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獠牙初显
苏长弓2018-03-29 11:163,254

  徐少棠不慌不慢的掏出支票拿在手中,沉声向虎哥道:“钱我们已经带来了,人呢?”

  “徐大公子真是好气魄,我原本还以为你只是一个废物,没想到却敢陪着林小姐犯险,我不得不对你另眼相看了!”虎哥对着徐少棠笑了起来,轻轻的挥手向身后的人说道:“去把我们的小公主带上来吧!”

  很快,苗苗就被一个壮汉从仓库的某个角落里抱了出来。

  “妈妈,舅舅……”苗苗看到林疏影和徐少棠,大声的哭了起来。

  看到苗苗没事,徐少棠也就放心了,这些人在他眼中,已经全部是死人了,先暂时让他们多活一会吧。

  “苗苗别怕,妈妈来救你了!”林疏影红着眼圈安慰,脸上的焦急之情却难以掩饰。

  听到林疏影的安慰,苗苗懂事的点点头,哭声嘎然而止,只是不断的小声抽噎,看得徐少棠和林疏影心痛不已。

  徐少棠将支票递给那个叫阿东的人,阿东接过支票,仔细的看了看,然后对着虎哥点头:“支票没问题,金额也没问题!”

  “哈哈!”虎哥挥挥手,让他们将苗苗放过去,笑道:“要是所有家属都像你们这么听话该多好啊!”

  原本他已经做好了好警察来一场枪战的准备,没想到徐家的人居然如此识趣,倒是让他省了不少麻烦,本是一个危险的任务,突然间就变得简单了。

  徐少棠懒得理会张狂的虎哥,弯腰将苗苗抱起来,轻轻的替她擦干脸上的泪痕,向虎哥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他事先已经和李保山他们说好了,只等他带着林疏影母女离开,立即展开攻击,在他眼里,这里的人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然而,叫虎哥的男子却摇头,指着林疏影母女笑道:“他们母女可以离开,你不行!”

  “你想反悔?”徐少棠冷声道,要不是怕伤着苗苗和表姐,他早就杀了这些混蛋了。

  虎哥伸出一根指头摇了摇,微笑着说道:“我们当然不会反悔!言出必行,这是咱们道上的规矩。我一定会放了她们母女,不过嘛,我刚刚突然有个想法,要是绑架了你,不知道徐文正会愿意拿多少钱来赎你?”

  反正都已经绑架了一次了,不如再绑架一次,而且,这是送上门的肥肉,不吃的话,实在对不起自己。

  徐大公子应该比这个小丫头值钱吧?自己到底是要多少赎金好呢?想着以后会有多得花不完的钱,虎哥不由得大笑,干完这一票,自己就可以到国外安心享乐了!徐大公子的到来,简直是意外之喜啊!

  出门的时候拜的关二爷,看来真的显灵了!

  “你们倒真是打的好算盘!好吧,你们赢了,既然如此,那先让她们母女走吧,顺道也让她们给我家老头子报个信!”徐少棠将苗苗递给林疏影抱着,饶有兴致的笑道:“其实我也想知道,我们家老头子到底愿意拿多少钱赎我,看到底是我这个儿子重要,还是他的钱重要!”

  “啪、啪……”

  “徐大公子倒是个妙人,要不是咱们立场不同,我还真想和徐大公子交个朋友!”虎哥拍着手掌大笑,又对身旁的阿东吩咐道:“放她们母女出去,另外,去搞点酒菜回来,我要和我们的财神爷好好喝一杯!”

  在他眼里,徐少棠已经变成了一堆金灿灿的钞票!

  “少棠,你等着,我一定让姨父拿钱来赎你!”林疏影演技不错,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表现得越担心,对徐少棠就越有利。

  徐少棠配合的点点头,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说道:“姐,一定要让老头子拿钱来赎我啊!”

  林疏影点点头,带着苗苗跳上跑车,迅速发动车子离开。

  “舅舅……”风中只传来苗苗的呼喊声。

  看着她们母女安然离开,徐少棠终于放下心来,心中暗自计算着时间,估计林疏影母女应该已经出了绑匪的攻击范围,这才微笑着走到虎哥面前,问道:“能不能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绑架我那小侄女?还有,是谁派你们来的?”

  对于眼前的这群绑匪,徐少棠实在提不起半点兴致,他倒是想知道幕后的黑手是谁,他实在不喜欢这种敌暗我明的处境。只要挖出幕后黑手,他不介意将其彻底消灭。

  对待敌人,要么不动,要动就要将其打死!这是他多年来的信条。

  “你以为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虎哥冷笑着看着徐少棠,以一副教育晚辈的口吻说道:“年轻人,不该打听的事情不要瞎打听,你或许可以活得更久!”

