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落花风雨更伤春
叶端2017-07-15 22:414,174

  阎琴桢见她一再躲避,遂直言道:“周小姐有天大冤屈,难道不想洗雪吗?”

  “看来我是不得不辜负你们的‘好意’了。”碧妍道,“我的冤屈自由我自己解决,碧妍平生最讨厌的事就是我自己的事情被旁人捏着走。况且坊主亲自前来,碧妍自问比起在还愿坊前哭求还怨的女子,碧妍似乎没有这么大的面子。”

  “周碧妍。”坐在右侧的女子见她出言不恭,怒道,“坊主一番美意,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自己解决?”阎琴桢的面色看不出喜怒,“你知道你的仇人是谁吗?我怕你已经忘得一乾二净了。”

  碧妍暗自把灵力聚于掌心。玄音持桨挡住碧妍,喝道:“你们到底为何而来?”

  “二位不必心急,还愿坊并无恶意。”阎琴桢道,“二位若是无事,可否一起喝杯茶慢慢道清原委?”

  玄音道:“你们不说清楚,我们是不会去的。”

  “那可由不得你们了。”少妇声音冷厉,话音刚落,四周景色忽变。依然是在湖上,只不过水色变得更浓更黑。舟已趋岸,岸上有座精致奇巧的竹楼。

  碧妍才只小舟绕过假山时已落入了她们的幻境,不禁又急又怒。方才还有的几分把握的脱身打算,到此时已全无用处。况见四周清幽僻静,全然不知身在何处。

  对面船上的五人已依次登岸,碧妍手中微泛青光,举目看见岸上的阎琴桢诸人冷笑着看着他们。阎琴桢口内催动心诀,船忽然剧烈摇晃起来。只见方才还平静无波的水面霎那间翻起千万股水浪。碧妍与玄音对望一眼,不得不弃舟登岸,于假山边与五人相持对立。

  阎琴桢向着竹楼道:“这里在还愿坊内。二位是客,先请了。”

  正说话时,还原坊另外人等向阎琴桢一一告退,隐在了竹楼四周。碧妍见她态度有礼,自己又身在敌营,便首先上了竹楼。玄音随后跟上隔开阎琴桢,又害怕竹楼里有埋伏,两处为难,步步谨慎。

  竹楼里只设着一张圆桌,四张玄色木椅。其中一张椅上坐着一位女子,低头瞑目似乎在想着什么。碧妍仔细看去,却是侍女打扮。女子见到有人前来,微抬起脸庞,只见容颜皎丽温和,谦顺之下,一种执着仍是隐隐地露了出来。一团暖光覆在她的周围,碧妍不由大惊,原来她竟是从人间来的未死的魂灵!

  女子看见她,上前便欲跪拜。碧妍用灵力托住她,女子却泣道:“小姐。”

  碧妍面色突变,“你是谁?”

  “锦”女子道,“怜。”

  碧妍浑身一震,一时间说不出是喜是悲,拉起她的手道:“真是你?”

  锦怜踌躇道:“小姐,你不恨我吗?”

  这一声唤醒了诸般前事。碧妍心下苦涩道:“就算你曾经对不起我,对于现在的我也……”

  玄音从前在周府也见过锦怜,不由奇道:“你是碧妍从前的丫鬟?你现在在哪儿?”

  锦怜道:“我现在是忆颜轩的管家。”

  “忆颜轩?”碧妍一怔。

  “就是从前的周府,门匾是大公子改的,小姐大概一直没注意。”

  碧妍恍然道:“原来谢璟就是你,难怪我觉得声音这么熟悉。”

  阎琴桢道:“各位请坐,有事慢慢说。”

  不知何时桌上多了只淡蓝低嘴的茶壶。碧妍没有方才的敌意,似乎已相信阎琴桢能将自己多年的困惑解开。阎琴桢坐到主位上,锦怜坐在阎琴桢左侧,碧妍坐在右侧,玄音直目正对着阎琴桢。四人坐定,阎琴桢拿出一个翡翠蚌壳道:“这是我在冥王府的南书院发现的,周小姐看了这些,一切都会明白的。”

