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丁的门票
小饼2017-03-13 10:2111,041

  徐小丁一出单元门,便看见院里的沙堆上多了一个女孩儿。

  徐小丁一下就兴奋了。

  因为他正孤单着呢。

  漫长寂寞的暑假对徐小丁来讲是一段难熬的日子。

  每天,独自一人待在家里的徐小丁除了做暑假作业就是趴在窗台上托下巴——他家没电脑,所以徐小丁不能像别人一样上网玩游戏,有台电视机妈妈不让看,怕浪费电。

  徐小丁快要无聊死了。

  所以,可以想见,沙堆上突然多出的这个女孩儿,得多讨徐小丁的欢喜。

  徐小丁几乎是讨好地冲着这个女孩儿笑,你好,他很有礼貌地跟她打招呼。

  女孩儿好像不习惯这么正式、文明的方式,咧嘴一笑,你说啥?嗖地一下光着脚丫跳下沙堆。

  徐小丁立马觉得满身轻松,他断定跟这女孩儿会玩得来,你看她皮肤黑黑的,笑容灿烂,蹦来跳去地像匹小马驹,一点儿也不像班里那些女生,碰一下掴一下就吱哇乱叫半天,娇气得要命!

  徐小丁想得一点不错。

  于豆豆是从农村来的,爸爸妈妈在附近的农贸市场卖水果,趁暑假把于豆豆接来一家团聚。因为爸爸妈妈忙着做生意无暇顾及她,于豆豆就自己一个人跑到院里瞎溜达。

  溜达溜达就碰见徐小丁了。

  闲着无聊的徐小丁和人生地不熟的于豆豆一见如故,玩得非常开心。

  到了后来,徐小丁已经带着于豆豆满城乱逛了。

  徐小丁正儿八百地充当着导游兼地主,把自己脑中能想到的所有好玩的地方都一一介绍给于豆豆,当然,这些地方都是免费的,徐小丁的爸爸妈妈不可能给他钱让他出门乱晃。

  于豆豆第一次见识了超市,电梯,感应门等以前只在电视上见过的东西,徐小丁听着她不时发出“呀”或者“咦”的赞叹声,感觉既骄傲又满足。

  而于豆豆也很感激徐小丁带自己玩了这么多好地方。

  作为回报,她从家里拿了好多水果给徐小丁吃。

  徐小丁的第一反应当然是推辞,他是男生,要女生的东西总觉得别扭,再说,自己也没替于豆豆做点啥,怎么好意思要呢?

  但于豆豆不干了,她说徐小丁你是不是嫌水果破了呀?

  于豆豆拿来的水果都有些磕碰,卖相不太好,是她爸妈挑出来留着自家吃的。

  徐小丁就不好说什么了,他欢欢喜喜地把水果拿回家,跟爸爸妈妈一起享用了。

  虽然是磕碰伤的水果,徐小丁平常都很少吃到呢——妈妈可舍不得花钱买水果。

  如果能一直这样跟于豆豆玩下去就好了。

  可惜暑假要结束了,于豆豆要回老家了。

  临走前,于豆豆收到了一本极地海洋世界的宣传册。

  当时,徐小丁和于豆豆正坐在公园里休息,一个漂亮阿姨穿着印有极地海洋世界字样的裙子,塞给他们一本宣传册。

  宣传册上印着一只大脑袋海豚,顶着一个皮球跃在半空中,那模样像极了于豆豆最喜欢的歌手周杰伦。

  于豆豆爱不释手地抚摸着那只海豚。

  徐小丁在旁边说,是奔奔,它会表演很多杂技。

  徐小丁的语气显得司空见惯,就好像他经常见到奔奔似的,其实全城的人都知道那只海豚明星,而徐小丁则一次也没去过极地海洋世界。

  于豆豆立刻转向他,它会表演什么杂技?

