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篇
玄同懒懒2018-11-05 10:236,778

  四

  沈乔回到学校却无心学习,她开始怀念打架斗殴的日子。不用有太多烦恼,烦了喝酒抽烟,或者找几个人打上一架。她不在乎身上贴上坏女孩的标签。因为她离好学生真的太遥远。

  她戒了烟后,经常打哈欠,没有精神。手痒的她终是抵不住恶魔的诱惑,还是拆开了烟盒,吞吐烟雾:“还是喜欢这种感觉,无拘无束的活着。”

  “你又在堕落”沈珏总是神出鬼没的出现。

  “大哥,你是爸妈派来的逗比么?”沈乔没好气道。

  “爸妈昨晚吵架了,他们互相动了手”他声音中透着股悲伤。

  “他们经常那样,你习惯了就好”沈乔不以为然。

  “这也是你经常不愿意回家的原因?”他明知道答案如此,还是想亲口确认一遍。

  “没关系,等我考个五流的大学,我会离得更远。”沈乔认真回答他。

  “为何不试图帮帮他们?”他痛心地看着她:“你也是他们的孩子,不是吗?”

  “他们的年龄加起来比你和我多双倍的成年人,该理智点的是他们!”沈乔为自己再燃一支烟:“不要再来问我,他们习惯了这种关系的存在,我们无权干涉,那或许也是他们互相爱对方最行之有效的方法。”她看了他一眼:“或许只是一种无法解脱的折磨”。

  “你是这么看待父母关系的?”他吃惊地看着她。

  “我劝过妈,希望她能够认清事实,如果可以,分开也是一种快乐。”她抬头寻找黄昏中的余晖:“可是妈不敢认清那样的事实……而爸呢,他并不打算这么结束一个家庭,哪怕知道如此痛苦不堪。”

  “那你呢,你是怎样的存在?”

  “对啊,姐姐,你是怎样的存在”沈乔一怔,寻迹空中的目光收了回来。自己的秋千上多了一抹身影,一个肖似自己的小男孩。

  “你是谁?”她惊奇地看着对方。

  “他是乐乐,是我们都无缘的弟弟”沈珏笑着抚他的头:“让你跟着河伯爷爷的,为何偷偷跑了出来”

  “哥哥最近老往外跑,都不愿意陪着乐乐……”他近似而哭的声音惹来了沈珏的宠溺:“小傻瓜,哥哥怎么会不喜欢陪你呢。只是……”他看了眼沈乔,没有继续下去。

  沈乔大脑不再自己可掌控的运作,却惊奇地问出口:“为何我也能看到他?”

  “对啊,姐姐,你怎么会看到我和哥哥呢……以前哥哥带我去看爸爸妈妈的时候,他们都看不见我们”小男孩很调皮地投进沈乔的怀中:“姐姐,你身上好香,有妈妈的味道”

  沈乔被怀中的小男孩吓住了。她从母亲口中得知的最后一胎的惊险,那个在母亲肚中已经九个月的弟弟,完全可以存活下来的弟弟,却因冰冷的生育政策,被迫离开了人世。

  “是我将乐乐带在身边……已经十年了”沈珏陪着他们一起坐在秋千上:“当年妈妈为了乐乐大病了一场,那时你也才七岁”

  “你们这么想见他们?”沈乔听见慌乱的声音从自己口中蹦出。

  “对啊,姐姐,我好羡慕你,可以得到爸爸妈妈的爱”乐乐无辜的眼神看着自己,像针般扎进她心里:“对不起,是我自私的霸占了爸爸妈妈……”

  “傻丫头,这不能怪你”沈珏宠溺地摸着她的头:“时候不早了,我带乐乐回去了,你一个人也自律哦,不许再抽烟了”他从她手里抽出烟蒂:“要乖乖听话哦”

  “姐姐,你要听哥哥的话哦”乐乐可爱的脸庞在她脸上吻了一下:“姐姐,我好开心能见到你,下次我还要过来看你哦。”

  沈珏将她轻轻拥在怀里:“替我们好好照顾爸妈”

  “这是个难题,你知道我办不到”她无力应对。

  “可是我相信你可以”他在她额头印下痕迹:“给你的祝福”。

  沈乔在秋千上一荡一荡的忘记了时间,一通电话声令她惊醒过来:“没打扰到你吧?”