  “你会说的,因为……”徐少棠突然动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过去,一把捏住他的脖子,将其按到墙角,继续道:“我可以轻易的杀了你!”

  见老大被制住,那四人陷入了惊慌,立即伸手去拔枪。只是,他们低估了徐少棠的速度,他们的手刚抬起来的时候,徐少棠已经摸出虎哥别在腰上的枪,快速的对他们进行射击。

  四声枪响之后,四人倒地,全部是眉心中弹,腥红的鲜血从脑门的洞口上流出,眼睛死死的睁大着,他们到死都没看清徐少棠是如何出枪的。徐少棠一阵冷笑,在他面前玩枪?他玩枪的时候,这些人说不定还在玩泥巴!

  徐少棠将手枪扔在地上,拿出手机,拨通李保山的电话:“我已经帮你们解决了五个人,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半个小时内解决战斗,否则就围着东郊跑一圈吧!”

  电话那头的李保山一声哀嚎,围着东郊跑一圈?那可是一百多公里啊!这不是要命吗?

  “兄弟们,干他娘的!”李保山一声大吼,迅速带着人往仓库冲来。

  徐少棠挂掉电话,捏着虎哥的脖子,像提小鸡一般将他提到角落:“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我可以给你个痛快!”

  这一刻,痛苦和恐惧弥漫在虎哥的脸上,那冷酷的墨镜早已掉在地上,刚才在他眼里还是一堆黄金的人,现在却成了一个催命恶魔!

  “除非你放过我,否则……啊……”虎哥还想谈条件,不过下一刻他就后悔了。

  徐少棠松开了他的脖子,但却捏住了他的手臂,令人头皮发麻的“咔咔”之声响起,他的骨头正在被一点点的捏碎!这种痛苦,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额头上不断的冒着冷汗,眼中充满血丝,面部肌肉不断的抽动……

  “人的身上一共有206块骨头,刚才我只捏碎了一根,我很希望你能坚持到最后!”徐少棠的脸上露出恶魔般的笑容,对付这种人,他有的是手段!

  “我说……我说……求你给我个痛快……”现在他才知道,有的时候,死亡未必不是一种解脱。

  徐少棠原本还以为这人能再坚持一下,没想到这么快就屈服了,心中竟然隐隐有些失落。

  “是李少派我来的……”

  “李南城?”徐少棠微微皱眉,在天海,能被人称为李少的人不少,但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或者说有胆量与徐家对抗的人,他只能想到李南城。

  李南城是李家的第三代,也是李家这一代最活跃的人物。李家也是做安保和武馆这一行的,但和陈家不同,李家做的都是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因为李家经常干些绑架暗杀之类的事情,而陈家又恰恰是提供安保服务的,所以两家也算是生死对头。

  李家的总部在天海的南部,故而大家都称其为李南城,至于他的本名,倒没多少人关心。

  虽然同在天海,但徐少棠和李南城却没有什么交情,因为陈程的关系,徐少棠他们四人甚至对李家有些仇视。即便如此,大家之前也各自有着自己的圈子,也算是相安无事,徐少棠实在想不明白,李南城为何会突然对苗苗出手。

  “是的……我说了……求你……”虎哥痛苦的挣扎着,剧烈的疼痛让他的眼珠几乎要破框而出,那种深入骨髓的疼痛,已经让他失去了活着的勇气,他现在只求一个痛快。

  “李南城为何要你绑架苗苗?”徐少棠再次问道。

  虎哥痛苦的哀嚎道:“我……不知道……”

  “嗯?”徐少棠有些不信,手指移动三寸,伴随着一阵“咔咔”声,虎哥身上又一根骨头被捏碎。

  “啊……”虎哥发出一阵惨叫,额头上不断的渗出汗水,满脸痛苦的哀求:“我真的……不知道……求求你……”

  徐少棠仔细的观察着他的眼神,见他不像是在说谎,这才履行了自己的承诺,两手放在他的脑袋上,用力一扭,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外面枪声大作,徐少棠也不参加,本来就是拿给李保山他们练手的,只是不知道他们能否达到自己的要求。

  找了个安全的地上坐下,静静的看着手表中的时针转动,对他来说,这只是属于李保山他们的游戏,而他,只需要检验他们最后的成果就行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外面的枪声慢慢开始减弱,到三十二分钟的时候,枪声终于完全停止,李保山带着一队人马冲了进来。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不明的动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龙在都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