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中邪【4】
李韵铭2017-05-15 21:383,628

  “你慢点!”

  “……”

  “你能不能行啊!有你这样的吗?”

  “……”

  “轻一点,轻一点,轻一点你懂不懂?”

  “……”

  “卧槽!有监控摄像头!”

  “……”

  “周总,我们这样会不会被发现啊?”

  “监控设备在一层,除非那邪祟在一层。”

  此时,美凯酒店二十三层办公区,邵堂带着周骏驰正轻轻地,缓缓地,慢慢的,靠近办公室……

  昏暗的走廊,只有微弱的灯光在发亮。

  “邵堂,你觉得我们能看见什么吗?”周骏驰问道。

  “现在是午夜十二点,正是邪祟出没最佳的时候。办公区已经没有人了,想必他们应该活跃起来了,记住,你要轻柔一点,不要出声,尽量不要呼吸,呃……当然,小口小口的呼吸也是可以的,来跟着我,呼——吸——呼——吸——”

  “……”

  邵堂兀自的在那做呼吸的动作,然而事实是,他的呼吸幅度比周骏驰都大,甚至略有些夸张。

  “周总,你明白了吗?我们动作一定要轻,不能让他们发现咱们,”

  周骏驰没理邵堂,两个人一前一后,贴着墙壁,动作缓慢的靠近了办公区的玻璃大门。

  “蹲下!”邵堂冷不丁的来一句,周骏驰险些怼上邵堂。

  周骏驰听着邵堂的指挥,蹲了下去,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他目瞪口呆。

  邵堂从包里拿出几袋小鱼仔,几包辣条,还有两听啤酒。

  “你这是干什么?”周骏驰不解的问道。我们不是来捉鬼的吗?

  邵堂一脸狡黠的看着周骏驰,“这你就不懂了吧,我们这是吃饱饭,不打没有力气的仗。来,开吃,要辣条吗?卫龙的,外国人都很爱吃的。”

  周骏驰极度无话可说,邵堂的脑回路真的是非常人所能理解的,他总是能说出一堆和你不是一个次元的歪理,让你无法用正理反驳。

  邵堂打开一袋小鱼仔,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周骏驰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邵堂,邵堂身上的奶香味儿更明显了,混合着小鱼仔的味道,刺激这周骏驰的某处神经。

  邵堂的皮肤很精致,邵堂的嘴很小,邵堂的眼睛大大的,像小鹿,邵堂耳朵也大大的,邵堂……邵堂很好看,邵堂现在这个样子,像个小精灵。

  只是,邵堂那深邃的眼睛和神情,是令人猜不透的。

  “我亲爱的周总,别那么紧张好吗?来,喝罐啤酒压压惊,出了事儿不是还有我吗?”邵堂递给周骏驰一听啤酒,周骏驰接下了没有喝。

  邵堂看着周骏驰,一脸孺子不可教也的可惜感。

  周骏驰看着邵堂的表情,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周总,如果你相信我的话,现在就什么都不要想,快点把啤酒喝下去!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OK?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那我现在就走。哎呀,放心吧,酒里没毒。”

  周骏驰的心思被看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邵堂一直在吃着,没有动作。倒是周骏驰心里一直在敲鼓。

  人类的恐惧,皆来源于对事物的未知。

  周骏驰不知道邵堂是敌是友,也不知道当要魔鬼怪出现的时候,又是怎样的一副景象。

  突然,邵堂停下了,周骏驰看见邵堂不再咀嚼口中的食物,他的神情开始紧张起来,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怎么了?”周骏驰问。

  “没事儿,噎着了……”

  “……”

  周骏驰看了看手机,午夜一点多了,恐怕今晚一无所获了。他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准备要走,邵堂也不管他。

  周骏驰站起来,看了看蹲在地上的邵堂,“回去吧,今晚可能没什么收获了。”

  话音刚落,周骏驰便觉得自己的脚被什么东西踢了一下。

  “亲爱的周总理,你这样放松的状态,才不会引起邪祟的警惕呢。”

  “是总经理……”周骏驰纠正道。

  周骏驰明白了,邵堂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让邪祟放松警惕现出原形。刚刚那只鬼手,不过是个开始。

  “如果我一开始就告诉你了,可能今晚你都别想放松了。记住,就是这个状态,走吧,我们进办公室。记住,别老是皱着个眉头,你这样的话,邪祟会怕你的!”邵堂朝周骏驰挤了个眼睛。然后蹦蹦哒哒的走进了办公室。

  公用办公区内,一片沉寂,只有落地窗外,城市的灯光给屋内些许光亮。

  “周总,美凯酒店成立多少年了?”邵堂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九七年(1997年)成立的。”

  “距今已经快二十年了。”

  邵堂在工位的过道走来走去,这摸摸,那看看,周骏驰就跟在邵堂的身后。

  “周总,二十年前,这里是开发区吧。”

  “是的。”

  “你知道这里原来是干什么的吗?”

  “好像是墓地。”

  “Bingo!”