  她愣了一下,没听出来对方的声音:“对不起,您是哪位?”

  “我是方维”对方应答如流,却仍是顿了一下:“明天周末,要一起回家吗?”

  沈乔似乎是答应了对方,等她挂完电话,已经来不及反悔了。

  五

  沈乔回到家里,父母都在。晚上竟难得的一家人围在桌前吃了一顿安稳的晚饭。她想起昨天沈珏和乐乐的话,开口打破了一家的沉寂:“快清明了,今年能不能给过世的哥哥和没能出生的弟弟立个牌位”

  父母同时将目光投向她,母亲的目光写满了不言而喻的痛苦,父亲的目光挣扎了一下后恢复常色:“为何突然这么要求?”

  “我最近做梦经常梦到他们,他们看我的眼神透满悲伤”沈乔如实回答,然后站起身:“他们说你们经常吵架让他们不能心安去投胎,所以……”

  “丫头,你是说真的?”父亲目光中透着疑惑:“还是你在编谎话骗我们,只是因为我们吵架?”

  “爱信不信,你们吵架对我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我何时在意过。”她离开客厅,回到自己的房间,却看见沈珏坐在床前:“满意了?”

  对方没有说话,而是一把将她拉入怀中,许久方开口:“难为你了”。

  “你和乐乐真会投胎吗?”她不知道灵魂存在是否与电视中所说的一般,需要投胎完成终结。

  他笑了:“我也不知,因为没有试过”

  “这对你们不公平,特别是乐乐,他还没出生,就已经没了,他有选择的权利,你不该把他留在身边”沈乔一直被乐乐可爱的笑容折磨着。对她来说,乐乐的存在比沈珏带给她的震惊更大。尤其是他看自己的目光都是充满敌意的。

  “我也曾想过让他去到该去的地方……或许是因为一个人在那里太孤单了,才一不小心让乐乐一直跟在身边。”沈珏吐露心声。

  沈乔深深埋在他怀里:“有时候我羡慕你们可以在一起……这个家太孤单了”泪水悄然落下:“你别对我这么好,我怕我会太依赖你,会害怕你离开。”

  沈珏一怔,随即笑道:“傻丫头,如果你需要,我会一直都在”。

  她摇头:“不要,你已经守护我们这个家太久了……如果你放心的话,爸妈交给我吧,虽然我不是那么靠谱。”

  那晚他陪在自己身边,靠在他怀里昏沉沉入睡,第一次让自己有心安的感觉。

  见天一早,沈乔被手机的铃声惊醒,她不悦地接起电话:“喂……”

  “我是方维,起床了吗?”对方声音热络道。

  “有事吗”她不悦地挑眉:“我……”

  她看到沈珏不怀好意的笑,突然改变了主意:“今天我有空,去游乐场,可以啊”

  她没好气地挂断电话:“这个人真烦人”。她对好学生敬谢不敏,却答应了对方的邀约,嘟囔道:“我肯定是脑子坏了”。

  沈珏摇头看她:“该到了谈恋爱的年纪了”。

  “如果是你,你会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她特别好奇地问:“长腿美女还是窈窕淑女?”

  “我没有那样的机会”他低头沉语。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她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他突然露出笑脸:“傻丫头,骗你的,赶紧起床去约会吧”。

  “你跟我一起,好不好?”她拐着他的胳膊撒娇起来:“我不喜欢那个男生,到时候还得借你溜呢”

  “这个忙我可帮不到你”他摇头拒绝:“我得回去看看乐乐”他身影再次消失。

  沈乔看着他消失的画面,情绪黯了。“乔乔,起床没有?”门外母亲的敲门声。

  “来了,一会儿就好”沈乔不情愿地开门去了客厅。

  六

  乐乐在水边坐着,神情萎靡的耷拉着脑袋。沈珏走了过来:“乐乐,怎么了,怎么在这里?”