  徐小丁卡了一下,他没见过奔奔表演杂技,自然说不上来。

  但徐小丁不愿在于豆豆面前丢份儿,他脖子一挺,它会的多着呢,一时半会儿说不完,下次我带你到极地海洋世界一看就知道了。

  没想到于豆豆兴奋地接话,好,徐小丁,下次我带一只小狗给你,咱们俩交换。

  徐小丁勉为其难地说,行。

  于豆豆举起小手指,拉钩,徐小丁只好勾住她的手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就喝尿……。

  徐小丁一边拉钩一边惴惴不安,他知道极地海洋世界是要收门票的……

  嗨,管它呢,于豆豆下次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这么一想,徐小丁马上便心安理得,拉钩拉得也有劲多了。

  但万万想不到的是,徐小丁很快就再次见到于豆豆!而且这一次于豆豆再也不用走了!

  开学第一天,徐小丁背着书包去上学。

  马嘉和赵晨晨也来了。

  马嘉和赵晨晨是跟徐小丁住在同一小区的同班同学,他们一个出去旅游一个去了外婆家,和徐小丁整整一个暑假未朝面。

  徐小丁很快切换到平日的上学状态——他和赵晨晨嘻嘻哈哈地在过道上打闹。

  马嘉及时止住他俩,他看见毕老师踱进教室。

  大家都乖乖地回到座位。

  毕老师站到讲台上,同学们,我给大家介绍一个新同学……

  大家都瞪大了眼睛要看新同学在哪里,徐小丁更是好奇得脑袋一会儿扭向左一会儿扭向右。

  一个小姑娘从门外走进来。

  小姑娘穿着夜市上买来的红连衣裙,黑脸上一双大眼睛骨碌碌地转动,一副毫不胆怯的样子。

  于豆豆!

  徐小丁惊得差点儿没咬着舌头——于豆豆不是回老家上学了吗?

  他先是一阵儿高兴,哈哈,以后可以痛痛快快地跟于豆豆玩个够了。

  但徐小丁紧接着便想起门票的事儿,现在于豆豆跟他同班,他们俩可是随时都要见面的……

  徐小丁心虚地瞄一眼于豆豆,恰好于豆豆也正在看他,还朝他眨了下眼呢……哎呀,拜托于豆豆千万不要想起海豚明星奔奔。

  其实于豆豆也是头天才知道自己以后要在城里上学——爸爸妈妈一直在替她办理借读,因为不确定能不能成,就没告诉她。

  现在她像只小鸽子扑棱着翅膀飞到五五班,把班里搅得不安生了好几天。

  于豆豆很快就成为班里最受欢迎的人——她热心肠,乐于助人,又不娇气,无论男生女生都愿意跟她玩。

  最让人惊奇的还要数她的学习成绩,开学首次摸底测验,于豆豆居然考了全班第二——差一点就赶上马嘉了!

  于豆豆在很短的时间内让大家刮目相看——就连见惯风雨的徐小丁都坐不住了。

  徐小丁觉得自己看错了人,暑假里那个啥也不懂的黑丫头看起来傻乎乎的呀,怎么一下子变得锃亮锃亮的?

  徐小丁心里平白地添了些压力,比他爸妈比毕老师给的压力都大。

  徐小丁在于豆豆面前一出场就是个优秀的男孩,他希望继续给她保留这个好印象。

  怎么才能给自己加分呢?

  成绩平平的徐小丁有生以来第一次主动自发地认真规划自己的学生生涯。

  这样努力、规划的结果就是不久后的英语单元测验,徐小丁破天荒地考了满分!一向爱憎分明的MS WANG立刻毫不吝惜地当众表扬了徐小丁!

  徐小丁这个高兴啊,发卷子时他特意瞅了瞅于豆豆,于豆豆满眼都是赞许的神气。

  徐小丁心花怒放地跟于豆豆一道放学回家。

  路上,徐小丁问于豆豆,于豆豆今晚你下不下来玩?我和赵晨晨玩CS枪战……

  旁边的马嘉插了一句,有什么好玩的啊,弄得灰头土脸地……

  可是于豆豆很痛快地回,好啊,我写完作业就下去找你们。

  徐小丁乐得要命,他等这一刻等了好久。

  但徐小丁怎么也没想到,到了晚上,他还是把自己弄了个不自在。

  于豆豆给他抱来了一条小狗。

  小狗是刚从老家来看孙女的爷爷应于豆豆的要求捎来的。

  于豆豆想给徐小丁一个大大的惊喜。

  徐小丁确实很惊喜,但也很煎熬。

  小狗懂事地看着徐小丁,脑袋一下一下地往他身上蹭,好像在撒娇。

  徐小丁想起自己跟于豆豆拉的钩——他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呀。

  徐小丁心里一下变得沉沉地,玩CS枪战的念头早飞到天上去了。

  赵晨晨还在旁边羡慕地说,于豆豆你可不可以送我一只呀?

