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针锋相对
苏长弓2019-04-03 09:413,196

  徐少棠无所谓的耸耸肩坐回原位,微笑着看着宋安邦,撇嘴道:“宋先生,你可别别忘了,你女儿的保镖也差点将我打死!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故意重伤他人,是不是也应该抓起来判刑?”

  “哼,打死就打死了!就当为民除害!”宋安邦一脸不屑道:“原以为你死定了,没想到才一个星期时间居然就出院了,当真是好人命不长,祸害遗千年!”

  他之前之所以不追究这件事,是认为这小子铁定活不下来,没想到,才短短一个星期,他居然活蹦乱跳的出院了?这顿时让宋安邦心中那刚要消退的怒火再次重燃起来,不毙了这个差点玷污了自己女儿的混蛋,不足以平息他心中的熊熊怒火!

  徐少棠脸一黑,他妈的,合着爷就该死是吧?你女儿的保镖没将我打死,现在你就打算亲自出面枪毙我了?真以为你们宋家可以只手遮天?

  “宋安邦,你真想枪毙我?”徐少棠半眯着眼睛,露出一丝邪魅的冷笑。

  宋安邦堂堂一个安南要员,在安南的地界上,谁敢直呼其名,眼前这个混蛋,居然如此蔑视自己?宋安邦怒气更盛:“是不是枪毙你,我说了不算,让军事法庭去审判吧!”

  说得好听,让军事法庭去审判,妈的,军事法庭还不是你们这帮人说了算?看来宋安邦是铁了心要取自己的性命了!徐少棠正准备给宋安邦一点教训,却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随即微微一笑,指了指办公桌子上的电话,平静的看着他问道:“不介意我打个电话吧?”

  “怎么,想让你老子救你?不怕实话告诉你,你徐家还没这个能耐!”徐家什么底细,宋安邦早已调查得清清楚楚,不过一个商人之家而已,在他们这个层面的人眼里,再有钱的商人都上不了台面。在绝对的权力面前,金钱有什么用?

  徐少棠也不在意他那轻蔑的笑容,直接拿起电话,拨打了一个手机号码。

  宋安邦没有阻止他的动作,只是好奇的凑过来,看着小子到底想玩什么花样。

  电话很快接通,电话里传来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哪位?”

  听到这个声音,宋安邦顿时呆住了,这个声音他在熟悉不过,这分明是他老子宋宜年的声音啊!

  这一刻,宋安邦震惊不已,这个混蛋怎么会有他老子的号码,而且是自己的老子亲自接听的,那肯定是老爷子的手机号码!一般的电话,都由老爷子的机要秘书或警卫接听的。

  知道自己老子的手机号码的,除了那些个大佬外,就只有宋家的几个儿孙了,难道是以诺告诉他的?不可能!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宋老可还记得三月十三欠下的承诺?”徐少棠淡淡的说道。

  作为“执法者”的一员,受其恩惠的人何其之多,很不巧,宋宜年也曾受过他的恩惠,他曾经救过宋宜年一命,作为感谢,宋宜年给了他一个承诺。

  “记得,请问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老朽定当全力以赴!”电话里传来宋宜年激动的声音。

  宋宜年确实很激动,三年前,他在去卫西的时候,遭到了大量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的袭击,身边的安保人员面对数倍的敌人,几乎损失殆尽。就在他以为自己的性命要葬送在着卫西的荒漠的时候,突然杀出一位高手,不仅从容的将他救下,还将敌人全部斩杀。

  作为京城几大家族的大佬之一,宋宜年见过的高手不少,但却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级别的高手,他相信,即使是“龙组”的人,在这人面前也会不堪一击。 那铁血的手段、冷厉的攻击,至今犹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当时,他询问救命恩人的身份,对方却只告诉了他两个字——朋友!对方虽然没有向他提任何要求,但作为对自己救命恩人的感谢,他还是许下了承诺:在不危害国家的情况下,他可以帮其做一件事。

  这个承诺,确实很重,但宋宜年却觉得值得!他也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人,对生死早已看淡,但他却不能死,因为他是宋家的顶梁柱,他若死去,宋家会遭到沉重的打击,甚至从京城除名!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个人拯救了整个宋家!

  回到京城之后,宋宜年动用了自己所有的能量也没有查到那个人的信息,这更让他对这个人好奇不已!然而,三年来,那个人再也没有和他联系过,原本以为这个承诺终会变成一句空话,没想到今天却接到这人的电话,他怎么能不激动!