  他抬头看着沈珏,脸上却挂着泪:“哥哥,是不是有了姐姐,就不要乐乐了?”

  沈珏一惊,随即笑道:“乐乐,怎么会这么说?”

  “以前哥哥都会陪乐乐,现在哥哥总是去陪姐姐……乐乐不喜欢姐姐,她会跟乐乐抢哥哥”乐乐童言无忌说道。

  沈珏将他抱入怀中:“乐乐,对不起,哥哥是怕爸爸妈妈吵架影响到姐姐的心情……这样吧,乐乐,哥哥带你去游乐场好不好”

  “乐乐其实特别羡慕姐姐,她有爸爸妈妈疼,还有哥哥的喜欢。乐乐什么都没有,乐乐不喜欢姐姐”乐乐心中产生偌大的反差,对沈乔起了厌恶的情绪。

  “怎么可以这么想姐姐,姐姐也特别喜欢乐乐,刚刚还要让哥哥邀请乐乐去游乐场玩”沈珏感受到乐乐身上阴沉的气息,借机哄骗他。

  “姐姐真的这么说?”乐乐猜疑地看着他:“我暂且相信她一次”。

  等沈乔到达游乐场门口时,看到沈珏带着乐乐一起,“乐乐,哥哥是个大骗子,说乐乐没有起床”

  乐乐脸上一黑:“不许说哥哥的坏话”

  “对不起,姐姐错了,乐乐要怎么惩罚姐姐”沈乔很配合地做出投降的手势。

  “罚姐姐跟我身份互换,我做一天姐姐,姐姐做一天乐乐”乐乐露出无邪的笑容。

  “乐乐,不许顽皮”沈珏及时阻止。

  方维看沈乔一人自言自语,急忙上前:“乔乔,怎么,哪不舒服吗?”他的手探向沈乔额头,“奇怪,没有发烧啊?”

  乐乐却使坏地在身后推了沈乔一把,直接投进了方维怀中:“哈哈,姐姐,这个大哥哥原来喜欢你哦”。

  沈乔尴尬地看了眼沈珏,急忙离开方维怀中:“对不起,刚没站稳”她除了撒谎,没有更好的借口。

  沈珏将乐乐拉到一旁:“乐乐,不许对姐姐使坏”。

  乐乐却很无辜道:“那个大哥哥喜欢姐姐,我只是在帮他而已”。

  沈珏无法责怪乐乐,却又担心沈乔不悦,语气重了些:“乐乐,那是姐姐和那个大哥哥的事,我们不能干涉。”

  “哥哥就是偏心,喜欢姐姐多过我”乐乐挣开沈珏的手,直接跑掉了。

  沈乔向方维再次撒谎,才借机来到他身边:“乐乐呢?”

  “他生气的跑掉了,没关系,你和那个男生玩吧,我去找乐乐”沈珏看着向他们走来的方维:“如果喜欢,就好好把握住机会”。他犹豫了片刻,终是离去。

  “乔乔,你喜欢吃的冰淇淋,我买来了”方维靠近,却发现沈乔一脸不悦:“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沈乔看了他一眼,随即向大门走去:“对不起,突然觉得头晕,我先回去了”

  她厌烦堵在心口的沉闷,却又不知来自哪?

  “我送你……”却被她打断:“不用了,我自己能回去”。

  早晨出门,没有阳光的阴沉,沉闷中却透着一丝清凉。她甩开了方维,却又不想回家,便去了属于她的秘密基地,堤坝。她将鞋袜脱去,将脚探进水中:“我这是怎么了,为何有股想哭的冲动”她躺在草垛上,抬头索冀,却只能看到灰蒙的天空,和几片漂泊不定的云朵。

  “姐姐,我们做一个游戏好不好”她眼前多出一张稚嫩的脸:“身份交换好不好”是乐乐,她急忙坐起身,却没有发现沈珏的身影:“乐乐,哥哥去找你了,怎么没有跟他一起?”