  于豆豆说,不行,我爷爷就带了这么一只……

  徐小丁很郑重地把小狗抱还给于豆豆。

  于豆豆,小狗先放你那儿吧,我还没带你到极地海洋世界呢,等我带你到极地海洋世界你再给我小狗好不好?

  于豆豆愣了愣,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反正小狗早晚都是徐小丁的,晚几天再给他也没什么。

  于豆豆就把小狗抱回去了。

  徐小丁可是再也睡不舒坦了。

  别看徐小丁跟于豆豆说得轻描淡写,其实他心里明白这件事简直比让毕老师撤掉马嘉的班长都难。

  极地海洋世界是要收门票的,姑且不论门票多少钱,单就妈妈花钱的一贯态度明摆着跟她要钱买门票肯定此路不通。

  徐小丁连姑姑过年给的压岁钱都没在自己手里攥过10分钟,更不用说别的了。

  但他跟于豆豆可是拉过钩的呀……人家于豆豆那么老远都把小狗带来了,他徐小丁难道还不如一个小女生?

  不行,无论如何要想办法弄到至少一张门票,否则于豆豆以后一定会认为他光说大话不办事。

  徐小丁首先想到的就是借钱。

  但这条路根本就行不通——赵晨晨一听他要借钱去极地海洋世界就连连摇头,他去年春节跟他爸去过一次,知道极地海洋世界门票160一张,就算儿童票也得80,赵晨晨手里只有15块零花钱,全给徐小丁也不够。

  赵晨晨建议徐小丁跟马嘉借钱。

  赵晨晨和徐小丁是少数几个知道马嘉手里有很多零花钱的人。

  马嘉爸爸和妈妈离婚了,他爸爸有了新家,不能经常回来看他,就给他很多零花钱作为补偿。

  徐小丁就亲眼见过马嘉一下掏出好几百块钱呢。

  但马嘉和于豆豆是同位,万一马嘉哪次说话告诉于豆豆……

  徐小丁可不想让于豆豆知道他借钱带她去极地海洋世界看奔奔。

  再说,马嘉本来就屁颠屁颠地老围着于豆豆转,万一他知道于豆豆想去极地海洋世界没准儿自己就带她去了呢。

  徐小丁觉得不妥当。

  既然赵晨晨和马嘉都被否决了,那借钱买票的事儿基本也就否决了——除了他俩,徐小丁想不到班上哪个同学有那么多钱肯借给他。

  一连几晚,徐小丁写完作业就躺到床上发呆,满脑子净是门票的事儿,连电视都没心思看了。

  徐妈妈又纳闷又窃喜,因为这样一来她就可以关掉电视机省电费了。

  徐小丁再也不那么积极地往于豆豆跟前凑了,生怕于豆豆提起极地海洋世界的事儿。

  偏偏赵晨晨挂念着小狗,一逮着空就问,于豆豆,小狗睡不睡觉?他吃什么?我把我家的骨头给它吃行不行……

  于豆豆就兴致很高地讲小狗的各种趣事,两个人聊得热火朝天,徐小丁在旁边听着心里堵得好难受。

  就在徐小丁差点绝望的时候,赵晨晨给他带来一个好消息。

  赵晨晨说,他爸爸厂里搞促销活动,在全市投放了800瓶瓶盖内印有“崂山”两字的崂山可乐,谁要是喝到了,可以凭瓶盖换一张极地海洋世界的门票!

