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波里成灰
成化不为2017-04-29 08:365,484

  1

  相携是讨厌她的。

  从开始就是的。

  相携与她第一见面,是在侯王府,她勾着嘴角,看着对面的靶子。

  手指收缩间,箭飞快射出定在红点处。

  同是女子,可是生活的环境竟然如此不同。

  相携学得是烈女,而那女子却执剑赛马。

  相携攥着手中的帕子。

  她看了相携一眼,相携下意识别过头。

  2

  相携在家中翻阅大哥的书,心想什么女子无才便是德,只是男子用来哄女人的东西。

  家中相携是最小的,父亲老来得子,自然心疼相携些。

  齐家小姐邀请相携去赏花。

  其实相携心中是厌恶的,但相携还是点了下头,相携是真的想赏景,还是她就是想找人闲话,也就她清楚。

  相携不会拒绝,拒绝没好处,有些事情只会想想并不会表现在脸上,呵,否则多难看。

  齐涓笑着问相携吃不吃桂花糕,相携张嘴吃着她喂的花糕。

  相携环视四周,都是江南女子,有的撑着油纸伞站在齐涓院中桥上,有的一手拈着花在头上比划,除了那人…

  她坐在下座,姿态随意,珉着茶看着风景。

  “相携,你在看她吗?”齐涓笑着拉相携手,“她是琼川,之前在军营里。”

  相携看了齐涓一样。

  齐涓凑过来说:“她是侯王唯一一个女儿,庶出女将但不输男儿。”

  齐涓对她抱有很高的赞叹。

  3

  相携低头假咳了几声,然后对齐涓说要走了。

  齐涓惋惜了一声。

  相携匆匆忙忙走出庭院,用眼角看了琼川。

  相携只是想看看她在干嘛。

  她对着我微笑。

  她知道我在看她。

  相携心里有丝不舒服。

  果然,讨厌一个人是第一眼的事情。

  4

  家父办了场酿酒会,家中车水马龙。

  相携看着忙来忙去的僮仆。

  就知道人很多。

  相携伸了个懒腰,连帕子都懒得拿,爬上了树。

  沁青在树下焦急看着我。

  “小姐快下来……你这……这这么像话……”

  相携投了苹果给她,让她闭嘴。

  沁青无奈看着相携。

  相携挽起长袖反复打结,让手臂赤裸裸暴露在空中。

  “啊————”相携大喊着,什么传统,都是没用的。

  相携试图站在枝头,突然看着琼川走在她家父后头,缓缓走进庭院。

  琼川穿着正统女装,却不像齐涓那样雅,也没有普通闺秀的乖,大概吧,什么人穿什么衣服都是有自己个性。

  撇嘴,相携可真不想看到她,这是自己家,她来干嘛。

  5

  相携趁着家里热闹拉了几个僮仆和闺秀在院里踢蹴鞠。

  相携把裙摆折起来绑在腰上,挽起了胳膊上的宽袖。

  好不容易可以玩,自然要玩得舒心。

  相携笑叹:“齐涓好像玩几局输几局。”

  齐涓狠狠瞪着我。

  “还行不行了啊,继续啊。”

  什么叫行不行,相携小姑娘可是战无不胜。

  6

  休息时,相携居然在院里看见琼川。

  “相小姐,你们在玩什么?”

  “蹴鞠。”相携面无表情回复,心里翻了个白眼。

  “我也来,可以?”

  她踢了脚蹴鞠回头笑着问相携。

  “自便。”

  相携不能输礼仪。

  相携觉得她估计是随便逛逛,才到了自己院里。

  相携和琼川一队,相携不知道她的技术能胜过一院子的丫鬟,故意给她使绊子。

  琼川应该感觉到相携的恶意,抬头看着相携。

  相携挑眉看着她。

  琼川走过来帮相携后面掉下去的裙摆拉好。

  “相携,是吗。”

  我学着她:“琼川,是吗。”

  我看着她,然后两人也没了礼仪大笑。

  这算是一笑泯恩仇吧。

  也没什么仇。

  7

  相携将收藏的晶体,送了块给琼川。

  琼川收到晶体放在手中滚动,不好意思看着相携,本来打算还相携的,可是又缩回去。

  她拿起袖子和裤腿就地坐在相携房前阶梯。

  相携理了下裙摆规整坐在她旁边。

  “相携。”

  “恩?”

  “那个……恩……大家闺秀都是这样相处的吗?”

  相携疑惑看着她。

  “我是说,你们做朋友,都是这样对对方好的?”

  “应该吧。”

  “就像你和齐涓一样。”

  相携不知道怎么回答,还是敷衍应了句应该吧,送她宝石是一时投缘,就把自己收藏的分享给她,并没有别的意思。

  “那你,为什么送我这个?”