  “我想跟姐姐单独在一起”乐乐脸上挂着无邪的笑容。

  “对不起”沈乔在面对乐乐的时候,会多几分亏欠:“如果乐乐愿意的话,姐姐当然可以啊”

  乐乐突然将她扑倒,双手掐在她脖子上:“姐姐,我们玩身份交换的游戏好不好”

  沈乔感觉到乐乐的目光变得冷漠异常,却又咬牙问道:“乐乐想怎么玩?”

  “姐姐,跟我念:我自愿让乐乐与我身体互换,让乐乐代替我陪伴爸爸妈妈,而我也愿意代替乐乐陪在哥哥身边”他天真的目光令沈乔无法拒绝,她脸上的泪模糊了她的眼,她感觉自己无法呼吸。乐乐的手正死死掐住她的脖子,她感觉自己的气息正在一点点减弱。

  她再睁开眼时,她的身体轻飘飘浮在空中,而她的躯壳却躺在地上,乐乐的灵魂正往她的躯壳进入。她飘向乐乐:“乐乐,你真的愿意陪伴爸爸妈妈?”

  她看到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身体正缓缓睁眼,乐乐的声音还是没有变:“对啊,姐姐,我喜欢你的身体,让我用姐姐的身体陪伴爸爸妈妈好不好?”

  她拒绝不了他可怜的目光,“好,我答应你,可是你要告诉我哥哥在哪?”

  “我不知道哥哥在哪,哥哥没有跟乐乐在一起哦”沈乔看到自己的身体从地上站起来,正努力试着一步步地走路。

  沈乔目送着自己的身体走进家中,而自己却成了透明的灵魂飘在门外。她的心在失落,却不知道为何失落。她想找到他,却不知道他在何方?

  七

  一双漆黑的眸子突然睁开,他坐起身发现自己在一个密封空间里。他使劲力气从密封中走出来,是祖先的墓地。沈珏揉着疼痛的脑袋,忽然回忆起下午的事情。乐乐将自己关在了墓地,他要对她动手。他慌忙离开墓地,回到河伯那里,河伯爷爷说他没有看到乐乐。他莫名的心慌,却听到熟悉的声音,他扭头,她向自己飘来,作为一缕轻魂。

  “你跟乐乐做了交换?”他慌张去抓她,却从她透明的身体中穿了过去:“你不能离身太久,如果天亮不回去的话,你就真成了一缕烟魂了”。

  沈乔惊慌地看着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何你和乐乐我可以触碰到,而我却是透明的身体”

  “你没有真正的死去,是被乐乐的魂魄占用了身体,和我们真正死去是不一样的。你必须马上回去!”沈珏不想浪费时间去做解释,沈乔却摇头:“乐乐说让他陪着爸爸妈妈,让我代替他陪着你”

  “乐乐违反了生与死的禁忌,会受到惩罚。而你作为活着的人,却不敢担负责任,我看错你了。”沈珏气恼道。

  “我在你眼里只是个懦夫,对不对?”沈乔飘在空中的轻魂越来越轻:“为何我的身体会越来越轻?”

  “麻烦大了,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去河伯爷爷那借个东西”说完,他的身体消失在水中。

  沈乔看着他消失的身影:“为何乐乐可以陪着你,我却不可以?”

  漆黑的夜笼罩了天与地的心思,也令沈乔莫名的心烦。当他再出现时,她成了他瓶中的一缕轻魂,被他锁在了瓶里。

  沈珏去家中找乐乐,却没有发现沈乔的身体。他看到沈乔的手机最后一个通话的人,是方维。他急忙追了过去。

  “乐乐,从你姐姐身体中出来”他看到沈乔熟悉的身影,却不再一样的目光:“乐乐,你明知道这么做,姐姐会没命的,为何还要这么干?”

  “我恨她,她夺走了爸爸妈妈的爱还不满足,还要夺走哥哥的爱”乐乐扭曲着脸:“哥哥,你最在乎的不是爸爸妈妈,也不是我,是这个讨人厌的姐姐,对不对?”