  赵晨晨的爸爸就在崂山可乐厂上班,消息肯定准确。

  徐小丁心里又燃起希望。

  他开始早起,天不亮就跑到马路上的垃圾箱内翻翻拣拣,只要是饮料瓶他都一个不落地捡回家。

  徐小丁从来没被人看见过。

  要知道,徐小丁还是蛮有心眼的,他特意算好了时间——那个点同学们都还没起床呢。

  只有一次,徐小丁被人发现了。

  那天徐小丁正低头拽出一个饮料瓶,忽然有人冲他喊,别捡了,这附近的垃圾箱都归我,你上别处捡吧。

  徐小丁抬起头,发现妈妈正站在前边不远处瞅着他呢。

  徐小丁这才知道自己抢了妈妈的生意。

  徐妈妈接着又说,你上步行街翻吧,那儿有的是饮料瓶……

  徐小丁一想,是呀,步行街每天人来人往多得数不过来,那么多人肯定要喝水喝饮料的……而且那儿离家远,还不用担心被同学们看见……

  徐小丁当天放学就到步行街去了。

  他夹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眼睛瞄来瞄去地在人缝里搜索垃圾箱。

  垃圾箱每隔50米就有一个,而且每个都满满得像要溢出来。

  徐小丁立即下手淘宝。

  路灯照得满街通亮的时候,徐小丁才回到家。

  妈妈一边唠叨嫌他回来晚一边把徐小丁的饭菜端上来。

  徐小丁大口大口吃着,觉得妈妈做的饭真好吃 。

  吃完饭,徐小丁扎扎实实地冲了一个澡,不能让同学们闻到他身上的臭味,尤其不能让于豆豆闻到。

  以后的日子,徐小丁只要一放学就赶到步行街上捡饮料瓶,周六周日写完作业,他也会拎着塑料袋去步行街,而且因为不用背书包,他可以多拎几个,捡回来的饮料瓶也比平时要多。

  徐小丁可真遭了不少罪 。

  正是秋老虎肆虐的时候。

  徐小丁整天都跟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只要他一活动,身上一准出汗,加上他还要背着书包和盛饮料瓶的塑料袋,捂得密不透风……徐小丁的眼球经常被汗水杀得生疼。

  最大的问题是睡眠时间不够。

  徐小丁赶回家洗完澡吃完饭写完作业,眼皮就睁不开了,白天听课的时候脑袋一颠一颠,被毕老师狠批了几次……

  徐小丁快撑不住了。

  这期间,于豆豆抱着小狗去找过徐小丁一次。

  于豆豆有点想念徐小丁了。

  尽管他们两个天天都在学校碰头,但于豆豆根本没机会同徐小丁打交道,上课的时候不用说各听各的,下课铃一响于豆豆就被别的女生拉出去跳绳踢沙包,好容易放了学徐小丁又说要帮他妈“扫马路”,两个人认真朝面的时候几乎没有。

  于豆豆觉得他们俩个有些生疏了。

  虽然她和许多同学的关系都非常好,但在她心里,徐小丁才是她最要好的朋友——别忘了,他们俩可是比谁认识得都要早、要久。

  于豆豆早就看出徐小丁喜欢那只小狗,就算徐小丁不带她去极地海洋世界她也会把小狗送给徐小丁的。

  有一天下小雨,徐小丁很难得地没去帮他妈“扫街”,于豆豆趁着大家一道回家的机会从楼上抱了小狗给徐小丁看。

  小狗尾巴一摇一摆,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徐小丁吹了声口哨,小狗跑过来嗅他的鞋子,并用牙轻咬他的裤管。

  徐小丁咯咯地笑出声来。

  于豆豆见他那么高兴,立刻不失时机地说,徐小丁你帮我养几天小狗吧……我妈嫌它太吵了……

  徐小丁的脸刷地变红,他抬头看着于豆豆。

  于豆豆一脸漫不经心的表情,好像只是随便说了句“今天天气好热呀”之类的话,眼里不含一丝杂念。

  但敏感的徐小丁还是察觉了于豆豆的真正意图——她既要把小狗送给他又不想伤了自己的自尊心。

  但于豆豆越这样做徐小丁越觉得羞愧,越发地不能要这只小狗——起码现在不能要。

  徐小丁憋红着脸迸出几个字,我,我妈妈也怕吵……

  徐小丁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旁的马嘉和赵晨晨打断了,于豆豆我帮你养吧……于豆豆我妈妈不怕吵……他俩争着抢着要抱小狗。

  于豆豆默默地抱起小狗转身走开。

  徐小丁尴尬地看着于豆豆的背影进入单元门消失不见。

  唉,瓶盖啊瓶盖,求求你快现身吧!如来佛祖千手观音齐天大圣耶稣基督什么什么,我徐小丁给你们磕头了!