  “因为本大爷看上你了。”相携开玩笑说。

  琼川脸微红看着我。

  这样一个人能豪迈能放纵,居然会在这种事上羞涩。

  相携忍不住笑了。

  “你想和我做朋友。”相携笑说,这是在陈述一件事情。

  琼川拉着相携的袖子。

  “可以,但以后带我出去玩。”相携看着她。

  “好。”

  8

  琼川因为家庭原因从小没和大家闺秀相处,自然羡慕相携这些小姐的日常和聚餐时的玩耍。

  相携呢,只能算性格古怪,有阴险也会阳光。相携知道自己和她本来就是两路,要是不求深交,就不会有什么祸端。

  可有些东西竟然悄然改变。

  9

  相携并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爱的,钱,非所欲,利,也没用,名声,好像并没有在意过。

  想来想去好像自己只缺色。

  相携忍俊不禁。

  相携悄悄走到军营里,琼川在指挥。

  “看齐!”

  “蹲下!”

  “伏地!”

  ……

  相携看着她,她是张扬,是自信,是力量。

  相携所羡慕的。

  也是大部分女子羡慕的。

  相携忍不住自卑,因为她的光芒,使自己伤感。

  自己毫无成就,不能似江湖儿女,不能是门派的弟子,在深渊中像霉一般黑暗生长。

  相携深吸一口气,对高台上的琼川招手。

  琼川见了我,让士兵自己训练。

  琼川边走过来边脱外衣。

  “真帅。”相携张扬道。

  “必须,走,进帐里,别晒黑了。”

  她抬手帮相携挡光。

  相携愣了下,看着琼川不走了,阳光照在她侧脸,同是女子,为何自己会被人善待,我怕变黑,那她呢…

  相携一向不愿承认自己矮,因为自己看比自己高的人都没有抬头,大概因为自己孤僻和生来的高傲。

  如今不得不承认。

  相携微踮着脚拿着帕子帮她擦汗。

  “琼川有空吗,今晚。”

  “恩,怎么了大小姐。”

  “逛街。”

  琼川立马兴奋,对于她来说,逛街只限于相携这样的小姐们,可能吧,在她眼里像相携这样的闺秀都是娇滴滴惹不得。

  10

  相携拉着琼川的手四处游走。

  相携最喜欢上这种漫无目的的感觉。

  两人一人一个丑面具。

  相携故意把猪面具给了琼川,琼川捏了下相携的脸,无奈笑笑,然后带上。

  相携知道,自己居然开始依赖她了。

  相携喜欢的是她给自己的这些感觉。

  使自己舒服,温暖。

  大概也就是这样。

  相携故意走在后面拉住琼川的袖子,左右摇晃着,然后趁人多,故意不小心撞到她背上。

  相携突然想起什么,她们缺点什么来证明的友情,可竟然找不到东西来见证。

  相携用十文钱换了两个只有一面的货币。

  两面相反,凑一起正好为一枚。

  “阿携,你要干嘛?”

  “见证友情。”

  相携把钱用红绳串起来,绑在她的脖子上和自己脖子上。

  她兴奋看着相携。

  相携笑着看她。

  只觉得有些罪恶。

  没有理由的罪恶。

  ……

  11

  相携来找齐涓,正好到了在门外,相携顿了顿,听见一阵爽朗的笑声。

  琼川?

  她怎么在这?

  琼川和齐涓又继续聊,有说有笑。

  相携靠墙站了很久,打了个冷颤,才觉得冷,便回去了。

  12

  相携还是没忍住,在琼川找她时候,拉住了她。

  “你觉得齐涓怎么样?”

  “恩?很好相处。”

  “你喜欢她吗?”

  “恩?”

  “就……我指的是友情的喜欢。”

  “我知道,喜欢啊,怎么了?”

  “我和她比呢?”

  琼川露出尴尬的表情。

  相携的指甲镶进手掌,表面上若无其事地说:“逗你,我没事问问。”

  很难选择吗?

  是这样吗。

  哦。

  相携不会在齐涓背后说点什么,使琼川更加偏向自己这边。如果这样相携只觉得自己卑鄙,太小人。

  这样也让自己知道了,不是任何人都偏向自己。

  13

  齐涓带着香袋来,坐在相携房里桌边。

  相携看着齐涓,齐涓全京城最有气质的,端庄优雅。

  她轻捏着香袋:“听说你上次来了,怎么又回去了?”

  “肚子痛。”

  “诶,吃东西要注意点形象。”

  “好的好的大小姐。”

  “怎么会肚子痛?那个?”

  “没,吃坏肚子。”

  “真是的…”她把香袋给我系上,“赏你的。”

  “谢大小姐。”相携故作扭捏说道。

  齐涓咯咯笑着。

  “你很久没找我了。”齐涓抱怨道。

  “恩好像是的。”

  “忙什么?”

  相携愣住,自己在忙什么?

  好像都和琼川在一起……

  那么最近呢,自己故意有托辞来拒绝她。

  ……

  一切都乱。

  14

  琼川还是会来找相携。

  琼川说要带相携去曲镇的温泉。

  相携以为就两人,到了才知道,是自己多想了。

  齐涓,栾离……

  相携也不知道为什么,发自内心的烦躁。

  琼川找相携搭话,相携随意敷衍。

  她见相携冷淡的态度,她问相携怎么了。

  相携回头看了眼她。

  自己没有理由告诉她,也懒得回答。

  琼川拉着相携到楼道里。

  “琼川,有什么事?”

