是不是真的打了折扣。

  从早上开业一直忙到了街巷无人,一天下来可把店里的伙计们累坏了。今儿个一天的收入顶了平时的五六倍,也事先没有个准备,后厨的伙计光是出去补食材就不知道跑了多少回。龙升也难得体会了一把数钱数到手抽筋的爽感,眼睛一天都没怎么睁开,嘴巴都要笑变形了。

  “孩儿们,明天依旧照着这个势头,咱们再翻个番!”

  伙计们累怏怏的应了声,现在整个酒楼里大概也就剩下龙升老板还有这个劲头了。眼看没几个小时就要开始准备明天的食材了,伙计们可不敢耽搁,赶紧回房休息。

  龙升美美的扭着腰肢回到了自己楼上的房间,关上房门的片刻,眼中流过一抹阴鸷。

  龙升酒楼的大门内传来上门闩的声音,这时才有一个身影从对面巷子里走出,头上戴着斗笠,身上披了一件长长的斗篷。

  鬼歌望了一眼旁边有些凄凉的云游酒家,握紧了腰上的刀柄,心中已有七分了然。

  鬼歌回到府里也没休息几个小时,就听到有人在衙门前大声擂鼓,说要报案。

  可不就是那娘炮一般的龙升。

  梁大人近日身体一直不舒服,被这鼓声一吵,睡不着起不来的,十分难受,又无处发火。好在过了一会儿鼓声息了,鬼歌进来安抚梁大人继续休息,外头不是什么重案,梁大人便放心交给了鬼歌。

  “大人!”龙升一入堂便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却是昂首挺胸,“我要报云游杀人一案!大人呢?”

  鬼歌的眉头皱了一下,料到他是来说此事的,“大人身体不适正在休息,有什么事跟我说就行。你说的云游,可是云游酒家?”

  “正是云游酒家的老板娘,云游。”龙升毕恭毕敬的回答。

  “可有证据?”鬼歌问。

  “回大人,是我亲眼所见。”龙升答。

  “详细说来听听。”

  龙升便说,他亲眼看见云游把一碗热汤放在了小巷中,晚些时候,那个不幸死去的乞丐喝了那碗汤,之后,便是现在这样了。

  刻着云游酒家名字的陶碗就是最不易撼动的证据!龙升心中盘算着,可不打算给云游老板娘翻盘的机会。

  “你是什么时间看见云游把热汤放在小巷中的?”鬼歌问。

  “下午酉时左右。”龙升答。

  鬼歌翻了翻桌上的卷宗,没有继续这个问题,转而扬了声音对堂下一干捕快命令道:“升堂!”

  捕快们站成两排,快速而有节奏的用手中木棍敲击地面,发出细密的声音,同时一阵冗长的威武吟唱低低响起。

  跪在堂中的龙升忽然感到一种强烈的压迫感,好似进了地府,身边都是押解自己的小鬼。

  他们身形高大,威严不可侵犯。

  很快,云游和燕祺被人带了上来,一同跪在了龙升身边。龙升注意到他们身上并没有带镣铐,顿时心中升起一抹不快之感。

  听到官府中传来升堂之音,附近的居民立刻赶来看热闹,街上行人口耳相传,很快便传遍了京城几条主要街道。大家一听新捕头要审云游酒家吃人的案子了,都不约而同的放下了手上的活计,赶往官府。

  顷刻间,官府门前便挤满了看热闹的群众,你一嘴我一嘴的讨论案情。

  燕祺在牢房里冻了一夜,像个蔫茄子一样没有精神。他最怕冷了,一入冬就开始往身上添衣服,却挡不住牢房中的寒气入骨。老板娘却是一脸灼烁,看起来精神的很,也丝毫没有被当成犯人那般心悸的样子。

  鬼歌忽而拍下惊堂木,当的一声震得满堂回响,看热闹的群众立刻安静了下来。

  “嫌犯云游,现有人状告你毒杀他人,可是确有此事?”鬼歌朗声发问。

  云游伏地对捕头一拜,“草民云游,并没有做过任何伤天害理之事,还望大人明鉴。”

  登时台下便响起了抽气声,支持的反对的声音此起彼伏。

  “案发现场发现的一只碗,是你家的?”鬼歌又问。

  “不错,正是出自我云游酒家。”云游回答这些问题时,毫不避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游此间不留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游此间不留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