  不知是不是徐小丁的祈祷起了作用——没过多久,徐小丁的愿望就实现了!

  一个炎热的午后,徐小丁把家里的纸箱搬到楼下卖废品。

  一个收废品的民工叔叔接过纸箱“哗啦”倒扣在地上,空饮料瓶顿时滚了满地。

  “十三,十四,十五……”,叔叔蹲在白花花的日头里数着饮料瓶,徐小丁看他耳后一道道地往下淌汗,终于,像是热得受不住了,叔叔扯下肩膀上的旧毛巾抹了把脸,又从挎包里取出一个透明的塑料水杯,咕嘟咕嘟仰头喝水。

  叔叔喉结涌动,水杯里的水几下就喝光了。

  这么热的天,这点水怎么能够呢?爸爸每天可都是提着一暖壶的凉开水出门拉货的……

  徐小丁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叔叔,我家里有水……

  叔叔怔了一下,脸上透着意外——收了这么多年的废品,还从来没听过这么温情的话呢。

  徐小丁没等叔叔说什么便抢过杯子冲上楼去。

  等他再下来的时候,杯子里已经灌满了凉开水。

  叔叔接过杯子,一副感激又不知道说啥的样子,只用手握住水杯,做了一个令人不解的动作——他从挎包里摸出一个瓶盖,在徐小丁眼前晃了晃。

  给你吧,叔叔把瓶盖递给徐小丁,我儿子在老家过不来,我要着也没用……

  徐小丁已经猜到几分,他颤抖着手接过瓶盖,不用说,瓶盖内端端正正地印着那两个日思夜想的字。

  徐小丁拔腿便跑,像一艘船飞速驶往下一个港口。

  身后传来叔叔绵长的嗓音,小朋友还没给你算钱呢……

  徐小丁心急火燎地跑向公交车站。

  满街的白光耀眼,除了躲在树上吱哇乱叫的鸣蝉,马路上一个人影都没有,车影,更不用提了。

  那家指定的票务兑换中心距离此地有三站路程,徐小丁决定步行过去。

  当他像头汗淋淋的骆驼一头扎进票务兑换中心,那里已经候着两位同样好运的母子。

  大厅里开着冷风,身上还冒热气的徐小丁打了一个大喷嚏,惊醒了椅子上的那位胖男孩。

  胖男孩睡眼惺忪地嘟囔,他们中午休息,我已经等了半个小时了……

  徐小丁往柜台里一瞧,果然没人。

  徐小丁只好坐到胖男孩身边的椅子上等待,手里紧紧攥着那个珍贵的瓶盖。

  胖男孩开始张开嘴巴吃东西。

  卡拉卡拉,呼噜呼噜——卡拉卡拉是胖男孩在吃薯片,呼噜呼噜是比儿子还胖的胖妈妈在打鼾。

  胖男孩似乎要把自己的嘴巴利用到极限,一边吃一边抓紧时间炫耀,我运气超好……他举起手里喝得只剩半瓶的崂山可乐,我就买了这么一瓶就喝到“崂山”了……徐小丁偷偷添了下嘴唇,他正渴得要命。

  胖男孩拧开瓶盖咕嘟一口,咕嘟又一口……

  徐小丁闭上眼睛想抵御那瓶清凉液体的诱惑,耳朵却变得格外灵敏,咕嘟……啪,什么东西掉到地上了?