  沈珏别开脸,否认道:“在我心里,你和她一样重要”。

  “哥哥,你都不敢看我,你在撒谎”乐乐用沈乔的身体向他靠近:“我会留下来陪爸爸妈妈,哥哥可以带姐姐走了哦”

  “乔乔,你让我过来……”方维突然出现。

  沈珏在方维不注意的情况下,占用了方维的身体,牵制住沈乔的身体:“乐乐,哥哥不怪你,只要你回到哥哥身边,哥哥答应你不再见爸爸妈妈和姐姐,会一直陪着乐乐的。”

  沈乔的脸在扭动着,却仍是乐乐的声音:“我不再相信你了”。

  沈珏将她的轻魂从瓶中释放,“我抓住你的身体,你快回到自己的身体里,把乐乐逼出来,快!”

  “你真希望我回去?”沈乔的轻魂仍在犹豫。

  “别让我恨你”他无情地说。

  她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却仍是被乐乐占主导地位:“姐姐,你说过会跟我身体交换的,为何说话不算数?”

  “我……”她仍在拒绝自己的身体。

  “你不许对乐乐犹豫,快点……”沈珏占着方维的身体,发出声音:“乐乐,看着哥哥”他用方维的身体向沈乔的身体靠近,却感受不到她的气息。她在拒绝自己进入,让乐乐继续主导身体。他气恼地一把抓住了乐乐的灵魂,抽了出来:“乐乐,不许胡闹”。

  “哥哥,我知道错了,可是姐姐……好像在拒绝”乐乐毕竟是个孩子,仍然害怕哥哥生气的模样。

  他抱住她昏倒的身体:“不许入睡,回到你自己的身体里去”他的呼唤并没有起到作用,乐乐担忧道:“哥哥,怎么办,姐姐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他借助方维的身体吻向她的唇,将自己的一缕魂气给了她。她眼睛动了动,仍在沉睡,却已经脱离了危险。方维睁开眼时,发现她正躺在自己怀里:“这么近看你,还是第一次”。

  “哥哥,你的身体在消逝,怎么会这样?”乐乐害怕地哭了起来:“姐姐,你快醒醒,哥哥要不见了”。

  沈乔被乐乐晃醒,自己还躺在方维怀中,却看到空中只剩一半身体的他:“怎么会这样”

  “我会带着乐乐离开这里,代我们照顾好爸爸妈妈。下辈子如果有缘……”他没有继续,而是来到她额前,落下印记:“我会永远守护在你身边……乐乐,跟姐姐再见”。

  她看着他和乐乐在空中亮起的白光,却又很快散去,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再看了眼方维:“你相信宿世轮回吗?”

  方维惊愕地看着她,然后摇头。

  “我也不信”她在心里却回答:“可是我相信你的存在”。

  “乔乔,明天一起回学校吗?”她没有拒绝,而是点了点头。她看向他消失的夜空,“可以,如果你不怕麻烦的话”。

  沈乔跟随父母给不在世的他和乐乐上坟,她给他们分别画了一幅画像,裱好后放在坟前,父亲用疑惑的眼神看她:“你梦中的他们是这样的模样?”

  “谁知道呢,只是一场梦,何必较真”她似乎看到相框中的他们微笑的模样。

  微风卷起了她的秀发,她抬头看向天空,晴空丽丽,飘着无数朵雪白的云。在云的深处,他的模样是那么的清晰,与云融合在了一起。

  她心情大好地挽住父母的胳膊:“他们可是给我下达了一个命令,希望我能监督好你们,不许你们再吵架!”

  母亲却嗔斥道:“你这丫头,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她却挑眉看向父亲:“爸爸呢,有意见吗?”

  父亲却笑着摇头:“我们接受监督……”父亲侧在她耳边轻轻道:“丫头,谢谢你,那晚,我看见了乐乐”。

  她一怔,随即笑着跑在最前面:“不许吵架哦”。

  她跟着风的方向跑去,身后仿佛听见了他和乐乐的笑声,也在说:“一定要幸福哦”。

  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七岁的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