  “阿携,你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

  “不知道……我们还是朋友吗?”

  相携靠着身后朱色的墙,内衣还是湿的。

  一股寒意。

  相携轻笑几声,才缓缓开口:“不是了。”

  琼川咬着嘴唇看着相携。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

  “阿携……?我也喜欢你啊。”

  相携笑了起来,笑到岔气。

  “骗你。”

  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15

  她还是对自己那样好。

  16

  用膳后,爹娘拉着相携问意愿,将十八了,再晚嫁不了了,且生出来就没有裹那淤泥的布条,已算是一丑相。

  相携坐在椅子上把手帕卷起来又摊好。

  “爹娘,我不嫁了人。”

  相携见他们不说话,又接着说:“我喜欢女子。”

  “阿携,这很正常,不过人还是要嫁的,大不了像戏里唱的,让那女子一起嫁……”娘说着就说不下去。

  爹让相携滚去门外跪着。

  相携知道他们会舍不得,心里赌晚上就让自己进屋。

  果真,天色已暗,娘跟在爹后面一人一手地拉着自己起来。

  “阿携,想清楚了?”

  “很清楚。”

  爹叹了口气,坐在桌前默默挑灯。

  火时不时发出啪的声音。

  “怎么大了,不逼你。爹娘支持你……”

  “恩。”

  相携看着他头上银丝,不再说话。

  爹叹了口气推门而出。

  17

  琼川拿着膏药来给相携。

  相携问她:“你知道我的事了吧。”

  “恩……”

  “还敢来?”

  “恩。”

  她轻轻掀起裙摆在相携膝盖处涂抹。

  相携弯过去去亲她的脸。

  若蜻蜓点水,她手顿了顿,又继续涂抹。

  “你喜欢我吗,为什么对我那么好,一开始我送你东西只是我习惯了,无论谁只要我高兴我都会送,后来呢,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阿携,我……我没有这样想过,但是有些事我们都得知道,不该有的就断的干净,缠缠绵绵到头来只是浑水一碗。”

  她看着相携。

  她话语中的意思相携很明白了。

  相携牵强笑了几声,拿下头上的一只钗,在手中把玩,又伸到葳蕤的烛火中,一下子划过烛火。

  “琼川,你当我没说过,刚刚我只是开玩笑。”

  相携低头看着在烛火下的钗,泛着红色色泽,没有转头看琼川。

  琼川松了口气,捏了下相携的脸说:“阿携,天晚了我回去了。”

  “好,不送了。”

  她穿上披衣后要开门。

  “等等。”相携又唤住了她。“琼川,帮我把钗插好。”

  “好。”

  相携从铜镜里看着她。

  一直看她,直到琼川离开,相携愣愣看着琼川背影。

  自己不再敢奢求了。

  18

  相携说是喜欢女子,但自己从没想过别的,酥胸酮体自己都没兴趣。

  但却是有感觉。

  为什么会这样?

  自己也不知道。

  天生怪类吧。

  19

  琼川还是会来找相携,只是都是相携一直在说她时不时应。

  相携便从屋外讲到内院,什么时候什么事都说。

  “阿携,你……这不正常……”

  相携听她没头没脑地插进这句话,笑了一下。

  “你这样很不正常……”

  她想再说什么但抬头看相携冷下来的眼睛,就卡住了。

  “我虽奔于大漠,但也有幻想,只是…”琼川说了一半便停住看相携脸色。

  她若真懂我,不会说这种伤我心的话。

  相携晃着脚,对她无所谓笑笑。

  “琼川,你想多了。”

  20

  我知道她都知道。

  还是在花灯节找琼川。

  琼川和一男子聊得倒是欢乐,相携站在门外,招呼小厮,把手里灯给他,让他传过去。

  相携看小厮越走越远,抬脚快速跑出侯王府。

  相携看着满天飞起的花灯,追着满溪的纸船。

  原来我这样一个人也会尝到人间流离。

  相携看着花灯飞入空中只留淡淡明亮,看着那小船从小河流入大河中,没了踪迹。

  相携迷茫了,想哭。

  没来由的情绪,相携竟然有一刻会那么讨厌自己,抬手狠狠在自己脸上打了一巴掌,把前几日刚得来的绣花鞋砸入水中,花灯这一下波动,覆灭。

  水溅到脚上,溅到腿上,溅到脸上。

  相携恨这样自己,越是这样的自己越气愤。

  “相携!你是个贱人!贱到骨子里!”相携对着远方大喊。

  相携漫无目的地沿着溪跑。直到再无一点光火。

  21

  相携对琼川越发冷淡。

  从那时开始吧。

  两人开始背对背殊途而行,走过千山万水,走过满地荆棘,走到封刀锈迹满满,任凭岁月荏苒

  (还没完,停更,可能得过一段时间,蟹蟹大家的支持和收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棠梨煮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棠梨煮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