  徐小丁睁开眼,胖男孩儿正趴在地上东看西瞧,座位上那瓶未喝完的崂山可乐空空地敞着口……

  胖男孩儿站起来,瓶盖没了……他失神地瞅着徐小丁,样子像哭。

  妈,我瓶盖没了……胖男孩拖着哭腔推醒酣睡的胖妈妈,呜……

  胖妈妈屁股底下吱嘎乱响,硕大的身形晃晃悠悠立起,她迷迷糊糊地站了一会儿才吃力地弯腰往椅子下面看,没有发现目标,她又站起来四下扫瞄,也没找到瓶盖。

  胖男孩儿哼哼唧唧,没瓶盖我怎么换门票啊……胖妈妈有些不淡定了,别咧咧,好好找找……

  胖男孩抽泣,我刚才找了好几遍了……

  就这么大个地儿就这么几个人我就不信找不着……胖妈妈愠怒地像是对自己又像是对儿子说,接着好像忽然想到什么线索,山一般逼过来,虎视眈眈盯住徐小丁,你刚才在干嘛?

  徐小丁本能地将那只攥着瓶盖的手护到身后,没,没干啥,他战战兢兢站起,头顶上传来阵阵压迫感。

  没干啥?你手里拿的啥?胖妈妈一把拽出徐小丁的胳膊,掰开指头,麻利地抢过瓶盖,这是啥?她声色俱厉地推搡着男孩,小屁孩这么点年纪就偷东西……

  徐小丁急了,那是我的,我没偷你瓶盖……他跳起来想夺回自己的宝贝。

  胖妈妈却不让他得逞,高举着瓶盖嚷嚷,死鸭子嘴硬偷东西还不承认……徐小丁急得眼泪直流,还给我,我没偷你瓶盖……他拼命撕扯胖女人的胳膊……

  大厅内不断有人涌入,人们交头接耳地议论着,有人开始劝解,大姐你别跟小孩儿一般见识……

  徐小丁揣着一肚窝囊气进入教室。

  那场瓶盖之争他自然是败了北的,胖女人凭借身高、体力、嗓门等优势把徐小丁打得落花流水稀里哗啦,要不是旁边的人劝解,她差点把徐小丁扭到派出所呢……

  徐小丁一进教室门就觉得有些不对头。

  同学们看他的眼神躲躲闪闪,好像他是野兽会咬人。

  语文课代表张乐英拿着一摞《同步》往下发,发到徐小丁的时候《同步》“啪嗒”掉到地上,她居然慌慌张张转身就跑,也不管徐小丁接没接住……

  徐小丁疑惑地坐到座位上,同学们都怎么了?

  但他马上就明白了。

  自己的课桌被人用粉笔写了两个大字——“小偷”!

  徐小丁腾地站起,气得脖颈通红,谁干的?你才是小偷呢……

  教室里无人回应,大家都假装翻书,哗啦哗啦。

  徐小丁把眼睛瞟向右前方——于豆豆正回头看他,见徐小丁望过来,立刻扭头避开,显然不愿意跟他目光接触。

  于豆豆也认为他是小偷吗?

  徐小丁情绪瞬间跌到冰点,心灰意冷地坐到椅子上。

  其实于豆豆压根儿就不相信徐小丁会偷别人的东西,她之所以躲避是因为心里愧疚——如果不是她一不小心喊出声别人怎么会知道徐小丁“偷”瓶盖……

  是的,是于豆豆泄露了这件事儿。

  这还要从马嘉说起。

  马嘉昨天去了票务兑换中心。

  马嘉是去拿生活费的,他爸爸就在票务兑换中心上班,而且还是副总。

  事情就这么巧——徐小丁被胖女人指着鼻子骂小偷那会儿马嘉正好从办公室走出来,他夹在人群围观了一会儿便悄悄溜走了。

  马嘉把这事告诉了于豆豆。

  没想到于豆豆一激动就喊了出来,你胡说,徐小丁才不会偷别人东西呢……

  这下全班同学都听见了,马嘉和于豆豆再怎么遮掩都没用,大家七嘴八舌地想象了若干个版本,就差把徐小丁说成江洋大盗。

  于豆豆懊悔得要命,她觉得自己严重对不起徐小丁。

  她都没脸见徐小丁了。

  但徐小丁哪知道这些呀,他还以为于豆豆也嫌弃他是“小偷”呢。

  徐小丁一节课什么都没听进去,稀里糊涂就挨到下课铃响了。

  同学们都涌到操场上散心。

  教室里只剩下徐小丁和于豆豆两个人。

  于豆豆向徐小丁走去,徐小丁,你,你不用再操心门票的事儿了……我不想去极地海洋世界了,于豆豆来到徐小丁面前,鼓足勇气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明白,你甭说了,徐小丁沉着脸跑出教室,他连解释的念头都懒得有,反正于豆豆已经不相信他了。

