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黄金棺材
周木楠2020-07-02 19:023,761

  雷无桀猛地抬头看向院外,只见不远处的庙墙之上,站着一个魁梧的身影,手中握着一把大得出奇的巨刃,正冷冷地望向这边。

  “这就对了,这就对了。”雷无桀喃喃地说着。

  萧瑟皱皱眉头:“什么对了。”

  “月姬笑送帖,冥侯怒杀人。对上了!他们就是月姬和冥侯,江湖杀手榜上能排进前五的杀人王组合!”雷无桀惊喜地喊了出来。

  萧瑟却一脸困惑:“那你说,既然他们送了我们帖子,那就是……”

  “要杀我们!”雷无桀点头,倒没有半分紧张,倒有些兴奋。

  “可是他为什么要杀我们?”萧瑟看向门口的月姬,她依旧微笑着看向这边,也不反驳。

  “不知道。”雷无桀摇头。

  月姬摇了摇头,终于开口了:“其实帖子是送给里面的另一个朋友的,不过我们的规矩就是,接了帖子的都得死。所以,今夜二位的命,也请一同留在这里吧。”

  “我接过你们的帖子,但我却没有死。”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雷无桀只见一个黑影从天而降,稳稳地落在了他面前,挡在了他和月姬之间。

  “这位兄台又是……”雷无桀凑上前去。

  “唐莲。”月姬又是温柔地一笑,“所以我们这不是又赶来杀你了吗?”

  站在庙墙之上的冥侯将手中的巨刃抗到了肩膀之上。

  “唐莲!你是唐莲!”雷无桀惊讶地喊了出来,“你是雪月城首席大弟子唐莲!那你就是我的……大师兄了!我是雷无桀,从江南霹雳堂雷家而来,正要去雪月城……”

  “小心!”唐莲怒喝一声,将雷无桀一把推开,手中银光闪动,指尖刃稳稳地挡住了那柄从十步之外直奔过来的巨刃。

  月姬咯咯地笑着:“冥侯天生不爱说话,所以他最讨厌话多的人了。”

  “好大的刀!”虽然远远看着就已经觉得是一把不同寻常的巨刃,但是近距离看到,萧瑟依然觉得很惊讶,那何止是刀,简直似乎是一块门板了,寻常的三四个人都不一定抬得动,可是冥侯却能够单手握刀,挥洒自如。

  但相比之下,唐莲的武器却又是出奇的小,比平常的匕首还要更小,不仔细看几乎注意不到,在月光的照射之下,似乎只是一道光流淌在唐莲的手中。

  “你受伤了。”冥侯往后一撤。他的声音很低沉嘶哑,像是从喉咙间硬挤出来一般。

  “你中的百香散也没有完全解,不然刚刚那一刀我挡不住。”唐莲擦了擦嘴边渗出的鲜血。

  “下一刀,你一定挡不住。”这次说话的却是站在门口的月姬。

  “我来挡!”雷无桀往前一步,站在了唐莲面前,“师兄为我挡了一刀,那我也为师兄挡一刀!”

  “噢?小兄弟竟然也是雪月城的人,那杀了你,也不算枉杀了,只是冥侯的刀不轻易拔,你先试试我的剑吧。”月姬轻轻在腰间一抽,银色的腰带轻轻一弹,竟生出一柄剑的模样,在月光下闪着冷艳的光。

  “束衣剑?”萧瑟赞叹,“你们二人的兵器倒是绝配。”

  “束衣剑,金巨刀,能一晚上见识到这两件兵器的人不多,小兄弟你可看好了!”月姬一跃而起,长衫飞舞,只见紫影一闪,月姬的剑已经刺到了雷无桀的胸前。

  “来得好。”雷无桀大笑,双掌一握,一把夹住了月姬的剑。

  月姬弯身一脚踢向雷无桀的胸口,雷无桀急忙弃剑撤身。月姬的脚尖闪着银色的光芒,竟藏着一片极薄的锯齿,从雷无桀的胸口划过。

  “素闻江南霹雳堂雷家火器天下第一,但没想到小兄弟的内力却也是惊人,竟能赤手握住我的束衣剑。”月姬赞叹道。

  雷无桀重重地呼了一口气:“你的剑我见过了,可我的拳,你还没有见过。”他双拳紧握,身上猛然腾起一股热气,怒喝一声,一拳冲着月姬打出。

  这一拳出力之时极刚极猛,拳还未到眼前,月姬身后的雪却已经被打散了一片。

  “是雷家的无方拳,拳未到,气先到。据说雷家三当家雷烈曾在十米之外将慕容家主击伤,用的便是这套拳法。”唐莲心中也是一阵赞叹,雷无桀虽看着年幼,但拳法上的造诣,却已经非比寻常。

  月姬在此时避开拳风一跃而起,她举起束衣剑,银色的剑身在月光的照射之下忽然光芒大盛,在场的众人不由地想要捂住眼睛,束衣剑便像融化在了月光里一般,月姬举剑轻笑,风华绝代。

  萧瑟忍不住赞叹:“难怪她的名字叫月姬。”

  雷无桀也抬头看着这片清冷的月光,那些月光在瞬间凝聚在了剑上,而也在瞬间,光芒四散!