  徐少棠抬头,挑衅的看了一眼宋安邦,对着电话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是,现在在我对面有个叫宋安邦的人,好像还是安南的重要人物,叫嚣着要枪毙我……”

  嘟嘟……

  电话挂断了。

  宋安邦笑了,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还真以为这小子与老爷子有什么交情,这小子洋洋洒洒的讲了一大堆,原来只是在装腔作势!

  “看,铁蹄铮铮,踏遍万里河山……”

  宋安邦兜里的手机声音响起,他抓起手机一看,心中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来电显示,是自家的老爷子打来的,他按下接听键,笔挺着身子叫了一声:“爸……”

  “我不管你对面的人到底犯了什么事,立刻将他放了!立刻!”电话里传来宋宜年的愤怒的咆哮声。宋宜年怎么能不愤怒,这个儿子要枪毙自己的救命恩人?开什么玩笑,以那人的本事,何须打电话向自己求救,对方能打这个电话过来,分明是给他面子,要不然,自己的儿子恐怕早已是一具尸体了。

  听着老爷子的咆哮声,宋安邦一脸的呆滞的握住手中的手机,顿了两秒,这才对着手机不甘的说道:“可是……爸,这个混蛋差点强奸以诺啊……”

  “我再说一次,立即将你对面的人放了!他要是少一根头发,我唯你是问!还有,向他道歉!”宋宜年的话语中充满不容置疑的味道,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宋安邦木然的看着手中的手机,等回过神来,却只能颓然的放下手,满脑子都是父亲的怒吼声,直到现在,他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这个混蛋怎么会认识老爷子?为什么宋老爷子连什么情况都不问就让自己放人?

  还让自己给这个混蛋道歉?妈的,自己的女儿差点被这个混蛋侮辱,自己居然还要给他道歉?

  老爷子难道是老糊涂了?

  当然,这话他也只敢在心里说说而已,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说出来,在宋家,老爷子的话拥有绝对的权威!

  徐少棠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椅子上,微笑着看着宋安邦,真以为自己是泥捏的,更何况,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

  “宋先生,赶紧向我道歉吧,没见我耳朵都竖起来这么久了?”所谓打人就要打脸,你宋安邦不是以为吃定了自己吗,现在就乖乖的给我道歉吧!

  宋安邦为之气结,要他向这个混蛋道歉?不可能!

  “来人!”宋安邦还是决定先将这个混蛋放了,以后再详细的查这个混蛋的背景,看来自己之前的情报有误,这小子显然没有情报中所的那么简单。

  门外的警卫推门而入,向宋安邦敬礼。

  “将这个混蛋送回徐家!”即使宋安邦心中非常不甘,但奈何老爷子的命令不能违抗。

  两个警卫立即上前,准备将徐少棠带出去。徐少棠顿时不干了,都还没给自己道歉呢,自己怎么能走?

  他的手又放到了电话上,眼睛却盯着宋安邦。宋安邦当然明白,这个混蛋是在威胁自己,自己要是不道歉的话,这个混蛋肯定会再打给老爷子!到时,自己就不是挨骂那么简单了!

  宋安邦挥手让两个警卫先退回去,怎么着也不能当着警卫的面给这个混蛋道歉,不然还有什么脸面可言!

  “徐少棠,你不要得寸进尺!”宋安邦满脸怒容的吼道。

  徐少棠微微一笑:“我这可是在帮你执行宋老的命令啊,你总不会希望别人对宋老的命令阴奉阳违吧?”

  宋安邦气极,数次将手放到腰间的枪上,他真想掏出枪来将这个混蛋毙了!顾忌到老爷子的威势,宋安邦终究还是屈服了,努力的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压住枪毙徐少棠的念头,然后生硬的说道:“徐大少,对……不……起!”

  宋安邦几乎是咬牙说出这三个字,他现在只想赶紧将这位爷送走,再让他在这里待下去,自己迟早得被他气得拔枪!

  “你这道歉一点都没诚意……”徐少棠撇撇嘴,眼见宋安邦已经处于暴露状态了,决定还是见好就收,道:“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了,你这茶叶不错,送我点,就当给我赔罪了……”

  老爹徐文正生平最爱好茶,就当打劫宋安邦的茶叶回去孝敬他吧,估计他这会正在为自己担心呢!

  既然占据了徐少棠的身躯,那就替他尽一下孝道吧。

继续阅读:第六章 盛世集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龙在都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