  于豆豆回到自己座位,难过地埋下头,那样子倒好像是她偷了什么东西。

  从这一天开始,徐小丁和于豆豆再也没一起走过。

  仿佛有一道看不见的屏障把他俩隔开了。

  徐小丁被大家抛弃了。

  同学们都离着他远远地,偶尔还有人在身后指指点点,说些难听话……无人玩耍的徐小丁只好全心全意地把精力集中到学习上——这期间他的学习成绩坐着火箭往上升,就连平素瞧他不太上眼的毕老师都直呼神奇。

  徐小丁一点儿也不觉得开心,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好成绩是用来在于豆豆面前加分的,而今却毫无用处。

  其实马嘉的日子最近也不好过。

  尤其是上周又去了一趟他爸那儿以后——马嘉发现自己冤枉了徐小丁。

  马嘉爸爸亲口告诉他徐小丁没有偷别人的瓶盖。

  事情还要从徐小丁兑换瓶盖的那天说起。

  马嘉爸爸作为票务兑换中心的副总,是分管着保卫工作的,每天下班前保安们会把这一天的监控摄像送给他过目,看看是否有可疑的人啊事儿啊等等给公司带来安全隐患的东西。

  马嘉爸爸就这样看到了徐小丁和胖女人争执的整个过程,吊顶上的摄像头把这一切都准确地记录下来,包括胖男孩那个掉到地上又滚到门后找不着的瓶盖也被清楚地显示在电脑屏幕上。

  马嘉爸爸觉得胖女人身为大人太没素质了,这不是欺负小孩子嘛?再说了,徐小丁还是马嘉爸爸亲眼看着长大的呢……无论是从是非道理还是个人情感上,马嘉爸爸都对徐小丁充满同情。

  因此马嘉爸爸非常慷慨地帮徐小丁弄了一张门票并托马嘉转交给他。

  马嘉就有些懵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马嘉觉得自己该向徐小丁道歉,但又怕徐小丁责怪他。

  这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做了几天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还是决定给徐小丁赔不是。

  某天的课外活动,趁着毕老师不在,马嘉走到讲台上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给徐小丁道歉。

  马嘉说得很诚恳,很动情,尤其是说到“对不起”的时候,竟然抽抽答答地哭出了声。

  徐小丁在一秒钟内就原谅了他,同时还往四周扫了一圈,同学们包括于豆豆都用愧疚的眼神看着他。

  好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用白眼看他了,张乐英发作业也不用躲着他了,身后也看不见那些指指点点的手了。

  最重要的,他又可以和于豆豆一起玩了,哈哈。

  徐小丁和于豆豆的关系现在比任何时候都要好,都要亲密。

  每天放学铃一响,徐小丁和于豆豆便同时冲出教室。

  徐小丁脸上带着不自觉的笑容,一路和于豆豆热烈讨论着怎么弄到极地海洋世界的门票。赵晨晨跟在他俩身后一句话都插不上,气得直骂徐小丁见色忘义。

  其实马嘉本来是送给徐小丁一张门票的。

  但徐小丁没要,马嘉给他道歉他就已经很知足了,再要人家的门票显得不大度,好像是利用别人犯的错误作交易似的,再者说,说好是自己带于豆豆去极地海洋世界的,用马嘉的门票去多没面子多不舒服啊。

  徐小丁和于豆豆跟打了胜仗似地在马路上奔跑撒欢。

  于豆豆问徐小丁,徐小丁你为什么不要马嘉门票呀?徐小丁咱们现在怎么弄门票呀?