  碧妍双手接过,此时虽淡了戒心,但仍疑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周小姐先前说的没错,我并不是单为了你而帮你。你虽然在冥府,却有故人陪伴、照顾,往事大概是看得淡了。可我无从选择,我只有恨、只有怨,你的仇人他欠了我太多。唯愿你们助我手刃了他,当他灰飞烟灭之时,才算一段孽情了账。从此我可以再无牵挂地转世,可以重新生活。”

  碧妍紧紧握着翡翠蚌壳,只见一缕缕幽光在里面不断游移、升腾,欲要离开蚌壳的束缚。碧妍目视众人——阎琴桢的幽怨、玄音的担忧、锦怜的欲语未语。目光渐渐地划过这些神情,有什么呼之欲出,也有什么在沉沉地坠落。缓缓打开,里面竟然满满地盛着许多的记忆琉冰。她仿佛听到了心跳的声音,口鼻忽然都喘不过气来,猛地合上蚌壳,只见众人都定定地看着她。

  前尘真的要被揭开了吗?这些年来孜孜以求的不就是当年的真相吗?可为什么会这么迟疑、这么恐惧?……我只有恨、只有怨,你的仇人他欠了我太多。唯愿你们助我手刃了他……阎琴桢口中的他是谁?她抚摸着冰冷的蚌壳。夜色中,翡翠发出玄妙的醉绿,她沉浸在一片如梦的幽华中。

  “碧妍,你醒醒。”玄音按捺不住自己,上前拉住碧妍的手道,“你说过你不会再去触碰这些仇恨,你答应我的——”

  “玄音,对不起。”碧妍对上他绝望的眼眸,心中忽而一片刺痛,“我只是想知道是谁害了我一生,是谁害了我们。”

  “难道你不想好好生活吗?仇恨有什么意思?为什么还要管这些?好不容易有一段清净日子——”玄音忽而指着阎琴桢道,“你们为什么要破坏我的生活?”

  阎琴桢道:“你如此劝阻,难道这桩案子与你有关吗?”

  “不是。”玄音气急,转瞬却看见碧妍亦满是怀疑地看着自己。她原来也是这么想吗?玄音愈加伤感,懒懒地坐回椅上,呆呆地向竹楼外望去。

  竹楼之外一片漆黑,湖水早已静了,空余下草丛间的唏夙声响。整个还原坊如同一块巨大的墓地,长久积压的冤气和怨意在林间来回浮游穿梭。天空一片肃穆,没有更黑的黑色能遮住这种森严了。然而此时,就在天幕上,冉冉飞起了些许缤纷的光点。不尽的华美,不尽的奢艳,如焰火般散开,如云霞般铺满,光亮之中同样是一片夜景,所以那画面的底色便与天空浑然一体,深深镶嵌。

  所有的人一齐仰望。只是,当时惘然梦,今朝愈枉然。当赤橙蓝紫全部吻合成图时,那一片宛然的繁华,不意却露出了一丝凄艳的光景来。

  就在订婚的宴会后,仆从们纷忙地清扫着大厅。从竹篱小舍看去,正是一片繁华庸碌之景。

  碧妍身着石榴镂花雕心裙,一手撩着裙角顺着石阶向竹林深处缓步行去。眼眸一阵如春风拂面的娇涩,因沾了酒,步履微斜间一深一浅的更染了几分绰约的仙气。一面拂着飞拦小路的竹枝,脑海中已成句段,顺口便吟道:“闲倚玉堂风,华夜自此浓。只恐风吹去,流光不长久。”

  “贤妹好兴致。”从碧妍身后忽而走上来一位年轻公子,碧妍脸色突变,那公子又上前两分,道,“我正好也睡不着,不如一处逛逛?”

  “哥。”碧妍退后两步道,“我已经订婚了,你不要再有非分之想。”

  “订婚?”周溟渊的眼神霎时冰冷,“你当真看上玄音了?”

  “是。”碧妍心尖一跳,干脆直直说下去,“他人好,家世好,我认定他了。”

  “是么?”周溟渊上前拉住碧妍的手,碧妍用力挣开,怒道:“请你放尊重些!”

  “为什么?”周溟渊面色扭曲,“因为我是你哥?”

  “是。”

  “不是!”周溟渊忽然大喝一声。他的眼神炽热而疯狂,“你——”碧妍一阵战栗,向后退却。

  “骗人的。碧妍,都是骗人的。”周溟渊上前拥住她道,“我不是你哥哥,我不是父亲的儿子。”

  碧妍仿佛听到里今生最荒谬的事情,“哥,你疯了?”

