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悦乐2017-03-28 16:501,287

  如果一杯开水泼向了你,你不去闪躲,那么无非就是一个无伤大雅的事实:你被烫伤了,虽然过程有些残忍,但事情就是那么过去了,回忆起来,除非痛苦,不然,也不会痛。临近期末,各种考试,复习铺天盖地地飞来,有些疲倦,当然,睡觉会很死,但偶尔惊过来时脑子里全是试题。那段期间,还出现了大脑一片空白的现象,不知哪里传来的消息,父亲被拘留“难道我父亲真的杀了人?”一直在我脑海中踱来踱去。结果,上课更走神,老师甚至联系我母亲,给了我更大的压力。于是我开始翻阅报刊上的报纸,我偷偷买了一份,母亲禁止家里出现报纸。我觉得,早晚有一天,她会把所有东西都禁止。我在车上,找到答案了:喝酒打架。要说父亲杀人,我肯定是不会相信。但打架,我就不能肯定了,他以前打过好几次架。没事顶多就待个几天,很快他就会出来的。

  又是平凡的一天,我想,这或许就是平凡的悲哀吧!“克丽丝,你请来我办公室一下。”万先生说道。我很讨厌他,而且我已经猜到了他会说什么了。是安慰?不,在我看来是躲避。“不用去在意别人的看法与说法,你的事我都知道了,没事,你只管把学习弄好。”关于学习的那句话我听得格外刺耳。格外惆怅,曾经形影不离的伙伴伴随着初中的毕业全部散去,奇怪的是,我在高中竟一个朋友也没有。这也许与我糟糕的成绩有关吧。当然,我初中的成绩并不糟糕。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当然,这是个格外长的梦,平凡的一天。

  暮光洒满了小镇,又是那群欢快的鸟儿,感谢他们的一路相伴,让我感觉一路上温暖不少。

  母亲依旧是沉默不语,让我恼火,又让我怜悯。

  像平常一样,晚饭,洗漱之后,我又继续了平凡的作业。“天啊,什么三角函数,什么什么公式,还有作文题……”出门冲了杯热水,母亲似乎在看电视,即使是讨厌的她,我也希望给我一些安慰。累了,抬头看看窗外,深夜了,小街旁有一个人影在恍动,如果父亲没被拘留,我准把他当成父亲。

  脑袋中总是有太多幼稚,或者说得更准些,是懦弱的想法:我该去看看父亲吗?可在哪里呢?城里?

  或许我们的思想是十分正确的,甚至可以用伟大来形容,但内心的态度总是迁就着我们去做出一个并不正确的决定,或者说,是一个相对不正确的决定。或许母亲就是这样,她在畏惧别人的嘲笑,总是教育我要争面子,因此对什么都斤斤计较,她想甚至可以说,她妄图在利益与虚荣之间找到一个平衡。

  看向窗外,人影还在,似乎在抽烟,又似乎在看向这边,有个念头闪过脑海,不会是父亲吧?或者说,他出来了?打灯看了一眼手表,11点多了,人影还在。或许吧,我确实是懦弱的,我能感受到此刻做作的心理及脸上矫作的表情:皱起眉头,一脸为难,可实际上,我能够去到那里。一颗心狂躁不安,我脱去拖鞋,提在手上,能听到木板吱吱的声音,我有些害怕,经过父母的房间时,格外轻声,走下楼,我又穿上了拖鞋。

  晚上的风很清凉,甚至可以说瑟骨,在街的拐角处,一辆车开走了,那个抽烟的人,消失了。

  期末终于来了,虽然考得不好,但美好的假期,还是如期而至。放学的那天,我也看到了最新的新闻:父亲出来了,当然,也有可能会更早。看着别人结伴而行,有些失落,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继续阅读:第三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间的风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