  “可是为了打地基,坟墓应该都已经迁走了。就算是联系不到家人的,也已经做了妥善处理了。”

  邵堂一脸“你想的太简单了”。

  “这人的尸骨迁走了,可是灵魂未必都迁得走啊!人家在这住了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了,凭什么你说迁走就迁走,是不?”

  周骏驰无言以对。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当然是让他们搬走喽!”

  “他们肯吗?”

  邵堂鼓着两腮,又开始眨他的小鹿眼睛了。周骏驰发现自己在邵堂面前特别傻。

  “周总,中国有句流传了千年的古话,叫做有钱能使鬼推磨。”

  “……”

  “周总理,哦不,总经理,发挥你职务优势的时候到了,明天双膝跪在楼下,给这些鬼魂烧些冥币,记住,越多越好,他们满足了,自然就走了。”

  “我?”

  “当然是你啦,难不成还是我吗?”

  周骏驰一脸不可置信,自己竟然要去给鬼魂烧纸!这事儿传出去简直是业内的一大笑闻啊!

  “周总,离远点。”

  周骏驰向后退了几步,以为邵堂要大展法力了。于是,定睛的看着邵堂要从包里拿出什么法器来。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周骏驰大跌眼镜,五雷轰到秃顶。

  邵堂从包里拿出几袋铜锣烧和玉米肠,扔在了地上。然后回过头眨了一下大眼睛,给周骏驰一个胜利的眼神。

  周骏驰嘴角抽搐了一下,笑不出来。

  “邵堂……你是哆啦A梦吗?”

  没过多久,铜锣烧和玉米肠的地方便现身了几个小孩子,他们年纪最小的才两三岁左右,大一点的十几岁,瞪着深邃幽怨的大眼睛,警惕的看着邵堂和周骏驰。

  邵堂温柔的看着这群孩子,但笑不语。

  然后,这几个小孩子迅速的抓起地上的食物,大口的吃了起来。

  周骏驰看呆了,一群小鬼,竟然在吃邵堂扔过去的铜锣烧和玉米肠。

  待小鬼们吃完了食物,邵堂弯下腰,开口问道:“小朋友们,告诉哥哥,那两个员工的死,和你们有没有关系啊?说实话哦,撒谎的孩子到地狱,舌头上要定根钉子!”

  小鬼们站成一排,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出声音。

  “和我们没有关系,不要吓唬小孩子。”

  雄厚有力的男声从远处传来,邵堂直起腰身,向声音的源头看去。从总经理办公室走出一名年纪大约四十多岁的男子,穿着一身中山装,头上还在躺着血,嘴唇发紫,眼圈发黑,面色铁青。

  小鬼们听到男人的声音,纷纷跑到男人身边,惊恐的看着邵堂。

  “你怎么从我的办公室走出来了……”周骏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头破血流的男鬼,竟然从他的办公室走出来了!

  男人看了一眼周骏驰,道了一声:“周总。”

  “你认得我?”周骏驰疑惑不解。

  “我们一家老小全在你的办公室住,感谢你没有在办公室内放一些驱邪的植物和物件儿。”

  “……”周骏驰听到这句话后直接崩溃,今晚的心情难以言表,原来自己和鬼共用一个办公室这么久,而不自知。周骏驰觉得,这世界疯了。

  “那,那两个人事儿,你们怎么解释?”邵堂问道。

  “我们不需要解释。总之不是我们干的。”男人不由分说。

  “那小赵的事情,你们怎么解释?他们看不到,我可是能看到的。”邵堂在监控录像里,已经看到了小赵被这群鬼推出电梯。

  “他不该乘那趟电梯,因为那趟电梯在午夜的时候,会通往阴司。一旦踏上,必然没命。”

  原来是这样,邵堂明白了,他们是在救小赵。那小赵的死,又是怎么回事儿呢?

  他想起来了,小赵不是在电梯里身亡的,而是在一楼电梯外身亡。也就是说,真正的问题不是在电梯里,而是在于死者自身。

  “他们中邪了。”男人一句话点醒梦中人。

  邵堂的表情异常的严肃。

  “好的,谢谢。明天周总会给你们烧一大笔钱。然后,拿着钱,你们另觅新居吧。这里的人气太足,压着你们的阴气,会有损你们的阴寿。”

  男人眼中有一丝动容,就他妈等你这句话了!是啊,无论是人间还是阴间,凡事都离不开钱。他们屈居在酒店之下,无依无靠,连食物都没有,若不是没钱,他们早就想要搬走了。

  “谢谢二位!”

  邵堂和周骏驰回到2303房。此时,已经快天亮了,东方已泛起些许白光,月明星稀,与城市灯光辉映交错。

  邵堂挡上窗帘,准备睡觉。

  “周总,要一起吗?”

  “邵堂,我们这就解决了?”

  “你是不是很期待电影里那种和僵尸鬼怪战斗的场面?”

  说真的,周骏驰还真的是有点小期待。但重点不是这个,而是他的妹妹啊。

  “我想说……我妹那边怎么办?”

  “没想好,先睡觉。反正有血符在身,她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那我回办公室睡了,你早点休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界基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界基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