  徐小丁胸有成竹地说,于豆豆你放心,我一定会带你到极地海洋世界的,我一定会让你看到奔奔的……

  徐小丁已经想好了,就算没有印着“崂山”俩字的瓶盖,没有马嘉送的门票,他照样可以捡饮料瓶攒钱买门票啊。

  别忘了,徐小丁先前的饮料瓶已经零零总总卖了十九块钱了。

  只要再卖六十一块钱,就能买一张极地海洋世界的儿童票了,就能让于豆豆进去看海豚明星奔奔了。

  徐小丁又过回了早出晚归翻垃圾箱的日子。

  不过,这一次徐小丁不用再躲躲闪闪了,不但不用躲闪,有时于豆豆也会跟徐小丁一起到步行街捡饮料瓶。

  已是秋末,月凉如水。

  徐小丁和于豆豆在广场边翻垃圾箱边追逐打闹,就像两只嘤嘤嗡嗡的小蜜蜂在花丛里做游戏,快乐极了。

  现在徐小丁手里一共有42元钱,离80元的终极目标越来越近了。

  徐小丁把这些钱全藏在褥子底下——他怕妈妈“搜刮”这笔宝贵的财富。

  徐小丁不知道的是——妈妈不但没有“搜刮”他的财富,还把自己捡到的饮料瓶都悄悄混充到徐小丁的纸箱里……要不然,徐小丁的“小金库”能充实得那么快?

  好运气再次光顾了徐小丁——周五早上,徐小丁才走出小区,就看见地上躺着一张浅蓝色的卡纸。

  徐小丁好奇地弯腰捡起,才一拿在手上,他的眼珠就不会转了——那明明是一张崭新崭新的,极地海洋世界的儿童票!

  徐小丁低声傻笑着,一边笑,他的眼珠转动了,腿也迈步了,一直迈到于豆豆家门口。

  徐小丁和于豆豆第二天就去了极地海洋世界。

  马路两边的景致从来没这么好看过,楼房从来没这么顺眼过,花草树木从来没这么艳丽过……在于豆豆和徐小丁的眼里,一切都完美无缺。

  在极地海洋世界门口,徐小丁把门票珍惜地交到于豆豆手里,于豆豆,你进去看完奔奔出来讲给我听……他指了指不远处的海滩,我在那边等你……

  于豆豆郑重地带着两个人的使命挤进排队的人群中。

  徐小丁独自走到海滩上烙脚印。

  一直到太阳开始晒头皮了,于豆豆才随着潮水一样的人群跑过来。

  于豆豆蹦到沙滩上,声音洪亮地像个小喇叭开始广播海豚明星奔奔的表演……

  奔奔可厉害了,它还会钻火圈,那么高的火圈,它一使劲,嗖地一下就飞过去了……于豆豆边比划边说。

  这时旁边的一个阿姨,也是刚从极地海洋世界里出来的,诧异地瞅了瞅于豆豆,这女孩儿是不是脑子迷糊了?

  阿姨这样想是有道理的——海豚明星奔奔今天根本就没出场。它生病了,兽医让它调理一段时间再表演,人们已经十多天没有看见奔奔了。

  既然奔奔没有出场,那于豆豆为什么要骗徐小丁呢?

  原来,于豆豆根本就没有进极地海洋世界,更别说看到奔奔了。

  徐小丁捡到的那张儿童票不好使。

  于豆豆在入口被检票阿姨拦住,阿姨说,儿童票是免费赠票,必须跟着至少一张大人票共同使用才行,单独使用要交80元……

  于豆豆口袋里只有临出门前妈妈塞给她的10元钱,显然没法进入极地海洋世界了。

  于豆豆退出排队的人群,心底的难过一点一点爬上来。

  她是为徐小丁难过。

  可怜的徐小丁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看奔奔,最终却还是不能如愿。

  要是徐小丁知道这张门票不好用,该多失望啊,该多伤心啊,该多……

  于豆豆都不愿意想下去了。

  可不能让徐小丁知道自己没看成奔奔!

  于豆豆不愧是个聪明的女孩,还真给她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于豆豆跑到宣传栏前看了好几遍关于奔奔的介绍,背得差不多了才到海滩上找徐小丁……

  蒙在鼓里的徐小丁有滋有味地听着,像是自己也亲眼看到了海豚明星奔奔。

  阿姨摇头走开,心里叹气,这两个傻孩子,瞎乐个什么劲呀?

  没错,大海里,那两个傻孩子的确正在踩着浪花瞎乐呢。

  (发表于《少年文艺》2015.7/8月份合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徐小丁的门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徐小丁的门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