  “我没疯。”周溟渊死死拥紧她道,“母亲在嫁给父亲之前已经有身孕了。”

  “什么?”碧妍犹如针刺,“不可能。”

  “母亲临死前告诉我的。碧妍,我们不是亲兄妹。”

  周溟渊的手渐渐松开,碧妍离了他扶着一根翠竹缓缓跪下。周溟渊蹲在她身前,面色凄然地望着她。

  “不,这不可能。你父亲是谁?除了父亲谁还会是你父亲?”

  “我的父亲在那儿。”周溟渊指着竹林尽处道,“穿过竹林再向西、向西,看到一片莲花池,那儿有处与世无争的庄园,我父亲就住在——”

  碧妍顺着他的手指呆滞地向前看去,只见那一片竹林叶影浮动犹如鬼魅。“啊。”她尖叫起来。周溟渊还在继续说。

  “听说母亲活着的时候,每年都要让人摘许多美丽的荷花。当荷花花谢的时候,她就一个人站在亭台上眺望远方。没有人能让她开心,没有事能让她快乐,她就一直在忧郁中直至死去。”

  “你说谎……”

  “妹妹,你知道吗?生你时母亲就病了,而她却一直瞒着不肯吃药。在你满月时,也是在荷花花谢的时候,她终于抛却了一切尘俗的烦恼,随荷花去了。停棂的时候那个人也来了,不顾一切地搬开了棺盖,带着她走了。后来,母亲就被葬在那一片莲花池边,永远地化为了尘烟。”

  “你不要说了。”碧妍埋下头,低声道,“哥——”

  “父亲欠了我娘,他毁了我娘!”

  寒风凛凛袭来,碧妍睁大双眼望着周溟渊,脸色惨白。

  “妍儿,嫁给我,好吗?”

  这一声很轻,碧妍却如遭雷击,起身飞奔而去。逃不掉的,一声冰冷的诅咒从身后传来。碧妍只觉得肩膀被人扣住,随即整个人被抱了起来,死死勒进了另一个人的胸膛。泪水不尽喷涌而出,所有的悔恨都为时已晚。就在她万念俱灰之时,只听从身后传来一声闷喝。“溟渊!”

  周溟渊缓缓回身,指尖刺进手掌,一片殷红。

  “父亲!”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周溟渊踉跄着退后几步,却仍然紧紧抱住碧妍。周行云浑身颤抖。“你这么晚要带着妹妹到哪里去?”

  “我——”

  “混账!”

  周溟渊扑通一声跪在周行云面前。“不管世人多么忌讳、多么厌恶,可我真真正正的是爱她,我会待她一辈子——”

  “啪”。

  “父亲!”

  “把碧妍放下!”

  碧妍此时已近乎昏死过去,周行云俯身抱住她,向着竹林外扬长而去。临去时,只扔下一句话——永生永世,你不能再见碧妍。

  夜色愈加凄寒,露丛深处,那一份伤感也变得越来越浓。周溟渊也不知跪了多久,起来时双腿都已经酸软得无法走路。大厅里的灯光也早已灭了,仆从们各自回屋,空余一片冷寂。悠悠世间,竟没有一处避难之所,所有所有的云似乎都在斥骂他,所有所有的风似乎都在舞着拳头责打他。

  颊边犹痛,可再痛也痛不过心。他一个人瘫倒在大厅外冰凉的台阶上,埋首竟放声大哭起来。

  夜已深……

  竹楼之上一片沉寂,那一片光影重化成记忆琉冰飞回到翡翠蚌壳中。半晌后,玄音颤声道:“你,还要看吗?”

  碧妍双手托着翡翠蚌壳,手指仿佛不受其重般向下倾去。阎琴桢幽幽叹道:“不管有多么残酷,都是过去。你逃不掉、避不开。”

  碧妍指尖抬起,终于拈起了第二片。那一片玄雪色的记忆琉冰在她的手心化为一碗冰泉,涓涓的流波、汩汩的水声,衬着月色的残影——往事在她的手心慢慢展开。这一次,她只能独自守着这伤口。

  它飞不上天,只因、太过沉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法坦诚的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法坦诚的爱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