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证据
大蛮2018-09-21 02:042,244

  “你为什么要将碗放在那种地方?”鬼歌问。

  云游便说了近日有人在巷子里乞食的事。她虽然不知道是谁,那人也从未主动露面,“但想来他也肯定是饿极了,连我给的食物的都不怕。”云游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自嘲道。“我便在每天酉时左右放些食物在巷子里,有需要的人,大可随意来取。”

  “大人,您听见了吧,我可没说谎。”龙升急忙补充了一句。

  “那你是什么时候取回的碗?”鬼歌没有理会,继续问云游。

  “我每次都会在一个时辰之后来取碗,大人你也知道,现在天气越来越冷了,食物在外面放久了,早就冻得僵硬无法咀嚼了。但我昨天取碗时,我家的碗并没有一如既往放在原处,整条巷子里我也没找见,直到今天早上。”

  “看来,此案仍有许多疑点有待查明。”鬼歌正想拍下惊堂木暂时退堂,龙升立刻膝行两步上前阻拦。

  “大人!哪里还有什么疑点?这毒明显就是云游下的,人也是她杀的!大人,为了还城中百姓一个安宁的生活,不至于人心惶惶,请大人,赶快将犯人绳之以法吧!”

  原本打着瞌睡的燕祺被龙升忽然爆发出的叫声吵醒,不愉快的瞪了他一眼,刚想发火,想起牢中老板娘的嘱咐,硬生生又把气憋了回去,继续闭眼睛养神。

  “你亲眼看见云游往汤中下毒了吗?”鬼歌忽然问。龙升一愣,尴尬的摇摇头,声音立刻弱了下去。

  “那你何来如此的肯定?”鬼歌继续问。“虽然尸体因为天冷的原因不好判断死亡时间,但好在时间不长,仵作推断死亡时间是在深夜凌晨之后,那时候你并没有看到云游投毒杀人的动作,便是没有证据。”

  “我……我……那个时间大家都睡了,哪有人会注意到?”

  “所以说,此案仍有许多疑点有待调查。除非,有人亲眼目睹了那段时间里发生的事。”

  这时,官府外匆匆跑进一个身影,被捕快拦在门外无法进来,嘴上却不停呼唤着龙掌柜。龙升心中暗喜,直起身来回头看着跑来的总管,总管会意,立刻扬声道:“龙掌柜,找到证据了!在云游酒家后院里找到了下了毒的骨头汤!不知道她还给多少人喝过呢!”

  此话一出,顿时人心惶惶,大家都在脑中飞速回想近日有没有喝过云游酒家的汤。

  云游更是一脸的怒意,她气的不是有人来告发她,她气的是,竟然有外人未经允许进了她的厨房!

  鬼歌的眉头也在不经意间皱了起来,转瞬消失。他起身,命几个捕快押着两个疑犯和龙升,让龙升酒楼的总管在前面带路。

  一行人匆匆赶到云游酒家,看热闹的群众也都聚拢了过来。

  总管将鬼歌引到后厨,指着一个盛满骨头汤的木桶道:“大人,就是这个。”

  戚风立刻献上一根银针,插在汤中,片刻之后银针上便附了一层黑。戚风转身将银针放在一方白色绢布上呈给鬼歌,“大人,这汤中确实有毒。”

  白色绢布的衬托下,黑色针头显得越发刺眼。

  “哼!这回看你还怎么狡辩!”龙升阴阳怪气的在一旁添油加醋,转而又向鬼歌道:“大人有所不知,这巷子里以前就经常有人失踪,说不定都是被这个恶毒的女人毒害了!”

  云游一声轻笑,手臂环胸不动声色。“龙掌柜这么有把握,看来平时真是观察我到了细致入微的程度。不过你好像误会了一个地方,不是所有刻着云游酒家四个字的东西,都是我店里的。”

  云游走到众人面前,将后厨里的东西一一指给众人看,“我这店中的东西都是请专人制作的,而我店里盛装食物的厨具,全是陶制品,上面的刻字亦全部出自我的陶匠友人之手。这木桶根本就不是我家的,上面的刻字,和我店里其他物品的刻字比对一下便可知晓。”

  “说不定是你另外打制专门用来害人的呢!”

  “龙掌柜似乎很有经验啊?如果这么说的话,别人也可以打制同样的东西嫁祸给我。毕竟我家这后厨的锁似乎有些老旧了,竟然什么人都能偷溜进来。”

  龙升脸色一凝,瞪了身后总管一眼。

  鬼歌的脸色更冷,覆着一层厚厚的阴霾,站在龙升面前,没有任何表情,光是气势就压得他透不过气来。

  “龙掌柜,如若云游真是杀人凶手,律法自会处置。如果是你栽赃于人,律法也一样会处置!”

  低沉浑厚的声音自头顶传来,龙升只觉面前黑压压一片,仿佛落入了地府,正在等候阎王发落。他双腿一软,没有站稳,险些跌坐在地上,被身后管家及时扶住了。

  额上冒出细密的汗珠,龙升勉强站直了身体,却不敢抬头对视那一双深邃的眼睛,只轻轻道了一声知道了。

  周围人虽然没有在这一股压迫的气场之下,却也同样感受到了近乎凝结的空气。

  鬼字做姓时本应读作唯,城中百姓却默认一般叫他“鬼捕头”,厉鬼一般的捕头。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燕祺带着玩味看着这群人闹来闹去,那龙升真是想尽诡计也没什么结果,只能说他智商还是捉急。

  在他知道老板娘真实身份的时候,已经想不起来当时是何等震惊的心情了。一个能上天能入地的人,却甘愿做这样一个小酒家的老板娘,惊讶之余,他更是佩服。

  而这龙升,不过是一只猿翼山的小蝮蛇,仗着自己有几百年的道行就敢出来为所欲为,简直自不量力。

  若是被人知道了他的真身,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敢去龙升酒楼光顾呢。

  “那个……我看到了。”人群中忽然发出一个弱弱的声音,一只苍白的手臂伸了出来,袖子破破烂烂,手臂上也有许多脏兮兮的土印子。

  说话之人个子不高,被埋在人群中看不清模样。鬼歌回头看去,人群立刻自动分离开,一个瘦瘦小小全身脏兮兮的乞丐露了出来。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但还勉强能分辨出是个女孩。头罩在兜帽里,乱蓬蓬的头发从两边搭下来,许久没有打理过,沾成了一绺一绺的,遮住了半边脸。

  但从露出来的那半边脸却不难看出,是个大眼睛很清秀的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游此间不留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游此间不留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