  “那不是光,是剑!”唐莲急忙提醒。

  雷无桀就在此时一步跃出了庙门,而数道月光也紧跟着他急追而来。雷无桀在庙院之中双拳狂舞,竟舞出一个圈,硬生生将那月光抵挡在了圈外。远远望去,就像是雷无桀笼罩在一片月光之下狂舞。

  而此时,在院中竟出现了数个月姬,她们或在平地之中握剑起舞,或在高空之中腾飞沐月,有的甚至就在雷无桀一米开外举剑而刺,她手中的束衣剑银光闪耀,可却无论如何,都破不了雷无桀所舞出的那个圆。

  二人此刻都在等待一个时机,月姬在等待雷无桀的圆露出一隙破绽,只需要一隙,她的束衣剑就能轻易撕开雷无桀的防守,而雷无桀也在等待月姬的攻势衰竭之时,那时,就是他转守为攻,一拳定胜之时!

  月姬忽然收剑,月光在那一瞬间消散。

  “就是现在!”雷无桀大喜,左手依旧挥圆,而右手却已经破圆而出,一拳击向正站在他面前的月姬。

  不,不是现在。唐莲心中一惊。

  雷无桀心中更惊,因为他的一拳穿过了月姬的身体,击到了虚空之中。月姬冲得他微微一笑,身影瞬间消散。

  是残影?雷无桀倒吸一口冷气。

  不,不仅仅是残影。雷无桀猛然瞥到地上月姬的影子在此时忽然立了起来,银光乍现,那黑影变成了一道紫影,正是身穿紫色长衫的月姬,而那片银光冲着雷无桀的胸膛散射而去。雷无桀的圆已经不完整了,他防不住,而他也来不及退了,那他只能攻,但是也来不及了!

  可是对于雷无桀是来得及,因为,他姓雷!江南霹雳堂雷家的雷!

  “破!”雷无桀怒喝一声,双脚猛地向地上踩去。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将那些月光炸得四分五裂,雷无桀急忙后撤,倒退了三四步后倒在了地上。他重重地喘着粗气,身后衣襟已是湿了一大片。

  而月姬则一个翻身,稳稳地站在了雪地之上。

  “月影剑,仿影术。都是绝等的杀人之术。”唐莲看着院中的月姬,赞叹道。

  月姬摇头:“再绝等的杀人之术,没有杀掉该杀的人,也是没用的。”

  雷无桀坐在地上重重喘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刚才这一局,你是胜了的。”

  “小兄弟说笑了,我们杀手,没有输赢,只有生死。”月姬再度将剑举起。

  雷无桀也站了起来,神情却似乎更加兴奋了:“想不到初入江湖,就能遇到这样的对手,这是我雷无桀的幸运。”雷无桀身上热气翻腾,红衣飞舞,像是月光下的一团火光一般,而他的瞳孔竟也在瞬间变得火红。

  “这是……”唐莲皱眉,他从未听说过雷家有这样一门奇怪的武功,连瞳孔都会变得火红。

  “月姬,我们走。”冥侯扛起了手中的巨刃,忽然缓步朝院外走去。

  月姬点了点头,也收起了自己的剑,将其重新缠绕在了衣间。

  “喂,怎么说走就走。”雷无桀不解,伸手向前,想要拉住冥侯。

  冥侯猛地转身,手中的巨刃朝着雷无桀横劈而来。

  雷无桀从没遇到过这样的刀势,像是有千军万马朝着你狂奔而来,带着无上的气势和霸道,雷无桀毫不怀疑,这一刀能轻易将一个人拦腰砍断,它不像月姬刚才的剑气一样温柔危险,它是毫不讲道理的危险,很直接,但让人无处躲,无处防,唯一能破它的。

  只能是更强的进攻!

  雷无桀毫不犹豫地双拳推出,拳气与巨刃相撞,雷无桀被推出三步之外,他只觉胸中气涌翻滚,努力平息之后仍咳出一口鲜血。而冥侯却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淡淡地望了雷无桀一眼,就转身走了出去。月姬跟在他的身后,几个起落,就已经不见了人影。

  唐莲皱了皱眉头:“奇怪,冥侯和月姬为什么会突然离开。”

  萧瑟懒洋洋地站了起来,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从里面倒出一颗白色的药丸,将它丢给了还在那边发愣的雷无桀:“什么人的刀你就敢接。”

  可雷无桀只是愣愣地接过了药丸,眼神空洞,他依旧在回想刚刚那一刀的威势,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一刀,那一柄刀像是将他的世界劈开了一个洞,他在那个洞中,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都别发呆了。那边站着的那位黑衣大哥。”萧瑟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在后院是不是停了什么东西,那里有人偷偷溜进去了。我想冥侯和月姬怕是不想让人渔翁得利……”

  不等萧瑟说完,唐莲已经冲着后院飞奔而去。

  萧瑟将地上雷无桀那个长长的包裹捡了起来,丢向了雷无桀。

  雷无桀接住了包裹,缓过神来:“怎么?”

  “跟上去啊!”萧瑟伸脚踹他,“我们不是要找雪月城吗?现在雪月城首席大弟子就在我们面前,不跟着他,难道还跟着你瞎晃!”

  “噢噢噢,对!”雷无桀恍然大悟,也急忙往后院跑去。

  二人跑到后院之中,却只见唐莲已经站在车篷之上,四周散落一地刀的碎片和几具尸体,唐莲不屑地说道:“一些杂碎,只敢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可其他二人完全没有理会他,此时拉车的马已被刀割破了喉咙,躺在了血泊之中,马车里面的货物滑了出来,落在了雪堆中露出了它的模样。

  那竟然是一口棺材,金色的棺材!

  萧瑟走上前,完全不理会此时唐莲的指尖刃已经触在了他的脖颈之上,他忘乎所以地轻轻触摸着这具金色的棺材以及上面雕刻精美的花纹,良久之后呼了一口气,赞叹道:“是纯金的,绝对不是镀金,这完完全全是一口纯金打造的棺材!”

  “值大钱了!”他点了点头,下了最后的结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年歌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年歌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